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嫁 > 第二十四章 酒醉误事

第二十四章 酒醉误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酒店上班,每天会和形形**,各式各样的客人打交道。

    前来开房的男男女女,真是人生百态,什么样子的都有。

    对此,前台小姐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她从胡雨梦的手中接过两张身份证,快速地做好了登记,将房卡和身份证一起递过去,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甜美:“祝二位入住愉快,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打内线电话。”

    被弄蒙了的乔念终于回过神来,他连忙辩解道:“不、不是……你搞错了,我们……我和她……我们不是……”

    一旁的胡雨梦用力地推搡着他,让他没有机会说出后面的话。

    她还回头冲着前台小姐抱歉地笑了笑:“真不好意思,他一喝多了就喜欢开玩笑,尤其是见到漂亮姑娘,就喜欢逗人家……”

    说完,胡雨梦又去掐着乔念,大声吼道:“快走,醒醒酒!”

    由于乔念一身的酒味,根本没有人会相信,他今天晚上其实连一口酒都没有碰。

    一直走到电梯里,乔念才终于从胡雨梦的手中逃脱出来。

    他气急败坏地喊道:“你是不是花痴?谁要和你开房了?把房卡和身份证还给我!”

    说话的时候,乔念又紧张,又害羞,连耳朵尖都红了。

    除了和社团的人一起去外地参加各种比赛,他还没有单独和人开房过,更不要说是和女人开房了!

    活了二十多年,乔念是典型的四肢发达,大多数时间都泡在健身房,要不就是户外运动,基本上不通过和女人上床来发泄多余的精力。

    “呦,你怎么连耳朵都红了?”

    胡雨梦虽然喝多了,但她不瞎,一双眼睛还是好使得很,一下子就发现了异常。

    电梯停了。

    乔念夺门而出。

    他走出去之后才想起来,不知道房间号是多少。

    胡雨梦握着两个人的身份证还有房卡,手上提着一双能戳死人的高跟鞋,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我走不动了。”

    她在后面喊了一声。

    乔念没搭理她。

    紧接着,后面传来了“咕咚”一声。

    他被吓了一跳,回过头一看,发现胡雨梦倒在地上,四仰八叉。

    “我真是服了你。”

    乔念咬牙切齿地说道,然后又折回去,把她一把抱了起来,顺便从她的手上抽出房卡,看清楚了房间号。

    刷卡,进门。

    他把胡雨梦丢到房间里的床上,把她的东西都扔在地上,累得站在地上直喘气。

    “这他妈是哪里来的疯子啊。”

    乔念气呼呼地解开了衬衫领口,自言自语道。

    他今天第一天去公司,还特地穿了衬衫和西裤,打扮得人模狗样的。

    拽了拽领口,乔念掏出手机,发现几个损友正在微信群里聊得十分热闹。

    他打了一行字,发过去:“一女的喝多了,非要和我开房,现在已经进门了,我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这条消息一发出去,原本就热闹的群里顿时炸了锅。

    “长得漂亮吗?”

    “记得戴套。”

    “谁知道是不是他妈的仙人跳啊?用不用哥们带几个人去帮你守住房门?”

    “干,不干白不干,先发张照片看看。”

    “喂喂喂,你们能不能有一点素质?乔念还是一个雏儿呢,就这么没了清白,你们不仅不阻拦,还撺掇,你们还是人吗?听姐姐的,咱们掉头就走,绝对不受诱惑,一定要保住处男之身!做四方城里最后一个处男!等我女儿长大了,一定嫁给你!”

    “放你妈的屁,你女儿上个月才满月!”

    一分钟不到,群里刷出来了三四十条,全是没用的废话。

    乔念越看越来气。

    “算了,我去洗澡,你们聊吧。”

    他又打了一行字,发了出去。

    隔着手机,乔念都能听到这帮人在嘲笑自己。

    童子鸡怎么了,童子鸡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洗干净啊!仔细洗洗前门和后门!”

    “多想想和我们的友谊,能帮助你不要那么早就缴械投降,第一次嘛,难免的,大家不会嘲笑你的……”

    他愤怒地退出微信,以免那些污言秽语脏了自己的眼睛。

    放下手机,乔念坐在床边,吃力地脱掉脏兮兮的裤子和鞋子,又脱掉上身的衬衫。

    他穿着内裤和袜子,给酒店的洗衣房打电话,让人上来取衣服。

    很快,有人来取脏衣服,乔念把衣服和小费一起递给他,关上了房门,准备洗澡。

    床上的人咿唔一声,声音沙哑地说道:“水,给我点儿水……”

    醉酒的人往往口干舌燥,胡雨梦此刻觉得自己的喉咙像火烧一样,她爬起来,眯着眼睛看了一圈,发现不认识这里,也没来过。

    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她晃了两下,听见有人在洗澡,一头就冲了过去。

    乔念正在洗头,闭着眼睛,双手揉搓着一头泡沫,忽然察觉到一股凉风,他下意识地睁开眼睛,一大团泡沫刚好落下来,糊在眼睛上。

    “靠!”

