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逆转1906 > 第104章 刺袁

第104章 刺袁

作者:神圣智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96年2月2日,北京。

    这次西南政府与列强修约成功,当然是最大的得利者,可谓是面子里子都赚到了。但第二大的得利者,却是袁世凯。

    英国人这下也算明白了,清廷已经彻底成了一坨臭狗-屎,完全无法维护他们在中国的利益了。既然这个代理人已经不行了,那就换一个。对于英国来说,一个战乱的中国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他们要的是稳定的市场,要的是一个能剪羊毛的地方,而不是一个人脑子打出狗脑子的角斗场。

    科社党原本是最好的对象,他们最有实力取代清廷。但是这个组织智商太高、骨头太硬,又是浑身长刺,还和扬基佬关系密切,让约翰牛感到无从下手,以前惯用的收买拉拢威胁利诱等手段一个都用不上。

    但是,科社党又太会赚钱了。天知道他们的赚钱本事怎么会那么大,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新商品和新营销手段,出一样就火爆一样,英国佬对此也不得不表示佩服。自从和科社党合作后,一年不到的时间英国就赚得比以前七八年还多,最重要的是多了一个稳定而庞大的市场。

    这样的家伙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商业合作对象,但绝对不是一个好小弟或者收割对象,所以是不能支持的。

    要说其他革命党,英国佬就完全看不上眼了。那是一蟹不如一蟹,能维持一省之地就不错了,根本满足不了平定中国的要求。

    于是,他们就把目标放到了袁世凯的北洋集团,大头和他们本来就是老关系,而且北洋的骨头可没科社党硬,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像科社党财大气粗,必须求着外部势力,这样的政府就容易控制多了。当然英国也很清楚,无论从哪方面看,北洋都不是科社党的对手,但是他们也不指望北洋能击败科社党,只要能北洋保证统一中国北方,到时候与科社党南北对峙,那就是很好的结果。

    英国认为,就算科社党很强大,但是只要自己支持北洋的话,最低限度还是能够维持住南北分治的局面。约翰牛对大头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主要是来自于驻华公使朱尔典的竭力推荐。

    于是这次不用袁世凯开口,英国人自己就把援助送上门了。前所未有的26万英镑低息贷款没有任何折扣和抵押),2个镇的军火物资援助,以及和西南政府同样额度的减免赔款等条件。他们对大头的要求就是早点结束清王朝的统治,这坨臭狗-屎已经让牛牛忍无可忍了。

    这么于的最大用处,就是绝了科社党和其他南方革命党北伐的借口。这些家伙不是整天嚷嚷着要北伐推翻清廷吗?行啊,本牛就让大头先把清廷给搞了,看你们还有啥借口

    紫禁城。

    “太后,如今这局势,不退位是不行了。这大清国啊,是保不住了。”庆亲王奕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奕接着说:“太后,趁着袁宫保还撑得住,现在退位了还能做个富家翁,咱们旗人还能保个平安,要是南方那些革命党杀来了,恐有不忍言之事啊……”

    “这……如何使得?哀家不是已经取消皇族内阁,答应他们立宪了吗?为何还要苦苦相逼?”隆裕太后抹着眼泪,坐在宝座上哭哭啼啼。

    奕苦笑道:“那是以前,现在他们不信朝廷了。那科社党就放话说,如果一天不共和,他们就一天不休兵……

    “要是大清在哀家手里完了,以后怎么见列祖列宗啊,呜呜呜……”隆裕大哭起来。大厅里顿时一片哀嚎。

    “别哭了”肃亲王善耆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站起来说道:“我看那文德嗣也是虚张声势,他要是能打,早就打上来了。他现在吃了几个省,吃也吃撑了他现在根本就打不了”

    他又转身对庆亲王厉声说道:“庆王,你如此逼迫太后,成何体统?你还像个大清亲王吗?大清亡了,与你有什么好处?哼,你到底是袁世凯的王爷还是我大清的王爷……”

    奕脸色一白,马上就跳了起来,怒道:“肃王,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对大清一片忠心,天日可表你知不知道,西安、福州、南京的旗人都是什么下场?你为皇上和太后想过吗?”

