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恐怖网文 > 第五十四章 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第五十四章 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铸知道周一航会想办法带自己出军区,只是赵铸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是坐着灵车出去的,周一航为自己的妻子宋婉君以及宋连城夫妻守灵,并且亲自跟着一起上了灵车去火葬场。

    看着自己面前躺着的三具尸体,三具被自己亲手虐一杀的尸体,赵铸有一种很荒谬的感觉;

    虽说因果循环这个道理自己也明白,但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坐在死去的宋连城、宋婉君以及宋连城妻子尸体身边大大方方地出军区,也确实有些让人感慨,更像是一出灰色喜剧,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

    周一航递给了赵铸一根烟,赵铸看了看,接过来,“你不是说你不抽烟的么?”

    “我得尝试改变一下。”说完,周一航自己给自己点了一根,就在这灵车内抽了起来,倒是没有一开始抽烟时的咳嗽,他显得很是平静,宋家,一开始对于周一航来说是一大助力,帮助他以及他的家族从一个商人家族晋升上了权力层之中,但是这几年来,宋家对于他来说,更像是一座压在肩膀上的山以及睡梦之中挥之不去的梦靥。

    宋连城早就清楚周一航在演戏,但是却没想到,当有一把匕首主动送给周一航时,他的果断和狠厉,让那递送匕首的赵铸,都觉得有些吃惊。

    赵铸也点了一根,“你说,待会儿那些人上来搬尸体时闻到这里的烟味,他们会怎么想?”

    “我刚失去了自己挚爱的妻子,失去了对于自己仕途帮助极大的大舅哥,心里郁郁寡欢,多抽了几根烟,也是应该的,人之常情。”周一航很快地就回答道,他的思维逻辑性很清晰,他能够现在成为GN军队之中年轻的中校,也并非全部是靠宋连城的帮持,和他自己的能力,也分不开关系。

    “你这人太不实在了,和你交朋友肯定会被你从背后捅刀子。”赵铸吐出一个烟圈说道,“我和你之间的秘密,我不清楚会保持多久,我觉得,以后有机会,还是把你杀了最好。”

    “你不是也一样么,我们都选择了最为冷酷直接的方式,也是最为常人难以理解的方式,不过,你和我不一样的是,你有这种能力,我没有,所以我只能选择隐忍,再说,你有朋友么?”

    周一航没有去接赵铸的后半句,似乎他觉得在灵车里,面对三个死人,再去讨论生生死死的事情,有些画蛇添足。

    “朋友,还是有两个的。”

    “哦,你的朋友肯定也是和你一样的人。”

    “的确。”

    “他们现在不在你身边么?”

    “不在了,我会去找到他们。”

    “我也希望你能够找到。”

    “谢谢,这一句是真心的。”

    “不客气。”

    周一航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卡片,递给了赵铸:“你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宋连城本来的安排是,任务失败后,找一个替罪羊领责任,而那个替罪羊,其实是我的人,尤其是现在宋连城死了,所以他也改了口供,我也制造了一些线索,把你在宾馆遇刺的事情都若隐若现地指向了宋连城本人。”

    “我现在还是不怎么理解你们这些人脑子里的弯弯绕绕。”赵铸实话实说道。

    “你只是懒得去理解而已,而且,你有不去理会规则的能力,所以可以对这个规则表示出轻蔑和不屑,换做我,我也会和你一样;

    你知道这辆灵车会去哪里么?”

    “火葬场。”

    “确切的说,是一座级别很高的烈士陵园外的火葬场。”

    赵铸听到这个,微微地点了点头,周一航这么说,他算是明白了。

    “上面对这件事,已经定性了;

    在这个和平年代,社会、GN,都需要英雄,宋连城已经被上面决定塑造成一个在神将威胁面前面不改色、坚决不肯向天界妥协不肯吐露丝毫人类军事秘密的铁骨铮铮的英雄;

    哪怕牺牲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妹妹,甚至是自己的性命,他也毫无怨言,心甘情愿,因为他对人类是忠诚的,对GN也是忠诚的。

    嗯,我觉得我说的这个故事,可能几年后就会出现在小学生的课本上了,而且最近一阵子,国家的宣传机器也会着重在这方面上。”

    “所以,上面的人既然定了调子,一切不利于宋连城的调查都会被终止,是么?”

