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人生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消息

第一百九十六章 消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目送楚永宁他们远去,楚琛回到刘老家的客厅,此时剩下的几个人又在那默默的欣赏盆里的那幅奇画。

    刘老见楚琛进来,就招呼了俞仁朋和益宏国一声,带着他们三人来到了自己的工作室中。

    “你们三个,想来应该也熟悉了吧?我带你们过来,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让你们相互之间加深一下了解。你们这两个师兄,是不是对我不声不响的收了关门弟子有些不解?”

    俞仁朋他们干脆的点点头,他们确实对师傅这么着急把楚琛收为关门弟子有些不理解,毕竟他们和小师弟,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双方也没有多少了解,万一小师弟的脾气和他们不对味,那可是会破坏师门间的情谊的,这和师傅一直挂在嘴边的“师门之内要相亲相爱”可不相符。

    而且正因为第一次见面,他们也知道师弟的能力如何,光凭刚才那幅画可不能说明什么,最多说小师弟的运气好而已。古玩这行确实讲究运气,但如果光有运气本身所学并不深,那也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毕竟你能指望运气一辈子不成?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楚琛拥有异能,还真的能够不学无术的捡一辈子的漏,当然楚琛也不可能真的如此,且先不说他不能一直把运气挂在嘴边,他本身也不是那种不思进取的人,不然刘老也不可能看的中他。

    另外,当他们得知小师弟的父亲是那么一位大人物的时候,心里欢喜的同时,也不由的产生一丝疑惑,难道师傅是因为家庭背景。才收下小师弟的?

    “这事确实我做的太心急了,说实话,其中确实有你们小师弟的家庭背景的原因,不过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事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如果想知道,有时间自己问吧。至于我把你们小师弟收不为关门弟子的原因,也很简单,就八个字,良金美玉、聪明好学。”

    至于楚琛的运气好,还真不是刘老收他为徒的重点。毕竟以常人来看,确实不可能一生都有好运气的。

    虽然只有八个字,但从刘老口中说出这个评价,已经很高了,这让楚琛颇为不好意思。

    “师傅,我哪当的起您这么夸奖。”

    刘老摆了摆手。说道:“我说当的起,就当的起,你们师弟是不是良金美玉,我也不多说,你们以后接触过后就能体会的到,至于他是不是聪明好学,我现场来出几个题。你们就应该能够了解。”

    说着,刘老当着俞仁朋他们的面,给楚琛出了几个古玩上的几个问题,这些些问题就算是俞仁朋他们回答的时候都要想一想才行,但楚琛却是对答如流,这让他们顿时对楚琛不禁就刮目相看。

    刘老说的这几个问题,都是要多年的学习,再加上丰富古玩鉴定的经验才能回答出的,没想到小师弟居然能够这么迅速而准确的回答出来。

    虽然这其中都是瓷器和玉器方面的问题,但有些人可能研究一辈子都不一定知道的问题。想不到师弟这么点年纪就能流利的回答出来,这由不得让两人赞叹。

    至于这会不会是师傅和小师弟提前商量好的,这点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是不是真的学识,以后一接触就知道。又何必做这咱掩耳盗铃的事情。

    等楚琛回答完刘老的提问,益宏国忍不住问道:“小师弟,这行你学了多久啦?”

    “今年刚满五年。”

    “五年啊!那也很厉害了!”

    俞仁朋不由赞叹道,他在楚琛这点年纪,还是一位只知道捧着书本的书呆子,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比起现在的楚琛来,那真的是天壤之别。

    楚琛的这个回答,也让两位师兄稍稍觉得正常了一些,如果楚琛回答两年、一年或者更短的时间,那他们真的要惊骇欲绝了。

    不过他们不知道,楚琛现在有过目不望的本领,同样是这点学识,现在的楚琛,只要花一两个月就能有现在这般表现了,不知道他们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

    楚琛又谦虚的说了一句:“其实我从小就有这方面的基础,所以后来才能学的这么快。”

    益宏国闻言后笑道:“没想到楚书记对古玩方面也有兴趣啊。”

    “宏国,这点你可搞错了,其实阿琛小时候和楚书记就失散了,他们现在不过是刚刚相认而已。”刘老解释了一句。

    听了刘老的解释,两人才恍然过来,难怪刚才看到小师弟和楚书记相处有些生疏,刚才还以为他俩的关系不好,没想到却是这么回事。

    看到两位师兄的表情,楚琛也不以为怪,微笑着说道:“大师兄,其实我父亲当年还是一名历史学的讲师,如果不是因为那段岁月,你们还能成为同事呢。”

    “哦,师弟你说说看呢,或许我还真的认识也说不定。”

    “他叫刘国民,不知道师兄您认不认识?”

