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七十五章 心魔出动

第七十五章 心魔出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五章 心魔出动

    何芳菲急刹车,紧挨着拦路的树干停下车,王谷被惊醒:“大嫂,什么情况?”

    “到站。下车!”何芳菲从车上跳下来,王谷懵里懵懂下车,屁颠颠跟在她身后:“大嫂,对不起,我睡过头了,不过,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这能难得住我?瞎子都能看到,只有这条路全是车轱辘印子!”何芳菲得意的瞥了王谷一眼,从容不迫的往前走,王谷满脸堆笑:“大嫂智慧超群,女中豪杰!”

    “还有多远?”习惯了以车代步,走起路来可不太轻松,何芳菲有些急躁。

    王谷朝前望了望,回道:“估摸着,差不多有十里路。”

    “十里?”何芳菲顿时感觉脑袋一个顶两个大,埋怨道:“什么破地方!”

    “大嫂,要么,你等等,我把‘拦路虎’搬开?车能直接开到山脚下!”王谷脑子一转,大献殷勤。

    “不早说,害我走了这么一大段路,你搬得动那东西?”何芳菲一脸狐疑,那根树桩子份量可不轻。

    王谷搓了搓手心:“搬不动、搬得动,都得搬!”

    何芳菲嗤笑:“你还真是够傻的!”

    “大嫂省心省力,我费点儿力气算什么!”说话间,王谷已经跑到树桩跟前,使出吃奶的力气,抬起树桩,一点一点朝边上移动,脸涨得通红,何芳菲不免担忧:“王谷,你能行吗?”

    “大嫂——别急——我能行!”放下树桩,王谷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

    齐云站在山头朝下张望,红色的跑车很是扎眼,他心中纳闷儿:这是谁?胆儿够肥,居然单枪匹马前来!

    昨夜闹腾了一宿,山下的弟兄搜索林子,一直到天明,齐云深怕弟兄们精神不济,放松警惕,喊了几个人,直奔山下。

    齐云刚到山门前,红色的跑车卷起浓浓的烟尘,停在他面前。

    王谷胆战心惊的看了看一脸冷然的齐云,侧脸望着何芳菲:“大嫂,那位白须老人,就是大哥的爹!”

    “哟——这不是白眉大侠嘛,难怪功夫了得!”何芳菲纵身一跃,从敞篷飞出来站在地上,从容不迫的走到齐云面前,开口就喊:“爹,儿媳妇前来拜望您老人家了!”

    齐云始料不及,竟有些不知所措。王谷撵上来,站在何芳菲身边,大跌眼镜,心想:大嫂这一招够厉害,把老爷子都唬住了!

    见齐云不语,何芳菲接着说:“我叫何芳菲,是齐宏的媳妇,请爹高抬贵手,让我领他回去!”

    “既然你是齐宏的媳妇,就应该看着他,不该让他肆意妄为!”齐云捋了捋胡须:“你请回,我是不会再放齐宏下山的!”

    “爹,你也太不人道了吧?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你活生生把我们两口子分开,还怎么给齐家传宗接代?”何芳菲牙尖嘴利,说得头头是道,令齐云语塞,他静静的注视着她,心想:此女对齐宏倒是一片真心,只可惜,她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两人在一起,势必会相互影响,谁都好不了!

    “爹若是不放齐宏,我们娘儿俩就在这儿不走了,我总不能让我的孩儿生下来就没爹!”何芳菲作势抹了抹眼睛,还真是挤出来两滴眼泪。

    想到齐宏生下来就没了娘,齐云心中于心不忍,叹了一口气:“唉——你可以跟我上山,他必须回去!”

    “好好好,我回去!伯父,只要大哥、大嫂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王谷话音刚落,何芳菲就嗔怒道:“那可不行,山上人生地不熟,我总得带一个自己人,无聊时还有人说说话!”

    “齐宏陪你说话还不够?”齐云板着脸,看出何芳菲居心叵测,他猜测,她一定是想把车留下,伺机撺掇齐宏逃跑,留下一个人当帮手!

    “爹——您还不了解您儿子嘛,他成日就晓得惹人生气,若不是有王谷在旁边打圆场,我跟您孙儿,早都被他活活气死了!”何芳菲面向齐云撒娇,心想:老爷子不看僧面看佛面,心里心疼孙儿,自然会妥协!

    齐云何尝不想看到孙儿落地,若真是那样,他死了也就闭眼了,沉思:多一个人又何妨,还能翻了天?把他们留在山上,等娃儿一落地,兴许,齐宏两口子性情都会有所改变!

    “爹,怎么样嘛,你就让王谷也留下来嘛,儿媳妇和孙儿求求您了!”何芳菲两句软话一说,齐云的心便动摇了,他望着何芳菲:“也好,就一并留下来吧,不过,你们这样往山上一住,能保证雪狼谷的人不反水?毕竟是群龙无首啊!”

    何芳菲一听此话,顿时怔住了,她一心想带王谷上山,居然把这茬儿给忘了,她心想:没有主心骨,简冰乘虚而入,那就麻烦了!

