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鹤舞月明 > 第七六一章 忍耐

第七六一章 忍耐

作者:秋天里的老玉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六一章忍耐

    “我管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只知道在流星城中,和这几百年一样,你一直站在我的身边,是我们两个一起让木家和暗夜流星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该付的代价,让莺莺九泉之下可以瞑目。老凤,天无绝人之路,我们能走到今天,一定可以走得更远。化神老祖的神通再高明,毕竟只是一枚符篆,而且是在你的金丹之中。老凤,福祸相依,只要你不放弃,坚持下去,总有柳暗花明的一天。化神老祖,也还是一名修士,又不是无所不能的仙人,再说,灵魔之战一旦开启,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从踏入修仙界开始,能从底层修士一路挣扎到现在,朱玉北深知修士的生活并不像凡人想象的那样逍遥自在。一入江湖,身不由己,不是随便说说的。很多事情只要沾上了身,想要摆脱,就需要不小的代价,他也可以理解定心老祖的行为,但对一名化神老祖的手段,朱玉北自然也想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解决之道。

    “不错。化神老祖也是从炼气期小修士一步步修炼出来的,在人妖魔大战之中,化神老祖也不过是舞台上的角色之一,我们虽然不起眼,但也有自己的台词,现在的小修士之中,一定会有人成为新的化神老祖,为什么我不能是其中的一个?我有仙府,我有火凤精血,我一定不比其他人更差。修仙的路很漫长,也很艰险,但我不愿意庸庸碌碌的过一生,我不愿再被他人看成蝼蚁一样的存在,我不想被别人轻易决定我的命运,我有我的意志,为了我的生命,我的自由,我一定要在修仙路上走下去。”

    犹如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凤如山突然两眼发呆,口中喃喃自语,到了最后,他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将这句话从心中嘶喊了出来。

    伴随着凤如山疯狂的嘶吼,一阵光华闪过,眼前的景色突然消失,凤如山只觉精神一阵恍惚,猛然看到眼前的玉山,立刻清醒了过来。

    “好高明的幻阵,好强大的神通。不知道老朱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不是幻阵,老朱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吧,不过他未必赶得上幻阵中一半的口才。嘿嘿,福祸相依说起来简单,不过由祸转福,中间不确定尽头的绝望等待,又有几人能坚持的下来,又有几人能忍耐得住。”

    凤如山松了一口气,感觉一阵无边的疲倦从内心最深处袭来,也顾不上察看古名他们的情况,坐下来一边休息,一边细细品味自己在幻阵中经历的一切。

    幻境虽然是假的,但金丹上的符篆和符篆的莫测,却真实存在,幻境中的心路历程,更是实实在在的,好好消化一番,对他的心境提升,自然有不小的好处。

    “福祸相依。祝融火炉能从福变为祸,焉知这枚符篆不能从祸转为福。灵魔之战,嘿嘿,难道我结婴的契机真的在灵魔之战。先别管这么多了,木家可不是在幻阵中一句话就能揭过的,还是先过了玄冥金甲龟这一关吧。”

    凤如山稍微恢复一下,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小心的探查起前面一大团翻腾不休的血色冥雾。

    修仙之路,步步荆棘,甚至是步步杀机。在求取长生的路途中死去了太多人,真正能长生的又有几个。修仙就是与天争,与地斗,夺天地之造化,补自身之不足,以天地之精华,延自身之性命。要想拥有超人的力量,就要经受超越常人的磨难。这些道理,凤如山自然早就听了无数遍,但再多的道理,在面临一个无法跨越的障碍之时,也未必能带给人坚持下去的勇气。定心老祖的符篆,就是无法跨越的障碍,在这枚符篆面前,凤如山看不到一丝希望,但福祸相依加上灵魔之战八个字,却带来了一线光明,这一线光明,虽然对解决凤如山的麻烦没有任何看得见的帮助,却给了他坚持下去的勇气。

    祝融火炉,当年带给他,带给凤家堡巨大的利益,让凤家堡从岐山境角落里一个最不起眼的小家族,走上了整个岐山境的大舞台,成为连顶级势力也无法忽视的焦点,凤家堡也借机发展成新叶城地区的三巨头之一,现在,是他为此支付代价的时候了。

    这正是福祸相依,原本以为占的便宜,现在却成了负担,世事原本如此,凤如山也没有多少可抱怨的,在站在最巅峰之前,每个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不得不默默忍受的痛苦。

