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美女神爱上我 > 708.第708章 :到底羞不羞

708.第708章 :到底羞不羞

作者:温酒煮浣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南宫怜花是聪明人,但凡聪明人,都极为自信。

    他自打走进这间病房开始,说的每一句话,脸上的每一个表情,身体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都是步步算计,严格控制,自以为已经完全掌控了主动权,将陆羽给震慑住了。

    哪知道,就在他自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得势、完全将陆羽糊弄住的时候,这厮从兜里掏出一块正面绣花反面国徽的钢镚,毕恭毕敬的递给了他。

    画面十分喜感。

    他表情极为错愕。

    还有几分恼怒。

    “怜花公子,这真是我身上所有的钱,你不会是嫌少吧?”

    陆羽一本正经的问。

    “你……你这厮……”

    南宫怜花秀气温润的脸,浮现出两抹潮红。

    “怜花公子,讲道理的话,悬空把脉什么的把式,小爷我真玩儿的比你溜。”

    陆羽笑了笑,示意郭破虏把手伸出来,然后手臂一震,也有一股丝线从他袖间弹了出来,准确的缠在了郭破虏手腕上,还别说,动作行文流水,真比南宫怜花做起来好看。

    陆羽盯着南宫怜花,嗤笑一声,说道:“江湖上的人,都称呼你怜花公子是‘小医圣’,老实说,我陆长青是极为服气的。不过怜花公子你可能不知道,区区在下鄙人,也就是我,貌似也略懂一些岐黄之术,江湖人称‘妇科圣手玉面小飞龙’,那就是我啦。名头可能没你来的响亮,但倾城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毛病,我还是看得出来的。所以……怜花公子您这些不入流的套路,拿去懵那些愚夫蠢蛋还成。在小爷这里,恐怕是有些不好使的。”

    南宫怜花冷声道:“少帅,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愿意帮倾城小姐治病,那是看在少帅你于国于民于武林有大功的份儿上。少帅要是不领情那就算了,我不治便是。何苦说些风凉话来讽刺我?我南宫怜花或许名气不如你陆少帅,但好歹是南宫世家的公子,我南宫世家的名声,也不是可以任由你陆少帅践踏的。”

    “所以说呀,这世界上性价比最低的事儿,就是尝试去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陆羽叹了口气,眼神轻蔑,看着南宫怜花,“南宫莲花,看来你是给脸不要脸了,那我就把话给你挑明了,倾城身上哪有什么病?她什么病都没有,你医术再好,又怎么治得了她?”

    南宫怜花冷笑道:“姓陆的,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苏小姐若是没病,她怎么会昏迷不醒、生机断绝?”

    “你会不清楚么?”陆羽冷冷一笑,“倾城是中了蛊。而且是蛊虫里面,极为歹毒的噬心蛊。”

    此言一出,南宫怜花脸色有些变了。

    这下相信了陆羽说自己精通医术的话,可不是诓他的虚言,而是真有真材实料。

    要不然,怎可能看得出苏倾城是中了蛊?还准确的报出了蛊虫的名字。

    不过他当然不会承认苏倾城是中了蛊,因为他不相信陆羽医术比他还好,毕竟苗疆蛊虫早就在中原大地绝迹数百年了,绝不可能有医者能系统的掌控蛊术之道。

    所以他沉吟片刻,就冷声道:“少帅,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噬心蛊?蛊虫这玩意儿,早就在中原大地绝迹数百年了,早就断绝了传承,苏小姐怎么可能是中了蛊?你能说出来你是怎么判断的么?”

    “那又何难?”

    陆羽眯着眼睛,“怜花公子既然被称为小医圣,那你的医道,想必跟医圣张仲景是一脉相称的吧。”

    “那是自然。”南宫怜花点点头。

    “医圣张仲景所著医书,除了《伤寒论》最为知名外,另有一本奇书,叫《金匮要略》,不知道怜花公子你读过没有?”陆羽问道。

    “当然读过。不说倒背如流,但至少精读过数十遍。”南宫怜花不无得意的说道。

    相较于《伤寒论》的普及,《金匮要略》这本书,就不为常人熟知,官面上,早就在几次大的动荡战乱中,如华佗所著《青囊书》般失传散佚,但跟《青囊书》真的绝了传承不同,《金匮要略》在民间,还是有几本手抄本,代代相传下来的。

    只是掌握在医道世家、或者一些大家族手中。这些人敝帚自珍,也没有人把此书刊印出来。

    而南宫家,恰好有一本保存良好的《金匮要略》。

    南宫怜花能被称为“小医圣”,正是因为他的医术,有大半都来自于这本上古奇书《金匮要略》。

    “熟读了几十遍?”

    陆羽听了,突然笑了起来。

    南宫莲花恼怒道:“你笑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只是没忍住……”

    陆羽憋着笑,“我就是觉着吧,怜花公子您这读了几十遍,怎么还比不上我这个读了一遍的?你是记性不好、还是脑子不大好用?”

    “你最好把话说清楚。”南宫怜花怒声道。

    看这架势,完全绷不住了,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不过有郭破虏在,陆羽倒是完全不怕他。

    再说这是在江海,他陆羽的主场,强龙还要怕地头蛇,这南宫怜花只要脑子没病没长肿瘤,就不敢堂而皇之对他下手——尤其是在陆羽刚从日本回来、个人声望急剧攀升、一时无两的当口。

    陆羽冷笑道:“《金匮要略》成书于东汉,汉代正是蛊毒猖獗的年代,连汉武帝时期的汉帝国太子戾太子之死,都跟蛊毒有关系。所以这本书里面,专门有一篇《蛊毒篇》,就是论述各种蛊毒的。上面记载,中噬心蛊之人,脉象时而端直而长,挺然指下,如按琴弦。时而脉来急数,时而一止,止无定数。也就是说,促脉和弦脉,交替出现。这是任何疾病都不可能有的脉象。这么基础的东西,怜花公子都不明白,难道这书,不是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么?就您这水平,还敢自称读了上百遍、烂熟于心,叫什么小医圣,你到底羞不羞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