    何芳菲笑望着齐云:“爹,您提醒得对,我可不能让简冰讨了便宜,王谷还是不上山了!”

    “你明白就好!”齐云也是顾及简冰趁机吞并雪狼谷的势力,因此才提点他们,还好,响鼓不用重锤,何芳菲一点就通。

    齐云心想:何芳菲的机敏,恰恰证明了,她非等闲之辈,她的背景,远比齐宏要复杂得多!

    “事不宜迟,我们上山吧!”齐云返身迈步,一个兄弟喊住他:“先生请留步!”

    “何事?”齐云转身望着那人,那人答道:“从林子里清理出十多个受伤的人,全是黑雕帮的人,该如何处置?”

    “伤势不严重的话,包扎一下,派车送走;伤势严重的话,留下养几天再送走。”打打杀杀何时休,如今,齐云和纪闫鑫的宗旨是一致的,不想伤及无辜。

    ……

    顾远山在金都见到了被简冰软禁的贺金全,他笑意盈盈的走到他的面前:“姜书记,我们又见面了!”

    “顾远山,你究竟想把我怎样?”贺金全胡子拉碴,一副窘迫的模样,死死的瞪着顾远山。

    “我能把你怎么样?我可不如你心狠手辣!”顾远山轻笑:“这样吧,姜书记给我指一条明路,看看哪条道儿适合你走!”

    “顾远山,我可是台湾人,受保护的,你可不要胡来!”贺金全搬出自己特殊的身份来压制顾远山,岂料,顾远山哈哈一笑:“不就是一张纸的事儿嘛,怎能比血液更有说服力?只要把你交给刑警队——死案不也就活起来了?”

    “你敢!顾远山,你这是在威胁我么?”贺金全怒目圆睁,恶狠狠的吼道:“你别忘了,你的手上沾了多少鲜血,洗都洗不掉,你若是要想玉石俱焚,老子无所谓,陪你便是!”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子叫板?”顾远山怒气冲冲的甩了贺金全两耳光,瞪着血红的眼睛:“想死,那还不容易?老子成全你!”

    “哈哈哈——老子赌你不敢,你没感觉到,你的双手在颤抖吗?你怕了——哈哈哈,心狠手辣,蛇蝎心肠的顾远山,居然怕了!”贺金全瘆人的笑声刺激着顾远山的神经,他真的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连拳头都握不紧。

    “你——你闭嘴!再不闭嘴,老子宰了你!”顾远山声嘶力竭的喊叫,简冰推开门冲进来,扶住他:“顾书记,你没事吧?”

    “没事,让这老不死的闭嘴,永远闭嘴!”顾远山恶狠狠的瞪着贺金全,手不停的颤抖,简冰扶着他往外走:“顾书记,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办!”

    顾远山气哼哼的跳上车,却发现手脚不听使唤,根本就握不住方向盘,心中惊恐:难道真的被贺金全说中了?手上沾满了鲜血——真的怕了?

    顾远山气愤至极的拍打着方向盘,咬牙切齿:“老子管你是贺金全,还是姜长河,都不能留着你的狗命——老子要让你死得比你儿子还要惨!”

    顾远山从车上跳下来,径直冲进屋里,面目狰狞,怒吼道:“姜长河,咱们今儿就试试,让你看看你儿子是怎么死的!哦,对了,你都忘本了,改名换姓,怕是到了阴曹地府,你儿子都不认识你了吧?”

    “顾远山,你就是个畜生,我早已晓得我儿姜新是被你所害——人在做,天在看,你不得好死!”提到早逝的儿子,贺金全泣不成声,他异常后悔,若不是自己心生贪念,卷入官场争斗风云,若是打一开始就本本分分的做官,又如何会招来横祸。

    “姜长河,你跟肖峰斗了半辈子,结果,你赢了吗?哈哈——是两败俱伤吧!肖峰死了,你有家不能回,像一条丧家犬,流浪在外,日子不好过吧?你再看看我,过得多么舒坦——你难道就不羡慕我吗?”顾远山越说越带劲,面目扭曲,都让人认不出来了。

    简冰立在一旁,不寒而栗,心想:太他妈的可怕了,官场比江湖上更加可怕,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稍不留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顾远山,你别高兴得太早,早晚你也有不得好死的一天!”贺金全挣扎着站起来,咄咄逼人的瞪着顾远山,却被他飞起一脚,踹得飞出去,撞在墙上,又落到地上,呼哧呼哧喘着大气。

    顾远山逼近贺金全,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伸手将手指放在他的眼眶上,讪笑,声音异常恐怖:“我就是这样,一用力——姜新的眼珠子就滚出来了——血嗤啦嗤啦往外冒——满屋子充斥着血腥味——汪汪汪——饿了三天的猎犬来了,嗤啦嗤啦,一口一口,吃得好香啊——”

    “顾远山,我跟你拼了——”贺金全挣扎着爬起来,一头撞向顾远山,顾远山闪身躲开,一脚踹得他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冷笑道:“老东西,你拿什么跟我斗,跟我拼?”

    简冰还沉浸在顾远山制造的恐怖气氛中,没有回过神来,他仿佛亲眼看到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腥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