    “我呸你要为皇上和太后着想,会逼他们退位?奕,你这个祸国奸臣”

    “善耆,你才是卖直邀名,陷太后和皇上于死地,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两个王爷就在大殿上毫无风度的吵了起来,其他人哪里敢劝,只能在旁边于瞪眼。隆裕在座位上叫了几声,这两个也没听到,可能是听到了假装没听到。这两个平时本来就不对付,现在有了机会大吵一场,当然要抓紧机会。

    眼看连个吵得面红耳赤,就要捏起来了。这时,一个太监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太后……启禀太后,袁宫保……袁宫保被人刺杀了袁宫保,他被人刺杀了”太监趴在隆裕太后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正在争吵的两个王爷立马住嘴,哭泣的也不哭了,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

    奕呆了半响,才一把抓住太监急切问道:“宫保怎么样了?”

    “就听说卫队长被当场炸死,宫保中了枪,不知道怎么样了……”

    奕冷汗都出来了,立即指着善耆骂道:“善耆,你们不要太过分了要是没有了袁宫保,我倒要看看谁来保你们的身家性命”说完就气冲冲的拂袖而去。大头现在可是他的靠山,要是这座山没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大殿里安静了好一会儿,隆裕才弱弱问道:“肃王,袁宫保这个事你知道吗?”这段时间因为袁世凯加紧了逼宫的步伐,宗社党也闹得很厉害,他们咒骂袁世凯是“活曹操”,多次扬言要给大头好看。所以老袁一出事,隆裕首先怀疑的,就是宗社党。

    “呃,奴才当真不知情……奴才这就派人去查”善耆连忙答道,汗水都出来了。别看他刚才骂的欢,现在也反应过来了。要是大头真挂了,都用不着南方的革命党打过来了,北洋的那伙骄兵悍将就能把京里的这伙旗人们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德隆银行北京支行(星科集团北京支部、科社党华北局北京站)。

    “这是谁于的?”范含坐在办公桌后,托着下巴,眼睛片后面露出了那张阴沉着的脸。

    “肯定不是我们的人……”行动科科长黑叶林擦了把汗,连忙答道:“我们的人都知道规矩,没有上级指示,是不会于这种事情的”他觉得,这个平时文质彬彬的数学家,此时却给自己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范含冷着脸说道:“赶快去查居然敢打乱我们组织的计划,无论是哪一边于的,都必须付出代价”

    “孙殿英已经带着七组的人去调查了……”

    范含点点头,脸色舒缓了些,继续说道:“我们在北京的人,有多少是可以于活的?”

    “48l人,连我在内……”黑叶林几乎脱口而出。

    “如果袁世凯这次完蛋的话,这点人肯定不够用。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你先去把所有能于活的人都召集起来,按照九号预案准备……”

    “是,站长”

    十分钟后。天津,德隆银行总部(科社党华北局、星科天津支部)。

    “什么,袁世凯遇刺了?”柳杨也被这个情报惊到了。

    范含在保密电台里说道:“是的,柳书记。就在今天下午2点半,袁世凯家门外的马路口。刺客向袁世凯的车队投掷了6枚炸弹,并动用了重机枪……”

    “不是我们的人于的?”柳杨用的是疑问句。因为手下这帮人的节操有多低,他是太清楚了。

    “绝对不是,那帮小子虽然混账些,但这么大的事情还不敢瞒着组织私自行动。”

    “那就好”柳杨松了口气,又问道:“老袁情况如何……”

    “据内线情报,他受了重伤,目前正在抢救。这次暗杀的凶手很多,火力又猛,袁世凯的卫队伤亡惨重,卫队长袁金标当场死亡……”

    柳杨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了,你马上安排,做好应对最坏的情况,我会立即给你增派人手,并向总部请求援助……另外,调查清楚凶手是哪边的,居然敢砸我们的场子我会让他们后悔活在世上”最后,柳书记杀气腾腾的说道。

