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能武侠系统 > 519 虐单身狗

519 虐单身狗

作者:太乙大真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不用苏盟男提醒,蒋飞也猜到了内森对自己估摸着是有一点企图的,不然他不会这么积极热情的欢迎自己夫妻二人。

    什么被查尔斯王子接见过,什么中医第一圣手,这些对于一个欧洲的有钱贵族来说,都太微不足道了,根本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唯一吸引力比较大的,估摸着就是自己手下的公司,蒋氏医药公司这一朝阳企业了。只要是明眼人,真正的去打听过情况,就知道蒋氏医药公司前途无可限量,将来不仅仅只是会占领国内市场,成为国内医药市场的巨无霸,只要操作得当,就算全国各个国家的医药市场,都是一样可以拿下的!

    毕竟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人不会生病,而生命没有国界,药品也没有国界,这其中的利润就大了。

    就像是苏盟男的父亲所说,将来将是医药公司完全成长起来后,就算是他的公司也不算什么。

    本来蒋飞以为,内森找自己的目的也是和蒋氏医药公司有关,多半是找自己合作啊什么之类的。蒋氏医药公司现在有不仅仅只是限于华夏国内发展了,已经在伦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有了向外扩张的本钱,只要是有远见之辈,心里都会有分上一羹的念头。

    对此蒋飞倒也不必抱有太大的反感,无须戒备太深。

    中医想要向外国发展,特别是想着西方发展,凭借一己之力要彻底压制西医是不可能的,甚至连分庭抗礼也不大可能,只有借助其他的力量,才能变得更好。

    比如说,选择一些不错的合作对象。就是借助别的力量的手段之一。

    这位罗桐柴尔德家族的贵族公子哥,看他们家族的富豪程度,应该就算是一个不错的合作对象了。要是能够成为合作伙伴,蒋飞自然不会拒绝。

    可惜蒋飞想错了,内森对蒋飞的企图,根本就不像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并不是冲着蒋氏医药公司来的。

    这位真正的贵族公子哥,也比蒋飞和苏盟男想象中的要直接了当很多,在吃晚饭后两分钟不到,他就开门见山的对蒋飞发出了邀请,诚恳地问道:“蒋医生有时间吗?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单独聊一聊。我保证,不会打搅蒋医生你太久的时间。”

    苏盟男眉头一皱,他这位老同学果真有企图。

    不过你有企图就有企图,这样也太直接,太心急了吧?简直就是赤裸裸。一点也不婉约,一点也不给面子啊。

    苏盟男想要站起来说话,却被蒋飞用眼神制止了,只好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下去,当做没听见一样。

    “好啊。”蒋飞笑着点头,跟着他去了酒店外面。

    酒店外面就是银白色的沙滩,此时刚好是落日的时候,夕阳的余辉从高空中洒落下来。在蔚蓝的纯净的海面上显得异样魅力。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高大椰树下,在沙滩椅上坐下。很快就有穿着比基尼的妙龄女子端来了茶水。

    内森给蒋飞倒上一杯碧绿色的茶水,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是从华夏运过来的龙井茶,不过对于蒋医生你这样的华夏人来说,就算这茶叶再好恐怕也不怎么好,用华夏的话来说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了,班门弄斧。不过考虑到蒋医生你或许不喜欢和咖啡。于是我就只能厚着脸皮,就算这茶叶不如蒋医生你口,也拿过来了。””嗯……“蒋飞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即摇头说道:“不会啊,这茶叶绝对算是精品。在国内也不容易能够买到这么好的龙井茶,内森先生这是用心了,也不简单。”

    内森呵呵一笑,奉承道:“是吗?”蒋先生喜欢就好,这就是我最大的荣幸!”

