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人生 > 第三百零七章 土锈和土沁

第三百零七章 土锈和土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像中年男子那样的“同治彩”高足盘,就算是成套八件,最高价格也不过一万左右,冯正坚还巴不得中年男子答应他的提议呢。

    中年男子只是当局者迷,并不是真的笨,看到冯正坚这么说,他就算再傻也知道这对盘子的价值,并不会比刚才那个价格高多少了,而这样的结果是他根本无法接受的。

    要知道这对盘子,可是前几年他花光了积蓄,再借了一些钱才买到手的,而且当时家人全都不赞成他买,最后是他偷偷摸摸买下来的,现在的结果无疑是给了他当头一棒,这让他如何对的起家人,又如何面对家里那几双渴望期盼的眼睛?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大叫一声:“你们都是奸商,都是骗子!”说着,他转身就往外跑了出去。

    见此,楚琛和冯正坚对视了一眼,随即摇头叹一口气。

    冯正坚叹道:“现在的某些专家啊,真是不靠谱!”

    楚琛也吁叹道:“没办法,现在有些人就是钻到钱眼里了,这种当“托”的专家现在是越来越多了,甚至连文物鉴定常识都不顾了,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误导相信他们的藏友,实在太可恶了!”

    “哎!是啊!”冯正坚摇了摇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还是说说正事吧。”

    “行,还要请冯老板指教一下啊!”楚琛笑道。

    冯正坚连忙摆手笑道:“指教不敢当,咱们相互学习。”

    “那冯老板。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呢?”

    “这样吧!”冯正坚想了想说道:“我去拿件东西来,咱们先看看东西再说。”

    古玩这一行。理论再好,也比不得实践来的重要,如果只会按书上讲的标准答案,去比对纹饰、器型、发色等等之类的内容,以现在的科技发展和造假水平的不断提高,恐怕理论专家也会被搞昏头。

    因此,冯正坚想先想看看楚琛的眼力再说,眼力好。再问些理论上的问题,如果理论也通过了,那就行了。

    没一会,冯正坚拿着一个锦盒从里面走了出来,放到桌子上,打开后,笑道:“楚先生。还请麻烦您先看一下,这件东西如何?”

    “咦!”

    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只小碗,楚琛定睛一看,轻咦了一声,道:“这是耀州窑的作品吧?”

    冯正坚笑道:“楚先生好眼力,这确实是一件耀州窑的青釉刻花花卉纹碗。还请您鉴定一下它的制作年代。……”

    得到冯正坚的授意之后,楚琛拿起盒子里的小碗,仔细打量起来。

    耀州窑也是宋代名窑之一,其始于唐代,北宋末为鼎盛期。终于元代。其窑址位于宋代时的耀州,故名“耀州窑”。耀州窑在唐代时开始烧制黑釉、白釉、青釉、茶叶末釉和白釉绿彩、褐彩、黑彩以及三彩陶器等。宋、金以青瓷为主。

    楚琛手中的这只碗,就是典型的耀州窑青釉碗,直口,弧腹,圈足。胎体略显厚重,胎质细坚,灰白色胎,釉质莹润透明,釉色青绿如橄榄,釉薄处呈姜黄色。

    耀州窑瓷器釉色翠绿、釉质细润,施釉亦较薄,釉色深浅多变。有的稍绿一点,有的稍黄一些,但均为青中闪黄色,不管釉深浅都富含黄的成分,不然就不是耀州窑而是其它窑的青瓷产物了。

    而这也正是刚才楚琛一眼看到小碗,就觉得八成是耀州窑的一个原因。

    从胎釉上看,这应该是宋代的耀州窑作品,这是因为,唐和五代时的耀州窑作品,胎质稍松,呈灰色,釉质失透,有乳浊感。而金、元时胎质稍粗,胎色呈浅灰或灰色,釉面多数姜黄,青色者少,釉质稀簿而不润。

    另外此碗的釉面光泽度强,釉虽薄但硬度大,基本没有唐五代尚有的流釉、堆釉和干釉现象,而且胎釉结合的非常紧密,因此,楚琛判断,这只碗应该是宋代中期时的耀州窑作品。

    宋代的耀州窑施釉工艺尚有缺乏,因此器物反面挨近足部及底部经常呈现漏施釉的状况。这些漏釉的露胎处,呈现出一些酱色的氧化铁所造成的小斑块。因为胎土中所含铁的成分较高,在器身之外的下部釉薄处,也经常隐约透露出一些淡褐色。这些特征都是后仿品无法仿出的,也是判定真假的一个重要依据。

