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古剑神 > 第18章 剑气入体

第18章 剑气入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危机!

    对于危险罗坤有一种近乎本能的直觉,尽管吴池才不过是刚刚踏入蜕凡,但这一刻,这一剑,还是给了罗坤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不得暂缓闯入,直面这一击。

    生死之间的搏命一击,吴池将体内所有的潜能都逼出来了,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本身的实力,甚至从中透出一抹承影剑意。

    如果有时间准备,即便吴池再拼命,也根本威胁不到罗坤,可如今争的就是这转瞬即逝的机会,罗坤哪里肯浪费时间去跟他周旋。

    眼中杀机大作,不退反进,甚至来不及拔剑,抬手之间以指为剑,无视吴池的攻击,骤然点向吴池的眉心要害。

    轰!

    饶是罗坤已经高估吴池了,可这一击,却终究还是小瞧了吴池的应变能力。

    吴池并没有挥剑去刺罗坤的要害,实力的差距太大,即便能够伤到罗坤,也不可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而他所要做的,仅仅只是阻拦罗坤瞬息。

    剑锋陡转,以一种几乎完全不可能的方式变招,精准的点到了罗坤的手指之上。

    手中长剑瞬间崩碎,仿佛根本不是金铁与血肉的交击,而是玻璃撞上了顽石。

    一指点碎长剑,去势微微一阻,被撞击的偏离了一线,最终落到了吴池的锁骨之上。

    喀嚓一声脆响,锁骨瞬间碎裂,一口鲜血从吴池的口中喷出,整个人顿时萎靡了下来。

    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吴池并没有抵抗这一指的力量,反而借着被这一指点中的冲力倒飞入禁制之中。

    这一切说来话长,可实际上,也不过就是短短两息的时间!

    然而,对于吴池与周伯言来说,两息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禁制开启的时间,仅仅只有三息,算上周伯言先进入的时间,吴池几乎是卡着最后一息的瞬间倒飞进来的。

    一指重伤吴池,罗坤继续向着禁制的缝隙冲去,然而就在他准备踏入的瞬间,心底却猛然升起了一股致命的危机感,怀中的天山弟子令牌更是发出一阵炙热的气息示警。

    生死之间,罗坤没有半分犹豫,原本已经踏出的半只脚猛然收了回来。

    也几乎是在他收回脚的瞬间,禁制上的那一道缝隙毫无征兆的消失!

    冷汗骤然浸透了罗坤的背心,若不是反应的快,只怕自己就要死于禁制之下了。

    死里逃生,让他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只是很快就被羞恼却取代!

    失败了!

    就这么硬生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耍了,终日打雁,如今却被小雀啄了眼,这口气岂能咽的下去?

    砰一声!

    脚下的地面硬是被罗坤踏裂,留下了一个长达近十米的龟裂痕迹。

    “给我封锁剑阁,一只苍蝇都不许飞出去!”

    吴池自然不在乎罗坤是何等愤怒,事实上,他只恨自己修为太差不能杀了罗坤!狠狠跌落在地上,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看到罗坤最终被阻拦在外,胸中那一口的闷气才终于消散了许多。

    “你怎么样?”

    焦急的抱住吴池,周伯言脸上泪水受控制的滴落在吴池的衣衫之上。

    对于她来说,这短短一会的时间,才真正是从地狱到天堂的转变!

    “应该还死不了。”嘴角有鲜血不断溢出,吴池的脸上却依然挂着淡淡的微笑。

    手忙脚乱的从身上拿出各种疗伤的丹药如同不要钱的糖豆一般塞入吴池的口中,周伯言的身体微微发抖,心中莫名的恐惧!

    父亲已经不在了,剑影山庄也毁了,如今面前这个人,已经是她唯一亲近的人了,她甚至不敢去想象如果吴池也因此而死的后果。

    “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对不起。”

    “别哭啊!”躺在周伯言的怀里,虽然已经虚弱的几乎连抬手都做不到,吴池还是笑着说道,“周小妞,我还没死,你可不要咒我,不然我就是被你哭死的。”

    “”

    这混账还能更气人吗?

    短暂的失神之后,周伯言也终于冷静了下来!

    吴池如今受创严重,仅仅是凭一口气吊着,一旦泄了这一口气,随时都可能死。

    罗坤的实力太强了,根本就不是吴池所能抗衡的,要阻拦他两息的时间,吴池只能用命去赌!毫不夸张的说的,这两息的时间,就是吴池用命换来的。

    别看吴池现在还能跟她开玩笑,但实际上,情况却早就已经糟糕到了无以复加,并不夸张的说,甚至随时都可能死去。

    “不许胡说,你不会死的!”

