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人生 > 第七百六十三章 相逢(续)

第七百六十三章 相逢(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可嘻嘻一笑,随后说道:“我现在可是已经决定了哦,这次你回去的时候,我也跟着你一起回去!”

    楚琛闻言微微一愣,随后说道:“可可,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领毕业证了,你现在跟我回去,那不是可惜了吗?”

    “这事你别管了,你就说你愿不愿意让我回去吧!”吴可鼓着嘴说道。

    楚琛连忙笑着说道:“那我肯定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当然,如果你能够拿着毕业证书一起回去,那就更好了!”

    “说的好像不想拿毕业证一样!”

    吴可撅了撅嘴,随后就在楚琛的腰间掐了一下,说道:“我刚才好像也没说不拿毕业证回国吧?”

    “嘶!什么意思?”楚琛一开始还没明白吴可这么说的意思,片刻之后,他就想到了一个可能,一脸惊喜的问道:“难道……”

    “嗯!”

    吴可重重的点了点头,她有些兴奋的说道:“就是你想的那样,我现在已经通过了开题,学术论文方面也已经达到了学校毕业的要求,毕业论文我也已经写好了,我的导师说通过的问题不大,只要我能够通过后天的答辩,就可以提前毕业了!”

    “可可,你实在太棒了!”

    听到这个好消息,楚琛激动之下,情不自禁的在吴可的脸色重重了亲了一口。

    “死样!也不看看咱们在什么地方!”吴可在楚琛的胳膊上打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前面的司机一眼。

    “嘿嘿!这不是太高兴了嘛!”楚琛嘿嘿一笑,前面的司机也善意的笑了笑。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出租车就停在了兰迪家的门口,此时。兰迪已经面带笑容的在门口等着他们了。

    “兰迪先生,我又来打扰您了!”楚琛和吴可一起走向前。面带笑容的和兰迪热情地握了握手。

    兰迪哈哈一笑道:“楚,别这么客气,我这里随时欢迎你来做客!”

    “那我肯定不会客气的!”楚琛也哈哈一笑,随后问道:“听我未婚妻说,您这段时间得了重感冒,现在没什么问题了吧?”

    之前在车上,他从吴可那听说,兰迪这段时间因为重感冒还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前天才刚刚出院。现在正在家休养,不然,他们有可能在机场就能遇到他。

    “该死的感冒已经被我强健的体魄给赶跑了!”说完,兰迪还有些夸张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

    小俩口被兰迪的动作逗乐了,随后,兰迪就笑着把两人请到了家中。

    和兰迪的母亲打过招呼后,楚琛就随着吴可一起来到了她的房间。

    “死样!你干嘛!”看到楚琛放下行李后,就在自己的房间一阵猛嗅。吴可就有些妩媚的瞪了他一眼。

    “我喜欢闻你房间里的香气,好不容易来一趟,当然得多闻闻嘛!”楚琛嘿嘿一笑,顺势就把身边的吴可搂到了怀中。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很色啊!”吴可有些羞涩的说道。

    “你信不信我还可以更色啊!”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两人又都已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楚琛搂着吴可那纤纤细腰,闻着她那身体散发出来的迷人香气。不禁就心猿意马起来。

    感觉到楚琛下面已经顶起了一个小帐篷,吴可顿时羞红了脸。她使劲推了推楚琛的胸口,娇羞道:“别。大白天的,而且兰迪先生他们还在,唔……”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楚琛就朝着她那诱人的红唇吻了上去,瞬间,房间内的温度似乎都升腾了起来。这一吻,足足过了五六分钟,唇分之后,房间内就只剩下了两个粗重的喘气声,两人的眼中也全都是迷离之色。

    “不要啦……”吴可虽然还是觉得这时不是亲热的时候,不过现在她浑身软弱无力,就是想要拒绝都没有一丝力气。

    楚琛色眯眯的笑道:“之前在机场的时候,你不是说我欺负你吗?现在我就来付诸行动啦!”

    “大色狼,不行啦……”

    此时的吴可,脸颊就好像红通通,令人垂涎欲滴的苹果一般,那欲拒还迎的模样,看得楚琛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快要突出来了,这也使得他的手脚更加的不老实了。

    “叮吟吟……”

    “这是谁这么扫兴啊!”