    “的确是这样,比如,宋连城为什么要派人杀你这件事,至少会在未来十年内被禁止调查,一切关于宋连城的事情,都会被列入禁区,因为上面的人自己也清楚,人无完人这个道理,任何人,任何看起来再完美的人,都不经查,只要去查,就肯定会查出瑕疵和不和谐的一面。

    所以,最干脆的做法,就是不查,让他尽量地显得,高伟正。

    反正,人都已经死了,也没什么办法去鞭挞和惩罚他,倒不如把死人,做最后的废物利用,压榨出他们最后的价值。我甚至可以告诉你,在半年内,宋连城、宋婉君他们三人,会在淮安市中心被建造出一个雕像,供人瞻仰和悼念。

    而且,作为当事人,事情不查,那么也就意味着作为明面上的受伤害,上面的人肯定会对你进行补偿,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这种行为方式,任何事情,在他们脑子里,只是利益的交换和妥协罢了。”

    “你的意思我我会升官?”赵铸有些哭笑不得。

    周一航点了点头,“我看过你的资料,一开始把你安排在地方调查局,是因为你的军功太高,年纪又太轻了,而且你的学业,并没有真正完成,虽然你表现出了足够的能力,所以,把你安排在淮安调查局,本就是上面的一种权宜之策,你哪怕什么事情都不做,以后的你,也会很快地升上去。

    而这一次,因为为了补偿你,让你自己主动吃下这个哑巴亏,原本的权宜之策就可以改变一下了,我不清楚你会被调去哪里,但是肯定去一个级别挺高也利于发展的地方,因为关注你的人,其实不少,你在学校里,救了不少人,有些人可能会直接忘了,抛诸脑后,甚至连那件事都不愿再提起,但总归还是有那么几个人,知道报恩一下的,有他们的运作和施加影响力,你大可以放心。”

    “无所谓,反正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担心什么?”

    周一航点了点头,“你看得开就好,我很期待下一次还有机会能够和你合作。”

    “你是准备再娶一个门第更高的女人续弦么?”

    “呵呵呵,这个笑话,真的一点都不好笑。”但周一航还是笑了。

    ………………

    灵车在车队的护送下,开入了烈士陵园附近的一家火葬场,赵铸也是在这里和周一航分别,进了一间厕所换了衣服并且把衣服处理好之后,赵铸悄悄地离开了火葬场,在外面的公路上打到了车。

    赵铸没直接回去,而是让司机开到了一处城郊的废旧厂区这里,走进去之后,赵铸找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在那里发现了绳索和其他一些东西。

    自己把自己绑起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即使是赵铸,也花费了不短的功夫才把自己绑起来,并且吊在了横梁上,感受着鲜血聚集在脑部的集中,赵铸也是感到了一种眩晕的感觉,只能在心底祈祷营救自己的人早点来了。

    好在,不到一个小时后,外面传来了直升机的声响,很快,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就从直升机上下来,冲入了这里,并且“成功解救了”赵铸。

    …………

    傍晚时分,赵铸回到了淮安GN调查局机关大楼里,他的出现,引得了孙文清亲自出来迎接,其余很多的同事也都出来看望,一番寒暄和问候之后,赵铸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还没在椅子上坐多久,门就被推开,张蕙兰缓缓走了进来,并且直接坐在了赵铸的双腿上,整个人挂在了赵铸身上,熟肉的丰满和滑腻感确实很不错,赵铸对张蕙兰并不抗拒,也是因为昨晚一夜的复仇,让他心中积累了很多负面情绪,确实需要宣泄一下。

    “你知道么,我真的很担心你,担心你回不来了。”

    “我这不回来了么。”

    “看起来,姐姐这次赌对了。”

    赵铸伸手摸着张蕙兰的秀发,“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嗯哼,那我也该好好表现一下喽,上次我告诉过你,我下面很紧,这里是办公室不方便,你先试试我上面的。”

    说完,张蕙兰主动蹲在了赵铸的胯下,伸手拉开了赵铸的裤拉链。

    细腻温暖的吞吐,带着一种超然的感官体验,赵铸的呼吸也不由地变得沉重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门被敲响,张蕙兰吓得整个人都缩在了赵铸办公桌下面,赵铸也迅速坐正了姿势,一本正经地开始翻阅面前的文件,但是张蕙兰的嘴还在继续地吃着,这风情万种的妖精!

    孙文清推开了赵铸的门,对赵铸恭贺道:

    “王老弟,恭喜你啊,你高升了,老哥我真是羡慕你啊,哎?老弟,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还有暗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