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嫁 > 第十一章 刁冉冉的最后一天

第十一章 刁冉冉的最后一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点二十五分。

    波尼·克尔斯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看向腕间的手表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不会临时放了自己的鸽子吧!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真的一点儿都不介意把事情闹大,哪怕掀翻整个中海,也会把她挖出来!活了这么多年,波尼·克尔斯还从来没有被人爽约过!

    十二点二十八分。

    他看见有空姐正微笑着引领一个脸色极度苍白,看起来像个鬼一样的女人朝贵宾室走过来,女鬼的手里还拖着一个很小的行李箱。

    谢天谢地,不知道为什么,波尼·克尔斯竟然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你迟到了。”

    他坐在单人沙发上,虽然是坐着,但依旧气派不减。

    刁冉冉谢过空姐,把自己的行李箱交给她,然后才平静地说道:“不会,还有一分钟。”

    她的神态十分笃定,好像早已经把每一分钟都计算得清清楚楚。

    “你这么厉害,怎么还经营不好一段婚姻?”

    话一出口,波尼·克尔斯就有些隐隐地后悔了,不过,也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和预计的并不一样,她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被刺痛的表情,只见刁冉冉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用手托腮,沉思了片刻,才回答道:“确实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等我想明白了再回答你吧。不如,你先告诉我,你也离了三次婚,想必很有心得。”

    波尼·克尔斯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他实在不想和任何人提及那三段婚姻,每一段都像个笑话,而且是举世皆知的大笑话。正因为如此,刁冉冉知道他离了三次婚,也一点儿不让他觉得惊讶,他的私生活已经被网络无限制放大,他本人也已经被钉在了“渣男”的头号耻辱柱上。

    “我要喝咖啡,黑咖啡。”

    波尼·克尔斯的眼角轻微地跳动着,那是他在压抑着负面情绪的表现之一。

    刁冉冉好像没有听见一样。

    等他又重复了一遍,她才像是哄孩子一样地说道:“不是说你有私人飞机吗?飞机上有,等会儿登机之后就能喝到了。”

    她的语气彻底惹恼了他,他大吼道:“我现在就要喝!门外有星巴克!”

    刁冉冉挑眉:“哦,我也看见了。”

    波尼·克尔斯气得一拳砸在沙发扶手上,愤怒地咆哮道:“我是叫你当助理,不是跟我一起上脱口秀节目的!”

    她只好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子,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他凝视着女人那一道窈窕的身影,恼怒不减反增。习惯了阿曼达女士的专业与寡言,波尼·克尔斯不由得对自己新招来的这位助理充满了怀疑,很快地,他又劝着自己,就当养了一个闲人,用来换取乔瑞秋五年的忠心耿耿好了。

    机场的咖啡店,向来不缺少客人。

    刁冉冉要了一杯黑咖啡,想了想,也给自己要了一杯。

    在来机场的路上,她有好几次都想刹车,把行李丢掉,杀回去,找战行川拼命。

    但她终于还是忍住了。

    她现在势单力薄,一穷二白,而且刚刚脱离了牢狱之灾,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去了也是白白送死,说不定就算拼了命,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何况,会所经理和自己说的那些话,即便是拿到法庭上,也不能完全用来当做证据。

    “小姐,麻烦稍等一下哦,今天的客人有点儿多。”

    刁冉冉点点头,走到一边去,找了个空座坐下。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吉诗雪的号码。

    “刁小姐!”

    吉诗雪显然又惊又喜,从声音里就能听得出来。

    “还好吗?”

    刁冉冉笑着问道,她知道,律擎寰收购了她的公司以后,吉诗雪和安吉丽娜等一众老臣都没有离开,除去忠心耿耿这一因素外,自然还因为新老板对员工的待遇相当不错,做生不如做熟,经过短暂的考虑之后,大家纷纷留了下来。

    “还好,律总对我们留下来的员工很好,只不过现在手上没有什么工作,都是在做以前的旧项目,大家的士气有些低迷。”

    吉诗雪实话实说。

    刁冉冉猜到了,现在的硫觅,其实也和苟延残喘差不多。

    “别担心,等过了这阵子风头,律总就会投资,开拓新项目了,我知道他不会买一家赔钱的公司的,他肯定有自己的计划,你们先不要着急,做好手头上的事情,到时候大展拳脚。”

    临别在即,她难免叮嘱几句自己曾经的助理。

    “刁小姐,你回来吧,律总一定会让你继续执掌硫觅的!就算你现在不是公司的老板,可也一样可以做高层啊……”