    一杯茶喝完,白若溪和苏盟男也吃晚饭到了外面的沙滩上,观看马尔代夫的第一天日落。

    这种景色太漂亮,马尔代夫的日出和日落是最美丽的,不容错过。不过两人都是很懂事的,出来后远远的看了一眼蒋飞这边,都没有过来,朝着另一边走去。

    蒋飞放下茶杯,身体靠在沙滩椅上,悠然地眺望了一眼远方,说道:“内森先生,你刚才说找我有什么事,现在请说吧。”

    “蒋医生是个很有智慧的人,可能在刚才见到我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我会找蒋医生你有事情吧?”内森很是诚恳,一点也不遮遮掩掩的说道。

    蒋飞不置可否。

    内森眼神认真,无比真诚的看着蒋飞,放佛想要用他的眼神告诉蒋飞他其实没有太多的花花肠子,没有什么心机,是一个很值得相信和托付的人,就是一个耿直的boy。

    他继续说道:“不过蒋医生你相信我,我并没哟什么恶意,从头到尾也没抱有不好的企图,我找蒋先生……其实是想要你帮忙给看病的。”

    本来笑眯眯的蒋飞,在听见这个消息后还真是吃了一惊。他还以为内森是想要和他谈生意,谈合作呢,结果哪知道是找他看病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蒋飞觉得自己倒是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患者找医生看病,这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就算是患者没有帮医生忙,医生照样也应该给患者看病,这是医生的天职。

    “是内森先生你得了什么病吗?”蒋飞坐直了身体,坐姿变得端正起来,态度也没有刚才那么懈怠了。

    内森摇头,眼神中闪过一抹黯然和悲伤,说道:“不是我得病,而是我的……爱人。”

    蒋飞一愣,说道:“内森先生已经有妻子了?可是我听苏盟男说,内森先生你好像还没结婚吧?”

    内森满脸苦涩,有些自嘲地道:“我的确还没有结婚,不过像我们这种家族出生的人,就算没结婚,婚姻大部分也是早早就被家族确定了。长大后就只有等待联姻,换取家族的最大利益化。我也是这样,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被家族的长辈们所确定了后半生的伴侣。

    不过我和家族的很多人不同是,我和我的未婚妻相处得很愉快,后来接触久了之后更是有了很深的感情,我们两人结婚的话。也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貌合神离,我们是真正相爱的。

    可是在三年前,我未婚妻忽然得了一种怪病,他的双腿肌肉开始萎缩,仅仅两个月之后,就彻底丧失了自己行动的能力,再也不能站立起来自己走路,去哪儿都得靠轮椅,几乎是双腿完全瘫痪了!这几年来。找了不知道多少名医,基本上这方面的专家教授都请教遍了,我未婚妻的病情也没有得到丝毫的好转,现在依然只能靠轮椅行动……”

    说到这里,内森忽然抬起头,眼神充满期待的望着蒋飞,继续道:“不过蒋医生你不同,我最近知道了蒋医生你的神奇医术。以及你以往的神奇履历,就像是神医。虽然我未婚妻以前也请过中医治疗一样也没效果。但我相信蒋医生你肯定是有办法的!所以我想请蒋医生你务必尽力,替我未婚妻治病!”

    静静的听完,蒋飞认真说道:“内森先生你不必这样,其实就算你不这么做,有病人找上门来请我帮忙治病,我基本上都会同意的。这是我作为医生的责任所在。不过至于能不能够治好你未婚妻的病。在没有见到你未婚妻,亲自诊断之前,我也不能给你保证能够治好。我只能说,要是我能够治好,我肯定不会有任何的保留。”

    对于自己的医术。蒋飞是很有信心的,在中医这方面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顶尖的水准,就算是历史上的先贤也未必能够比得上自己。而且自己还有这商店丹药系统,里面有诸多具有匪夷所思的丹药。

    但是,对于某些西医更擅长的疾病,蒋飞还真是不敢打包票。

    比如像艾滋病这种,蒋飞医术再怎么厉害,就能够治好了吗?

