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 第一百八十章 钟皓晴的安排

第一百八十章 钟皓晴的安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有客户登门,王娜赶快起身将接待室收拾好,那边方婷已经领着客户上来了。

    客户是一位老先生,满头银发整理的一丝不乱,身上的穿着也很讲究,只是精神有点萎靡,不过想想就能理解,不是遇到什么难事,谁会来当东西?

    这位老先生要当的是一件绿松石地的沥粉五子登科樽,这也是一个稀奇玩意,造型很是奇特。

    樽盛行于商周时代,是华夏古代的一种大中型盛酒器,长颈,敞口,多为圈足配圆腹或方腹,口径比较大。商周时作为一款重要的礼器,因为使用的场合和仪式不同,因而造型也比较多样。

    商周时期的樽多为陶制、铜制,及至后代,则变成了瓷质品大行其事。

    这件五子登科樽就是一件绿松石色为地的瓷质方樽,整体看起来像是两个方形收腹的瓶子底挨底的对在了一起,瓶身上,绘有采用了沥粉工艺描成的白色花边纹路,最为奇特的是,瓶身上下还带着五个捏塑的孩童。

    这五个孩童均是穿着紫衣,神态生动,姿势各异,非常的逼真,一看就是出自高手匠人之手。

    瓶底,是青花双列的六字款识,大清乾隆年制。

    整个方樽造型规整严谨,绿松石釉釉色肥厚沉稳,沥粉工艺运用娴熟,一看就是一件大开门的宝贝。

    看完东西,李逸给王娜打了个招呼,让她赶快给王大川打电话。因为以这件东西的品相来看。上拍的话只是起拍价估计就能开到两百万。这么贵重的东西,收不收,多少钱能收,根本就不是他一个才上班几天的鉴定师所能决定的。

    安排好之后。李逸和老先生聊了起来,他想了解一下这东西的传承。

    结果一聊才知道,不但东西,连这位老先生的来历都颇为不凡。

    这位老先生的父亲当年曾经参加过国民革命军发起的北伐战争,并在后期的抗日战争中历任国民.党军某部营级、团级军官,等到解放战争后期。更是以少将的身份被裹挟到了宝岛,这件东西就是他在宝岛生的儿子回大陆探亲时送给老先生的礼物。

    “当时他们败的太快,我们还没撤出县城解放军就进城了,结果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永别!十年前,政府找到了我们,说是有宝岛的亲戚一直在寻找我们。见了面才知道老爷子在那边又结了婚,生了子,这件东西就是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亲手送给我的……”

    说起往事,老先生一脸的感慨,

    “现在孙子要出来创业,缺资金,找来找去家里就这个还能值点钱。没办法,当了吧。”

    老爷子轻轻的抚摸着瓷樽,一脸的不舍,这东西,虽然是一衣带水的兄弟送的,可是现在为了他的宝贝孙子,什么都顾不得了。

    李逸陪着老先生感慨了一阵,试着问了一句。

    “老爷子,我能问一句吗?您孙子那边究竟缺多少资金?”

    老爷子一边摇头一边伸出来两根手指,

    “200万!”

    一听老爷子那边竟然不多不少只缺200万,李逸笑了,这还真是有备而来啊!这事往好了想,是老爷子怕吃亏,先找人看过了。要是往偏了想,只怕他刚才那番工夫都白瞎了,这哪儿是什么宝岛的亲情樽,这分明就是个忽悠人的故事!

    不管他愿不愿意相信,事情有90%的可能就是他往偏里想的那种结果。

    李逸之前听别人转述过不少收宝贝过程中遇到的故事,但这种亲口当面给他讲故事的还是第一次遇上,不由在心底细细的品了品,嘿,还真挺有意思。

    不过,不管故事不故事,只要东西是真的就要奉为上宾,这是古董行收货的金科玉律,至于价钱,能讲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水平了。

    没多大会,王大川就赶回了店里,他先将李逸叫出来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满面笑容的推开了接待室的大门。

    寒暄几句,看过东西确实没问题之后,王大川琢磨了一下,说道:

    “王先生,东西确实是好东西,不过……您说的那个价格有点高,按照我们这边的评估,这樽能典当的资金不超过150万。”

    王老爷子一听,皱了皱眉头,

    “不瞒老弟,这件东西我也请朋友看过了,估价差不多都在200万以上,您这个价格……”

    两人你来我往了一番,最后谈到了180万达成了协议。

    送走王老,王大川又给李逸上了一课,

    “我们典当东西,不但要看东西,还要看人。刚才那个老爷子一看就是比较讲究的,而且从他对这件方樽的感情看,应该也是我辈中人。还有一点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他说请朋友看过,而且是差不多都在200万上下,这说明了什么?”

