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 第二章 血肉磨盘

第二章 血肉磨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战刀刺破长空,带起一抹鲜浓血水,为赤色草原再添一抹红尘。

    唐劫收刀,熟练地将那只异种火牛剥皮剃骨,准备烧烤。

    在这赤色草原上已经转了好几天了,唐劫一个人类或异族都未见到,那些强大的蛮兽到是杀了不少。

    所谓蛮兽,其实就是区分于妖类的一些荒古野兽,如唐劫之前杀死的朱鸾,火牛都属于这类。与妖类不同,它们不事修炼,智慧简单,只是依仗先天的蛮力与天赋的法术战斗,但是实力却相当强横。由于栖霞界没有蛮兽的存在,唐劫误以为是不开智的妖物,但是随着这几天的深入,渐渐了解到其中差别。

    蛮兽多为上古遗种,血气强横,因此这些天唐劫到也见识了不少强横凶物,其中以昨天见到的一只金貔貅最为恐怖。那貔貅大如小山,吼声如雷,呼吸如风卷残云,只是动了下身子,便是天摇地动,仿佛末日将至,吓得唐劫也不只能绕路飞走。

    蛮荒般的血色世界让唐劫开了眼,兴致勃?顶?点?小说勃地在这草原上游荡着,不断的进食蛮兽也让他的血气力量大涨。不过这种血气力量一次也不能获得过多,否则会让唐劫自己难以承受,每天的慑入量自有其极限。

    今天在吃过火牛后,唐劫再次感到体内血气力量的涌动,忙坐下吸收平复。

    只是以往的经验这次不知为何竟出了问题,几度吸收竟依然不能平复体内血气的沸腾。

    就好象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体中涌动着,全身的血气力量竟有一种沸腾感。

    这让唐劫吃惊不小。

    这是血气力量食用过剧的结果,但是这火牛的血气唐劫之前已经查过,更是谨慎食用,并没有暴饮暴食啊。

    就在这时,一个念头闪过心海。

    唐劫脱口叫了起来:“妈的!玄武之血!”

    他终于想到,在自己进来血河界之前,还吞了一滴玄武精血。

    只是当时刚吞下精血他就被血河之主慑入血河界,十万火急下也顾不得体内变化,接着又被血河之主一掌震慑,彻底没了感受,以致于潜意识里觉得这血没啥。

    现在再看,玄武之血的力量分明是当时被压制住了,直到这刻终于爆发出来。

    玄武之血何等伟力,这一刻爆发而出,再加上先前连番的进食,沸腾的血气再非平常。这刻涌动的力量在他身体中左右冲突,有种要把唐劫撕裂的感觉。

    要知道这次与白虎精血明显不同,宝儿给唐劫的精血,本就是最平和最容易让他吸收利用的,就算如此,还需要唐劫以血炼神术配合运用,方能消化吸收。

    但血炼神术配合白虎精血,和玄武精血却没什么关系,这刻任唐劫怎么运用,其消化速度都比不上体内血气沸腾的速度。

    眼看着沸腾的血气还在不断高涨,再这样下去,早晚会把唐劫的身体生生冲爆。

    唐劫拼命运转紫玉心法却就是无用,已是疼的满地打滚,吓得伊伊和图图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劫也知道自己麻烦大了,再不赶快解决,自己只怕会成为第一个被撑死的修者。紫玉心法无用,他便迅速转换离经,可是离经对这类血气之力似乎并不感兴趣,吸收速度依然极慢。唐劫再换,改用至御天宝无上心经,却依然无用,至于鬼经就更不用想了,最后只能再转成九黎心经。

    没想到这一次终于有了效果。

    九黎心经运用下,沸腾的血气立刻平复许多,狂野的力量仿佛一瞬间被驯服的野马,变得安静,舒缓,在体内缓缓流淌。

    “这是……”唐劫惊愕地坐起,用内视法看着体内,只见那片磅礴的血气依旧存在,只是不那么狂野,似是在静静等待着他的指令一般。

    唐劫修炼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

    如果说紫玉心法是提升自身境界修为的关键,那么九黎心经就明显不同,它既不提升修为境界,也没什么战斗力,但是它可以让唐劫所有的法术的都变得更快,更强,更持续,提升的是实战能力。

    正因此,九黎心经在唐劫心目中一直都是一种战斗辅助类心法。

    但是这刻病急乱投医下,九黎心经却让唐劫看到了全新的作用。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天心道果也陡然闪亮起来,放出前所未有的强烈闪光。

    沸腾的血气汇聚成一条长河在唐劫体内流淌着,明明宏大,磅礴,却不再狂野暴乱,在唐劫全身经络游走着,沿着那些灵气路线,游走于灵脉与各穴络中。

    这一幕看得唐劫心中一惊。

    灵脉与灵穴只适合于灵气的运行,等闲不可入。

    但是这刻在九黎心经的运转下,所有血气为了缓解那庞大的压力,竟然自发的向着筋脉穴洛渗入,最关键的是竟然还成功了,这就令人感觉诧异了。

    为什么这些血气可以进入灵穴且对自己丝毫没有影响?

