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尊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海皇!(一更)

第三百九十九章 海皇!(一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咦?好像气流不对劲!”一位逃到了安全地带的玄士,敏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似乎,是向着玉白江而去。”周围一人,有些迟疑说道。

    太一仙子正无奈于失控的场面,蓦地,她秀眉耸动,噙着古怪的目光四下环视一圈,随后落在了江白羽身上,一缕疑惑在眸中升腾,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一身黑袍的江白羽,脑海里生出一丝猜测来。

    正如许多人感受到的那般,周遭的空气都在朝着江白羽方向流动,江白羽微微张着嘴,疯狂的吞吸着周围的空气,其胸膛逐渐胀大,宛如膨胀的皮球,一身衣衫隐隐有裂开的征兆,庞大的气流就是被他吸入了其中。

    与上次对付天外之魔的魔头不同,当时江白羽仅仅是匆忙间吸了一口气,眼下却如鲸吞般吸纳了海量的空气,将其强行压缩喉咙间,通过强韧的喉咙,急速压缩,随着压缩,这团空气飞快撞击着喉咙间,起初如雨点,最后随着声音越来越大,宛如一声声闷雷,声势颇为惊人。

    二十九次的剧烈压缩,看似,漫长实则不过是瞬息间。

    天龙咆哮!

    江白羽猛地吐出这团气流,宛如爆炸的声响一连串的乍响,急速旋转的气流化作了尖锐的音波,怒吼着冲击向迎面而来的残剑爆炸!两相碰撞,残剑爆炸甚至连抵挡都来不及,立即就被恐怖的音波冲击得倒卷而回!

    “轰轰轰!”震天的轰鸣,恐怖的音波,融合成破坏力极大的冲击波,被爆炸略微破坏的擂台。在这融合的冲击波中,摧枯拉朽般被彻底破碎殆尽,每一寸都出现了裂纹,随后轰然倒塌!

    稍微靠近擂台的观众席,那些来不及逃跑的玄士。纷纷被冲击波震得摇晃不止,定力不足的则直接被冲得倒飞。而距离擂台极远的玄士,也忍不住捂住了生疼的耳朵。

    他们距离如此遥远尚且如此,何况是处在音波中心地带的五行剑皇与风神玉了。

    两声惨叫相继发出,只是立即淹没在了庞大的音波当中,在观众的眼里。只看到了两位人皇连惨叫都来不及就被强烈的冲击波冲得倒飞百米之远,重重砸在了观众台上,两人均是仰面喷出了一口血。

    风神玉稍微好一点,残剑的爆炸稍微抵消了部分冲她而去的冲击波,但五行剑皇就极为凄惨了,他一身衣衫被炸得稀烂。脸上的面具也在冲击波中化为粉剂,露出了苍白如纸的面容,胸膛上飘洒着大片的血花,一枚残剑打入了他胸膛之中,赫然是重伤之躯!

    江白羽的天龙咆哮将残剑的爆炸威力全部抵销,解除了残剑伤人之危,慌忙逃难的玄士们。这才终于惊疑不定的停下来,回头望着擂台现场,忍不住倒抽凉气!

    擂台早已轰然坍塌,大地龟裂开一道道长长的裂缝,足有巴掌宽,似乎大地经历了一番强烈地震似的,更夸张的是,大地上的砂砾,以江白羽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辐射,而江白羽所在的大地更是深深的凹陷了进去。

    从高处望下去。仿佛一颗天外陨石突然降落造成的灾难似的。

    当然,最让他们震撼的还是风神玉与五行剑皇。

    玉白江一击,让两位人皇全部受伤!他们二人还是人皇一层中极为厉害之辈,一个能力压同阶,一个则是成名数年的顶尖之流。但。玉白江仅仅是施展了音波玄技,他们二人就全部失去了战斗力!

    玉白江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变.态?

    “莫非……他是人皇二层的前辈不成?”有一个玄士面庞凝重的道出了自己内心的震撼,很难相信一个人皇一层的玄士能如此轻易解决掉两位同阶。

    而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太一仙子,瞳孔骤缩,美眸中弥漫着喜色,飞身落到场中,快步走到江白羽面前,敛衽一拜:“原来是前辈大驾光临,请恕妾身眼拙,竟没认出前辈来!”

    天龙咆哮,她是第二次亲眼所见了,但威力却远超第一次施展那般,强大的破坏力一招秒掉了两位人皇,这给了太一仙子深深的震撼,不愧是能反掌间灭杀天外之魔的前辈,实力果然可怕。

    太一仙子此番恭敬模样,让大家愣住了,她都称呼为前辈,这岂不是……大家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难不成,他真是人皇二层?

