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人生 > 第一千零一百五十二章 终于如愿

第一千零一百五十二章 终于如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本以为是一幅名家之作,最后却发现根本连名家的影子都没有,任一凡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望,不过这么多年来,他在古玩这一行比这还失望的事情都见过,因此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

    接下来,楚琛把揭下来的画简单处理过后,任一凡就拿出两幅名家的作品请楚琛品鉴,双方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就这样,楚琛在任一凡家吃过了晚饭,才告辞去酒店休息。

    第二天,楚琛想着难得来一趟沽市,京城又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准备到各个景点游玩一下。

    要说,沽市可玩的地方还是不少的,比如十大景点的“天塔旋云”、“蓟北雄关”、“三盘暮雨”等地,都是不错的去处。

    旅游的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下午两点多,正当楚琛三人在那“沽水流霞”游览着沿河的风景时,袁国才突然打来了电话,说有人逼着他把资料交出去。

    一听居然还有这种事情,那还得了!楚琛连忙让袁国才稳住,如果对方强来,就直接报警。

    上了车,胡勇就有些奇怪的问道:“楚哥,您不是给他三万块钱了吗?”

    楚琛答道:“他们不要钱,只要那些资料。”

    胡勇无语道:≠长≠风≠文≠学,♀♂.n☆et“这不是无赖嘛!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不然这些人为什么不要钱,非要那些资料呢?”

    左山接过话道:“无非是那些资料里面,有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呗,或者说。有人指名道姓就要那些资料。”

    胡勇点头道:“嗯,应该差不多。不过袁国才未免也太没用了一点,东西是他的。直接拒绝不就行了。”

    “话不能这么说。”楚琛说道:“但毕竟他儿子撞死了人理亏在先,他也担心万一惹恼了对方,对他儿子的判决不利。况且他在电话里说,那一伙人之中还有混混,他现在人单力薄,你让他能怎么办?我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昨天写的那张收条,他可能已经把东西给对方了。”

    胡勇一想也是,袁国才家本来亲朋好友就不多,而且对于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关系特别好的,又有谁会愿意沾身?如果报警吧,警察又不可能天天盯着这些人,可以说除了搬家之外毫无办法。但就袁国才家现在的经济实力,搬家也显然是不现实的。

    当然,袁国才眼中的麻烦事,对楚琛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解决,因此楚琛现在只是担心对方会不会不择手段。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村口。楚琛连忙下车和胡勇一起向袁国才家跑了过去,快要到袁国才家时,远远的就看到他家门口围着一些村民在那议论纷纷,其中还夹杂着袁国才的怒喝声。

    楚琛连忙快步走上了前。就听屋里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袁国才,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已经免了你剩下的钱。再给你两万,你还坐着不动。真当我罗某人是吃素的?再不把东西拿出来,我们就自己动手啦!”

    袁国才怒道:“不给就硬抢。你们是土匪吗?我告诉你们,别逼我报警啊!况且我刚才就跟你们说了,昨天就已经有人付了订金,我如果反悔需要返还订金不说,还要赔五倍,这笔钱你们出啊!”

    袁国才说的事情还真不假,昨天楚琛付钱的时候,确实提出了这一条,并说明是为了先君子后小人,袁国才也欣然同意了。

    其实,楚琛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防范于未然,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一条的用武之地,没想到事事难了,还真就给用上了。

    刚才那个声音冷笑道:“都已经半个小时了,你说的人还不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说了,真有人会为了那些资料付三万块钱现金吗,说出去谁信啊,你真当我是傻子啊?”

    这时,楚琛走进了门,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傻子,不过订金确实是我付的,有问题吗?”

    看到楚琛进来,袁国才不禁松了口气,自己已经尽力了,如果这位楚馆长保不住东西,那和他也没什么关系了。

    其他人看到楚琛也愣了愣,不过再看到楚琛那边只有两个人,而己方有五人时,他们马上就有了底气。

    其中一个刺猬头就不屑地说道:“小白脸,你谁啊!我罗哥的东西也是你能念想的?”

    楚琛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位罗哥,就凭他的身材还有姓氏,他马上就在记忆中找到了一个人物,笑吟吟地说道:“罗锉子是吧,没想到你在这,你知不知道蒋小宇在找你啊?”

    罗锉子闻言一怔,随后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认识蒋小宇?”

    “有什么问题?”楚琛觉得如果能用蒋小宇的名头就把罗锉子吓退也就省得他麻烦了,所以说起来就有些含糊。

    罗锉子闻言哈哈一笑:“小子,今天的事情蒋小宇来了也没用,我看你还是老实点把钱拿回去得了,看在蒋小宇的面子上,我也不跟你计较,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啊!”

