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 第二十五章逃亡3

第二十五章逃亡3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从追杀中脱身而出,唐劫终于松了口气,脑中也开始思考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

    如今的情况,自己短时间内是逃不出莫丘了,只能先想办法活下来再说。

    虽说人海茫茫,抓人并非易事,但是栖霞界法术繁多,谁也说不准有什么能力。如兽炼门的长吻细犬,便是无论你如何变化面貌也逃不过去的。相信要不了多久,这种东西也会再次出现。

    不过就如天神宫对唐劫的手段有所防备一般,长吻细犬若是有了防备也是可以对付的。唐劫就知道有一种迷失草,磨成枝涂在身上后散发出的异味可以迷惑长吻细犬的鼻子,只是这种东西不太好找,还需再想办法。

    说起来他这次传送实在是太过仓促,之前并没有什么准备,其中最麻烦的就是缺乏召唤本体的材料。

    山河社稷图内的传送阵需要材料才能发动,但这些材料价值不菲,由于之前对付万妖的缘故,唐劫把大量资源都用在了那三个阵法上,导致启动传送阵的资源反而紧缺,本来以为暂时用不着了,现在传送阵却成了他最后的依仗。

    躲进九绝诛仙阵其实是个好方法,不过这个方法的后果就在于,一但两个人都入九绝诛仙阵,那么山河社稷图就会无人收起,到时候就会成为敞开的门户。而且在无人再次启动传送阵又缺乏资源的情况下,唐劫也很难再回来。

    所以唐劫宁愿分身死,也不会选择走这条路。

    这刻翻开芥子袋查找了一下,唐劫发现手里拥有的资源实在是少得可怜。他的芥子袋里装的最多的就是豆子,那是他用来对付万妖时最后的手段,其他东西反而极少。

    “当务之急还是先想办法补充资源。”

    唐劫自语道。

    只有搜集到了足够资源,唐劫才有在这莫丘生存下去的底气。

    一路飞行,在飞过那片辽阔山区后,唐劫终于看到远处一座小镇。

    小镇不大,不过地处要冲,看起来还算繁华。这里应当有修者,同样也应当有为修者服务的鉴宝斋之类的铺子。

    唐劫在小镇外落下,然后才步入镇内。

    一路走来,唐劫还真看到一处铺子,叫明鉴斋,铺子上头挂着的匾额看起来平平无奇,唐劫却看出那分明是一件道家特别炼知的辨妖工具。

    若有妖物乔装入铺,此匾就会发出无声警示,到也算有些创意。

    这刻唐劫进入,将自己需要的材料清单交给店里伙计,那伙计看过后回答:“请大人稍待片刻,小的这就去取来。”

    看那伙计离去,唐劫微微皱了下眉头。

    他所要的这些东西,在修界虽说不上是什么重要的宝贝,在凡间却也属于异宝,那伙计不过一介凡人,就算是在这铺子里见过些世面,也不至于看了清单后还如此镇定。而且就算这小镇的铺子专为修者服务,到底也只是个小铺子,唐劫所需广泛,也不认为这么一家小铺子就能满足自己,怎的那伙计看起来到象什么都有似的

    他心中有疑,灵识伸展,已向着屋后蔓去。

    片刻,那伙计出来,对唐劫道:“请大人稍等,您所要的材料价值较高,需到库房中领取。我已差了人去,片刻即回。”

    唐劫漠然回答:“顺便也带回天神宫一大批的人吧真没想到他们做得如此仔细,竟然连鉴宝斋这种地方都通知过了。”

    那伙计一呆,脸上现出骇然:“大人”

    唐劫电闪出手,一把捏断那伙计的咽喉,转身离去。

    刚跨出一步,忽然心有所动,扭头看去,只见那伙计倒下时拉倒的柜子正露出一角绿叶,仔细看去,却是一株百年木兰草。

    这百年木兰草说不上是什么佳品,不过在这小镇上亦属少见,估计是镇店之宝。

    唐劫也不客气,信手卷了,想了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柜台上所有抽屉打开,看到有好的一股脑儿就收了。

    :。: 待到收完后突然楞住,随即仰天大笑起来:“我真傻,哪里需要买什么东西抢来便是”

    人在大治之世活的时间长了,就会变得事事讲规矩。

    象唐劫这种人,最擅长的就是在秩序与规则下行事,因此也从未有过无序行事,一切全靠拳头来讲理的经验。

    正因此,当他流落莫丘时,依然本能的按这一习惯行事。

    要不是那一株木兰草提醒了唐劫,或许还要好一段时间,唐劫才会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

    他是一个逃犯

    在这片土地上,任何一个人都是他的敌人

    无论他如何遵守这个地方的规则,都没有意义,惟有活着才有意义

    象这种事看起来简单,但在一个人惶惶落跑时其实很难在短时间想到。

    唐劫很庆幸自己能在逃亡的第二天就意识到这点,这使他可以少走许多弯路,同时也大大提升自己的存活几率。

    那一刻唐劫思维电转,将一些原本没想通的问题想通。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片纷嚣之声,更有人大声呼喊:“唐劫在这里,莫让他走了”

    速度竟如此快

    唐劫也微微一愕。

    步出铺子,唐劫才看到那出现的赫然是十数名灵师,从衣着看明显不是天神宫的人。

    唐劫立刻明白,这只怕是地方上的小门派,得到了唐劫的消息立刻过来。这些小门派实力有限,消息也不甚灵通,估计之前根本不知道唐劫是谁,因此一听说唐劫出现后,立刻就追了过来。

