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865节 危险的考验

第865节 危险的考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单飞心中感慨,却知道终于解开一个考古谜题。

    原来王莽不是穿越狂人,他虽然企图想要在中原“提前”实现某某主义,但他终究不是变数人,而不过是从龙宫天塔中吸收了比较现代的思想而已。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可学而自矜乎,那往往是灾难的开始。王莽不懂循序渐进的道理,将某些思想生搬硬套到不同的社会形态上,遇挫难免。他单飞那个年代的某某主义因为一次大跃进都是损失惨重,在汉朝那般根深蒂固的思想上想要进行不符合意识形态的剧烈变革,难度可想而知。

    “其实王莽很多举措听起来不错。”马未来看着单飞道:“比方说设立‘五均司市使’,平抑物价之流。”

    单飞亦知道此事。

    “五均司市使”亦是让王莽具有穿越性质的重要表象。当年王莽在长安、洛阳、邯郸等六个城市设立了“五均司市使”,主要的职能就是调节市场的物价——商品滞销的时候,政府就以合理的价格收购商品,货物涨价时,政府将商品以平价出售。

    这种手段听起来也很熟悉,和某某主义初期的计划经济很是类似,算是保证民生稳定的一个手段。

    据史书记载,王莽的计划经济的初衷自然是严禁商人囤积居奇、保障民生,不过就如一些扶贫项目的款项最终会落到贪官的手上般,华夏政令的传达实施总能被层层的歪曲,王莽为人不当、任人亦不当,效果自然可想而知。

    马未来轻声感叹道:“方法是不错,但王莽却不知道不为与不能之间的差别。他做的本是‘挟太山以超北海’的不能事,再加上他的内心亦不是真正的想要借此造福世人,失败不可避免。”

    单飞很是赞同马未来的说法,王莽绝不是马列主义的坚定拥护者,此人是打着为人民谋福利的幌子而为自己谋取私利的人士。

    当初汉室已然腐朽不堪,王莽属于夺权篡位的类型,他根基本来就不稳,想的都是收买人心的事情,种种作为已经让他和马列思想南辕北辙,所为不过是权术者的另外一层包装而已。

    除去黄帝等人的那个阶段,华夏的技术算是在缓慢的演变发展,但华夏的权术却不用怎么发展,在黄帝、女修、大禹的时期可说已至巅峰的境界,后世或能玩出什么新花样,但无非老酒新瓶罢了,文景之治也不过被戴个“内用黄老、外示儒术”的帽子,这说明在后人的眼中,这根本就是换汤不换药。王莽的权术,终于会湮灭在历史尔虞我诈的潮流中。

    “看来商山四皓的后人,不过是将四兄妹的故事重演一遍。”单飞终道。

    马未来喃喃道:“你说的半点不错。想当年,以神农那般的理想,都是难敌权术、武力的侵蚀,王莽这种不切实际的理想,又如何能击破世上轮转之道?后来的事情你想必知道了,王莽没有保障世人的平等,反成压垮了汉室最后的助力。那时绿林、赤眉等数十支义军纷纷揭竿而起,王莽立即放下人人平等的口号,纠集人马加上驱赶奴隶卖命、想要扑灭那些义军,却落了个兵败身死的下场。”

    单飞只觉其中有着说不出的讽刺之意。

    “四皓的后人在其中,只怕也起了不小的作用。”单飞盯着马未来道。

    马未来涩然道:“历代王朝的创立,本是最知黄帝秘密的那些人能抢占先机。张良如此,商山四皓的后人也不例外。”

    “这是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单飞不由道。他想从大禹的治水一直到秦始皇的秦皇陵,其实都算是得到黄帝的技术助力,而张良辅佐了汉室,王莽颠覆了汉室,亦可说和黄帝的思想有着不解之缘。

    “近水楼台先得月。”

    马未来喃喃念了遍,轻声叹息道:“王莽可算是近水楼台,但得到的无非浮光掠影罢了。他知道黄帝传下的手段很是神通广大,这才逼汉室交出传国玉玺,他期冀通过传国玉玺能寻找到黄帝的神通。不过他并不知道,传国玉玺不过是件工具,他王莽缺乏汲能之法,玉玺到了他的手上,证明不了他的正统,亦是无法发挥半点作用。之后王莽变本加厉,企图召集世上极具才智的人破解黄帝之秘,以期得到黄帝神通的助力。”

    单飞讶然。

    他知道王莽不但在经济方面独树一帜,在科学发明上也是让世人叹为观止。根据史载和考古发现,王莽曾发明个度量的东西,那东西无论从性能、用途还是原理上,都和游标卡尺很是相似,从这个角度来说,王莽的技术领先了西方将近两千年!