    唐劫心中一动,开始控制着这庞大的血气向自己灵海内渗透。

    这是一件相当冒险的事,血气并非灵气,一旦混杂有可能产生不可知的后果。

    但这刻唐劫本能地感到一种可能,就象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要他这样做一般。

    或许是某个灵感,或者是某个心中压抑依久的期盼!

    唐劫不知道,但是此刻体内血气异于寻常的表现,让唐劫产生了试一试的想法。

    反正只是个分身,就算爆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唐劫用这种方式安慰自己,尽管他也知道,此刻的分身早已非以往单纯的替代品那么简单——他正在形成一个独立而强大的战力!

    血气一点一点地向着灵海涌去。

    起初的唐劫还很谨慎,只尝试着将极少的一点血气引入灵海。

    那一点鲜红血气完全没有阻碍的穿过了体内的重重屏障,进入灵海。

    悄然滟开,不见一丝反应,就象是一滴血水,落入海中。

    唐劫知道成了!

    就在这一滴血水进入的同时,唐劫体内天心的闪光再度大作。

    凝聚天心时消失的那无数道纹在这刻竟同时闪亮起来,其中代表着阴阳的道纹竟在这刻刷刷刷大幅度增加,同时放出最耀眼的光华。

    唐劫知道,那是本体在参悟万仙鼎带来的道念在天心上做出的反应。

    而这道念在天心上体现,更与九黎心经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共鸣。

    唐劫象得了天意一般,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

    他继续引导着体内的血气进入灵海。

    更多的血气开始注入灵海。

    原本无色的灵气海洋在大量血气的注入下,渐渐变得微红,平静无波的灵气海面,也变得波澜微现。

    因使用晶化沙蚕形成的如冰山般的固化灵气,同样现出朦胧的血色。

    血色的海洋继续在体内洋溢着,渐渐地,灵空再无法容下。

    不过没关系,那便透过全身的皮肤向外扩张。

    这是灵环真人的专利。

    那一道灵气光环从唐劫的脚下出现,向外扩张,且在扩张的过程中,也渐渐变色。

    蓝色的光环变成了一片血红色。

    不仅如此,灵环甚至超越了灵识的限制,继续向外扩张,超越原来的界限,最终形成了一个二十余丈的巨大血色光环,在唐劫脚下闪闪发光。

    “这是……”伊伊和图图看的都傻了。

    她们谁也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

    就连唐劫看着脚下的血色光环,心中却是略有所感。

    就在这时,天边又飞来一只金羽大雕。

    这金羽大雕身为荒古蛮兽,力大无比,铁爪开山裂石,就算是灵气护罩也挡不住它一下。

    唐劫之前曾与这大雕战过一次,以他的实力,也是费尽力气才赢。

    这刻看到金雕飞至,唐劫猛一踏地,人已向着空中冲去。

    那金雕看到唐劫飞来,发出一声嘹亮清啼,双翼扑展下,已对着唐劫冲去。

    唐劫闪都不闪,双手捏出法印,对着脚下一指,那血色光环暴亮。金雕嗖地冲入血环之中,下一刻血环中已骤卷波澜,一股血色大潮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来,挤压的那金雕发出前所未有的恐怖嘶嚎。

    一股股血气在空中翻腾着冲过金雕,就见那金雕就象是被什么巨物碾压而过一般,疯狂地向外飚血。

    它的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现出开裂,就象是被放在磨盘里挤压,眼耳口鼻处处出血,连飞都飞不起来,却偏偏又不会落地,只是在唐劫身前的空中不断扑腾着,看起来凄惨已极。

    而在唐劫的脚下,那血色光环依旧在缓缓转动着,金雕吐出的鲜血落于血环内的空间,便入蒸发了一般,化成条条血色烟雾,萦绕在唐劫身周。

    于是唐劫身周的血气就更加浓厚了。

    那金雕生命力到也强悍,犹自在血气空间中不停地扑腾着,飞跃着,挣扎着。

    唐劫微微皱了下眉头,道:“血气的力量还是弱了些,当是吸纳不足的缘故……不过没关系,多杀一些就能成长了。”

    他说着,取出那块血玛瑙。

    那块来自血河之主的精血玛瑙。

    轻轻那么一捏,血玛瑙化成漫天的血雾,落于血环内空间中。

    于是伊伊和图图看到,空气中的血色力场陡然又增强了几分,竟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在这巨响声中,金雕的扑腾停止,庞大的身躯被挤压变形,所有的血水溢出,最终化成一块烂肉,从空中摔落。

    “天啊!”伊伊与图图同时发出这一声惊叹。

    没有法术,没有帝刃,仅凭血色光环,就生生碾压了一只荒古蛮兽,毫无疑问,唐劫的实力再度得到了飞跃式的提升。

    从空中缓缓降落,唐劫回到地面。

    血色光环向回收敛,渐渐竟又变成水蓝色的灵环,那曾经的血气竟似消弭无踪。

    在外人不可见的体内灵海处。

    血色的海水竟又重新分开,原本的血色海洋又重新回归了无色灵海的形态,大片的血气撤回,却不消散,而是在空中凝聚成一片片的血色烟云。

    一方在上,一方在下,泾渭分明。

    “呼!”唐劫长长地喘了口气。

    至此,来自体内的异变才终于回复正常。

    “哥哥。”伊伊看出唐劫似乎平静下来了,小声的问:“你没事了?”

