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美女神爱上我 > 546.第546章 :决战于明珠塔上

546.第546章 :决战于明珠塔上

作者:温酒煮浣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羽喘息一声,那小表情哪里是疼,分明是很受用的样子。

    “你怎么就那么坏。”江依依嘟囔。

    陆羽不说话。

    “陆羽,我快死在你手里了。”江依依幽幽地说。

    “我身家性命都在你手里,我才快要死在你手里了。”陆羽道。

    “那你还想怎么着。”江依依幽幽地问。

    陆羽没说话。

    她手里的触感,愈发的坚挺,也愈发的灼热,愈发的撩人。

    “绝对不行。”江依依说。

    陆羽点点头,松开了手。

    “我们现在算什么?”江依依又问。

    陆羽憋了半响,吐出三个字。狗男女。

    这三个字把江依依点燃了。

    她眼神娇媚,吐气如兰,喷在陆羽脸上,“臭流氓,亲我一口。”

    陆羽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她嘟起红润嘴唇,诱惑道:“亲嘴。”

    陆羽犹豫了一下,亲下去,蜻蜓点水。

    她闭眼睛道:“再亲一下。”

    陆羽这次很果断,不是亲,是吻,深吻,用尽所有力气,舌与舌纠缠在一起。

    江依依剧烈地回应起来。

    嘴唇微凉,苗条身躯轻轻颤抖。柔软地双手在他身上抚摸着,极有力道,恨不得将陆羽揉进自己的身体。

    她抓住陆羽的手,循循善诱地引导,拂过小蛮腰,拂过挺翘的****,一路以下,拂过白皙而充满弹性的大腿,拂过那芳草凄凄的幽谷。

    她所有的一切都为他开放,但这些都比不上所有灵魂的投降。

    她这样的女人,不死心塌地为一个男人心旌摇曳,是不会如此动情的。

    她整个人就像一朵绽放的花儿,在情-欲的催化下,如兰似麝,开到荼蘼。

    逼仄的空间中,沉重的鼻息,压抑到极处的细碎娇喘,灵与肉,在这一刻完美交融、天人合一。

    她敏感察觉到他的身体因为自己而产生变化,而她自己也被汹涌而至的情潮淹没。

    陆羽身体在发抖,手在发抖,并不熟稔、甚至拙劣地解开她的衣衫,但仍然留下了内衣,两人眼神一个比一个凶,一切仿佛都要水到渠成,直到江依依花了好几分钟都没能解开陆羽的裤带,最后好死不死给弄成了死结。

    她带着哭腔骂出声,梨花带雨,复而破涕为笑。

    陆羽这才清醒过来。

    他苦笑道:“天意如此,奸-夫-淫-妇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江依依不说话,狠狠咬了他一口。

    “好好睡觉吧,我走了。”他说。

    起身,穿着外套,开门就走。

    江依依没有开口留他。

    等陆羽走后,很久不抽烟的她,拿起陆羽忘带的那包烟和打火机,给自己点上了一支。

    窗外,春雷一声响,万蛰苏醒来。

    ……

    第二日。

    黄昏,一轮金黄的光球悬在西方的天际,天边俱是火烧一般的云朵,占据了大半个天空,下面是滚滚向前的黄浦江,江水激荡,卷起千层雪,辉映着阳光,变成了片片光怪陆离的碎金色泽。

    明珠塔最顶层。

    找了点关系,出了一大笔钱,所以今天明珠塔没有对外开放,就只为他顶上的两个男人准备。

    地点是陆羽敲定的。

    他要在这里,跟郭破虏一战。

    赢了,这小子就是他的张文远。

    输了,那自然就一切休提。

    陆羽背着牛角弓,腰部挎着天丛云剑,连着刀鞘,背靠着夕阳,看着眼前这个身材跟他差不多,都是修长匀称,其实还比他强壮精悍一些的年轻人。

    年轻人一身黑色的武士服,提着一把开山刀,刀上开着血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正是郭破虏。

    “陆哥,刀兵无眼。凭你现在的实力,我虽有把握胜你,但却不敢有丝毫留手。所以——你要是后悔,现在还来得及,我答应你的事情,依然不会变。”郭破虏淡声道。

    “小郭,大丈夫行于世,顶天立地不敢求,光明磊落言出必践还是必须要做到的。我陆长青又岂是贪生怕死惜命之人?来吧,让我见识见识,我们这代武者的最强天赋——你郭破虏,究竟有几斤几两!”陆羽浅笑道。

    “行。”郭破虏点了点头,“陆哥,什么时候开始,你说了算。”

    陆羽看了看手腕上江依依送给他的那一块百达翡丽机械表,说道:“六点吧。还有二十多分钟,不用那么急,咱俩还可以聊聊天。小郭,知道为什么我把地方定在这里么?”

    郭破虏摇摇头,说自己不知道。

    他打量一下四周,补充道:“不过这里风景挺不错。登高楼,吹大风,看大景。再跟陆哥这样的当世豪杰决一死战,岂不快哉。”

    陆羽笑了笑,淡声道:“一年前的今天,大概也是这个时候,我跟我妻子,第一次站在这个地方,我看这下面的金茂大厦,环球国际中心,跟我妻子说,我要站在这个层次最顶点的地方,我要让所有人都看得起我,再不敢给我白眼看,骂我是乡巴佬、穷小子。一年时间——”

    陆羽比起一根手指,“我不敢说我已经站在了这座城市的最顶点,但我做到了一点,那就是再也无人敢小觑我。有的人爱我,有的人恨我。有的人尊重我,有的人厌恶我。有的人将我看作万家生佛,有的人恨不得我明天出门就被车撞死。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没有在把我看成可有可无的一片叶子,随时可是无视的空气。”

    他笑了笑,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这座城市。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你喜欢么?”他问郭破虏。

    “喜欢。不过也没多喜欢。我更喜欢那种将一个个强者踩在脚下的感觉。”郭破虏说。

    “所以说嘛,我就特羡慕你这种人,纯粹,简单,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陆羽叹声道。

    郭破虏说道:“陈爷以前手里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叫龙晓飞,就是被陆哥你的人杀掉的那个,总是瞧不起我,也说我是乡巴佬,说我是傻子。刚开始我也很生气,后来陈爷跟我讲,说无论晓飞怎么鄙视你,你只需要保证,他打不过你,那就只有他羡慕嫉妒你的份。”

    陆羽笑道:“陈风雷这人虽然不扎滴,对你确实是没话说。好吧,不聊了,我们开始吧,就在这里,明珠塔上,我陆长青,背负着许多人的期盼,带着这辈子没法卸掉的枷锁,跟你郭破虏,这个永远有赤子之心的傻小子,决一死战。”

    郭破虏点点头,想了想,沉声道:“陆哥,两百招。我杀不掉你,以后就跟你混。”

    “看刀。”

    陆羽拔出天丛云剑,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下,刀光化作一场凄美的雪,卷向郭破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