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原始战记 > 第四二八章 扛破鼎的

第四二八章 扛破鼎的

作者:陈词懒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要确定到底是哪种情况,可以将得到的谷粒再种,看到时候种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过,这种办法需要的时间长,今年已经没有二次种植的时间了。

    而第二种办法,则是去找稷居,看看那老头种出来的到底是啥样的千粒金。

    不管这次种出来的千粒金长什么样,没人会怀疑它的特别,普通的谷子能引起这样大的动静?收谷子的过程都透着一股紧张劲儿。

    “先煮一点看看它的功效。”邵玄道。

    对于他们来说,食物有多大的用处,对身体是好是坏,益处多大坏处多大,虽不至于感受精确,但也能说出个大致的好坏来,尤其是善于药草的巫等人,泰河部落的泉柏他们也擅长这个,到底如何,煮一锅出来吃吃就行了。

    邵玄剥了一百一十五粒谷子,谷壳被专门放进一个陶钵内,巫会拿回去研究,而去掉谷壳的千粒金,则放进巫带过来的一个陶鼎内,以前她专用这个熬过药,这次为了千粒金,特意将这个陶鼎给清洗了放着,连木柴都经过精心挑选才带来。

    因为邵玄这边的屋子太小,容不下太多人,还一股鸟屎味,便转移阵地,来到一个空着的仓库,这里平日没怎么用,征罗亲自动手收拾过。

    收获千粒金的二十三个人,再加上巫,还有栖芪等参与千粒金种植的几人,三十多个人,一层一层都围着陶鼎坐着。至于泰河部落的人,收获之前就“请”他们下山等着了。

    一百多颗葡萄大的千粒金,被放进陶鼎之内,加上水。燃起早已准备好的柴,煮了起来。

    淡淡的香味传开。

    与邵玄曾经闻过的有些不同,但也不是完全不同,有三分相似之处。

    三十多双眼睛盯着那个不大的陶鼎,待煮好,里面的汤水变成紫色的粘稠。巫才拿出一个打磨好的木勺,舀出一勺粘稠的汤,倒进陶碗里,先尝了尝。

    巫的表情,由细细品味,变成思索。然后豁然,露出喜色,最后是狂喜:“好!!”

    能够得到巫这样的评价,邵玄心里已经有数了,说明大家这么久的辛劳,是值得的。

    巫拿起木勺,将鼎内的颗粒一分。只留下十颗,用另外一个陶碗装着,这是给泰河那边的人的。

    邵玄感觉,这一次种出来,比上一次的要好很多,身上的毛孔都像是被打开,放出了浊气似的。因为并未受伤,也没有其他的病症。身体也没多少疲惫感,邵玄暂时没有太深刻的感触,但看到其他几人面上的惊喜,也知道回报超过了付出,是值得继续种下去的。

    “我感觉耗费的体力又回来了!”一个战士说道。

    “我觉得,我的伤没那么疼了。”这是在前一次狩猎受过重伤的战士说的。

    “我感觉……感觉……感觉就是挺好的,比吃一整头野猪还好!”多康说道,“这东西怎么养?下一次种的时候我多猎一些猎物过来,嘿嘿,到时候多分我一点,嘿嘿!”

    “不,千粒金的用处,绝对不止这些,我觉得,千粒金能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好处!”巫面带喜色,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她就能将千粒金的其他用处找出来。

    “这个,好好留着!”征罗指着带过来的二十三个袋子,激动地道。千粒金带给大家的好处,或许现在并未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总是好的,只等巫得出结论,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

    “明年多种一些。”栖芪说道。虽然只吃了一粒,却已经有了饱腹感,并且,她感觉浑身舒爽,疲劳的神经和困乏的精神,得到了极大的缓解,而且,她同样感觉,千粒金对他们来说,用处绝对不会仅止于此。

    “这些拿去安巴城,一定能换到不少好东西。”多康砸吧砸吧嘴,说道。

    多康刚说完就挨了征罗一巴掌,“屁话,这种好东西当然是留着自己吃了!怎么舍得拿出去交易?”

    多康想了想,也是,这些他们内部都分不了多少,何必去换给他人?要换用兽皮就可以了。

    “那过几天出去的时候,不带这些了?”多康询问。

    “除了邵玄带着的那些之外,其他人就不用带了。”征罗答道。

    之前商议的时候就说过,邵玄会带一点千粒金出去,到时候去王城,给工甲恒一些,以后部落要打造武器,少不了这位帮忙。

    “邵玄,去年的谷粒,还剩多少?”巫问道。

    邵玄想了想,“已经消耗了两百五十粒,还剩下七百多粒。”

    “若是可以,明年全部种下去,今年收获的留一部分为种,到明年也种一些。不过,种那么多有不小的困难。”巫皱眉。

    “这次我去王城,还能不能找到其他的种植之法。”邵玄说道。

    巫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收获的千粒金,分了五百粒给泰河部落的泉柏等人,他们提供了不少帮助,泰河的人还想要更多,征罗一句话,不给。凶兽是我们自己抓的,法子是我们的人想到的,种子也是我们自己的,最后的防卫也是我们自己人,我们都不够分,哪来多余的给你们?给这些已经不错了。

    于是泉柏几人又去找邵玄诉苦,最后从邵玄那里又要到一百粒去年的谷子,才高兴地离开。所谓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再爬起来,他们种去年的种子失败了,不再种一次心里不甘。

    至于这几百粒新谷子,明年他们会自己种出来,等种出来收获,就变多了。

    三日后,定好的外出交易时间。

    邵玄数了一千粒谷子,用兽皮袋装好,同交易队伍一起离开。而剩下的千粒金谷子,都放在巫那里,部落里如何分配那些谷子,已经商议好了,用不着邵玄再多分心。

    交易的队伍到达安巴城之后,两个部落的队伍都没有直接去城内的自由交易区。邵玄拿着“黑熊”给的牌子,去找黑熊说过的地方。

    那是一个带院子的小屋,连院子一共百来平米,在这里并不算大,也不起眼。

    邵玄上前扣了扣木板门。

    “谁啊?!”里面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还能听到大步靠近的脚步声。

    吱呀——

    木板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壮汉走出,那熊一般的身材,虽比他们的头领“黑熊”还差一点,但也差不了多少。

    原本不耐烦的语气,在看到邵玄之后,那壮汉“咦”了一声,伸出胡萝卜粗的手指指着邵玄,“你不是那个扛破鼎的吗?”

    扛鼎就算了,扛“破”鼎又是什么意思?再说了,去年带回去的那鼎也不算多破。

    没多废话,邵玄拿出了“黑熊”给的那个牌子。

    “哟,还真是你们?炎角人?要是你们再晚来两天,就碰不到我们了,两天后我们已经离开去王城。”那壮汉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