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人生 > 第七百五十三章 结束

第七百五十三章 结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琛等人非常狼狈地从的伦的公司里挤了出来。 看最新最全

    这也得亏是楚琛反应的快,发现情况不对,立马就让胡勇拿着还没解好的志料,随后就靠着他现在已经非人一般的身手突围而出。如果再慢一点的话,楚琛都担心,他们这会很可能被那些疯狂的人挤成肉饼了。

    害怕后面还有人追上来,出了的伦公司的大门之后,一行人连忙就快步走向他们所住的宾馆,准备到了那里,直接就坐上徐有海安排好了的越野车,向矿区出发。

    益宏国边走边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道:“这些人也太疯狂了点吧,不就一块翡翠,至于这么拼命嘛!”

    徐有海闻言就笑道:“这是平常的翡翠吗?明明翡翠中的王中王啊,这样的翡翠,我敢保证,世界上就只有这么一块,他们疯狂也是应该的嘛。再说了,别说别人了,你刚才都差点流口水了,比别人也好不到哪去!”

    徐有海所言益宏国当然也明白,他那么说其实也不过是抱怨一下,不过,听到徐有海说了他的丑态,他当然得反击一下才行,于是撇了撇嘴道:“你又比我好到哪去?我看你刚才眼珠子都快要突出来了。”

    “好了,别说了,咱们哪,刚才的样子都差不多!”

    赵齐瑞哈哈一笑,随后拍了拍楚琛的肩膀,说道:“阿琛,你的感觉真是神了,居然还真出了这么顶级的翡翠,我觉得。你以后凭着这样的感觉,就能在赌石界横行无阻了。”

    楚琛苦笑道:“舅舅。你这话说的也太夸张了,这种感觉哪能次次都有啊?而且要不是感觉太强烈。当时我也不会执意要把那块毛料拿下来的。”

    听了两人的电话,其他人都显得有些诧异了,徐有海不可思议的说道:“,刚才那块毛料,是凭你的感觉选出来的?”

    “是的!”楚琛笑着把之前的那番说辞又照搬了一遍。

    大家听了楚琛的解释,才明白之前的疑惑,为什么那样的一块毛料,楚琛居然也会执意要把它买下来。

    徐有海当然也明白。赌石的时候,第六感有时确实也会帮助玩家选择到赌涨的料子,但他还是觉得,刚才那种情况,楚琛的选择显得有些鲁莽。

    于是他笑着说道:“小琛,虽然这次的结果比较好,但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可不要再这么鲁莽了。”

    楚琛呵呵一笑道:“徐叔,您的意见我会注意的。这次也是因为的伦的那些毛料并不出售,如果他出售的话,那我也不会这么鲁莽了。”

    楚琛的意思,大家到也能理解。就像刚才那块毛料,万一的伦不卖,后来又在偶然的情况下。解开了那块毛料,那不得后悔死。

    当然。这也是以现在的结果为参照,成王败寇。有了好的结果,那一些觉得有问题的决定,人们看起来也就觉得正常了。

    接着,楚琛又笑着对旁边的邹泰平说道:“邹先生,这次我做的决定是鲁莽了一些,好在结果不坏,如果我猜错了,肯定也会负一点责任的。希望您别介意啊!”

    邹泰平连连摆手表示不介意:“哪里!哪里!这次的事情,其实是我要多谢谢您,如果不是有你们的帮忙,我这次就算能够脱身,也有可能会缺胳膊断腿了!实在太谢谢你们了!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说完,他又向楚琛等人鞠躬表示了感谢。

    不过,说实在的,楚琛刚才的决定以邹泰平自身的立场来说,确实有些太过随意,但话又说回来了,人家为你忙了这么多,还担上了名声的风险,刚才就算输了,他难道还能怨恨楚琛吗?那他真是以怨报德了。

    当然,邹泰平是这么考虑,但旁边的吴普吞就非常不爽了,不过现在形式比人强,他也不敢把情绪表达出来,不然就徐有海伸两根手指出来,都能把他像蚂蚁一样捏了。

    徐有海呵呵一笑道:“这事对我来说不过随手之劳,你要报答的话,就报答小琛吧!”

    楚琛笑着说道:“我和安老也是忘年交,至于报答什么的就算了,再说了,你这事,我也得不到这么极品的翡翠啊!”

