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成长特烦恼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又见家梁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又见家梁

作者:丫丫不学语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很巧,虽然宾利出现在街上的可能性,也是比较小的,但并不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事情,事实证明,这样的事情,还是非常有可能会发生的。就比如,我潜意识里面就准备加快了脚步从这辆的车身周围绕行过去的时候,嘿,还真是发生了一些十分蹊跷的事情,其中的一件就是一声呼唤,虽然这音色和音调我不是很熟悉,但称呼实在是太熟悉了,“艾小姐!”

    我十分不情愿地转过了身来,看到了邹家梁的司机小李,呼呼,真是他啊!

    我一瞬间听到了这个声音,我不知道自己是该兴奋还是应该为自己的处境感觉到可悲,没想到啊,没想到啊,真的是小李啊!“你……好…….”我的声音有些吞吐,连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的不自然的。小李奇怪地看着我,“艾小姐,您这是?”看到他的脸,一副觉得十分奇怪的样子,我只有赶忙收起了这一副表情。

    而这个时候,小李身后的车门也打开了,我的心就那么“噗通噗通”地跳着。邹家梁穿着一身阿玛尼的商务休闲装,看起来可真是商业味道十足,但又不刻板,总之这款衣服在他身上体现出了它应有的价值。是的,这是我最中肯的评价了。脸上还是挂着那种,别人似乎怎么也参不透的笑容,就这么站在我的面前,让我十分地有点萌生出了寻到一个出口,然后溜走的想法。我也解释不清楚这么奇怪的想法,究竟是怎么蹦到了我的脑海里面的。我觉得主要还是因为之前发生在我们之间的事情了,反正现在再和邹家梁见面的感觉,是断然不一样的。

    “小艾老师!”我咳嗽了一声,这个称谓,我现在真的是何德何能再去担当呢?邹凝涵的学业,我是断然没有在教育了,但或许这也是邹家梁的心中,已经把我惯性的定位吧。看到他的这一刻,我的大脑神经都在剧烈地转动着,他来找我是干嘛的呢?是让我继续回去教凝涵吗?这个我觉得我是铁定不会答应的,难道是让我回去给邹老太太当家庭医师吗?这个我也绝对做不到,先不提我现在再回去是不是属于“三进宫”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些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面都过了好几遍了,嗨,这可真是有点儿困难啊!

    但是起码有一点是要肯定的,那就是我现在工作的创意空间是在城郊,邹家梁的家,也是在城郊,但是这两个城郊之间如果连接成为一条线段的话,那么这绝对可以称为我们这座省城的一条完美的对角线。那是什么情况,我想大家可以一目了然了吧,只是我想他大概也不会是来这边找我要让我还那个十万块吧,我捏了捏包带,呃,还好,我身上带了那两万块钱的卡呢,如果可以的话,我就直接把这张卡给他,然后,告诉他其他的钱,暂时是没有的,需要他再宽限一阵子了,但我不清楚,他会不会答应。嗨,钱真的可以让人中气十足啊!

    “您……好,邹总……”因为弄不清楚他这次来的到底是什么目的,所以我在说话的时候还是有那么点的谨慎的,而且自从上次那个叫顾若曦的来到我这边大闹一通的话,我的心里面对于邹家梁那是多少都会有一些抵触的,我也不清楚邹家梁是否可以明白,总之,我和他再次相见的场面,让我十分不自在。

    “你好像看到我不是很开心啊!”邹家梁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了起来,哎呀,这话您可算是说对了,我看到您啊,不是不开心啊,我是不自在啊,好像上次被人侵犯的是你,被人打骂侮辱的也是你,我知道当时虽然邹家梁处于不知情的情况,但是这些本不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还是因他而起的啊!“没有没有,您误会了,我开心着呢,你看看,我非常地开心啊!”我说着大力地笑着。

    邹家梁的脸上还是挂着那种若有若无地笑容,他还是那么的定定地看着我,“小艾老师,我找您有事儿。”估计他也不想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面去浪费时间了,所以直接切入主题了,又或者不喜欢说废话是邹家梁的商人本质,就算他在说话的时候,他也是去需要考虑一下自己的时间成本,以及其他的各种成本是否都划算的,所以直奔主题,对于他来说,才算是一个最行之有效地方法。

    “哦,您请讲!”我的发迹线处,还有的后背都在往外冒冷气啊,虽然是初夏时节了,但是听到了这句话,还是会让我的心中不由得陡然升出一丝凉意,因为我真的害怕他会说出来,要让我还钱的话,那样我就可以立刻去…….