    这罗桐柴尔德家族是很有钱的贵族,能够和这家族的联姻的,也不可能是什么平凡之家。如此两家人的晚辈,得了什么疾病没办法治好,那肯定就是真正的疑难杂症,几乎可以说是现在整个医学界都难以攻克的疾病。

    作为医生,蒋飞不能夸下海口自己就一定能够帮助对方治好。

    “十分感谢!我相信蒋医生你的神奇中医技术,一定能够治好我妻子的疾病!”内森很是激动的说道。

    蒋飞摆了摆手,问道:“内森先生你未婚妻在哪里,在岛上吗?要是在岛上,我马上就可以替你妻子先诊断看看病情。我能不能治好,很快就可以检查出来。”

    内森摇头:“我妻子的病情这些年来虽然一直没有好转,但在医生的建议下,最好还是要一直做医疗措施,不能离开治疗,而且她行动也很不方便。所以她没有跟着我来马尔代夫,现在还留在国内,恐怕……”内森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一脸歉意地说道:“恐怕还得请蒋医生你跟着我去一趟罗马。”

    这内森罗桐柴尔德的家族并不是在大英帝国,而是属于一个很古老的国家罗马。

    “这样啊。”蒋飞点了点头,想了半响后问道:“本来作为医生,听见病人有病情,应该是尽快去给病人看病的。不过你也知道,我这次是陪我新婚妻子来度蜜月,我不能刚刚来这里就丢下她一个人马上离开,所以等我这次度完蜜月后,再跟着内森先生你去给你未婚妻看病,你看这样行吗?”

    内森连忙点头道:“行行行,当然行!蒋医生你能答应去给我未婚妻看病,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你赔你妻子度蜜月时应该的,我哪里敢打扰!”

    他未婚妻的病情已经维持了三年了都没有见好转,这些年在保持治疗的情况下也没见往更坏的方向发展,性命是没有受到威胁的。蒋飞度蜜月这几天,也不用着急,晚几天再去也没什么。

    蒋飞点了点头,没再客套,说道:“那好吧,咱们就这样说定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

    内森一脸感激兴奋的站起身,和蒋飞热情的握了手,这才将蒋飞送到了白若溪身边,然后激动的离去,估计是回去打电话给他未婚妻报喜,并且安排事情去了。

    这位欧洲贵族走后,白若溪和苏盟男都很是好奇。

    苏盟男瞥了一眼内森远去的背影,问道:“蒋大侠,你答应了这家伙什么事情了,他怎么高兴成这么样子?我以前认识他这么久,还没见过他这样子。”

    “和我们一开始想象的似乎有差。”蒋飞答非所问,然后眼神玩味的看着苏盟男,问道:“以前你和他同学兼好朋友那么多年,有没有听说过他有一个未婚妻?”

    “未婚妻?”苏盟男皱了皱眉,说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是他家里人很早就给他确定的。我记得当时我还打趣过他,说他们这开明先进的西方,怎么比我们华夏还要落伍,连自由恋爱结婚的权利都没有,结婚还得听父母的话,完全听从父母的安排。怎么了?”

    “那你听说过他这未婚妻,三年前就双腿瘫痪了,已经不能站立走路了吗?”蒋飞又问。

    苏盟男睁大了眼睛,诧异道:“还有这回事儿?我这个就不知道了,他也没和我说过。不过我和他是同学,已经七八年过去了,他这些年的事儿我也不清楚,他也没告诉过我。怎么,这家伙找蒋大侠你,不是别的什么企图,是想请你给他未婚妻看病吗?”

    蒋飞笑着点了点头,没说话。

    “原来是这样啊。那倒是没什么了。”苏盟男说道。

    白若溪对此也没有反对,蒋飞给人看病是职责所在,这也没什么。不过她还是比较担心的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去给内森的未婚妻看病啊?不会现在马上就走吧?”

    蒋飞笑着搂住白若溪的肩膀,下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抵住,看着远方海面的漂亮景色,笑着说道:“放心吧,我怎么也得陪你把蜜月度完了才走啊!”

    白若溪闻言脸上露出的幸福的笑容。

    苏盟男见状很知趣的离开了,不做那不受待见的电灯泡,一边走一边感叹道:“唉,虐单身狗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