    而史书记载,王莽对儒家眼中的奇技淫巧颇有肯定的态度,甚至和一个巧匠发明了一种类似滑翔机原理的飞行器……

    原来王莽这么喜欢做科学实验,是为了研究黄帝的技术?

    “可王莽至死也不明白的是……他从龙宫天塔的所知,在世上文明中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比起黄帝的神通,实在是差以万里。”马未来又道。

    “这个……”单飞虽是竭力要将一切想个明白,却还是心中糊涂,“这些和马先生在这里等我有什么关系?”

    马未来微微一笑,没有径直回答,“商山四皓虽是隐者,不过经后人的不懈经营,储备亦丰。商山四皓的后人在那场腥风血雨中,分别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你在墓室中看到的胡椒和金子,本是那些人起义所备之物。”

    你这老头子果然对一切都是了若指掌,当初你还揣着明白装糊涂。单飞暗自嘀咕。

    “当初那墓室中有四个主要的首脑,对乱世的看法却是大相径庭,之后也就难以避免各走各路的结果。他们最终商议,并不阻止旁人去完成自己的想法,但这些年来积累的东西要平均分配。”

    马未来又道:“你看到的石室多是空的,因为除一人外,其余的人都拿了自己分到的东西离开了墓室,也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单飞微有扬眉,“有一人分得了那些胡椒和金子,可他没有拿走?为什么?”

    那人死了吗?单飞倒有点想当然的这么认为。

    马未来摇摇头,“那人未死,他从龙宫天塔得到丝远古的讯息,苦思了许久,认为无论选择理想、权利和武力,终究还是难离远古的轮转。”

    轻声感慨,马未来道:“黄帝没有实现的事情,后人在权利、武力的道路中如何来选,又怎能打破黄帝命运的轮盘?”

    单飞不由点头,暗想华夏五千年来,世人基本就是在黄帝的规则下转圈罢了。

    “那人最终决定要走玄女的那条路。”马未来又道。

    单飞心中一震,“他选择了流年?”

    看着马未来手上的箱子,单飞心中暗想,莫非……那人是马未来的先人?

    “不错,他选择了流年。”马未来轻轻的握紧了流年,慨然道:“但流年却一直没有选择他,他虽得到龙宫天塔的些许秘密,但说要进入龙宫天塔,还是差得太远。单飞,你虽在龙宫天塔内,但适才差点倒在了龙宫天塔的考验下。”

    “不是马先生对我的考验?”单飞反问道。

    马未来笑笑,“不是我的考验,而是龙宫天塔的考验。黄帝、玄女当初创建龙宫天塔后,只怕其落在心术不端之人的手上,那对世上必然造成极大的灾难。”

    单飞不由点头,暗想这道理自古就是如此。就如核弹般,落在野心家的手上,本来就是世人的灾难,黄帝那般人物,对这些都有着极为清楚的认识。

    “因此哪怕进入龙宫天塔的人,亦很快会面临龙宫天塔的考验。”

    马未来又道:“龙宫天塔会对人的头脑进行干扰。”

    “脑电波干扰?催眠?迷魂?”单飞连换了三种说法。

    马未来微微点头,倒明白单飞的意思,“你的说法大同小异。世上很多人虽希望这世上人人平等,但我们不能否认的是,世人的头脑天生就不是平等的,有人勇敢、有人狡诈、有人意志坚定,有人始终浑浑噩噩的处于旁人的控制下却是茫然不觉。”

    单飞插言道:“这世上有很多方法能控制人的意志,巫咸好像极为精通此道。”他突然想到眼下龙宫天塔外有巫咸、女修虎视眈眈,内有夜星沉、鬼丰心意难揣,眼下的马未来是否知道这个局面?

    马未来向远方望了眼,苦笑道:“巫咸不但精通控制别人的意志,甚至因为习得黄帝的神通,能将自身的意志硬生生的灌注到旁人的脑海中,进而控制别人的身躯。”

    “夺舍。和女修寻找传人的方式类似。”单飞有些担忧道。

    马未来点点头,“对,就是夺舍。这种头脑干扰之术有极多的名字,中原有魂飞魄散一说,西方也是大同小异。”

    西方后来变成什么碟仙、通灵之流。单飞心中暗想。

    “龙宫天塔不会如巫咸般行事,但考验世人比巫咸的法术还具威力,它能干扰你的头脑,找到你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东西,然后加以无穷的放大。”马未来缓缓道:“我当初就对你说过,要传承流年就一定要放下。但这种放下并非是熟视无睹的淡漠,而是要真正的面对。”

    看着单飞,马未来轻叹道:“你若放不下心中的幻想,不肯、亦不敢面对真相,你就会永远的停留在自己的幻想中。”

    单飞暗自心惊之际,马未来欣慰又道:“幸好你一直都是意志坚定的人,你也素来不肯逃避真相,不然你就会永眠在龙宫天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