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人生 > 第六十九章 一刀地狱,一刀天堂(上)

第六十九章 一刀地狱,一刀天堂(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了两个切面比对,取料就方面了许多,不过这么珍贵的翡翠,为了安全起见,又是擦又是切,花了快半小时,楚琛才把这块玻璃种祖母绿给取了出来。

    这块翡翠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色泽浓绿怡人,与祖母绿一样,绿中泛出蓝色调,但不偏色,看上去绿的流油,感觉好像就快滴出来了一样,而且绿虽浓但却不失娇艳,整体给人一种高贵之美感。

    看到这块翡翠的表现,楚琛高兴的同时,心中暗道一声可惜,这绿还是少了两分感觉,算不得真正的帝王绿,不过就算如此,结果已经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了。

    毕竟当初他只是以为这块毛料之中有翡翠,但是真的没想到,居然给了他这么一个惊喜。而且翡翠从毛料之中取出来之后,还给了他一个惊喜,没想到取出的翡翠原料,比之前估计的还多了一个戒面。

    “老坑玻璃种祖母绿,绿的正,绿的好,小楚是吧,这块翡翠你想转手吗,转的话我出两百四十万,怎么样?”孟老板稍微看了一会儿之后,就急忙向楚琛表达了收购的意思。

    侯元明没好气的说道:“我说孟老板,你怎么老是这么心急呢,而且你也太小气了点吧,才出这么一点价格,我出两百六十万。”

    孟老板笑了笑道:“没办法,好东西就是手快有,手慢无,再说这价格嘛,都是一点点长上去的,虽然小侯老板你财大气粗,不过我还是要争一争,两百七十万。”

    楚琛见他俩直接跳过了他这个主人,就报起价来,也有些无语,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这块翡翠他也没有留下来的意思。

    两人一来一往,价格渐渐攀升起来,不过到了两百九十万,提升的速度就慢了起来,因为这块翡翠原料的价值差不多就是在这个范围了。

    “三百零八万!”从人群中传来了一声浑厚苍老的声音,正是侯元明的父亲赶了过来。

    听到这个报价,孟老板也只能报以苦笑,倒不是他出不起更高的价格,实在是他觉得他的店只能算的上是中档,用不着赔本赚吆喝,买下这种高档翡翠,于是就退出了竞争。

    不过多年以后,孟老板一直为今天这个决定而懊恼不已,他万万没想到,中高档翡翠的升值速度会是那么的快,有如坐了火箭一般,是蹭蹭的涨。

    侯老走到楚琛跟前,微笑着说道:“小楚,之前听说你赌石的技术很高超,我还不相信,没想到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楚琛谦虚道:“侯老,这都是运气,我也没想到这块毛料居然能开出这么好的翡翠。”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对了,小楚,你对刚才的价格满意吗?”侯老小小的恭维之后问道。

    侯元明听到这里,就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刚才他们都没问过楚琛有没有转手的意思,就报起价来,实在是有些本末倒置。

    楚琛看到侯元明的表情,为免尴尬也没多说什么,回道:“价格方面肯定满意了,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要求。”

    “哦,什么要求,只要是我们力所能及的,肯定帮你办好。”侯老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楚琛呵呵一笑道:“侯老,这事等会再谈,咱们先把剩下的这两块毛料给解开再说。”

    “小楚,解石之前,是不是先放个鞭炮啊?”侯元明在一旁就问道。

    楚琛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放鞭炮还是等解完之后再说吧。”

    “那好。”

    侯老看向另外两块毛料,惊讶的说道:“小楚,你居然挑了这两块毛料,确实很有气魄啊,你准备先切哪一块?”

    “就先解这块小的吧。”楚琛指着那块完跨的毛料说道。

    这块毛料是块杨梅砂皮的料子,这种毛料主要的场区一般为老场区和大马坎场区,马那也有少量的出产。它的特点是表面的砂粒像熟透的杨梅,暗红色,不过也有的毛料带槟榔水(红白或红黄相间)。

    杨梅砂皮的料子一般要看砂匀不匀,如果是均匀的,那底子就好些,此块毛料当然砂是比较匀的,不然也称不上有好的表现,而且这块毛料有蟒有松花,表现非常不错,不过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没被人选走。

    这个问题,侯老立刻给出了答案:“这块料子还是我一位朋友昨天转让给我的,没想到今天就给你挑了出来,还真是巧。”

