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嫁 > 第四十五章 中邪了

第四十五章 中邪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阳光刺眼,透过参天的松柏枝杈,斜斜地照射下来,令战行川的双眼有些昏花,他情不自禁地眨了眨眼,终于看清了面前那女人的面容。

    他顿时懵住,一刹那间,全身的血液全都向头顶涌去。

    如果没有记错,刁冉冉今天出门的时候,穿的是一身驼色的羊绒风衣。

    对,没错,他还亲手为她扣好了最上面的那粒纽扣。临出门的时候,她低头弄了半天都没扣好,说扣眼有点儿小,站在玄关处的战行川等得心急,索性折回来,主动帮她。

    但是,眼前的刁冉冉,分明穿的是白色的短款羽绒服!

    战行川有些懵了,他飞快地闭了闭眼睛,心头大骇:他再怎么糊涂,都不会把自己的枕边人认错!

    是,那的确是她啊,只不过穿着不同的衣服而已。

    想到这里,他再次睁开眼。

    那女人站在墓碑后面,因为站立的缘故,所以看起来比蹲着的战行川高了一大截,此刻,她的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好奇的表情,正在微微俯身地打量着他。

    见他也在盯着自己,她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跳起来,转身就跑。

    “站住!”

    战行川本能地大喊一声,然后站起来,想要追上她。

    但是,因为蹲得太久了,他的双|腿麻了,刚一动,那种钻心的麻痹感从双|腿传来,他立即踉跄了一些,险些摔倒。

    “啊?”

    站在他的身后,背对着他的刁冉冉也听见了战行川的大喊,在刚刚的几分钟里,她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面前的一个陌生人的墓碑,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样。现在,听见他忽然出声,她也吓了一大跳,急忙转过身去查看。

    战行川没有理会刁冉冉,他抿紧嘴唇,强忍着不适,冷着一张脸,仍是一瘸一拐地朝前方挣扎着跑过去。

    他想要追上那个女人,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真的眼花了。

    “行川!”

    不明所以的刁冉冉只来得及看见一抹白色,然后,那一个白色的人影就消失在一大排松柏后面了,再也不见了。

    她依稀能够分辨出来,那应该是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

    刁冉冉又喊了一声,听见她的声音,战行川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了下来,转过身,朝着她慢慢地走回来。

    这里是远离市区的墓园,人迹罕至,地形复杂,自己不能就这么丢下她一个行动不便的孕妇,去追那个可疑的人物,如果是有人故意引开他,那么后果不堪设想。他绝对不能轻易冒这个险,更不能随便地把她置于危险的环境之中。

    见他停下来,刁冉冉也吓得不轻,几步走过去,一把抓|住战行川的手,两个人的手都是一片冰凉。

    “行川,你怎么了?是看到什么还是听到什么了?”

    她急忙问道,视线越过他的肩膀,看向远方。然而,在那里只有一排排的墓碑,以及参天的松柏,地上还有着未化的积雪,天地间显得有些空旷寂寥,一阵风吹过来,将树枝吹得婆娑轻舞,在这无人的墓园里,平添了一丝恐怖的味道。

    不会是……中邪了吧!

    “我看见……我看见有个女人,刚刚就站在这里……”

    战行川猛咽几口唾沫,伸手指了指秋境的墓碑,他刚才就是蹲在墓碑前整理东西,而那个女人就站在墓碑后面,上半身前倾,在打量着他,他甚至根本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到底站了多久。

    “说不定也是来给先人扫墓的吧?快过年了,也许是不想等春节再来,就提前……”

    刁冉冉不明白他的表情为何看起来是那么的惊恐,这里是墓园,虽然现在是冬天,前来祭拜的人不算多,但也保不齐会有人来扫墓,比如他们。

    “不,不是……”战行川连连摇头,注视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要是我没看错的话,她长得和你一模一样,是真的一模一样!”

    他加重了语气,狠狠地攥着刁冉冉的手,用力握紧,还摇了几下,以示强调。

    她懵住,大脑好像忽然间停止了工作,足足罢工了好几秒钟,然后才恢复了运转。

    张了张嘴,刁冉冉几乎说不出话来,她想,战行川看到的女人,该不会是……

    她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是巧遇,还是跟踪?