    江白羽颇为无语,若非那两人的争斗扰乱了比试,他也不会出手了。

    既然太一仙子已认出,江白羽索性摘下了面具,露出了真容,淡淡一笑道:“仙子还是处理一下残局吧,比试到如今程度,似乎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风神玉和五行剑皇都被打伤了,剩下的三人之中,只剩下江白羽还在,自然没有了五天后决赛的必要,幻月令除了给他没有别的选择了,局面发展成这般模样,有些超乎意料了。

    闻言,太一仙子俏脸挤着苦笑:“若是前辈早一些告知你会来的话,这场比试便没有进行的必要了,如今却是让妾身为难呀。”

    环视一圈数十万人的眼光,太一仙子觉得脸面发烫,好好一场比试成了这种残局,她这个主持者未免显得有些无能。但事已至此,后续的决赛已成空谈,为今之计只有将幻月令赠给江白羽了。轻吸一口气,太一仙子尴尬一笑:“呵呵,看来比试的结果都超出大家意料了,按照原本计划,是需要进行决赛的,可现在,诸位还觉得有必要吗?还有谁觉得玉白江前辈不够资格得到这枚幻月令?”

    她却是将这个决定丢给观众,如以此来,她的尴尬就缓解了不少。

    观众里谁敢说个不字?人皇二层的前辈,他们平时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此刻均是噤若寒蝉的默不作声,默认了太一仙子的决定。

    太一仙子嫣然一笑,朱唇轻张:“既然如此,那么我代表幻月神姬族,将这第十枚幻月令赠予给玉白江前辈!”轻笑着,她取出了一枚月白色的令牌,双手奉上,笑吟吟道:“前辈,请笑纳!”

    江白羽很是松一口气,幻月令比想象中来得更容易,顺利得超乎异常,这样的话,很快就可以进入神遗之海,在一月之内找到踏波岛主的主人,夺得弥补胎息婴儿的丹药了,此事一了就该着手寻找虚无魔莲了,胎息婴儿一下就耽搁了半年,着实浪费了不少时间。

    江白羽右手一抓,将这枚幻月令抓住。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冲天的杀机从天而降!一根极度冰寒的冰剑从天而降,直射江白羽!冰剑来势之凶猛,剑气之强大,远超五行剑皇!明明冰剑还在五十米之外,江白羽却已感觉到皮肤的生疼,凛冽的剑气如同刀子一样在皮肤上刮动。

    这一剑的威力,堪称可怕。

    太一仙子脸色霍然色变,心脏如同被人捏住了,竟有些喘不过气!此人的杀意,太浓!此人的剑气,太强!强到太一仙子有挡无可挡的无力之感!

    但她身为幻月神姬族,镇定还是有的,类似的强大气息,她经常能从族人身上感受到,并未有多少慌张,脸色陡然一沉,朝着天际轻叱:“哼!闯我幻月神姬族比试,若不给一个交代,你不用再走了!”

    这就是幻月神姬族的底气!

    天际之人明显对幻月神姬族有着忌惮,其本人尚在天边就竭力传来了声音:“太一仙子请息怒,在下并无侵犯幻月神姬族之意!”

    说话间,此人已经急速飞过来,赫然是一位面红耳赤的苍颜老者,其令人心颤的强大气息,宣示着他人皇二层的强大实力!

    看清此人面貌,再看看那冰剑,太一仙子阴沉之色稍稍收敛了一些,质问道:“你是海皇前辈吧?怎么,莫非你也想参加幻月令争夺?”言语间,太一仙子眼里闪着冷笑:“我们幻月神姬族可是特地却邀请过海皇前辈,奈何,海皇前辈这等闲云野鹤之人,我幻月神姬族可是没有这份面子请动!”

    提起此事太一仙子就恼火,作为十大人皇之一的海皇,自然是本次幻月神姬族重点邀请的对象,事实上,第十枚幻月令就是为他准备的,但海皇此人性格孤傲,从不与任何势力交往,颇为傲慢,奈何其修为强大,若无必要,倒也没谁愿意得罪。

    就连幻月神姬族邀请他去开启那密藏,也被此人一口回绝,并且是极其傲慢的拒绝!负责邀请他之人,就是太一仙子!其余族人负责邀请之人,均有所收获,唯独她被拒绝,她可是一直怀恨在心呢,如今,对方不请自来,让她颇有报复的快感。

    闻言,海皇苍老的面容浮现一缕尴尬,但旋即脸色骤冷:“太一仙子,请恕在下冒昧,在下此番前来,并非与幻月神姬族为敌,而是……取此人性命!”

    海皇老眼猛然射向江白羽,宛如实质的目光令得江白羽心脏紧缩,深深的压迫令得江白羽身体不自然的起了生理变化。

    这就是人皇二层之威!

    江白羽一颗心略微沉了沉,林皇的大哥海皇终究还是找来了,而且不偏不倚,在眼下最关键的时刻!若是在别的时候,他大可以骑上大白猫逃掉,可眼下幻月令还未到手,他若一走就前功尽弃。

    这个海皇,来得还真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