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美女神爱上我 > 265.第265章 :名士难求

265.第265章 :名士难求

作者:温酒煮浣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羽愣了五秒钟,抛出一根大前门扔给夏晚秋。

    夏晚秋接过,又拿过他手中皱巴巴烟盒,给塞了回去。

    她说道:“我戒烟了。”

    陆羽哦了一声,将手中半截烟头灭了,排在地上,地面上烟头已经围成了一个小圈。

    “12345——”夏晚秋数了数,总共九根,没好气道:“少抽点烟,要抽也抽好一点的。”

    “习惯了,别的烟抽不惯。”

    他是个极为念旧的人,特别容易被惯性的力量潜移默化。

    譬如以前习惯了夏晚秋站在身后,突然走了,他就觉得心里空落落。

    现在她回来了,那块缺着的部分,也就再次被填满。

    但是——

    夏晚秋回来了,另一个对他而言明显更重要的女人——他的妻子——却离他而去,这种空洞的感觉,又如何才能被填的满?

    夏晚秋陪他蹲着,指着天上的云朵,笑着说道:“陆羽,你看天上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再说了,那丫头又不是不回来。”

    陆羽苦笑道:“姐,说是这样的说,但我总得有一段适应时间。从我来江海到现在,倾城就一直在我身边,已经习惯了,现在一时半会儿的,我又怎么适应的过来?”

    “可怜的小家伙哟。这才刚结婚,媳妇儿就不见了。哈哈——”夏晚秋揶揄着笑。

    “姐,你这个是不是传说中的幸灾乐祸?”陆羽没好气道。

    “喂,把我夏晚秋想成什么人了。不过你呀,过分沉浸在里面也没意义,还是先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夏晚秋正色道。

    “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是说压根就没走?”陆羽疑惑道。

    “走是真走了,我可没你想的那么无聊。回来得有两天了,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也差不多都知道了,我也有自己的情报来源好吧,真当你姐我帮着苏少商打理家业十年,就全在为他苏家做牛做马?”

    夏晚秋白了陆羽一眼,接着说道:“我哪有那么傻,姐在江海十年,人还是认识不少的,人情也做了不少。虽然不记情分的人居多,但总还有买我夏晚秋几分面子的。”

    “哪敢,姐您在我心中,可一直都是高山仰止。”陆羽笑了笑,“既然两天前就回来了,怎么现在才来找我?”

    “你一个有妇之夫,我一个刚离了婚的女人,来找你干嘛?你死猪不怕开水烫,姐我还要脸面。”夏晚秋没好气道。

    陆羽干笑,“那现在呢,怎么舍得出现了?”

    “还不是怕某个刚结婚跑了媳妇儿的小家伙想不开,万一哭鼻子怎么办?”夏晚秋揶揄道。

    “哭鼻子倒是不至于。”陆羽起身,伸了个懒腰,“进去说吧,在这外面站着也不是一回事儿。”

    夏晚秋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

    夏晚秋回来了。

    她为什么回来,陆羽心知肚明。

    心里是乐翻天了的,当然面色上还是要绷着。

    这娘们儿脸皮薄,万一笑得太骚-浪-贱,把人给吓跑了怎么办,那他陆羽不得哭死了,千金易得名士难求哇。

    书房内,陆羽找来纸和笔,在上面写写画画,很快就勾勒出来一张由人名组成的序列图,递给了夏晚秋。

    夏晚秋接过,微微皱起了眉头。

    排在第一序列,自然是苏少商为首的苏氏三兄弟,后面拉了两条分散的线条,分别指向陈琅琊和张大标。

    又在陈琅琊的名字上加了一个着重符号,后面拉了一条虚线,写下了陈青帝三个字。

    接下来则是段天狼的名字,后面括弧加了个星号,代表已经死去,后面拉了条线,写下黄养神三个字,标注则是咏春宗师,又把黄养神的名字和陈琅琊连在了一起。

    第三序列,则是赵长生三个字,后面引申出来“江海门阀赵家”六个大字,再后面则是一大片留白。

    “弟弟,你的敌人可一点都不少。”夏晚秋凝声道。

    “可不是。不过这江海的江湖,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我既然来到这里,站到这里,就不打算挪位子了,总要踩着一些人的尸骨才能上位。”陆羽淡声道。

    “打算怎么做,又为什么给我看这个?”夏晚秋直接问道。

    “还能怎么做,现在巡视组在江海,大家都是夹着尾巴做人,他们不敢动我也不敢动,但巡视组早晚是要走的,那时候就是生死相见。我没有被人杀死的想法,我得灭了他们,一个一个来,一个也不能少。至于为什么给你看——”

    陆羽笑了笑,“姐,咱俩谁跟谁,你不帮我帮谁。你弟弟我这盘棋,我这个狗犊子帅有了,王玄策这个狗头丞相有了,那不还差一个真正能上台面的名士么,千金易得,名士难求,你夏晚秋可不就是那个名士。”

    “你这小家伙,倒是挺会抓壮丁,先说好,打打杀杀什么的,可不适合我。”夏晚秋没好气道。

    陆羽嘿嘿一笑:“当然,那曹操也没让那狗货——不对、是荀彧上过战场不是。夏晚秋同志,这外交工作,后勤工作就是留给你的。”

    夏晚秋想了想,直接说道:“不知道你打算做什么买卖,但你要做的事情,哪样只怕都是烧钱的。苏氏把你踢出去了,你的第一座楼算是塌了。”

    “好在底子还在,刘三爷留给你的东安集团能拽到手里还是要拽到手里,姐姐我是白身出门跟苏少商离的婚,就剩下几百万小钱,全拿给你也不够塞牙缝的,所以你就甭打我主意了,还是要自己去赚才行。”

    “那是肯定。”陆羽点点头,“姐,你继续说,我听着。”

    “李景略和江依依,算是你的助力,但这种人,不能跟他们交心。且你不能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不弱于李景略的大人物我倒是认识几个,有机会还是要帮你联络联络,这样就算被人过河拆桥,也不至于死的太惨。当然具体怎么做,你还得听我的,另外就是,涉黑的事儿,我不会去做,你也不准去做,既然王玄策跟了你,那这种事情以后就全交给他。”夏晚秋继续说道。

    “你是我姐,你说了算。”陆羽嘿嘿一笑。

    夏晚秋被他笑得浑身鸡皮疙瘩,没好气道:“你是不是傻,笑得跟一白痴是的,姐回来帮你,就这么值得你高兴?”

    “那能不高兴,我高兴的都快上天了,正欲与那太阳肩并肩。”陆羽正色道。

    “浮夸。”

    夏晚秋嗔了他一眼。

    其实挺好,那个如骄阳般耀眼夺目的男人,回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