    他转过身,急忙用水冲洗,眼睛里一阵阵发酸,辣得直流眼泪。

    胡雨梦没搭理他,拧开水龙头,用手接着,喝了好几大口,这才不渴了。

    她转过身,看着身边不远处的那个裸男,呵呵傻笑两声,还吹起了口哨:“身材不错啊,小家伙。”

    乔念顾不上搭理她,疯狂地冲洗着,总算能睁开眼睛。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看不到我洗澡呢?”

    他色厉内荏地大声吼着。

    胡雨梦靠在洗手池旁,双腿一踢一踢的,还没有完全醒酒。

    “我自己进来的。哎,你多大?”

    乔念的耳根迅速红了起来,他气咻咻地骂道:“没见过你这么好色的女人,你管我多大?大起来戳死你这个脑残!”

    胡雨梦愣了愣,一时间呆住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问你今年几岁了,你他妈跟我扯什么呢!信不信老娘捅烂你的小XX!”

    她一下子跳起来,“吧唧”一声,立刻摔倒在地。

    饶是乔念自诩为见多识广,这一刻也不禁石化在原地。

    一个声称要XX他XX的女人,此刻脸朝下地躺着,不停地哀嚎,几次试图想要爬起来,都没有能够做到。

    “你别乱动,我先扶你,慢慢起来,疼的话就说出来。”

    乔念飞快地拿了一条毛巾裹在自己的腰间,然后伸手去抓胡雨梦的手臂,想要把她拉起来。

    “我全身都疼!”

    胡雨梦呜咽着,一甩手,躲开了他递过来的手,自己胡乱地在空中挠了一下。

    成功地把乔念的遮羞布给拽了下来。

    她把那条毛巾抓在手上,擤了擤鼻涕,又丢到一旁去了。

    “地上凉快,我就在这里睡,拜拜!”

    胡雨梦咕哝一声,还翻了个身。

    乔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两腿之间,只见一个关键部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变化。

    他试着深呼吸,长出气,再呼吸,再出气……

    几次之后,依旧没用。

    “喂,胡、胡什么来着,狐狸精?不对……那个,胡小姐,我给颜霁珩打电话,让他来把你接走,行吗?”

    乔念摇了摇胡雨梦的肩膀,大声问道。

    这么一个醉醺醺的烫手山芋,他实在不敢再拿着了,搞不好一会儿连自己都被烧死了。

    一听到“颜霁珩”三个字,胡雨梦蹭一下坐起来,瞪着红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看向乔念,低吼道:“你敢!你要是敢找他,我就敢打死你!”

    他笑了:“你打我,还想打死我?我告没告诉过你,别说是你这样的,哪怕是男的,八个人一起上,都近不了我的身。”

    胡雨梦睁大双眼,倒吸一口凉气,一脸吃惊地看着乔念。

    他以为她被吓到了,洋洋得意地在胡雨梦的面前坐下来了,斜睨着她:“怎么样,害怕了吧?”

    她点点头,看着他的眼睛,趁他不备,猛地伸手一抓。

    乔念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做什么……把手拿、拿开……”

    胡雨梦一手抓着,一手去脱身上的连衣裙。

    她很快就脱掉了外面的裙子,露出里面的黑色蕾丝透视连体内衣。

    乔念没见过这种内衣,一下子看傻了,情不自禁地去想,这东西是怎么穿上去的。

    胡雨梦不搭理他,连内衣也没脱,往他身上一坐,动作一气呵成。

    “啊!”

    乔念大喊一声,有点儿疼,然后大脑就出现了一片空白,整个人好像呆住了似的。

    她气呼呼地问道:“进不了你的身?进去没?进去了吧!还想要八个男人进你的身,你口味挺重的啊,不怕被戳死吗?嗯?还敢不敢装逼了?”

    说一句,动一下。

    乔念:“我……我屮艸芔茻……¥%……&*#!”

    至于他后面说了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了,应该完全是无意识的单音节。

    和乔念相比,胡雨梦算是半个老司机,但体力不怎么样,折腾了半天,她就直接倒在了他的身上。

    “你这是……完事了?”

    他咬着牙,气冲冲地问道。

    胡雨梦媚眼如丝,脸颊红火,哼哼了两声:“嗯,让我下去吧,我想上厕所,憋不住了。”

    乔念充耳不闻,大手依旧箍在她的腰上。

    她生气了:“你不让我下去,我就尿你身上!”

    他马上变了脸色,按着她,一边报复似的动作,一边大喊道:“那你就试试,敢弄我身上,看我不弄死你丫的!”

    胡雨梦尖叫着,彻底醒酒了。

    乔念不肯放开她,她倒是爽到了,他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