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嫁 > 第六十一章 恩爱日常

第六十一章 恩爱日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听颜霁珩不同意,战睿琳也倔强起来。

    她一把掀起被子,光着两只脚,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因为昨天晚上折腾了大半宿,现在还没有完全退烧,战睿琳浑身没什么力气,她晃了两下,险些摔倒。

    “你看看!”

    颜霁珩气得不行,一把将她抱起来。

    “那你帮我洗!”

    战睿琳紧紧地用双臂环着他的颈子,两条腿来回地踢着,就是不肯妥协。

    他略一犹豫,知道她一向爱干净,现在身上发黏,一定不舒服。

    “那好吧,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颜霁珩只好先和她商量着。

    “什么事?”

    战睿琳斜眼看他,一副警觉的样子。

    “一会儿我给你洗澡的时候,你不许动手动脚的,洗完就出来,要是做不到的话,我就不给你洗了。记住了没有?”

    颜霁珩一本正经地问道。

    她愣了一下,这才哈哈大笑起来:“我对你动手动脚?!”

    他有些不自然地低咳了两声,掩饰着尴尬。

    “好,我保证不对你动手动脚,快带我去洗澡吧,我难受死了!”

    战睿琳不住地央求道。

    颜霁珩点点头:“等着,我先去放洗澡水,要热一点才舒服。”

    说完,他就撩起袖子,去了卫生间。

    里面果然传来了哗哗的水声,战睿琳坐在床上,听了一会儿,然后主动把睡衣脱掉了。

    她看着自己原本白玉无瑕的肌体上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红痕,不禁又羞又怒,赤脚走进卫生间,对正在放水的颜霁珩没好气地吼道:“都怪你,我现在好像起疹子了一样,浑身都是这些难看的印子!”

    听到声音,他直起身来,回头一看,正撞见那对上下跳跃的雪白兔子。

    喉咙里顿时又一次冒起火,颜霁珩移开视线,咽了咽口水,艰难地说道:“好了,水差不多了,你进去吧。我拿毛巾给你。”

    一边说着,他一边略显忸怩地转过身,去拿毛巾。

    战睿琳还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一脚跨进了浴缸,试了试水温。

    “真暖。”

    她眯起眼睛,很快把身体都埋进了热水里,发出舒服的叹息。

    看着战睿琳如猫儿似的满足的表情,颜霁珩默默地压下了体内叫嚣的火焰,只好忍耐着,帮她擦拭着前胸和后背。

    偏偏,她还不闲着,一张小嘴说个不停。

    “这里,这里。”

    “后背有一点痒,不要……又有一点疼……哎呀,你轻一点嘛!”

    “大腿很酸,帮我按一下。”

    眼看着战睿琳把自己当成了搓澡工,颜霁珩再也受不了了,他把毛巾往水里狠狠一丢,然后一把扯掉睡裤,直接也进了浴缸。

    宽大的按摩浴缸内,空间足够,即便多了一个人,也不显得拥挤。

    “你想干嘛?我可没有对你动手动脚,我连你的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

    战睿琳尖叫一声。

    她想要闪躲,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就被颜霁珩抓进了怀中。

    “我只是要求你不许对我动手动脚,没有承诺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不是吗?”

    颜霁珩一边笑着,一边把热水浇在战睿琳的肩膀,以免她觉得冷。

    “我……你也太奸诈了!”

    她愤愤不平地控诉道。

    当然,等到两个人从浴缸里出来,已经是大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颜霁珩原本不想这么快就放过战睿琳,不过,她确实很虚弱,他只好见好就收,浅尝辄止,不能太过放肆,毕竟来日方长。

    将她冲洗干净,用大浴巾裹得严严实实的,颜霁珩把战睿琳抱了出来。

    他先把她放在一旁,飞快地换掉了床单和被罩,又铺上了干净的,然后才让战睿琳重新躺上去。

    “快洗了吧,好脏……”

    床单上布满了一团一团已经干掉的可疑液体,战睿琳只看了一眼,小脸就红得不像样子。

    “我要收起来,当纪念。”

    没想到,颜霁珩却摇了摇头,还郑重其事地把它们叠了起来,装进一个密封真空袋里。

    战睿琳探出头,尖叫道:“变态!你留着这个干嘛?太恶心了吧!”

    为什么她以前都没有看透这个男人的变态本质呢!

    邪恶,放肆,大坏蛋!

    “随便你怎么想。”

    颜霁珩一脸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收起袋子,转身走出房间。

    估计是找地方放他的“纪念品”去了。

    战睿琳握着拳头,一脸屈辱地看着颜霁珩高大的背影,只能无奈地在半空中用力挥了两下,发泄着心头的不满。

    两个人在家整整休息了两天。

    到了第三天,战睿琳疑惑地问道:“你都不去公司,可以吗?”