    俞仁朋听到楚琛所说,不由愣了愣神,而后焦急的说道:“刘国民?师弟你确定叫刘国民?”说着还比划了一下自己认识的那位刘国民的特征。

    楚琛微微一愣,说道:“你说的确实是我父亲,没想到师兄你还真的认识他啊!”

    俞仁朋高兴的说道:“怎么不认识,当年因为我家有些关系,我十五岁就上大学了,当时刘老师就是我们班的指导员,而且对我还颇为照顾,后来刘老师因为被动乱波及之后,就没了音讯,没想到今天又听到了他的消息,师弟,现在刘老师过的怎么样了?”

    楚琛黯然的说道:“他老人家五年前就已经去逝了。”

    “什么!”

    俞仁朋听到这个消息,大惊失色的说道:“怎么可能,我知道刘老师经常练拳,身体非常好,怎么可能这么早就走了?难道是他出了什么意外?”

    楚琛长叹了口气:“他是因为那段岁月坏了身体,也幸亏有练拳的底子,不然……”

    俞仁朋闻言后张了张嘴巴,实在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伤感的摇了摇头,没想到当年一别却是永别了。

    “好了,逝者已矣,你们也别多想了,他在九泉之下,看到你们这番模样,也不会开心的。”刘老安慰他们道。

    两人点点头,俞仁朋对楚琛说道:“小师弟,你哪天回家时,跟我也说一声,我想去拜祭一下刘老师。”

    “好的。”

    楚琛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忽然他又想到一件事情,开口问道:“大师兄,我父亲有个妹妹,不知道您有没有她有消息?”

    楚琛问这个问题,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大师兄毕竟只是父亲的学生而已,知道父亲妹妹的去向的可能性应该不会高,不过他现在实在不知道到哪去找她,只要有一点可能都要抓住,不过他没想到,还真的从师兄那得到了消息。

    俞仁朋笑道:“你说的这事我还真知道一些,刘老师的妹妹现在八成应该在香江那边。”

    “啊!香江?她现在怎么会在那边呢?”

    楚琛听到这里,不由的有些傻眼,难怪自己在京城一直找不到,京城和香江都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了,自己怎么可能找的到?不过这事也让他有些奇怪,为什么邻居都不知道这事呢?

    “以前刘老师一直对我颇为照顾,后来出了事情,我到去过他家几次打听过他的消息,不过当时刘老师的妹妹只知道他在燕省顺德,至于更详细的地址,她就不知道了,要是当时能够知道刘老师的地址,也不会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说到这里,俞仁朋神色黯然的摇了摇头,而后他接着说道:“所以,他妹妹的情况,我也有些了解。她原先结过一次婚,因为一直没有孩子,夫家不满意,就离了婚。”

    “后来大概是七十年代未那会吧,刘老师的妹妹又谈了个对象,听说那家在江香那边有关系,到了八十年代初那会,就通过关系,移民到那边去了。当初我最后一次到刘老师家时,正好遇到他妹妹准备移民,她还特意交待让我以后有机会遇到刘老师时,代她说声对不起。”

    听完大师兄的述说,楚琛才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过虽然知道了父亲妹妹的音讯,但江香那边人生地不熟的,流动人口也这么多,这么多年过去了,父亲的妹妹是否还在江香也不得而知。

    万一她又移民到国外去了,那寻找起来真的有如大海捞针,到时如果真的找不到,那无疑会是他一生的遗憾。

    刘老看着楚琛有些为难的表情,说道:“阿琛,这事咱们尽力就好,一会我让小舒托托那边的关系,帮你找一下。”

    此时,俞仁朋他们也纷纷表示自己会托那边的朋友帮忙寻找的。

    对师傅和师兄的表态,楚琛非常感激,连声表示对他们感谢,他回去之后,也会打电话给舅舅,还有本家那边帮忙打听,希望最后能够把人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