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人生 > 第一百八十章 看破

第一百八十章 看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现在老陈得知了楚琛想要购买这两张太师椅的意愿,头脑也更加活络了一点,心想,一会是不是价格可以开的更高一点,反正刚才保生说他们是大老板,想来应该也不会再意多几万吧?

    如果楚琛他们知道老陈的想法,还有他家人现在这幅模样,都是在老陈指挥下装出来的,一定会惊呼:“世界上又少了一位影帝还有大导演啊!”

    所以老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还有有其父必有其子,子不教父之过,还是有道理的。

    “没关系,没关系,我现在就去拿!”

    老陈本来巴不得楚琛他们把东西都买回去,当然对楚琛的提议没有意见了,于是他连忙又从一个箱子里拿了好几样东西过来。

    没想到第一件东西,就是一只青花缠枝花卉纹碗,看上去青花青翠靓丽,浓淡相宜,这不由的就让楚琛他们眼前一亮。

    楚琛请赵齐瑞先行观赏,自己则看向了其它几样东西,这几件东西里,有两块是玉佩,还有两件,分别是佛像和茶壶。不过这一看之下,顿时让他心中产生了一些想法,而后似笑非笑的看了老陈一眼。

    老陈被楚琛这一眼,看的是心惊胆战,背后瞬间就被吓的冒出了一层冷汗。

    他这次去打听椅子价格的时候,才知道现在古玩收藏特别的热门,特别很多珍贵的东西价格非常的惊人,也许不起眼的一件东西,都可以让一家人一辈子生活的衣食无忧。

    这不由的让他起了一些想法,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买一些假的东西。混在自己祖辈留下来的东西中间,只要蒙混过关了,不就赚了吗?

    为此,他还特意偷偷的凭关系买了一些高仿,回家之后。还特意把房间布置了一下,做出一副不识货的样子,按他的想法,这样无疑更会让人相信一点。

    “不会吧,当初买的时候那人明明说,如果不是经验丰富的专家。很难看出东西是假的,怎么这个年轻人才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假的了?难道当初那人骗了我?恩,应该就是这样,ma的,下次一定找他算账去!”

    其实这是老陈冤枉卖东西给他的人了。那人的东西确实都是非常逼真的高仿,在这种昏暗的房间里,除非是经验特别丰富的专家,才有可能一眼就能看出东西的真假来。不过老陈不知道楚琛现在不说眼力惊人,他还拥有鉴宝的神器“宝觉”。

    刚才楚琛用宝觉稍稍感应一下,就知道这四件东西里面,是两真两假。其中一块玉佩和茶壶都是赝品。而且他上手观察过后得知,两件东西是高仿,关键那块玉佩做伪的手法,居然是刚刚使用没多久的。

    就是这块玉佩,让楚琛知道,至少刚刚老陈说房间一年才打扫一次,肯定是骗人的了,不然这块玉佩难道是自己长了翅膀飞进来的吗?

    这么一想,楚琛再想到,之前老陈家愁云惨淡的气氛。很可能也是装出来的,最后他的小儿子是不是真的酒驾撞了人,也要打个问号了。

    原本,虽然老陈儿子是因为酒驾闯的祸,但看到老陈一家也因此受罪。基于同情弱小的心理,对于看的上眼的东西,楚琛也不想压什么价,只要价格合理,就会把东西买下来。

    现在这么一来,楚琛完全摈弃了原有的想法,该杀价就杀价,同情之类的,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老陈如果知道因为自己玩了一点小花样,会让楚琛的想法发生了本质的改变,他一定会后悔不已吧。

    其实他如果没有耍这些花招,那楚琛得知了他家的情况,总会让他多喝几口汤的,但正因为他搞的这些,使的他的本质暴露在了楚琛面前。对于没有诚信的人,楚琛还会抱着之前的想法,那他真是钱没处花的傻子了。

    楚琛暗自摇了摇头,接着拿起另外一块玉佩观察了起来。

    这件玉佩到是不错,应该是以和田籽玉用镂雕的方法,精心雕刻而成的。通体以浅浮雕卷云纹、卧蚕纹、阴线饰龙凤体。龙昂首、美髯、露齿、圆眼、叶耳、四肢卧状。凤体雕琢精细,长眼,尖喙,长尾。

    这块玉佩图案繁缛纤巧,应为清代时的样式,而琢工则是精细绝伦,不出意外应该是当时造办处工匠的做工,另外玉佩的边框镌阳文“子冈”款。

    从纹饰的特点,还有作工的精致以及包浆等特点,这块玉佩应为乾隆时期清庭造办处的所作。如此精致的做工,又用的是上好的和田籽料,而且玉佩保存非常完好,可以说非常难得。

    对这块玉佩楚琛还是颇为满意的,完全可以买下来盘玩,不过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他自己已经有那只脱胎玉蝉了,这块玉佩买下来,只能用来收藏或交流。于是他打算先问问舅舅的意见,如果舅舅喜欢,就让舅舅买下来,不然的话,就自己买下来收藏。