    三日后。

    北京外城某个小巷里,几个大学生打扮的年轻人神色自若的走着,他们边走边聊,不时发出爽朗的欢笑声。

    这时,一个卖膏药的小贩从对面过来,与他们擦肩而过时,却突然低声说道:“组长,确认点子了。前面馄饨摊,-个,为首的黑色长衫,黑色皮鞋,二十多岁,中分头发……”

    说完,他又继续吆喝买卖“祖传秘方,清毒败火膏药的卖哦……”

    为首的大学生神色不变,向身边同伴做了几个手势。随后,他们略略调整了一下队形,呈半包围继续向目标走去。同时,对面的几个杂货郎、卖于货的、挑夫等打扮的人,都不动声色的调整了姿势-

    个目标此时毫不知情,还在希里呼噜的吃着馄饨,做下了这么刺激的事情,又在城里东躲西藏了好几天,连觉都没睡好,真的是饿坏了。

    孙殿英走过去拍了拍为首的那个年轻人,笑嘻嘻的说道:“哟,这不是汪学长吗?怎么来了北京也不通知一下小弟?”

    那人打了个哆嗦,抬起头一看,就急忙说道:“这位同学,你认错人吧,我不认识你,我也不姓汪……”他身边两个人刚要站起来,立即就被四个“大学生”架住了,同时几把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他们腰眼上。

    汪学长也不例外,被两个小厮打扮的年轻人夹住了,背后也多了一根硬邦邦的玩意儿,同时几只手灵活的伸进他衣服里,摸索的几下,他藏在身上的匕首、炸弹、手枪就跑到两个小厮怀里去了。

    “汪少爷,看看您,可真客气呢,怎么还带这么多土产……”一个“小厮”嬉皮笑脸的说道。

    另一个也笑道:“汪少爷,您现在才来,咱们少爷可想死你了……”

    另外两组人马也是热情的寒暄着,那馄饨摊的老板虽然看着不对劲,但也不敢说什么。

    汪学长他们都是心里有鬼的,哪里敢声张,又被家伙顶住腰眼,更是不敢反抗。突然,他们都觉得腰间一麻,好像什么东西刺进来了。

    “你们”紧接着,他们就觉得一阵麻痹从脚心传来,顿时就失去了意识。

    “汪学长,您可是贵人多忘事啊,连我小孙都不记得了……哟,怎么就喝醉了,咱们把学长带回家去……”孙殿英向后面挥挥手,很快就开来2辆马车。

    不一会儿,马车就绝尘而去。馄饨摊的老板摸了摸怀里刚刚到手的十个大洋,心里是又怕又喜。

    “吃馄饨都能喝醉?真是岂有此理,连个借口都不会编……而且手法粗糙得可以,简直就是不及格要是在咱们那里,非被教官抽死不可……”一个食客撇撇嘴,对孙殿英等人的行动十分鄙视。

    旁边的食客笑道:“行了吧,老李,留点儿口德。他们毕竟只是经过了短期培训丨又不是专门于这行的,能做到这份上,也不错了,这不也成了吗……”

    “哎,这么看来,这次用不着咱们了……”

    “不,这次是于的,还有一股他们没有发现,那边就我们去于了……”

    “那太好了,我还以为这次出来就是当保姆的……自从上次搞了湖北舰队,上头一直不让咱们出动,骨头都生霉了啊……”老李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老板,结账了……”

    “好嘞,客官。两位一共四碗混沌,2碟豆腐于,一碟花生米,一共7个铜元……”

    内江。

    “希望大头这次不会挂掉,不然我们的计划就全乱了……”文德嗣皱起眉头说道。

    “文总,你不是连金琳主任都舍得派去吗?那可是我们的第一外科医生,还有那么多先进设备。有她在老袁应该死不了吧……”顾晓绿用酸溜溜的口气说道。

    “什么叫舍得派去?我和金医生是正常的上下级关系”文德嗣白了她一眼,在她翘臀上轻轻拧了一把。

    “可我们也是上下级关系呢……”顾晓绿飞了个媚眼,着重在“上下”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小气的女人,连这种飞醋都吃,看我怎么收拾你……”文德嗣一把抓过了顾晓绿……

    e:做人厚道,看书投票。月票、推荐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