    不过既然福可以转为祸,那么祸也可以转为福,只要自己挺过了这一关,神秘的符篆,也许会变成自己最大的助力和福缘,至于能不能挺得过去,凤如山倒不是特别担心。

    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知道我现在贸然出手,会不会波及到苏方他们,玄冥金甲龟能以一己之力同时对付五名金丹而不落下风,果然不可小觑,嘿嘿,像这种遭遇战,我这个假御兽流修士,还是见识不够啊。”

    眼前冥雾翻腾,凤如山的神识根本无法深入,对冥雾内的情形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而玄冥金甲龟的神通太过诡异,凤如山关于妖兽或者说御兽流修士战斗的了解又过于浅薄,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的攻击会不会帮上倒忙,是使用法术还是法宝,是全力出手还是先试探一下。如果是其他的御兽流金丹,还有大量过往的经验可以借鉴,凤如山,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嗯,最后两个幻阵都隐隐和信任有关,难道我平时太多疑了,嘿嘿,就相信古名一次,看看凤凰真火,是不是真的是玄冥金甲龟的克星。”

    凤如山略一踌躇,很快有了决断,法诀连连变动,不多时,一股浩大的金光绽放开来,然后一只栩栩如生的火凤出现在了空中。这火凤并不仅仅是平时使用法术凝聚出的外型,而是夹杂了真正神兽的一些东西。是凤如山沟通火凤翎羽时无意间所悟,经过充足的准备,能够引动一丝神兽的威能。虽然只有一丝的威能,但也是很难对付的东西了。

    如果凤如山将火凤翎羽唤出体外,用精血激发,将极大的提高火凤的威能,不过现在自然用不上。

    使用火凤翎羽的代价,凤如山记忆深刻。

    他并不认为古名他们会被一只三阶的妖兽轻易灭杀,但身处对手的主场,还是速战速决的比较好,而且刚才的幻阵,虽然对他心神压力不小,不过法力神识,却没有太大的消耗,凤如山没有站在旁边看队友奋战的习惯。

    “去!”

    招出了由火焰组成的火凤之后,凤如山伸手一指,火凤仰首一声清鸣,振翅扑向了血色的冥雾。虽然火凤攻击的威力并不算特别突出,但这火凤却有一定的自主性,可以自行攻击,而且也甚为坚韧,即使被毁,只是损失了法力和其上的一缕神识,对凤如山的伤害也不算严重。

    转眼之间,火凤就飞到了冥雾的边缘,冥雾一阵翻腾,从中分化出数道粗大的血色锁链,扑向了火凤。凤如山法诀一变,火凤毫不犹豫的迎上了血色锁链,血色锁链纵横交错,化作一张简易的大网,向火凤当头罩下。

    “想阻止火凤进入冥雾之中吗?难道玄冥金甲龟的实力如此强横,能独自绞杀四名金丹后期的修士和他们的灵兽?这下麻烦大了。”

    玄冥金甲龟不是退走或者等火凤进入冥雾之后再图绞杀,而是意图主动阻止火凤插手冥雾中的战局,表明古名他们四个的情形不容乐观,独自面对四名金丹,玄冥金甲龟还有如此的能力,让凤如山暗暗警惕,不过心中震惊,凤如山手上却不敢怠慢,法诀转动,火凤直接撞向了冥雾大网。

    火凤和不怎么起眼的冥雾大网一相遇,立刻爆发出兴奋的鸣叫声,而原本只有聊聊数道的血色锁链,也立刻蔓延开来,组成了一个几乎密不透风的大网,将火凤牢牢的困在了网中,而且大网立刻开始收紧,显然是冥雾中的玄冥金甲龟感受到了火凤的威胁,要先绞杀这只火凤之后,再想办法对付凤如山。

    在玄冥金甲龟收紧冥气大网的同时,凤如山当然也没有闲着,法决转动之间,一股金色的火焰从火凤身上燃起,和冥气大网纠缠在了一起,而火凤同时猛然发力,试图挣脱这张大网。一时之间,较量就集中在了火凤和冥气大网的争斗上,虽然凤如山还有余力继续用其他手段攻击,但却选择了留一手。

    用自己的火焰炼化冥气,凤如山已经做得纯熟之极,如此简单的对耗,他不担心玄冥金甲龟玩出别的什么花样。

    滋滋啦啦的声响之中,越来越多的冥气丝被金色的火焰直接炼化,虽然从冥雾中飞出道道锁链补充到大网之中,但在凤如山源源不绝的法力支持下,火凤的威势还是越来越大,慢慢的,冥气大网变得稀薄了一些,显然不是冥气不够,而是玄冥金甲龟无法分出更多的心神和火凤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