    唐劫笑笑:“恩,没事了。”

    “那刚才……”

    唐劫这才把玄武精血的事说了一下,听得伊伊和图图一楞一楞的。

    这一次的玄武精血之事,首先就是让唐劫明白了九黎心经的意义所在。

    兵主本身就是法体双修,他所留下的九黎心经,本就有血气与灵气结合的功效。

    在九黎心经的作用下,血气力量可以灵气力量结合在一起,形成更强大的力量。

    只不过原来这种力量的结合,是融灵于血,是将灵气融于血气,其目的是进一步强大**。

    象这种融灵入血的最典型代表就是王绝灭,他所修炼的所有灵气力量都是为了增强自身**力量。

    唐劫这边却反了过来,以血气融于灵气,壮大的是法术力量。

    而他能够做到这种转换,就是离不开阴阳之道。

    阴阳之道代表的世之两面,最擅的就是对立面的转换。

    本体这些日子对万仙鼎的研究有所了解,虽然还不能用于实战,但是用于辅助自身却无问题。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九黎心经平复血气的时候,唐劫体内道果也随之亮起,他所有对阴阳之道的了解在这刻发挥作用,大量沸腾的血气才开始浩浩荡荡向着灵海前进,形成了之前那前所未有的那一幕壮观景象。

    融血入灵!

    而分身融血入灵的表现,反过来也刺激了本体,相当于成功的完成了一次实验,加强了他对阴阳之道的理解。

    “那……那个血环是怎么回事?”伊伊指指唐劫的脚下问。

    如果只是融血入灵,使灵气飙涨也就罢了。

    但为什么还会形成那样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一只蛮兽碾压至死?

    唐劫回答:“我一开始也没明白,还是后来才意识到的,这应该就是我冲击天心时那被隐藏的天赋之力了。”

    每一个天心真人在冲击天心时都会在某个方面得到特殊的加成,也就是俗称的天赋力量。比如明夜空在成为真人时,其对空间的掌握能力就大幅度提升,这就是他的天赋,这种天赋不是字面意义上的擅长,而是在真实意义上的与众不同。

    唐劫不知道为什么,在冲击天心真人时并未开启天赋力量,他估计这可能和这是分身有关,毕竟不是爹种娘生出来的人类,至少在本源上有所不同。好在这种天赋也只是某个方面的加强,因此唐劫并未在意。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玄武之血发作,却在无意中开启了那被隐藏或者说忽略掉的天赋能力,一种重组血肉的力量。

    “当初凝聚分身的时候,就是用本体的血肉重注而成。与真正的生命不同,这具分身从一开始存在的形式就是血肉组合。或许正因此,其实这身体也有自己的天赋,只是一直未得到发觉的机会。但是今天,在九黎心经,在阴阳之道的双重巧合下,这天赋的力量终于发掘出来了。它不是在某个方面的增强,而是形成了一个天生的法术……不,更象是神通。不需要法诀,不需要行气,只需一念之下,法术自成,是为神通。”

    说着唐劫手微微一抬,那一道血色光环已再度显现。

    血气与灵气在这刻再度的自发融合,形成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在唐劫心念驭使下,展现出磅礴伟力。

    尽管没有刻意的去针对伊伊和图图,但是站在这血色光环里,两个小家伙还是感受到一种巨大的恐惧,感到自己仿佛被置身在大山的中间,随时会被压死。除此之外,图图甚至还感受到一种更深层次的威胁,那是全身的鲜血都不受控制的悸动着,仿佛要喷涌而出。

    这就是唐劫血环的力量,在他的血环内,所有存在都要受到血气力量的挤压,而拥有鲜血的生命,更会为被吸走鲜血,进一步加强唐劫这血环的力量。

    正如唐劫所说,这已经不是法术,而是神通。它的威力很强,适用性也广,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范围太小,只有身周这二十余丈的空间,只能算是个小神通。可即便如此,在唐劫身周这片空间内,已没多少人能与唐劫硬悍了。

    可以说,继四九真言与云丛天刀之后,唐劫终于又发明了一项属于自己的能力,相比以往,这个能力更加强大,也更加恐怖。

    顶着那血潮压力,图图颤抖着说:“这神通有名字吗?”

    唐劫想了想,回答:“叫它血肉磨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