    而这只小碗,就有这样的真品特征,另外,楚琛用高倍放大镜来打量,胎体也无铁质小颗粒,不施化妆土,但有明显的白色介面层,这都符合当时的工艺特征。

    看完了胎釉,楚琛又仔细的打量了此碗的纹饰,此碗外壁有刻花装饰。其以直刀和斜刀交替使用的“半刀泥”技法来表现缠枝花卉纹样的阴阳向背,刀法圆活、犀利、流畅,有力而肯定,立体感强,具有简洁豪放的装饰效果。

    看到这里,楚琛基本有八分的把握,认定这是一件真品了,不过此碗应该是一件出土器,碗上还有一些土锈和土泌,既然是鉴定,那这些应该也仔细观察过才行。

    他用指甲刮了刮土锈,确实如一般认为的真品那样刮不掉,再仔细观察土锈,却让他觉得这土锈总有一些怪异的感觉,这不禁让他皱起了眉头,要知道,他的身体经过异能的改造之后,感觉已经越发的敏锐了,突然出现怪异的感觉,让他瞬间就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于是他连忙用放大镜仔细观察土泌,却清楚看到釉泡有大量沁土,而且和自然形成的沁土很不一样,看到这里,他知道,这只碗很可能是件赝品。

    土锈和土泌是假的,碗却看起来是真的,这让楚琛多少有些奇怪,于是他干脆的就使用上了灵宝眼,而异能的结果却让他非常吃惊。

    于是他连忙重新对此碗仔细观察,马上就根据灵宝眼指出的地方,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这让他心惊之余,也不由感叹作伪者的手艺之高。

    “楚先生,我这只碗你觉得怎么样?”见楚琛把小碗放回盒子之后,冯正坚就问了一句。

    “这东西,我看不准!”楚琛摇头道。

    “什么!怎么可能不准啊!”冯正坚满脸惊讶的说道:“我这只碗可是正宗的宋代的耀州窑真品啊!你看看这釉,这胎,它哪点像是赝品?”

    楚琛连忙说道:“冯老板,您先别急!东西对不对,我指几处地方,您就知道了。”

    说着,他把小碗拿重新拿到手中,打开强光手电,对着碗内壁的一处地方照了过去:“冯老板,您看这里!”

    冯老板顺着手电看了过去,马上脸色发白,在强光手电的映射下,那处地方可以隐约的到看到一条痕迹,而经验丰富的他,当即就明白,自己的这只碗,应该是老胎新接了。

    冯正坚呆愣了半响,才摇着头苦笑道:“没想到啊,我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一次捡漏,却不过是又打了一次眼而已。要不是今天把它拿出来,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楚先生,这次真是谢谢您了!”

    说来冯正坚这次也是突发其想,他本来是准备拿一件高仿来试试楚琛的眼力,不过他突然想到,或许可以用人们的思维误区,打一个措手不及,这样,他就换上了他一直以为是真品的这只耀州窑青釉碗,而结果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不用,不用!”楚琛摆了摆手说道:“这只碗其实也让我开了一次眼界,说实在的,一开始我也以为这只碗是件真品,最后还是看到上面的土锈和土沁,我才反应过来这只碗有问题。”

    “土锈和土沁?”冯正坚闻言有些疑惑的把碗上的土锈和土沁,重新打量了一遍,说道:“这土锈和土沁不是对的吗?哪里有问题?”

    “这并不是真的土锈和土沁,而是人为添加上去的。”楚琛解释道:“一般人认为出土瓷器只要是真品,那上面的土锈肯定非常坚硬,清除不掉,还有沁土会渗入釉泡里面,甚至深入胎骨,用高倍放大镜可以非常容易的观察到。”

    “其实,这种现象虽然也有,但是并不多见,而市面上许多有这两种现象的所谓出土瓷器,其实都是伪造的。”

    “怎么说?”冯正坚开口问道。

    “咱们先说土锈。”楚琛说道:“想必冯老板你也知道,现代的一些强力胶的粘力是非常强的,即使用热水蒸煮、刀具削刮也很难清除掉,而那些作伪者,就把黄土和色料掺和着强力胶,附着在器物表面,从而形成了土锈。”

    “而土沁,则是采用强酸兼用高强压力,把色颜渗透进去所造成的,它的原理和翡翠c货中的炝色手段非常相似,您想啊,连翡翠都可以渗透进去,何况是硬度比翡翠低的多的瓷器呢?这两种伪造“出土瓷器”的手段也并非出现了没多久,最迟六七年前就有了,而且上当的人并不少,即使许多专家都在上面打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