    “呵呵,你准备怎么个不客气法?”

    楚琛冷笑了一声,随后就对袁国才说道:“袁先生,麻烦您把东西拿出来,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你们敢!”楚琛的无视让罗锉子很火冒三丈,随着他一声怒吼,房间里的气氛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楚少,怎么回事?”

    这时,左山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罗锉子一方好像有动手,就对着这些人狠狠地瞪了一眼,要知道,左山可是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不说气势,就是眼神中带着的杀气,就让他们看得心惊胆战。

    看到楚琛一方又多了一员干将,罗锉子又有些偃旗息鼓了。这让楚琛见了暗自一声冷笑。

    昨天在吃晚饭的时候,任一凡就跟他介绍过罗锉子。说到底罗锉子不过是一个懂得古玩的混混而已,除了喜欢骗人之外。最是欺软怕硬、见风使舵,要不然也不能存活这么长时间。

    罗锉子色厉内荏地说道:“小子,我知道你也有些能耐,不过实话告诉你,我可是在帮周高宏周老板做事,得罪了他,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周高宏?”楚琛稍稍一想,就想起了这是何许人士,他也懒得跟罗锉子啰嗦。挥了挥手道:“既然如此,你回去跟他说,东西是我楚琛看上的,如果他有意见就来找我好了!”

    “谁……”罗锉子本来还想笑话楚琛不自量力,不过他马上就想起了楚琛的名讳,再看到眼前这张有些面熟的脸,当即就有些巴结的问道:“请问,您是增华博物馆的楚馆长?”

    “是不是还要我把身份证给你看一下?”楚琛笑眯眯的问道。

    罗锉子连忙点头哈腰的摆了摆手:“这哪能啊!……哈哈,说起来。我早就听说您的大名了,一直想认识您一下都没有机会,没想到今天您本人在这里,我却认不出来。真是瞎了我的狗眼了,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介意啊!”

    楚琛对罗锉子的嘴脸非常讨厌。他挥了挥手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了,没了。我马上就走……”

    说着,罗锉子连忙叫上其他人。迅速的从屋里走了出去。

    走了一会,刚才那个刺猬头就问道:“罗哥,这小白脸是谁啊?居然连周老板都不在乎。”

    罗锉子嗤笑了一声:“周老板在他眼里算什么,说出来吓死你们,他不但是刘志和的徒弟,而且据小道消息讲,他还是楚永宁的儿子,这种人是咱们这种小人物能惹的吗?”

    “真的假的?这种公子哥有这么好说话?”

    “哼!那是人家就这样的性格,如果真惹火了他,你就准备着进去吧!别不信……上回电视上说的那个姓余的你记不记得,听说就是因为惹了他……”

    罗锉子一边说,一边心里连道晦气:“本来今天还想搞点好处,没想到居然遇到楚琛这家伙,你说你一个京城的公子哥,跑来跟我抢生意,也太丢份了吧!只是想想怎么就这么不甘心呢?”

    楚琛可不管罗锉子是什么样的心情,此时他正在翻看着袁国才搬出来的资料,足足有好几箱,而且都分门别类,很整齐的摆放着,可见原主人对它们的爱护。

    “楚馆长,这两箱是我父亲的研究成果,剩下的是我父亲查阅的资料,您想要的话,都拿去吧。”

    说到这,袁国才暗自叹了口气,今天的遭遇让他彻底的明白什么叫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了,就父亲留下的一些资料,他都保管不了,如果是别的更有价值的东西或者说是国宝,家破人亡都有可能。

    既然如此,他也不再守着七天后再转让给楚琛的决定,直接让楚琛拿回去得了。

    袁国才在那胡思乱想的时候,楚琛正在翻看资料里面的一些古籍,当他翻到几册明代的山海经时,表情为之一愣。

    因为这本山海经保存的特别完好,不但字刻的非常精美,而且后面还配有一些插图,上面所绘神仙怪兽,均配山水背景,与后世所常见版本迥异。

    光是这一点,这套山海经价值就不菲了,而且上面还有“聚锦堂”的印文,以及多位收藏家以及明清时期名人的收藏印。

    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当楚琛看到最后一张图案时,他差点激动地笑出声来,原因也简单,这幅图画得就是大荒经中所说的“金山”,而且后几页还有人写着“金山”考证以及所在的位置,你说他能不激动吗?(未完待续……)

    ps:感谢“私lina0628炫冰帝”投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