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美女神爱上我 > 153.第153章 :飞扬跋扈为谁雄

153.第153章 :飞扬跋扈为谁雄

作者:温酒煮浣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少邦老脸一红,指着陆羽,颤抖着:“你……你他妈……”

    陆羽淡声道:“苏少邦,有种你就骂出来,我下一刀保管剁你的勃-起都只有五公分的家伙事儿,一刀砍成两截不算,我再横着切两刀,保管给你砍成八块。”

    苏少邦气得肺都快炸了,真还没敢骂出来,憋了半响,叫道:“你……姓陆的,你有辱斯文!”

    陆羽耸耸肩,很是无奈地说道:“说你是逗比还抬举你了,我有说过我很斯文么?小爷我就是个挨千刀的滚刀肉、混不吝的狗犊子,被我剁成小饼饼的畜生没有五百头也有一千头,你硬要凑个数,那咱就试试,知道什么叫光脚的不怕穿鞋么?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挑衅我?”

    “我……我报警了!”苏少邦大叫道。

    陆羽贴近他,提起他的衣领,眼眸不比冰冷,压低声音,用只有苏少邦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的好二叔,有些照片虽然打了马赛克,但凭小爷的能力,要拿到原件也不是难事儿。别逼老子跟你鱼死网破,你敢报警,我保证第二天整个江海都知道你苏少邦苏副总裁在昨晚公然日了狗。”

    身材瘦削、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看起来无比儒雅斯文,就是有些中年秃顶毛发稀疏的苏少安咆哮道:“二哥,跟着小赤佬墨迹什么,直接报警,还无法无天了他!”

    “三叔,你说我无法无天?”陆羽转而看着苏少安,“那我就无法无天给你看看。”

    他跨步上前,一把将苏少安按在会议桌上,百子切又被掣到手上,刷刷刷,又是神乎其神、蝴蝶穿花一般的刀术,在苏少安头顶脸颊来回游弋。

    “啊——”

    苏少安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吓得嗷嗷大叫。

    叫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疼,陆羽也放开了他,他惊疑着,实在不知道陆羽到底切掉了他什么物件。

    偌大的会议室,却响起了极为压抑的笑声。

    接着就有黑色的毛发不断地掉落下来。

    他掉毛了。

    悚然一惊,摸了摸自己的眼睛上方和脑袋,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和古怪。

    自己的眉毛和头发——基本上全都不见了!

    不用照镜子,他都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只能用小丑来形容。

    “啊——”

    他也大叫起来,“姓陆的,我这就报警,你他妈等着!”

    苏少邦却一把切掉苏少安手里的手机,压低声音跟他说道:“三弟,不能报警……”

    他说完后,苏少安脸色顿时一变,还是放下了手机。

    偌大的会议室,变得鸦雀无声,氛围诡谲。

    陆羽眼神淡漠、环视四周,接着冷声说道:“虽然你们都认识我,但我还是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吧。小爷叫陆羽,是苏家长房长女苏倾城的未婚夫。满打满算,我来江海差不多三个月。”

    “这三个月,我也没干什么事情,就是把腾飞集团老总的儿子吴云的卵蛋踢爆了,把一个叫段天狼和一个叫郑英雄、绰号叫熊子的军-二-代揍得没脾气。”

    “江海段家和吴家,想必在场大多数人都听过,不算一流世家,但二流偏上还是当得起的,你们别管我是怎么做得到,只看结果,我现在活得很好,活蹦乱跳,而段天狼和郑英雄第二次被我送进了医院。”

    “要说我的背景,其实没多大,也就勉强认识了几个人而已。江家,你们应该不陌生,江家大小姐江依依是我的投资人,我想要什么支持,她就会给我什么支持。长丰集团太子顾惜朝你们应该也听过,未来铁定能进入福布斯排行榜的一个小家伙,为什么我叫他小家伙?因为他是我徒弟。”

    “还有北城的刘三爷,那是我叔。你们叫嚷着要让她下台的这个女人——”

    陆羽指了指夏晚秋,“他是我姨,也是我未来的丈母娘,我把她当成自己亲妈一样,她也对我好。我这人心里没什么条条款款规规矩矩,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要是想伤害我夏姨,我就削他!”

    陆羽拿起百子切,一字一句道:“这不是一句比喻,我真削。”

    会议室里,无人敢答话。

    彼此都能听到彼此粗重的喘息声。

    疯子。

    这他妈是就是个十足的疯子。

    在场所有人的共同想法。

    陆羽接着说道:“你们喜欢嚼舌根,喜欢传流言蜚语,那是你们的自由,但以后都他们别让我听到,谁让我听到了,我就削谁,也是真削。我今天也不算跟你们讲道理,谁不服最好别站出来,要不我一样削他。”

    “小爷光脚的不怕穿鞋。老子在大山里面吃够了苦头,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一点儿咸鱼翻身的苗头,你们要拿走这些东西,那我就跟你们玩儿命。”

    “别以为我在说着玩儿,毕竟你们不能指望一头长白山的野狼到了大城市就夹着尾巴变成一条哈巴狗。不用把我逼急我都会咬人,往死里咬。”

    面面相觑。

    这群衣着光鲜的金领阶级哪儿见过这种阵仗。

    法治社会不错,江海也没有敢立大旗的黑帮,但谁要真相信现在宇内升平、天-朝盛世,大家都是红领巾乖孩子那就是傻叉中的傻叉。

    再说这头野狼不仅有涉黑的身份,还有军方背景,还有个江海一线太子党的徒弟。

    那还真不是谁都能撼动的。

    他们震惊了,没想到低调内敛不显山不露水,见者谁都笑得跟一傻子似的陆羽,背后的能量竟是这般强大。

    便是夏晚秋也震撼不已。

    没想到陆羽这小家伙,不经意之间,已经积累了这么多的助力。

    她是想培养陆羽,以作为自己的心腹甚至是以后的靠山,但在夏晚秋的规划里,即便速度再快,那也是三年之后的事情。

    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在现在就已经有了让他依靠的资本和底蕴。

    这就是有凤栖与西山之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第二个李凤年。

    没有人觉得陆羽在撒谎,其实撒谎也没用,这种谎言,很好拆穿。

    他若是真的撒谎,单是苏少邦和苏少安兄弟,就不会让陆羽见到明天的太阳。

    陆羽震慑住全场后,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笑道:“大家伙儿别拘谨,你们只要给我基本的尊重,我也不是个不讲规矩的人,这董事会,咱继续开。弹劾什么的老子是不想听了,不过权金矿业的张大标确实是小爷我得罪的,这笔生意也确实是我搅黄了,那伟大领袖不是说过么,遇到问题,咱就解决问题嘛,多大点儿事儿?”

    他说完,冲着夏晚秋露出一个招牌式的微笑。

    很憨厚,很温暖,直接笑到了她的心里。

    不知怎的,她想起了李太白的一句诗。

    飞扬跋扈为谁雄。

    这个小家伙,这般不可一世、飞扬跋扈,可是为了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