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鹤舞月明 > 第八二二章 开门见山

第八二二章 开门见山

作者:秋天里的老玉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二二章开门见山

    “嗯,你小心点,我正好熟悉一下金儿在龙脊洞中的情况,说不准到时候我们就要靠金儿了。”

    凤如山身有星辰火,环境中灵气的适宜与否对他的影响,相对来说要小得多,自然比较合适留下来看家。

    ……

    “卧龙山脉还真适合身有真龙血脉的妖兽修炼,要是我陪着金儿在这儿修炼个三五百年,也许它就能觉醒真龙血脉,晋级妖帅,也不是不可能的,嘿嘿,它碰上了我,实在是运气不好。等这次回去,师叔该结婴了吧,嘿嘿,又要受高阶修士的欺负了,小红这小东西,又有笑话看了。”

    看着在岩浆中欢快的游来游去的火鳞金蟒,凤如山不禁微微有点愧疚。

    凤如山对火鳞金蟒一直没抱什么希望,当然也不会特别的重视,最多拿它装装样子,他和火鳞金蟒签订的,也是最简单的君子之约,所谓君子之约,简而言之,就是协议对修士和灵兽双方都没有真正的约束力,修士并不能控制灵兽,灵兽对修士的帮助自然也有限,关键是,双方可以随时解除关系,解除关系对双方也几乎没有伤害。

    君子之约,是御兽修士在选定伴生灵兽前,与过渡灵兽之间的常见协议。

    当然,由于大部分灵兽灵智未开,即使是看起来平等的君子之约,在实际中也是修士居于主导地位,而且也许是仙府的关系,也许是小红的努力收到了效果,火鳞金蟒对凤如山,和普通签订了君子之约的灵兽还小有不同。火鳞金蟒从一开始对仙府主人的惧怕,慢慢转变成了现在的依赖和信任,虽然程度上和伴生灵兽还是比不得。

    经过近十年的磨合,虽然凤如山并没有在火鳞金蟒身上花费太多的心血,但他对火鳞金蟒,也谈不上小气,总起来就是一个字:自己玩吧。加上火鳞金蟒是被人从小驯养的灵兽,对将火鳞金蟒放出仙府,在岩浆中畅游一番,凤如山是毫不担心。

    他和慕容雪菲,平常修炼之时,免不了经常切磋切磋,等慕容雪菲成了元婴真君,所谓的切磋,也就和挨揍差不多,至少在小红看来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世事难料,元婴真君,未必都有心情陪着金丹真人切磋,陶望就没有这个耐心。

    ……

    “是怕我抢了他的风头吧!一件不值一提的小行动,也要如此斤斤计较,陶子洲这家伙,还是这么小气。唉,我还是自己下去看看吧,家中的后辈,未必会有足够的重视,万一出了纰漏,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站在龙脊熔洞的入口处,陶望无奈的摇摇头,掐动法诀,身上黑光一闪,慢悠悠的向熔洞中飞去。

    陶辛要求他和陶子洲“干净利索的打扫打扫卧龙山脉”,其中最主要的目标,自然就是廖家山这个木家的临时营地,陶子洲为此做了精心的准备。虽然陶辛要求他们不要首先使用“非常规手段”,也就是元婴修士不能亲自出手大规模屠杀对方的低阶修士,陶子洲还是决定亲自坐镇廖家山,而陶望则在廖家山周围游弋巡视,以防止有漏网之鱼,至少名义上是防止陶家子弟的包围百密而一疏。

    缉拿漏网之鱼,难在“缉”而不在“拿”,真想做到万无一失,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伙计,而一旦出了漏子,却很容易成为被众人攻击的口实,可谓任重而功微,路远而利薄,老实说,并不是一个受人欢迎的差事,至少不受陶望的欢迎。

    当然,陶望可以不把陶子洲的安排当回事,不过他虽然是元婴中期而陶子洲只是初期,但陶望也明白,因为陶辛对陶子洲更加信任的缘故,此次行动,是以陶子洲为主,他为辅,因此,尽管明白陶子洲把他支离廖家山的借口有些拿不出手,陶望还是答应了下来。

    所谓的妥协,无处不在,修仙不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既然要与他人合作,必然不能事事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无论怎么说,两人都是陶家的元婴,在大方向上还是一致的。

    真正的大幕还没有拉开,陶望相信,在后面的战斗中,每个人能收获什么样的名声和利益,甚至能不能活下来,最终靠的是实打实的力量而不是玩弄这些小花招,但话虽如此说,他的心情还是有点不舒服。

    “咦!还真有人捣鬼。”