    楚琛闻言之后笑了笑,心里嘀咕道,还真是巧,巧的我当了个冤大头。

    解石开始,这次因为事先知道了结果,所以楚琛并没有选择擦石,而是选择了一个合适的位置让解石师傅切开来。

    “你觉得这块料怎么样?”解石的时候,围观的人群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问他的同伴道。

    那位同伴带着羡慕的语气说道:

    “这块料我还是比较看好的,你看这料有蟒有松花,关键那松花我看有点像是谷壳松花,这种松花开出的翡翠水头都不错,再加上杨梅砂皮的料子,如果有翡翠的话,很可能又是一块高档料,这位小兄弟,看来今天要发大财了。”

    这人看来还是有点水平的,把这块毛料的特点都说了出来,要不是已经知道了结果,这种毛料,楚琛肯定不会相信会完跨的。

    “哗啦!”

    毛料被解石师傅切了开来,见此,楚琛立刻上前拿起切下来的那块石片,用水洗过之后看了起来。这一看之下,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精彩起来,因为从毛料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有红雾存在。

    雾,就是存在于翡翠毛料皮壳与肉之间的一种物体

    。

    雾有厚有薄,主要有白雾、黄雾、黑雾、红雾

    。雾虽然不能直接影响色,但它是山石种嫩或种老的表现,即说明石头硬度高,种老。因而是判断玉石场口,质量和真伪的重要标志,也是决定开价的重要因素。

    几种雾中,要数黑雾和红雾最让人讨厌,因为这两种雾最爱跑皮。特别是红雾,遇到这种雾的毛料,一般都是底子比较灰,这样的毛料也基本没什么价值了。所以大部分人不喜欢赌红雾,很容易让人一刀上了天堂,一刀又进了地狱。

    异能显示这块毛料没有价值的时候,当时的楚琛也想了各种可能,但唯独就没想过居然会遇到这种非常少见的红雾,结合毛料的表现,让他很是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众人见到这种现象,也都纷纷摇头,这赌石还真的没有什么定数的,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怎么,这就跨了?不是还有一大半没切开吗?”周文平见此,有些心痛楚琛的损失。

    楚琛解释道:“周哥,到也不是说一定跨,但遇到红雾的时候,就要做好最坏的准备。不过就算结果不好,也没关系,反正我今天已经赚的够多了,这点钱还损失的起。再说赌石也不可能次次都能赌涨,这点心理准备我还是有的。”

    侯老笑道:“小楚,没想到你能这样看的开,就凭这点,就有高手风范啊。”

    楚琛连忙谦虚道:“我可称不上什么高手,只不过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这个小玩笑,顿时引的大家脸上现出了笑意,气氛也为之一松。

    不过接下来的结果早就注定好了,这块毛料并没有起死为生,和大多数带有红雾的毛料一般,不但是底子灰,居然还带癣,可谓是一文不值,标准的完跨结局。

    这样的结局,和刚刚开出的玻璃种,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让众人都不自觉的心神有点恍惚。

    周文平有些犹豫的问道:“小琛,这最后一块毛料,你还解吗?”

    “解,为什么不解,这一刀是地狱,那下一刀一定是天堂!”楚琛豪气的挥了挥手。

    楚琛这种不服输,不怕输的性格,侯老看着也有些欣赏,就笑道:“小楚,你这是朝气十足啊,那咱们开始解吧。”

    这块料因为有灰癣和蹦瓷绺这两处不确定因素,于是楚琛打算先把蹦瓷绺那块地方先擦开来,看看到底有没有伤及里面的翡翠。

    “这块毛料,我还是比较看好的。”之前那人的同伴先是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哦,为什么这么说,要知道刚才那块毛料表现那么好,还出现了红雾,这块毛料有绺又有癣,换我肯定不会赌。”

    “你这就没见识了吧,这块毛料上的灰癣和蹦瓷绺都在可赌的范围之内,而且你看看,这可是丝、条、点蟒带松花,各种蟒纹都表现在一块石头上,这么难得一的块好料,而且还是脱沙皮,我如果有那么多钱,肯定也拿下来了。”

    “行了,咱们这样争也争不出个结果来,还是让事实来证明,到底是你对还是我对。”……

    随着擦开的窗面越来越大,不但那处蹦瓷绺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且还泛出了丝丝绿意来。

    “绿!出绿了!”

    这声音顿时让现场又沸腾了起来,随着那绿意越来越足,人们也争相挤了过来,都想占据一个好位置,让侯元明等人顿时紧张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