    刹那间,全身的血液都向头顶涌去,她心里迸发出无声的咆哮:那个女人,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原本属于她的一切,她都可以拿回去,自己不会赖着不还。

    唯有眼前的这个男人,自己绝对绝对不想把他让给任何人。无论是虞幼薇,还是她,抑或是其他的女人。

    “或许,是你蹲得太久了,眼花了。说真的,这里有点儿阴,让人浑身毛毛的。”

    刁冉冉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一把抱住战行川,口中说着开解他的话语,生怕他真的会继续查下去。如果他心生疑惑,凭他在中海的人脉和关系,想要查清楚这件事,或许也不是做不到。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口咬定,刚才发生的事情,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罢了。

    “会吗?我……我不会看错啊……”

    听她这么一说,再看看刁冉冉一本正经的表情,战行川不禁满脸的疑惑。他回过头,再向四周望了望,果然,整个墓园里安静得可怕,只有寒风刮过的声音,树枝拂动的声音,再向远看,除了积雪,还是积雪,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阳光太晃眼了,晃得我头晕。”

    他抬起手,遮挡住自己的眼睛,又闭了闭眼。

    “能走吗?我们马上回家吧,今天太冷了。”

    刁冉冉关切地问道,她的心里也后悔,自己不应该这么任性,今天有些降温,出门之前应该看看天气预报的,挑一个暖和的天气再出门就好了,这里比市区更冷一些,风也更大,吹得人额头都在作痛。

    战行川点点头,和她一起沿着原路,走出墓园。

    坐上车子,车内温暖多了,两个人又喝了点儿保温杯里的热水,这才缓过来一些。

    车子发动起来,战行川扭头看向窗外,眼睛里再一次地流淌出迷惑:他真的是看错了吗?还是说,他刚才忽然一时糊涂,居然把别的女人看成了自己的妻子?

    怪不得人家都说,墓园里很有些邪性,自己难得来一次,就发生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一想到刁冉冉是孕妇,身体更弱,他连忙收回视线,看向她。

    “你没有什么不舒服吧?”

    她的脸色更白,战行川更加感到担忧,也许,他昨晚就不应该答应她的这个请求。

    刁冉冉无声地摇了摇头,沉默了几秒钟,她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只见她双眼失神,目光茫然,嘴唇嚅动了几下,喃喃道:“你不会离开我的吧?你说,你不会的吧?就算有一天,你发现……或许我变了……不是……或许你爱的人不是我……你也不会不要我吧……”

    他愣了愣,以为她是被刚才的事情给吓到了,不禁伸手抱住她,笑道:“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什么叫做你变了?告诉我,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你是担心生了孩子,身材会走样吗?”

    她想说,她不是在担心这个问题,可是,真|相是什么,她又无法对他言说。

    最后,她只能沉默,将头深深地埋在他的怀中。

    他娶了她,是因为她是她,还是因为她是刁冉冉?她真的没有勇气去问他这个问题,她怕答案会伤人。

    两人回到家中,张姐担心他们受凉,提前就煮好了红糖姜茶,给他们一人灌了一大碗,这才放他们上楼。

    “我眯一会儿。”

    战行川在路上的时候,就明显兴致不高,此刻一进卧室,他就换了睡衣,倒头就睡。

    刁冉冉帮他把被子盖好,然后去隔壁,在书架上随手抽了一本书,坐下来翻看。

    她手上拿着书,可是好半天都没有翻过去一页,因为脑子里一直在回忆着在墓园里发生的事情——可是,任凭她怎么回想,她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在战行川收拾东西的时候,她是站在背风的地方,背对着他和墓碑,自然也就没有看见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女人。

    虽然没有看见,可是,就凭战行川所说的“长得一模一样”,她也能够确定,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既上一次“见面”之后,她竟然又一次出现了,两次之间,间隔之短,足以令她心惊肉跳。这说明,事情似乎已经超出她的控制了,她着急,她担忧,所以她不得不亲自出面,试图将一切重新导入正轨。

    如果她回来了,自己又该用什么身份示人呢?做回冉习习吗?

    她陷入迷茫。

    不知道坐了多久,腰都痛了,刁冉冉才意识到,战行川好像睡了很久了,他原本只是打算小睡四十分钟的。

    她急忙把书放下,站起来,回到卧室,想要叫醒他。

    刚一靠近,她就听见,他似乎正在发出呓语,而且脸颊也红得诡异。刁冉冉心头一惊,快步上前,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滚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