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人生 > 第六百二十七章 矅变的茶盏

第六百二十七章 矅变的茶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启.蒙.书.网☆更.新.最.快☆无.弹.窗☆全.免.费]

    “千万以上?!”

    小伙子听到关国康给出的价格,直接就呆愣住了,过了好久,他才回过神来,双眼通红,恶狠狠的死死盯着楚琛,不过他也知道众目睽睽之下,就算是想要反悔也不可能了。◆启^蒙~书^网Www.◆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楚琛这边人多,不然他就是抢也要把东西给抢下来,要知道,这可是千万以上的东西啊,他就算是赚一辈子都不太可能赚的到!

    看到小伙子狰狞的表情,大家还真有些担心他到暴起,关国康的保镖更是提高了警惕,如果小伙子一有异动,他就准备来记狠的。

    不过,接下来小伙子又恶狠狠的瞪了楚琛一眼,就跑到他的摊位前,随便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就匆匆离开了,至于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没人能够知道了。

    “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关国康冷笑了一声。

    其实这只茶盏虽然因为土垢的遮掩而看起来不怎么起眼,但只要有些本事的专家,仔细一看,就能看出这只茶盏的不凡来,因此,如果年轻人舍得花钱的话请专家鉴定的话,根本不可能会被楚琛捡了漏。

    或许有人会觉得小伙子之前担心的有道理,万一东西都不值钱,那不是亏了吗?

    如果楚琛知道年轻人这个想法的话,肯定会嗤之以鼻,自己既然不懂,那就别想着既想赚钱,又想没多少风险的好事,说白了。这其实就是心里不劳而获的想法在作祟。

    “小楚,你今天晚上有没有事情啊?”关国康笑眯眯的问道。

    楚琛摇了摇头:“没什么事。关老您有什么事情要我办吗?”

    关国康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就陪我赴约吧,正好我也可以仔细看看您手上的这只茶盏。”

    “这陪您去赴约好像有些不方便吧?”楚琛有些迟疑道。

    “嘿!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关国康笑道:“实话跟你说吧,这次我朋友叫我过去,是有一件青铜器想要转让给我,不过你也知道,我对青铜器虽然有些研究,但要说精通那还真算不上。小楚你青铜器方面也挺厉害的,就跟我一起去,帮我把把关吧!”

    既然关国康都这么说了,楚琛也就答应了下来。

    关国康边走边问道:“小楚,你的这只茶盏到底是什么,现在能否给我解开一下谜团啊?”

    楚琛呵呵一笑道:“我虽然心里有了想法,但您也看到了。这茶盏的胎都被土盖住了,我想看也看不到啊!”

    “这到也是!”关国康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一会稍稍清洗过后再说吧,反正一会有的是时间,我也不急……”

    关国康朋友约他的地点是一处茶馆,是他朋友自家的产业。离得也不远,一行人说说笑笑,没一会就到了。

    走到茶馆的时候,只见一位四十多岁略显富态,穿着考究的的中年妇女迎了上来。

    “关叔。您来啦!”女人热情的和关国康打了声招呼。

    关国康点了点头,随后给双方介绍了一下。才笑问道:“小玉啊,你爸来了没有?”

    中年妇女名叫杜荔玉,她笑着说道:“他已经在里面等您了,咱们进去吧……”

    说完,杜荔玉就带着众人来到一间比较幽静的茶室,里面正有一位头白苍白的老人坐在轮椅上,此人就是杜荔玉的父亲杜生清。

    两老见面之后,都非常的高兴,热情寒暄之后,杜生清就叹了口气:“哎,人老了,这腿脚也不中用了,想走动一下都没办法,估计再过段时间,我就要去见我的老伴了。”

    关国康连忙安慰道:“老杜,别这么说,我看你面色挺好的,除了腿脚不方便,还能有什么毛病?别整天胡思乱想的,没病都能想出病来。”

    杜生清摇了摇头:“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要不是这样,你以为我会把我珍藏的宝贝转让给你?”

    关国康苦笑着摇了摇头,正待再劝几句,杜生清又挥了挥手道:“好了,这事就别再说了,说多了,也没什么意义。对了,这两位是?”

    关国康暗自一叹,随后笑着把楚琛兄妹的名字介绍了一下,说道:“老杜,你别看小楚年纪轻轻,他可是刘老的关门弟子,一身本事可不弱于我,刚才我正好遇到小楚捡了个大漏,就拉了过来……”

    杜生清闻言顿时来了兴趣,连忙说道:“什么大漏?能否让老头子我开开眼?”

    楚琛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这只茶盏因为还没有清洗,所以显得有些脏,您二位可别介意啊!”

