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人生 > 第十六章 “时壶”

第十六章 “时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大彬对紫砂陶的泥料配制、成型技法、造型设计和铭刻等,都有深入研究。善用各式陶土或在陶土中掺杂砂缸土制作,有“沙粗质古股理匀”的赞语。确立了至今仍为紫砂业沿袭的,用泥片和镶接那种凭空成型的高难度技术体系。

    他的作品存世的不多,据不完全统计,包括见于著述的紫砂壶不过十数件而已,分别藏于各地博物馆或私人,因此古玩藏家和紫砂壶爱好者,无不视“时壶”为圭臬。

    因为“时壶”的巨大名誉,不光是时大彬死后,当他还在世之时,就有诸多赝品,有道是“时壶纵市有人卖,往往赝品非其真”,所以说,能得到一件时大彬真品,是一件殊为不易的事情。

    这把紫砂壶是一件小壶,也就是俗称的“一把壶”,其造型和刚才使用的那把宋骏制作的紫砂壶基本相同,同样是一把调砂笠帽壶。

    此壶呈棠栗色,其表面有浅色细砂参杂斑驳,色泽澄黄,粒粒隐现。这些澄黄色的细砂,俗名“桂花砂”,此壶采用了传统的调砂装饰技法,将选用的细沙粒调和入泥料之中,令壶体表面“桂花砂”若隐若现,如纷扬的花瓣。

    其加工配比已达到紫砂用料非常的高水平,调砂形成的肌理质感与整体形制的协调也显现出了制作技艺的高超。

    上面以笠帽形状为盖,盖面高隆,以一椭圆形钮置于盖上,壶身较大,作球状,自腹部向下收敛至足底,向上收敛至肩。

    最后底款为用竹刀刻制的楷书“时大彬制”,加署干支,其刀笔深重有力,且骨多于肉。

    观此壶总体造型,不得称其是古朴雄浑、刚柔并济,用四个词来形容,就是“粗而不媚”、“朴而大雅”、“沙粗质古”、“朴雅坚致”。此壶既有“大彬”款识和干支,制作又极为精细整致,是希见之珍品,极为难得,真可谓是弥足珍贵。

    “时壶”由于其稀少而显的更加珍贵,同样的,也使得人们辨识其真伪的难度大大增加。这次楚琛能这般近距离的仔细观察,可以说是一次难能可贵的机会,使的他在如今充斥着大量赝品的古玩市场上,得以有个标准。

    仔细的观赏完这把“时壶”,楚琛的内心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对这把壶产生了眷恋之情,如此大气又不失精美的紫砂壶,难怪富叔会恋恋不舍,换作是自己肯定同样也是如此。

    楚琛将壶放入锦盒之中,带着羡慕的语气说道:“这把壶实在是太精美了,宋师傅你真是好运气啊。”

    因为即将得到这把“时壶”,宋骏此时也是喜上眉稍,又是感谢朱大富,又是对楚琛言道托福。

    朱大富细细的抚摸着那把壶,感慨的说道:“说实在的,我心里还真的很不舍,不过想想自己年纪也大了,后辈之中又没有合适的传人,早晚要为自己的藏品找个好的归宿,这回就随了宋师傅的意吧。”

    楚琛连忙说道:“富叔您才七十二,怎么可以说老呢,再说您不是还有欣姐嘛。”

    朱大富哈哈一笑道:“放心好了,我只不过是为昨天之行感慨一下,不过你欣姐嘛,也就别指望了,她虽然喜欢古玩,但最主要还是看中里面的经济价值。说实在的,这其实也是咱们这行的悲哀。”

    “虽然最近喜欢收藏的人多了,不过大部分人都是看中的里面的经济利益,这先不去说它,毕竟没有金钱咱们的收藏也进行不下去,不过其中好多人都对藏品是一知半解,这样下去怎么能够把老祖宗的文化给传承下去呢?”

