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美女神爱上我 > 571.第571章 :孟冰云的底牌

571.第571章 :孟冰云的底牌

作者:温酒煮浣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六章:孟冰云的底牌

    在击败原随云的时候,陆羽内心没有丝毫波动。

    在违背医者原则,以“分筋错骨手”这种世间最残忍的手法,折磨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陆蝉儿的时候,陆羽内心依旧没有丝毫波动。

    但在说出“孟姨,好久不见”这六个字的时候,陆羽明显觉得自己心跳加快了几分。

    孟冰云,这是一个女人的名字,一个漂亮女人的名字,一个时常出现在他梦魇之中的名字。

    他的继母。

    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

    害死他妈妈,气死他爷爷,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一个女人。

    “确实好久不见。”

    孟冰云沉默了大概三秒钟,方才开口,声音听起来很是平缓,“长青,看来你是真的长大了呢,你爷爷要是看到现在的你,想必很欣慰,你妈妈也会为你感到骄傲。”

    “孟姨太客气了。您还活着,还活得那么好,爷爷怎么会欣慰,我妈妈又怎么会为我感到骄傲?”陆羽淡声道。

    他的语调,也恢复了平缓。

    毕竟不再是四年前那个在雨夜中哭泣的懦弱小男孩。

    现在的他,饱经磨难与沧桑,已经有足够的心性和底蕴,去面对这个一度成为他童年最大梦魇的女人。

    “说的也是啊。”

    孟冰云笑了笑,“那长青,你打算怎么跟孟姨斗呢?”

    “那要看孟姨您有多少筹码了。”陆羽淡声道。

    “孟姨的筹码,肯定比你想象得多,要多得多。倒是你这孩子啊,你又有多少筹码?”孟冰云很快回答。

    言语之间,充满着与生俱来的雍容和自信。

    似乎现在,占据主动权的不是陆羽,而是她一样。

    “筹码倒是有一些,不过在孟姨面前,长青我还真不敢托大。就不拿出来现了,省得惹孟姨笑话。”

    “倒是挺有自知之明。既然知道,那谁给你的勇气激怒我呢?莫不是你以为你父亲会给你撑腰?”孟冰云浅笑道。

    “孟姨这番话,就值得考量了。这么说来,孟姨变相默认我妈妈死在你手里了?”陆羽问。

    “不错。”孟冰云点点头。

    “陆野狐那老犊子知道这件事情么?”陆羽继续问。

    “一开始不知道,后来知道了。”孟冰云答。

    “好了,我知道了。”

    陆羽笑了笑,叹声道:“跟我想得差不多。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人家说知子莫若父,反过来也是一样的。陆野狐这老犊子,修得是天地之道,立得是圣人之学。他的眼里,只有规矩,没有情感。说不定我跟孟姨您斗得你死我活,他冷眼旁观,还觉得好笑呢。那我妈妈死在你手里,他想必也不会表示什么。”

    “长青,你算是说对了一半吧。能有这样的认识,看来这几年,你确实吃了不少苦头。”孟冰云答道。

    “孟姨,有件事我一直搞不明白。能给我释疑么。”陆羽问。

    “你说。”

    陆羽说道:“陆野狐修什么劳什子‘天地道圣人学’,早就抛弃了为人应该有的七情六欲,你嫁给这样的一个男人,到底图的什么?他以前怎么对我的,怎么对我妈妈的,以后说不定也会怎么对你跟蝉儿。你处心积虑嫁给他,真的值得?”

    孟冰云沉默片刻,答道:“你父亲早就站在另外一个层次了。我是个心气很高的女人,嫁男人吧,就是要嫁给自己爱的。至于他爱不爱我,跟我有什么关系。至于你父亲为什么愿意娶我——十八年前,他跟魏文长一战,被种下心魔,处于走火入魔的边缘。陆族这么大一座大山,平时飞扬跋扈惯了,只有陆族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你们陆族的。不过以他当时那种状况,陆族这么些年结下的仇家要是找上门来,陆族就毁了。他需要我。而我孟冰云,很荣幸像野狐这么强大的男人,也会需要我。”

    “你他妈就是个疯婆子。”

    陆羽沉默了很久,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长青,我不是疯婆子。我是魔婆子。”孟冰云说道。

    “魔?”

    陆羽愕然,旋即恍然。

    “原随云的魔门传承,是你给他的?”他问道。

    “不错。”孟冰云点点头,“可惜你孟姨我呀,看走了眼,没想到这小子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可惜我那把好刀了。不过听说你很喜欢刀,那这把‘小楼一夜听春雨’,孟姨就转送给你吧。”

    “却之不恭。”陆羽点点头,“这把刀虽然不适合我,不过有个小子挺适合。而且我相信他跟原随云不同,原随云驾驭不了这把刀,这小子绝对可以。那不知道孟姨在魔门是什么身份?”

    “魔门圣女。”孟冰云笑了笑,“我有个哥哥,就是当代魔门的宗主,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没有在世间行走过了,不过当年我哥哥闭关之前,野狐跟他打过一架。两人打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我哥哥这人最护短了,如果被他知道长青你这么调皮折磨他唯一的亲外甥女,那长青你可就麻烦了。”

    “当我是吓大的。魔门敢来对付我,先问问我大师兄答应不答应。”陆羽笑道。

    “也对,你们天机宫的人最护短了,即便我哥哥出关,也不一定打得过陈青帝。不过陈青帝自持身份,出手的要不是我哥哥,而是魔门其他高手,那你大师兄可铁定不会管你。”孟冰云冷笑。

    “孟姨,这是在亮底牌了么?果然好大。吓死我了。”陆羽平静道。

    “可孟姨我可丝毫没看出来你在害怕。”孟冰云冷冷一笑。“长青,我就纳闷了,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和底气?”

    “没有谁。”

    陆羽摇了摇头,“勇气跟底气这玩意儿,自己有,那就有。自己没,别人给你再多,那也不是你的。孟姨,我唯一的底牌,就是我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可以承受怎样的代价。所以我心如磐石、无所畏惧。”

    “孩子,我很欣赏你的自信。”孟冰云笑得愈发冷冽,“那就等着吧,孟姨就好好跟你玩玩,看看你这孩子翅膀现在到底硬到了什么程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