    吉诗雪不明白,为什么刁冉冉再也不打算回公司了,这是她的心血,而她就这么放弃了。

    “这件事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让你帮我发一条微博,我的微博账号以前都是你帮我打理,所以我研究了半天,也不太会用。等一下我把一个文档发给你,等下午的时候,你登录我的账号,发完就可以了,至于留言之类的不用去理会,这个账号以后我也不会再用了。今天是刁冉冉的最后一天。”

    她深吸一口气,快速地说道。

    余光看见,她的两杯咖啡已经好了。

    吉诗雪虽然懵懂,可也只能说好,刁冉冉也不废话,挂断电话,直接传了一个小文档过去,然后关机。

    当她端着两杯咖啡走回贵宾候机室的时候,才发现波尼·克尔斯已经满脸急色地在等她了。

    “快一点儿!为什么让你买一杯咖啡就好像让你去种咖啡豆一样慢!”

    他伸手夺过,然后用空着的那只手很自然地拉过刁冉冉空着的那只手。

    两个人一人握着一杯咖啡,快速地穿过通道。

    她被他拉着,一路向前,有些失神地看着今天蓝得不正常的天空,这样的好天气对于中海来说,是极为难得的。

    再见,中海。

    不用太久,我就会回来的。

    *****

    战行川穿着一身宽松的家居服,正站在婴儿床旁边,逗弄着刚刚睡醒的战睿珏。

    小家伙中午喝了奶之后,一口气睡了两个小时,在下午三点,阳光最好的时候醒了过来。他醒来之后也不哭不闹,啃着自己的脚丫,咯咯地乐起来,没完没了。

    战行川真想把虞幼薇喊来,让她亲眼看一看,证明孩子真的没有经常哭闹,哪怕是在夜里也很安静。就连请来的育婴护士都说,这真是一个很好带的孩子,不操心。

    他伸出手,战睿珏捏住他的手指,往自己还没有长牙的嘴里塞,流了好多口水在上面。

    “喂,喂,那是我的手,不是奶嘴。”

    战行川慌忙把手抽了回来,顺手塞了个奶嘴给他吮着。

    就在这时,他的心脏忽然小小地疼了一下,从来没有过的细细的那种抽痛,就像是连着一根丝线,用力地扯着心脏。

    战睿珏也吐出奶嘴,咧嘴哭了起来,毫无缘由似的,吓了大家一跳。

    育婴护士急忙抱起他,走到一旁去哄着。

    战行川按着左心房,镇定了一下,待那种感觉消失,然后走出婴儿房,径直走进书房。

    他住院的时间里,积压了大量的工作,虽然那段期间有容谦和孔妙妙帮忙,但很多决策上的文件还需要战行川亲自过目。

    在键盘上输入密码,笔记本的屏幕亮了。

    屏保是他和刁冉冉的一张婚纱照。

    坦白说,结婚照照得并不是十分好看,他们的婚礼筹备得匆匆忙忙,尽管有钱,可两个人都是大忙人。还记得拍婚纱照那天,天气有些阴沉,就连摄影师都建议,能否改天,不料他们的行程表都是满满的,只空出那一天。

    幸好,经过后期的精修,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是阴天,新人背后的蓝天,蓝得不像是真的。

    就像今天一样。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是孔妙妙打来的,战行川一滞,离婚的事情,他还没有告诉她。

    “你怎么就真的离婚了?你怎么能这么做?你居然一分钱都没有给她!你的钱是打算都给那个女人吗?她的娘家已经破产了,她的公司也卖掉了,你让她下半辈子怎么活?”

    孔妙妙气急败坏的声音隔着老远,也能蹂|躏着战行川的耳膜。

    他等她说完,才淡淡开口:“离婚协议书是她那边的律师拟定的,我只是签字而已,她没向我要钱,也许是不需要。至于她下半辈子怎么过,我猜,会很精彩,精彩到好几个男人不惜为她大打出手……”

    不等他说完,孔妙妙已经吼道:“你自己上网看吧,她发了微博!我这里还要帮你挡着记者!你要是有良心,就在家好好带孩子!别跑去跟不三不四的女人约会!要是被人拍到了,大家都知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而离婚了!”

    战行川怔了怔,这才放下手机,快速地移动鼠标,登录网页。

    果然,就在几分钟以前,沉寂许久许久的刁冉冉的个人主页上,终于更新了一条状态,有文字,也有图片。

    而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下面已经有了大量的转发和评论。

    战行川揉了揉心口,静下来,细细地看着她的微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