    这番话不禁让两人陷入了沉思,金钱虽好,但金钱太多也就成了铜臭了,而且利益越多,吸引的牛鬼蛇神也就越多,相应的古玩的艺术文化价值在人们心中就降低了许多。

    艺术和文化往往是无价的,因为这是我们的精神食粮,同时也是一种传承,金钱的多少却总有一个数值,如果金钱左右了艺术和文化,那不但毁掉了老祖宗的传承,说严重点,同样也会毁掉人类文明的未来。

    所以说古玩和金钱的关系,其实就有些像是生活和金钱的关系,你的生活离不开金钱,但你的生活却不能被金钱所左右。同样的,古玩离不开金钱,但完全以金钱论古玩,那也就损失了古玩原本应该体现的价值。

    “人老了,话就多了,咱们呐,只要做好自己应做的事就够了,像现在,时间就不早了,咱们还是快点把办理转让协议签一下吧!”朱大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四份办理转让协议笑吟吟的对两人说道。

    楚琛接过自己的那份协议简单的看了看,五年的古玩生涯,他对这东西也很熟悉了,协议其实挺简单的,一般都是一种格式,就只要写上甲乙双方的姓名,然后写下金额和物品,双方没有异议,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就可以了。

    古玩这行讲究买定离手,签好这样的协议,说明买方已经确认物品的真伪了,也就没了秋后算账的理由了。还有一种,就是卖方出具鉴定证书,如果买方拿回去后,发现东西是假的,那就可以找卖方算账。

    不过现在有些鉴定证书上面写的也是模棱两可,简单的打个比方,比如买方买到一块和田玉,鉴定证书上写的证明其是玉石,买方回家之后发现根本不是和田玉而是俄罗斯玉,就算去找卖方,也讨不到什么说法。

    所以说买古玩,一定要擦亮眼睛,俗话说,买的没有卖的精,古玩新人,还是不要想着能有秋后算账这回事情,同样看到带鉴定证书的古玩,你就要多一个心眼了。

    楚琛拿过笔,然后在协议上填上物品的名称,金额,然后签下姓名日期就算是成交了,而且今天也算是巧,协议上有个证明人签字,正好宋骏在,可以让他充当证名人,而他也正好充当宋骏那份协议的证明人。

    其实协议上的证明人确实有一定的作用,但也不是决定性因素,如果没有条件,不写也没关系。

    大家把协议签好之后,就往银行走去,好在银行并不远,走个几分钟也就到了。

    路上,楚琛边走边对朱大富道:“富叔,您怎么不去办个支票,这样交易起来就不用这么麻烦了,还要凑时间。”

    朱大富笑道:“年纪大了,支票这玩意用不惯,而且人老眼花,一不小心看错或者写错就麻烦了,还是在银行方便点,再说咱也不会一直遇到今天这样的大宗交易,平时用用现金就够了。”

    在银行转完账之后,楚琛取了五万块钱出来,别看五万好像挺多的,不过光是房租宽带就要两万左右,电脑又要一万多,其它的钱还要进货,还有平时购买藏品所需,五万块钱很容易就能花完,真是赚的容易,花的也容易。

    不过楚琛看着账户里的四十五万,还是很激动,就在前几天自己才损失了四十二万,今天不但填补了亏空,而且还多了几万,不禁让他感慨不已。

    此时,宋骏看了看手表,说道:“这时间也到饭点了,要不今天我请两位吃个饭?”

    楚琛一听,转过神来对他们道:“怎么能让宋师傅请吃饭呢,今天就我发了笔小财,再说我还是地主,请客这件事,我肯定当仁不让了。”

    朱大富见宋骏还要客气,就笑着说道:“行了,宋师傅,咱们今天就打劫小琛这个小财主,等下次我们到宜*兴去,那就得麻烦宋师傅这位地主了。”

    这样安排宋骏也只好点头同意,于是楚琛就带他们找了个比较上档次的私房菜馆,现在他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还真的有些小地主的范儿了。

    期间三人对紫砂壶和茶道是热烈的探讨了一番,当然这两个方面楚琛还算是新人,主要是朱大富和宋骏两人说,总的来说一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同时也让楚琛学习到了很多的知识,同时也对茶道更感兴趣了。

    虽然几个菜花去了一千多块钱,不过楚琛觉得挺有收获,不说菜的质量确实不错,首先和宋骏就熟识了许多,谈到最后,宋骏还答应送一套他新手制作的茶具给他。

    这不禁让楚琛有些眉飞色舞,毕竟宋骏在当地也算是一位有名的制壶大师,想要得到他的作品,不说金钱方面,往往还需要时间等待,这让楚琛高兴之余,连连说道“这怎么好意思!”。

    吃完饭,三人就相互告别了,宋骏因为家中有事,直接定了下午的火车,就准备回去了。原来楚琛还打算请他游玩两天,向他请教一下茶道,现在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再说了。

    不过宋骏本来就是位大忙人,不知多久两人才能再见,楚琛心里多少还有些遗憾。好在现在通讯发达,到时在茶道方面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还能用电话进行交流,不过到底还是没有真人交流来的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