    李逸笑了,这咬文嚼字的确实挺有意思。

    “说明这老爷子不但自己玩收藏,身边还有一大堆的朋友也都是圈里人,而且水平还不低。”

    “没错,这就叫拔出萝卜带出泥!你再往深了想,老爷子年纪不小了吧?他今天这举动就代表着他的后辈多半不怎么看重这些玩意,那么,万一有那么一天,你很可能会等到一个收藏大处理的日子……一个如此,各个如此,客户资源就是这么积累起来的。小子,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别急,你还年轻,慢慢来。”

    闻言李逸不禁绝倒,这王店长不愧是能当上店长的人物,什么人只是见了一面,就能直接推到人家的身后事去,不过你别说,这说法还真有点道理。

    下班后,李逸接到了钟皓晴的电话,让他去家里吃饭,顺便问问他上班一个星期的感受。

    “别的没什么,就是太闲,而且好像也不像我想的那样,能见到好多东西……怎么说呢,反正就是……”

    虽然支支吾吾,不过钟皓晴还是搞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小子想没事的时候就在库房里呆着!

    “你和他们的情况都不一样,我也没准备就把你按死在店里。这样吧,回头我和小王打个招呼,让他给你一把库房的钥匙。另外还有几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你看自己的时间,不冲突的话最好还是去见见世面。”

    见世面?这么说又有好东西可以看了?

    “三、四月份是拍卖的旺季,大多数拍卖公司的春拍都会集中在这两个月,我听老胡说你有一件东西要上苏富比香港的春拍,正好我们这边也要安排人过去学习,到时候后你可以跟他们一块过去。”

    李逸闻言连连点头,他已经接到了苏富比的邀请,随着邀请发过来的还有苏富比的春拍目录,那可真称得上是重宝云集,精品如海,他早就想过去看看了,只是时间还早,所以才一直没提。

    “苏富比的春拍之后就是缅甸公盘,你知道我们旗下也有一个主营翡翠的珠宝公司,你虽然是晶翠良缘的大股东,但是这一次我希望你能站在我们这边,去帮我赌两块极品的料子。”

    李逸愣住了,这事她都知道?

    “呵呵,从阳南珠宝展开始,你就进入了各大珠宝公司高层的视线,只不过之后你一直没什么动静,他们都以为你只是昙花一现,所以才没人骚扰你。没想到,一回到燕京你就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可是还没等他们动手,你就被王浩青绑上了他的战车。这小子,这个便宜占的可是够大的!不过这次,也该给别人点汤水喝了,不是吗?”

    李逸有点难为情的挠挠头,这话没法说,这会要是跟师父说他只看得懂开窗料,而且还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师父指定会认为他在推脱,没办法,到时候见机行事吧。

    “我知道这个要求让你挺为难的,但是你也了解现在的翡翠市场,普通的料子无所谓,那些极品的玻璃种却一直是一料难求。而一家主营翡翠的珠宝公司要想经营的好,必须要靠大量的顶级饰品来巩固和开发那些优质的客户资源。钟氏珠宝虽然在缅甸有矿,但那边已经两年没出过什么顶级的料子了,所以现在压力很大。”

    “我不会让你太为难,我是这样想的,到时候你还是以私人的身份去参加公盘,但是开出来的料子,我们钟氏有优先收购权,你看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您老把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我还能翻了天不成?还好事先没答应王浩青,否则这次还真难办了。

    钟皓晴看到李逸点头,也不禁失笑摇头。说句实在话,对于李逸赌石的水平,行内统一的看法是算不得顶级,可是说到这小子的运气,不看他赌中那些翡翠,就只是看看他拿过来让她们帮着鉴定的那些书画……简直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银通这边春拍的拍品征集的差不多了,等到时候我看看能不能安排一下,让你先看看,这次虽然精品不多,但是整体水平比较平均。另外香港那边你也可以提前去几天,先看看预展……”

    钟皓晴决定给李逸一点甜头,否则这小子多半顶不住王浩青的压力,说起来这王浩青还真是一个奇葩,那么大个脑袋天天不务正业不说,居然还能跟她这个徒弟混的差点穿了一条裤子……这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