    “罗师兄,现在怎么办?”

    脸色有些难看,邓茂也有些焦躁了,浪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到最后却还是让一个混小子搅了局,弄出这么大一个烂摊子。

    “等!”阴沉着脸,罗坤沉声说道,“那小子中了我一指,剑气入体,最多还能撑半日,死定了!现在必须想办法尽快击溃周伯言的心防,逼她出来。”

    “怎么可能?”邓茂摇头道,“之前我们如此残酷的逼迫,她都不肯屈服,如今已经躲入了剑阁,就算困死在里面,也不可能妥协啊。”

    “那也未必!”眼中透出一抹精芒,罗坤森然道,“这小子为她牺牲这么大,若说两人没有感情,你信么?”

    “你的意思是?”

    “这小子危在旦夕,凭她的本事,是救不下来的!以此为突破口,未必就不能逼他就范!”

    “好主意!我现在就去跟她谈!”眼前一亮,邓茂重重点了点头道。

    “不急!”摆手阻止了邓茂,罗坤缓缓说道,“我们可以等,等到她绝望的时候,那时才最可能逼他就范。”……

    夕阳西下!

    各种疗伤的丹药不知道给吴池吃了多少,可却依然起不到任何效果,周伯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吴池的气息一点点微弱下去,束手无策。

    身体上的伤势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可顺着那一指点入剑气却如跗骨之蛆,不断侵蚀吴池的内脏,摧毁体内的生机!这样的力量,非药石可以驱除,更不是凭吴池与周伯言的力量,所能抹去的。

    吴池已经连开玩笑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脸色却依然还挂着笑容,仿佛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伤势一般。

    “周小姐!”

    突然之间,剑阁外,罗坤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

    “剑气入体,他恐怕已经要不行了吧?”

    一瞬间,周伯言的眼中透出一抹刻骨的仇恨,却依然并不答话。

    罗坤也并不在乎周伯言是不是回答。

    “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明白么?神剑承影你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的,与其拖延下去,倒不如干脆交出来。”

    “我也不必欺你!只要你打开禁制,我可以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同时可以保证,把他救下来,并且放他离去。”

    “周小姐,你最好考虑清楚,时间不等人!我等的起,不过,你这位好朋友,恐怕是等不起的。”

    并没有多过纠缠,罗坤只是说了这么几句话,就再次沉寂了下去。

    可就是这几句话,对于周伯言来说,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打击,内心中的煎熬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她不怕死!可她实在无法眼睁睁看着吴池死!

    何况,吴池还是为了救她才落到这种地步的,即便有再多的理由,又怎么能说服自己看着他死呢?

    心中的坚持,在这一刻,终于有些动摇了。

    毫无疑问,罗坤的算计,完美的击中了周伯言的要害。

    只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吴池此刻还保持着清醒。

    按照他的推测,被剑气侵蚀的吴池,此刻纵然没有死,也必然已经昏了过去,如此陷入绝境之中周伯言在挣扎之中,才最有可能屈服!

    可惜,他却还是小瞧吴池了!

    如果没有逆推剑意,推演承影剑法的话,哪怕吴池踏入了蜕凡,也的确无法在剑气的侵蚀之下坚持这么久!可偏偏吴池之前一直帮周伯言逆推剑意,尤其是上一次见到真正的神剑承影之后,对于承影剑意更是明悟了许多。自然而然的已经形成了一丝剑意!

    这一丝剑意,对敌还起不到任何帮助,但是面对剑气的侵蚀,却无疑能够起到很大的缓冲的作用。虽然还不可能驱逐罗坤的剑气,但是也不至于彻底失去反抗的能力。

    事实上,虽然艰难,但吴池却一直在挣扎,尝试着化解的体内的剑气。

    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吴池轻声说道,“周小妞,你不会想要把我交出去吧?”

    “我化解不了你体内的剑气,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把我交出去,然后让我看着你死,甚至是再次被他们凌辱么?”并没有辩解,吴池只是平静的反问道。

    “”

    叹息了一声,吴池轻声说道,“或许我真的撑不了多久了!但是,周小妞,你别忘了,我是为什么回来的别让我的努力白费。”

    心中微微一颤,周伯言默默看着吴池,良久,这才终于缓缓点了点头,“不论生死,我陪着你!”

    “扶我起来,我想再看看神剑承影,我答应过,要帮你逆推出剑意来的!”

    “好!”

    心中默默流泪,周伯言却并没有再阻止吴池。

    生死已经微不足道了,大不了一起葬身在这剑阁之中,如果能够携手一起走完最后一程,又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