    她倒是想回去工作,但颜霁珩死也不让。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颜霁珩把战睿琳的情况说得太严重了一些,就连乔念都不许她回来上班了,直接告诉她,他已经找了其他工作人员来接手了她原本负责的展会工作,即便她去了,也无事可做。

    一听这话,战睿琳只好继续放假。

    “陪你比较重要。”

    颜霁珩吻了吻她的脸颊,藏在被子下面的大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令怀中的女人娇喘连连。

    战睿琳按住他,气鼓鼓地说道:“什么陪我,你根本就是占我便宜!你这个采阴补阳的恶人,我现在浑身没力气,肯定都是被你吸走了。”

    他被逗得大笑:“我才没有采你,倒是你把我掏得空空。”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露出羞怯的表情,用手去拧颜霁珩的胸口,嘴里还念叨着:“不要脸,不要脸,脑子里就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两个人在床上打闹了半天,颜霁珩终于收敛了笑意,正色道:“琳琳,我明天真的要去公司了,不能再在家里了。”

    她也停下来,看着他的眼睛,笑得弯起眉眼:“真的吗?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在家好好睡一大觉了!”

    颜霁珩:“……”

    他抽了抽眼角:“就没有任何舍不得的想法吗?”

    战睿琳把小脑袋摇得飞快。

    气得颜霁珩立即有了一个新的主意:“那好。不过,你不能在家,你得跟我一起去公司,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肯定又不会好好吃饭。”

    她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嘴巴张得老大,呆呆地看着他。

    第二天九点,颜霁珩拖着一个美少女去上班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公司。

    虽然他和胡雨梦从来没有承认过彼此的关系,但老板和助理朝夕相对,整天在一起,公司里的不少员工都把他们两个人默认为一对儿。

    没想到,颜霁珩却“移情别恋”,很多人甚至都忍不住用同情的眼光看向胡雨梦。

    因为乔念公司的展览会已经顺利结束,所以,胡雨梦不用再留在那边帮忙,她正常上班。

    “颜总早。战小姐早。”

    看见颜霁珩,胡雨梦急忙起身问好。

    紧接着,她又看见颜霁珩的身后还站着一脸不情愿的战睿琳。

    无论刮风下雨,只要是工作日,胡雨梦必定会雷打不动地在早上八点半到达公司,而且会在楼下的员工食堂为颜霁珩准备一份早餐。

    他不挑食,食堂里卖什么,颜霁珩就吃什么,和普通员工一样。

    胡雨梦知道他的口味,就换着花样去买。

    “小梦,早。对了,麻烦你再去买一份早饭上来,但愿还能买到鸡汁包和甜豆浆。”

    颜霁珩看了一眼时间,对胡雨梦说道。

    说完,他看向一旁的战睿琳,发现她正在瞪着自己。

    “听话,我办公室里有床,吃了早饭,随便你睡到几点钟都行,吃午饭的时候我会喊你。”

    知道战睿琳没有睡够,所以,颜霁珩说话的时候也小心翼翼,唯恐惹出来她的起床气。

    “我知道了,这就去买。”

    胡雨梦匆匆下楼,因为她看着颜霁珩用那样的表情和语气对另一个女人说话,心就会疼痛不已,只想快一点逃离。

    虽然从一出生就认识了颜霁珩,不过,战睿琳来他办公室的次数简直是屈指可数,而且还是几年前来过。

    她一走进来,就发现里面大变样,和记忆里的完全不同。

    “嗯,去年的时候重新装修了一遍,毕竟也赚到了一些钱,不能太寒酸,尤其是接待客户的时候,这是公司的门面。”

    看出战睿琳的疑惑,颜霁珩主动解释道。

    他接了一杯热水,递给她。

    战睿琳小口小口地喝着热水,哼了一声:“我又被你抓壮丁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了。”

    很快,胡雨梦送来了两份早饭。

    “颜总,战小姐是过来玩的吗?需不需要一会儿我带着她在公司里面逛一逛?”

    她有些忐忑地问道。

    颜霁珩喝了一口豆浆,“不用,她就在我这里,接下来一段时间,我都带着她过来上班,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必须看着她。”

    那语气,就好像战睿琳是三岁小孩儿似的。

    “哦,这样啊。”

    胡雨梦略有一点失望,她看了一眼一脸溺爱表情的颜霁珩,有些狼狈地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一向对工作一丝不苟的男人,竟然带着女人来上班,只是担心她会不按时吃饭……如果说出去的话,恐怕大家都不会相信吧。

    “胡助理,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战睿琳咬了一口鸡汁包,含糊地说道:“有什么事情如果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就去给你打下手。”

    胡雨梦勉强笑了笑:“谢谢战小姐,我应该还应付得来。再说,我可不敢让你干活,颜总一定会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