    “是这样的,明天是周末,也是我母亲的生日,自从你不再去我们家里面做家教之后,老太太也是时常提起你的,明天是她的生日,我诚挚地希望你可以去,邹家梁说完这话之后,抬起头来看着我,是的,我知道他是真心邀请我去的,只是,我不想去也是真的,说实在话,我是不想再给自己惹一身骚了,仔细想了一下,我终于脱口而出这句话,”呃,这样子啊,那我估计去不了啊,邹总,因为我们明天要加班的,但是您放心,我虽然人去不了,但是给老太太的礼物还是不会少的,这个你可以放心的……”

    我拍着胸脯保证着,但邹家梁又笑了,这让我的心里又是一折,咦?笑什么笑啊,有什么好笑的啊,因为他这笑这让我觉得心里面没有底儿,邹家梁人家是何许人物啊,我和他相比,连菜鸟级别的都算不上,人家见过的人,都比我吃过的米还要多,我害怕他可以轻易地看透我的谎言,然后当面给我拆穿出来,那样我岂不是丢脸丢到了大门口了。那可真是彻彻底底地狗带了。

    这个时候是下班的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人群甚多,还好章烨峰今天出去见一个客户,要是他在的话,走到门口见到这个场景,指不定以后又会说我什么呢?但即使章烨峰没在,但是走到门口的这些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都回过头来看着我,我明白主要是停在了邹家梁身后的这辆宾利大他妈闪亮了,是个人的目光都是会被它吸引吧,我觉得得益于这部车,连我自己的脸颊上面都收货了一大票的目光,但是我真心不希望自己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这确实不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因为有些人的眼睛里面不单单是一种观望的情况,而是一种痛恨啊!

    我觉得这是人的正常反应啊,换做是我的话,要是当时在我们的门口有一个开宾利的过来找我们这边的同事的话,我是铁定也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魅力,这是人的一种探知的心理,和其他的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吧,只是,有人的地方事情那肯定会很多,就像是现在的情况,女人的多得地方的话,事情会更加的多的。如果成为焦点的话,那以后我的一举一动,也会像莫默一样被人给注意吧。

    邹家梁的脸上那礼节似的笑容,还是那么随意地挂在了他的脸上。这让人觉得心里面还是毛毛的,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也不知道这要怎么再继续了,邹家梁不是一个爱勉强别人的人,面对这种情况,我觉得他很有可能会说,“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去忙吧。”这样的话,所以我就在默默地等待他的这句话。就好像一个将死的囚徒在等待着法官的一个特赦令一样的虔诚。

    可这句话却迟迟地没有从他的嘴巴里面吐出来,倒是等来了这样一句话,“小雅啊,要是我亲自来请你呢?”一声浑厚而悠长的女声从车子的那边传来过来,我被惊得浑身的冷汗猛烈地往毛孔外面冒着,哎呀,我的老妈吗啊,这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本以为我这么说 ,邹家梁肯定不会强人说难的,但是我没有想到刚刚邹伯母还在车子里面坐着呢,嗨,要是如果是这样情况的话,那这就不可以一概而论了,起码在一个老太太的面前,说话肯定不会这么随意了吧,邹伯母确实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哎呀,我好笨啊,但这个情况都能料到的话,那简直都不是人了。这种突然的状况,我怎么可以想得到呢?

    我刚刚怎么没有想起,邹家梁老太太是否在车子里呢?只是这接下来要怎么办呢?“老太太,您慢点……”司机小李扶住了邹老太太,慢慢地从车上下来了。“妈……”邹家梁走上前去,也一把扶住了邹老太太。嗨瞧瞧人家这架势,初夏的季节里,邹老太太现在穿了一身的白色旗袍,虽然年龄有点大,但是穿着旗袍却一点儿也觉得不违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