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美女神爱上我 > 290.第290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二)

290.第290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二)

作者:温酒煮浣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叔,我心里其实没有多少大道理,就只坚守一条,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苏家老太爷对我好,我就还他一个公道,刘三爷也对我好,我也想还他一个公道。”

    “我爷爷在世的时候,跟我讲人在做天在看。我师父临死时候跟我说,哪怕天老爷没有看,地下埋着的尸骨也在看。今晚做了这些,我问心无愧。”

    说到这里,陆羽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微微佝偻着身子。

    “说完了?”

    李景略没有抬头,看了看表,淡声道:“十二点到了,滚吧。”

    完全漠视。

    陆羽握紧了拳头。

    藏在袖管里的百子切带给他一种极为冰冷的触感,似乎在提醒着他,今晚是不是应该第三次出鞘,然后大江南北流窜做一个逃犯得了。

    破罐子破摔。

    沉默。

    陆羽沉默了两分钟,松开了拳头,转身就走。

    李景略这才抬起头来,看着那个年轻男人的背景,面无表情,目光阴冷。

    “长青啊长青,此时的你,跟三十年前的我何其相似?你跟我太像了,我不会让你太容易得到一些东西,我李景略吃过的苦头,你一样都不能少。”

    他铺开一张宣纸,拿起毛笔,笔走龙蛇,写下来这么一段话。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曾益其所不能。”

    他默念着最后一句。

    李家别墅外。

    叶青竹靠着车门,等着陆羽。

    出乎意料,这个家伙很快就出来了,脸色极为难看。

    这应该是她认识自己这个未婚夫这么久,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颓丧和落魄的情绪。

    叶青竹淡声道:“那老家伙没有答应?”

    陆羽蹲在她旁边,叼上一根香烟,掏出打火机要点燃,摸遍了全身,才想起了打火机已经给苏少商了,这才觉得以后自己是不是应该养成随身带两个打火机的习惯。

    想起了夏晚秋时常提醒他的一句话——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叶青竹看着他的侧脸,看着这个男人颓丧和落魄的一面,无来由的觉着其实还挺帅。

    “收拾细软准备跑路吧,把你的刀给我,我进去一趟。”她淡声说道。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绝顶聪明。

    知道陆羽今天做的这一切为的是什么。

    杀了陈琅琊等人,让李景略没得选择,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唯独没有想到李景略这头老奸巨猾的老狐狸,竟是没有松口。

    这么一号大人物,若是得罪死了,天知道他后面有没有什么后手?

    谈崩了,那就不谈。

    叶青竹觉得不能让李景略继续活下去。

    因为她想让陆羽活下去。

    想看看这个跟她师父表面极为相似根骨秉性上却又截然不同的男人,最后能爬到什么高度。

    “大姐,别闹。部级官员。杀了他你也活不了。”

    “无所谓。”叶青竹笑了笑,唇线上的胭脂大红如血,夺人心魄,“你告诉过我的嘛,朝闻道,夕死可矣。”

    “屁的朝闻道,小爷什么时候成了你叶大姐的道。”陆羽纳闷道。

    叶青竹冷声道:“别自作多情,我说的是另一层意思。你陆长青这条命不能交代在这里。”

    “我的命肯定不能交代在这里,你的也不能。”陆羽揉了揉脸颊,扯出一个笑容。

    他突然抱住叶青竹,在她错愕的目光中,吧唧一口就亲在了她脸颊上。

    叶青竹脸颊绯红,就要发怒。

    陆羽放开她,转身第二次踏入李家。

    叶青竹看着他瘦削挺拔的背影,淡声道:“陆长青,加油吧,挺过这一劫,你就金刚不坏了。”

    这一晚,江海风雷激荡。

    除了李景略和陆羽这两个当事人,没人知道在陆羽第二次踏入李家后,他们两个谈了什么。

    唯独结果十分明朗。

    李景略再次站到陆羽身后,跟第一次不同,这次陆羽要叫他一声义父。

    大概五年之后,李景略在一次喝醉酒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当年我儿长青跟我讲,他不做三姓家奴的吕奉先,要做就做晋王李克用的十三太保李存孝。”

    ……

    凌晨三点半。

    天上挂着一弯下弦月,夏风扑面,说不出的清爽。

    今晚江海风雷激荡,到了此刻终于尘埃落定。

    地点是在叶青竹开得那家名叫汉唐的小饭馆,叶青竹在厨房炒菜,陆羽、王玄策、纳兰元述和身上缠着绷带还隐有血迹的高长恭围着一张小桌子喝小酒,算是庆功宴。

    今晚是几家忧愁唯独陆羽欢喜,所以这顿饭吃得极为舒坦。

    “阿瞒,不说说感言?”

    状元郎王师兄喝着小酒,一颗一颗往嘴里丢着花生米,砸吧得那叫一个香。

    “没啥说的。”陆羽拿过一瓶衡水老白干,给自己倒了大半碗,“我一般不喝酒,今天破例。”

    他端起酒碗,一口一口咕噜咕噜全给喝到肚子里面,一滴不剩。

    缓了好一会儿,才没吐出来。

    陆羽红着眼,正色道:“师兄,元述哥,还有高哥,这碗酒,算是我敬你们的。没你们帮衬,今晚这仗我陆长青打不赢。我不是个可以把话说得很漂亮的人,但我跟你们保证,以后有我陆长青一口饭吃,就不能把哥几个饿着,出卖兄弟的事情,我绝对不做。我不仅要对得起你们看得起我,也要对得起我师父、爷爷和娘亲。”

    王玄策哈哈大笑,“阿瞒,你算是上位咯,我这师兄面上有光啊。”

    纳兰元述只顾着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王玄策拿着筷子,狠狠敲了他一下,没好气道:“就知道吃的夯货。”

    纳兰元述嘿嘿一笑,正色道:“状元爷,您面上有光,我也有光。嘿嘿——”

    高长恭想了想,沉声道:“长青,我就送你一句诗——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陆羽低着头,一口一口刨着饭。

    “妈拉个巴子,杀猪的,还是你丫有文化。”王玄策摸了摸自己颔下稀疏的山羊胡。

    明日江海,谁人不识陆长青?

    “还少了一个人,这场戏才算圆满,可惜现在不能动他。”

    陆羽刨了半碗饭,然后给三人都扔了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抽了一半,有些意犹未尽地说道。

    他说的这个人,自然是赵长生。

    “阿瞒,不急,一步一步来嘛。”

    王玄策沉默了一阵,拍了拍陆羽肩膀。

    陆羽点了点头,李景略刚才也跟他说过这个。

    赵长生背景太强,现在确实不能动,必须得耐着性子等。

    不过李景略给他露了一个风头。

    赵家这二十年在江海是风生水起,可也得罪了不少人,或许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个机会出现在他面前。

    他要做的其实很简单。

    时刻准备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