    旁边的吴普吞闻言,眼中顿时就露出了贪婪的神色,这么顶级的翡翠,就算是一只手镯的话,那也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了,但现在楚琛偏偏是因为他的原因而得到的,但翡翠却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想到这里,吴普吞心中的一股暴虐之气顿时就升腾而起,要不是顾及着徐有海,他八成就已经扑上去,胡勇抱着的毛料抢下来,至于到底抢不抢的过,就不是他现在已经有些疯狂的念头要考虑的事情了。

    正在吴普吞胡思乱想的时候,旁边抱着毛料的胡勇就说道:“楚哥,这块东西这么贵重,那的伦不会因为不甘心,出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吧?”

    徐有海马上挥了挥手道:“你们放心,如果是别人的话,的伦那小子肯定什么都干的出来,不过有我在,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胡来!不过嘛,吴普吴,我建议你还是赶快出去避祸的比较好,如果再被的伦抓起来,可不会像这次这样运气这么好了。”

    其实,他之所以这么说,除了很看不起吴普吴之后,也是察觉到了吴普吞好像有些异样,这种人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

    徐有海所言确实是事实,此时的的伦别提懊恼、后悔、窝囊了,他非常痛恨自己,为什么在明知楚琛的赌石水平那么高的情况下,还是把那块毛料卖给了楚琛,如果当时他不同意的话,那块翡翠之王,今后有可能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其实的伦也知道这种情况是妄想,之前挑选毛料的时间,他看到楚琛的选择,心里不要太开心,但这样的事实,可不是现在已经陷入疯狂的他会考虑的到的。

    现在,楚琛他们已经拿着东西急匆匆的走了,就凭徐有海在他们身边,的伦也做不出反悔的事情,最后,就像徐有海说的那样,他把满腔的怒火,就撒到了吴普吞身上,发誓一定要让吴普吞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此时,的伦旁边的翡翠王面对着渐渐平静下来的人群,也是感慨万多,当刚才楚琛解出那块五福临门的时候,他除了震惊莫名之外,心中也升起了一股人老心疲之感。

    看到翡翠王疲惫的神色,冷沙明马上劝道:“师傅,您别介意,您不要忘了,今天头两次解出来的翡翠,可都是您取得胜利的,最后一块翡翠,不过是楚琛运气好而已!”

    翡翠王摇了摇头:“沙明,你别安慰我,其实我能看得出来,我选的这三块毛料,其实楚琛也看上了,之所以被我选到,完全是最后那块毛料的缘故,从这一点上来看,我确实不如楚琛啊!”

    听翡翠王这么说,冷沙明确实不知如何说好,楚琛既然把一块他们根本看不懂的毛料,解出了那么极品的翡翠,就凭这一点,他们确实都比不过,这让他也觉得很是沮丧。

    正在这时,冷沙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发现居然是楚琛打来的号码,等他接过之后,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

    翡翠王看到他的表情,就觉得有些奇怪,问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冷沙明笑着说道:“是楚琛打来的,他说他之所以选择那块毛料,完全是靠的感觉,这次能赢也是靠的运气,因此,他说,他希望今后在合适的时间,再跟您老比试一次。”

    翡翠王听徒弟这么说,脸上也不像之前那么黯淡了,毕竟,他之所以生起之前那种感觉,也是因为自己研究赌石那么多年,却还比不过楚琛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的眼力,觉得反差实在太大了。

    旁边的的伦也听到了冷沙明所言,他皱了皱眉头说道:“既然只是靠感觉,怎么楚琛当时会执意要把毛料买下来?”

    冷沙明回道:“他说因为感觉太好,而且他还年轻,所以想拼一下。”

    “是啊!年轻!”翡翠王叹了一口气:“老话说的好,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已经老了,沙明,今后的赌石界,就要靠你们了!”

    冷沙明连忙说道:“师傅,您千万别这么说,我还要向您多学习呢!”

    翡翠王闻言微微一笑,随后对旁边的的伦说道:“的伦,这次的对赌也是我提起来的,造成现在的局面,我是有责任的,这样吧,这次赌矿的费用我就不收了,你看怎么样?”

    的伦见翡翠王这般表态,之前对翡翠王升起的一丝怨恨也就消散的差不多了,毕竟家族还要仰仗翡翠王,他就算不满,也不可能把脾气发到翡翠王的身上,而且他也明白,这种事情确实也怨不得翡翠王,他觉得罪魁祸首就是那个吴普吞。

    “吴普吞!我的伦发誓,我一定要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