    父女俩全都摆了摆手,表示没事,于是楚琛就把那只茶盏放到了桌子上。

    父女俩看到这只灰不溜秋的茶盏,一开始全都邹了邹眉,不过有了楚琛的提醒,他们也知道,这只茶盏应该是“内秀于心”。

    “我可以上手欣赏一下吗?”杜生清礼貌的问道。

    “没问题,您老尽管看……”

    得了楚琛的授意,杜生清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手套,随后拿起茶盏仔细观察起来。在这里还要说一句,一般来说,拿瓷器的手套,必须要是手套上面有颗粒的那种,如果是普通的手套会打滑,反而不如用手直接拿。

    过了片刻后,杜生清也皱着眉头,有些不太肯定的说道:“这个是窑变还是矅变?上面土太多,我这灯光又不太充足,有些不确定啊!”

    这里要说明一下,窑变和矅变还是不同的,冯先铭先生在论著中有说过,如星光闪耀的黑盏实属窑变,“油滴釉”和“兔毫纹”均系结晶釉,“玳瑁斑”和“鹧鸪斑”则归纳窑变花釉。

    因此,一件黑瓷窑变呈蓝色星光,显现银灰色兔毫纹,局部还有油滴状圆点,如同汽油滴洒水面,折射出美丽的光晕。仅此并不能称之为曜变。关键是还需要通体在外界光波的影响下,从釉面形成的特殊薄膜上,映烁出彩虹般的奇光异彩,这才能算是真正的矅变。

    也正是因为这个道理,楚琛的这只茶盏因为表面土垢太多,使得其很难被确定是窑变还是矅变。

    关国康说道:“我刚才在太阳低下看,觉得应该是矅变的可能性大一些,小楚也觉得是矅变,不过具体的,还要清洗过后才能知道了。”

    “行啊,我这应该有84消毒液,要不现在就洗一下?”杜生清提议道。

    一件出土瓷器,如果表面是一般的污渍、土锈可以用碱性的稀释后的溶液(如84消毒液,超市里都有售)浸泡,视污渍的情况确定浓度和时间。

    当然酸碱性质不同的污渍应取不同的液体浸泡,如碱性污渍可用白醋和草酸浸泡,中性污渍用二甲苯浸泡等。浸泡以后再用猪鬃或尼龙刷蘸肥皂,或皂粉洗刷,再以温水冲洗,直到污渍退尽为止。

    还有,如果是贵重的瓷器,最好还是用软布清洗为好,不然太硬的东西会给釉面带来损伤,反而不美。

    而且冬天的时候,要注意好水温,不然过大的温差回造成器内热涨冷缩活动加剧,使釉层受伤脱落,使胎釉部位原有明暗伤痕加大加深,甚至会使器型崩坏。

    楚琛点了点头:“可以,不过不用84消毒液,我先用温水把它几处地方先清洗一下,等回去后,我打算用专用的溶液浸泡。”

    既然有专用的溶液,当然是用专用的好,于是杜荔玉出门让人拿了盆温水和几块软布过来。

    试了试水温,觉得温度差不多,楚琛就把布用清水打湿,随后再用布把茶盏表面土垢薄弱的地方打湿了,才慢慢的擦拭起来,为了避免伤到釉面,他的动作很是轻柔,另外还不断的蘸着清水,以保持清洗位置的湿润。

    其实这只茶盏看上去土垢严重,但表面大部分地方并没有土锈,清洗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楚琛还是只清洗了几处地方,这也是因为这里缺少保护液的关系。

    楚琛先把釉面的几个地方清洗了一下,顿时一种非常纯净浓亮的漆黑色泽映入了大家的眼帘,而且那矅变的特征也显露了出来,对着灯光,映射出那彩虹般的奇光异彩,让人看了真是叹为观止。

    “矅变天目盏,这一定是矅变天目盏!”杜生清激动的大声说道。

    关国康直接摇头道:“老杜,这肯定不可能是矅变天目盏!”

    杜生清不服气的说道:“为什么不可能,明明就是矅变的黑瓷茶盏,这都不是矅变天目盏,什么才是?”

    “你别忘记了,如果真是矅变天目盏,那它的重量可能这么轻吗?”关国康之前也觉得这只茶盏应该是矅变天目盏,但这只茶盏实在是太轻薄了,根本不可能是天目盏。

    杜生清微微一愣,此时他也想起来,如果是天目盏,那么真品上手必定较沉,有压手感,但这只茶盏根本没有这种感觉,这让他很奇怪。

    “难道这是赝品?”杜生清有些迟疑的问道。

    关国康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刚才又不是没看过这只茶盏,这上面有一点赝品的特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