    放下那块龙凤玉佩,楚琛原本是打算鉴赏一下那座佛像,不过另一边的赵齐瑞喊他道:“阿琛,你过来看看,这只碗怎么样,我觉得还可以。”

    楚琛点点头,然后拿起赵齐瑞放在桌子上的碗,仔细观察起来。

    这只碗微撇口,弧腹,直圈足,胎质致密,下厚上薄自然过渡,叩击声脆如罄。

    内壁绘牡丹、莲花,菊花纹,碗内心双圈内绘莲花,各式花卉均小叶缠枝相连;外口沿绘回纹,足壁如意卷草纹相接,腹下部绘如意头仰莲纹围周,主题纹饰同内壁,器面绘画苍劲自如,底款为双圈内“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楷书官款。

    碗上使用的是进口苏麻离青料,因为窑温的关系,导致了青花流动晕散,好像如同国画在宣纸上水墨丹青的渲染效果,看上去很有味道。底色白中泛青,青白相间,这种情况也是判断是否为宣德青花的一个基本特征。

    以几个特点来看,这确实是一件宣德的真品,于是楚琛向赵齐瑞稍稍使了个眼色,说道:“舅舅,这只碗还算可以吧,怎么,您想买下来吗?”

    赵齐瑞一看,就明白楚琛是想压价了,立刻说道:“我到是有点想买,阿琛,有问题吗?”

    听到这里,老陈心头也是一紧,通过打听,他也知道,这些东西里面,就数这只碗最值钱了。能够让儿子早点出来的希望,之前可都放在这碗上面,他可不希望出了意外,于是老陈目不转睛的等着楚琛给出的答案。

    楚琛呵呵一笑,看了一眼老陈后,含糊的说道:“到是没什么大问题,一会如果价格合适的话,买下来也可以。”

    听楚琛这么回答,老陈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大毛病没有?那就有小毛病了?想到这里,老陈不动神色的仔细看了看那只碗。

    左看右看,他只是觉得上面的青色好像有些化开了,心想,刚才说的小毛病,应该就是这个吧,老祖宗也真是的,你说你有东西留下来,那就留个好的呗,怎么留了件一件次品下来!哎,一会卖的时候,如果实在不行,只能卖低点了。

    楚琛完全没料到,他那句含糊其辞的话语,居然有这么好的效果,如果他知道了,肯定会得意的哈哈大笑。

    让赵齐瑞去观赏那块玉佩,楚琛自己则拿起了剩下的那座佛像。不过他仔细观察下来,不由失望的摇了摇头,这座佛像做工到是不错,样子也挺像是永宣年间的,不过仔细看来,这座佛像只不过是民国年间的高仿而已。以古玩来说,价值虽有,但并不是很高。

    看到楚琛又摇头,老陈有些心急火燎的说道:“楚老板,这座佛像难道不对吗?这可是我出生前就有的啊!”

    楚琛微笑着说道:“老陈,你先别急,这尊佛像确实是一件老东西,时间也确实如你所说的,民国时期就有了,但是,它就是民国时期仿制的,价值也有,但不是我们所需要的。”

    听完楚琛所说,老陈无疑很郁闷,但东西就这样,郁闷也没办法,于是他问道:“楚老板,那冒昧的问一句,这尊佛像的价值能有多少?”

    楚琛想了想,说道:“以它的品相来说,遇到喜欢的人,最高能值个中四吧。”(四千到六千)

    这个价格让老陈颇为失望,不过也只能这样了,算是了胜于无吧。

    “对了,老陈,你家就这么几件东西了吗?还有没有别的了?”楚琛见赵齐瑞还在把玩欣赏着那块玉佩,就问道。

    “这个……”

    老陈顿了顿,说道:“到还是有一张叫什么吴道子的画的画。”

    “什么?吴道子?”

    听到这里,赵齐瑞都不由的放下手中把玩着的玉佩,回过头,脸上露出了惊讶万分的神色。

    吴道子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画史上尊称他为吴生,被唐玄宗赐名道玄。被后世尊称为“画圣”,被民间画工尊为祖师。曾任兖州瑕丘县尉。后流落洛阳,开元年间以善画被召入宫廷,历任供奉、内教博士、宁王友。

    宁王友,所谓“友”,并非“朋友”之意,而是一种官职,即亲王府的属官,有才学的名士才能充当,如李白,就曾是“宁王友”。从这个称谓上可以看出,当时的唐玄宗,对吴道子是相当的重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