    飞到龙脊洞的底部,陶望神识粗略的一扫,就发现有一处的灵气波动微微有些异常,不屑的冷冷一笑,几道法诀弹出,不多时,地面上一阵光华闪烁,一面面阵旗如飞鸟投林般飞到他的手里。

    “元婴老祖?而且是元婴中期的老祖!看样子和陶山明口中的陶望很像,对付木家的元婴,陶家竟然会出动元婴中期的老祖,这,也未免有点太过小题大做了吧,开门见山,而且是一座元婴中期的大山,我,这是运交华盖而且要重大奖的节奏吗!难道是尚纯纯在天之灵对我的报复,或者是师叔看不惯我不仅成天在万紫坊里哼哼唧唧,还和田思怡搞三搞四,按田思怡的话说,充分享受生活!”

    凤如山心中又惊又喜,还有点害怕。

    喜不用说,陶望此时此刻来卧龙山脉,绝不可能是巧合,一定和陶山明之死有些关系,也就是说,他和朱玉北的“废物利用”起到了效果。惊得是,陶家竟然如此大张旗鼓,一开始就派出了陶望这等顶尖的人物。

    他和朱玉北布下的阵法,瞒过金丹真人尚且没有把握,想躲过陶望的巡察,凤如山实在不抱希望。那么接下来陶望会怎么对付自己,凤如山不能不惊惧有加。

    陶家的元婴,凤如山一个也没见过,但大致的相貌,自然听陶山明说起过。

    陶望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气息,凤如山感觉到来人无可匹敌的气势之后,第一时间将火鳞金蟒收进仙府,然后把仙府收进丹田,下意识的向来人看了一眼之后,急忙躲进了布置好的隐蔽阵法之中,屏住呼吸,尽力收敛全部的神识和法力波动,不敢再看。

    陶望身着普通的黑袍,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气势,看上去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干瘦小老头,唯一比较引人注目的,就是他黑色袍子上面绣着的一团火焰,火焰笔触聊聊,却妖异万分。凤如山在看向此人的时候,目光就不由自主的被火焰吸引了过去。虽然马上回过神来,强行闭上了眼睛,但就是这一眼,就让凤如山感觉到心神和法力微微有些不宁,也让凤如山知道这个干瘦的小老头,是他招惹不起的。

    凤如山当然没有能力准确判断一名元婴真君的修为高低,但在凤家堡的几年,他和林师吾在一起喝酒的次数,着实不少,林师吾从来没有如此的威势,也就是说,眼前的老头,至少比林师吾要高出一个境界。

    林师吾虽然结婴时间不长,但据说实力并不差,特别是由于他久居碧水门掌门的高位,在气势的修为和应用上,颇有独到之处,传说比之于一些老牌的元婴还强上一筹,可不是元婴中的菜鸟。

    凤如山一边祈祷陶望性格疏散,不是一个心细之人,脑子里无厘头的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不过很快,他就将这些问题抛到了一边。

    “不错的小玩艺!小朋友是什么人,出来谈谈吧。”

    陶望饶有兴趣的把玩了一下手中阵旗,随手对着凤如山隐身之处弹出了一点黑色的火苗,在凤如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黑色的火苗击破了隐蔽阵法,化作一只黑色的火焰大手,抓住了凤如山,把凤如山拉到面前,悬浮在半空之中。

    陶望并不以阵法见长,不过他所学甚杂,不会把一名小金丹的小把戏看在眼里。

    “见过前辈。”

    凤如山祭出一面盾牌,极力抵御着火焰大手的侵蚀,同时努力稳定了一下心神,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平静。

    即使陶望只是随手一击,凤如山也可以感觉出这黑色火焰的恐怖。如果他全力出手,也许可以挣脱火焰大手的束缚,不过想要完全摆脱,基本不太可能。而且这火焰的威力极其诡异,所触及的地方,飞快的侵蚀着他祭出的盾牌,如果再持续一阵,用不了多久,估计这面不错的中品盾牌,基本就要被黑色火焰给完全烧毁了。

    当然,此时凤如山不敢挣脱,更顾不得心疼法宝。

    虽然眼前之人完全无法抗拒,但一般说来,元婴真君并不会真的把一名金丹期的修士当作对手,任意杀戮金丹期修士的事情,也很少出现。而且对方没有出手直接灭杀自己,而是将自己抓出来。显然不是准备马上就杀的样子。

    既然尚有一线生机,凤如山不想主动激怒眼前这位无法匹敌的元婴老祖。

    传说之中,陶家,或者说整个流星城,并没有嗜杀的风气,流星城修士,更习惯在荣耀中教训对手。

    凤如山真心希望陶望年轻时也是一位荣耀迷,而且没有忘记昔年的美妙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