    正当楚琛准备真正的付诸行动时,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这把他气得差点暴走,没好气的大声喊了一句。

    “哈哈,活该!看来老天爷都不想让你做坏事……”吴可大笑着从楚琛的怀中逃了出来,一脸的幸灾乐祸。

    楚琛把手机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师傅家的座机号码,他也只能长叹了一口气,调整好心情后,就接起了电话。

    “阿琛啊,你现在应该到了英伦了吧?”

    “是的,刚到可可住的地方。”

    “那代我给小可问声好!对了,我现在打电话给你,不会打扰到你们两个吧?”

    楚琛没想到师傅居然歪打正着,他连忙心虚的讪笑了几声,否认道:“现在这边才刚刚上午八点,您怎么可能打扰到我们啊!”

    听到这里,旁边的吴可就冲着他做了个鬼脸,随后又做出了不害臊的表情。

    楚琛为免穿帮,也只能装作没看见,连忙问道:“师傅,京城那边现在已经晚上十二点了吧,您老怎么还不睡啊?”

    刘老人虽老,但脑子还是非常活络的,一听楚琛的语气,就知道自己八成还真说中了,不过他到没有笑话楚琛,小俩口这么长时间不见,亲热一下也是应该的,如果不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徒弟,他真不想在现在这种时候打电话。

    “是这么回事,刚才有个国外的老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是法兰西的一位收藏家,看上了你的那幅拉斐尔的《雅典学派》,想问问你有没有出手的想法?”

    楚琛回道:“师傅,那幅画我确实可以出手,但就像之前和您说过的,那幅画只能交换,至于用钱买我肯定不会同意的,如果对方愿意交换的话,那只要交换的东西价值差不多,我这边就没问题了。”

    “那好,我把他的电话号码和地址报给你。不过,主动劝得放在咱们手中,如果他不联系你,你也别联系他。”

    “好的,我知道了。您老先稍等一下,我去拿笔和纸……”

    等楚琛把对方的姓名、电话和地址都记下来之后,他又问道:“师傅,您知不知道这个叫文森特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头啊?”

    “哦,这人我到了解一点……”

    原来,那位文森特的家族是收藏世家,藏品则以瓷器为主。他的祖辈原本居住在英伦,从16、17世纪,华夏瓷器大范围的流入英伦时,文森特的祖辈由于兴趣,就开始专门收藏来自华夏的瓷器。

    到了二十世纪初,文林特的爷爷作为中层军官,参与了八国联军对华夏的侵略,并且抢走了很多包括贵重瓷器在内的珍贵文物。

    听刘老说到这里时,楚琛就皱着眉头打断道:“师傅,您的意思是说,这位文森特的收藏中,有一部分是当年从咱们国家抢到的?”

    刘老回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的。后来,文森特的父亲,和他本人也都通过各种渠道,收藏了许多瓷器,其中应该不乏国宝级的文物。不过,文森特这人比较低调,他到底有多少收藏,我那朋友也不知道,反正各种瓷器几万件应该是有的。”

    刘老话中的意思,楚琛当然明白,各种渠道当中肯定会有一些不法手段,比如说走私,盗墓之类,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刘老又说道:“阿琛,我的意思你应该能够猜到,反正能换多少是多少,贵重的文物优先。”

    “师傅,这事我知道了,到时我一定尽可能的把更多的咱们国家的文物带回国内。”

    “嗯!那就先这样吧,我睡觉去了。对了!你和完,刘老就哈哈大笑地挂了电话。

    收起手机,楚琛就看到吴可有些嗔怒的表情,随后就见吴可扑上来,小拳头不停的在楚琛的身上敲打。

    “都怪你!都怪你!今后我怎么有脸去刘老那啊……”

    等吴可发泄了一会,楚琛就笑着说道:“很简单嘛,刚才师傅不是说想要早日抱到咱们的孩子嘛,咱们只要努力耕耘,达成他这个愿望不就行了?”

    “大色狼,不害臊!”吴可闻言又满脸羞红的打了楚琛几下。

    楚琛坏笑道:“我这条大色狼,就只喜欢对你色,你难道不喜欢吗?”

    “哼!”吴可皱着鼻子可爱的轻哼了一声,随后看了看时间,发现他们在楼上呆得已经够久了,连忙说道:“好啦,咱们都耽搁了这么久了,还是快点下楼去吧!对了,你看看,我的脸还红不红啊?”

    说着,她又拍了拍自己还有些发烫的脸颊,要是脸上还很红的话,她可不敢下楼,不然只要是过来人都能看得出是怎么回事,那样的话,她怎么好意思见人?(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书友140708210654943”、“hzsjy08”投的月票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