    看那为首之人,也不过是个脱凡巅峰就可知这门派的底子有多薄。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小门派,却是气势汹汹杀了过来,为首修者更是大叫:“没错是他,把他拿下”

    唐劫眼中电芒一闪:“不知死活”

    山河社稷图随手一抛,一片流泉飞瀑凭空闪现,鬼卫已高速冲出。

    不等那帮人近身,鬼爪已抓在一名修者的脑壳上,微一用力,已将那修者捏的脑浆迸裂,接着再闪身已扑向余者。

    屠杀

    一场彻底的屠杀

    以鬼卫真人级别的实力迎战这么一个地方小门派,根本就是彻彻底底的碾压。

    于是就看到在一群鬼哭狼嚎般的呼叫声中,一名又一名修者倒下。

    远处还在不断跑来新的修者,应当是这个小门派的后继人员,因速度不够而慢了一步,他们的实力太弱,弱到连脱凡都未入,只在灵台境,却也因此未引来鬼卫的屠杀,而得以看到这场战斗的惨烈。

    街面已经变成了屠宰场,鬼卫身影纵横交错,出现在这片空间的任意角落。

    没有人能挡的住鬼卫哪怕一个回合,鬼卫却仿佛戏弄一般,每一次出手都只杀一人。

    于是那些门派中的“祖师”“长者”“前辈”“师傅师伯师叔”就这么一个个死在那鬼魅般的幻影下,只是一双手爪,片刻间取走无数人的生命。

    至于目标,他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着,动都未曾动一下。

    那几名后来的弟子站在远处已看得彻底傻掉,他们的腿在颤抖,脸色变成一片惨白。

    “快走”一名派中的长者终于意识到接下这个任务是如何的错误,用尽全力呼喊起来,然后就被鬼爪如撕豆腐般撕开胸膛,修炼了数十年的护罩甚至挡不下鬼卫的随手一击。

    几名弟子如梦初醒,终于知道要跑,鬼卫却已杀完最后一人。

    它微微抬了下头,看向远处疯狂奔逃的弟子,然后看看唐劫。

    唐劫淡淡道:“留一个活的,剩下的杀了。”

    鬼卫微一点头,人影一闪即逝。

    远处,鲜血再洒。

    片刻,鬼卫带着一名活口回来,扔到唐劫脚下。

    此人已吓得傻了。

    唐劫踩住那弟子:“叫什么名字”

    那弟子怔怔看着唐劫。

    “不想死就说。”

    “徐徐彬。”

    “你门派在那儿”

    那弟子先是怔了怔,然后大叫起来:“你杀了门主,杀了师傅,你杀了所有人,你还想杀到派里去我不会告诉你的,不会告诉你”

    “你不说我也知道,那伙计刚传递消息,你们就来了,应该就在附近。从你们刚才来的方向看,应当就是镇外的那个山头吧。”唐劫用下巴指指远方一座小山。

    那弟子如陷冰窟。

    他大喊:“不”

    看到他歇斯底里的样子,唐劫满意点头:“看来没错。”

    碰

    他已被唐劫一拳轰爆了头颅。

    看到这一幕,已经变回人形的伊伊也有些不忍看下去。

    她轻声说:“哥哥,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残忍了”

    “我知道。”唐劫淡淡道:“他们终不过是受天神宫所指使的走狗罢了,罪不致死。但是抱歉,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这么做必须让那些人知道,我唐劫不是好惹的。敢帮天神宫的都得死”

    说到这,唐劫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既然想杀人,就得有被人杀的准备。反正暂时也出不去,到不如就在这莫丘杀个痛快再说吧”

    曾经的大宏愿大誓言在这一刻在他脑际轰然响起,唐劫的眼神变得清亮,意志也变得坚定起来。

    如果说之前他想得还是怎么逃出去的话,那么这一刻清醒之后,他想的事已完全变了。

    或许这就是苍天的意志吧,提醒他他所曾经发下的誓言。

    如今既然上苍已让他来到这里,那他又怎能不好好的作为一番。

    如今,他就要在这莫丘的土地上,大开杀戒一番。

    所有阻路者,死

    想到这,唐劫已仰天大笑起来,已冲着那小山头飞去。

    这门派很小,山上如今已只剩一些妇孺。

    唐劫总算没再造杀戮,而是抓起一人问过该门派的库房所在后便径直过去,也不细看,直接将库房中所有一切尽数收走,然后一把火烧了这门派山头。

    最后在地上留下:“有为虎作伥者,一律如此下场”

    这才扬长离去。

    又过了一会儿,远处飞来几道身影。

    为首一人黑袍长袖,形态悠然,正是封不智。

    山头上的硝烟未尽,伴随着的是一些妇孺无助而绝望的哭喊。

    封不智身在空中向下眺望,半响没有言语。

    “封兄”身旁的一名修者道。

    封不智看着废墟却不言语。

    好一会儿,他才道:“手段凶狠果决,一反常态,如此行事明显是已立死志。回报宫内,唐劫怕是不会乖乖就范,对付此子,要做好彻底击杀,一无所获的心理准备。”

    “是”

    “再找个人,去把那些妇孺都安置了吧,以后再有此事也照此处理。”

    “还是封兄宽厚”

    封不智回答:“不是我宽厚。唐劫此举明显意在震慑,这流泉门好歹也是因我天神宫的交代而死,若不善加抚恤,对其他门派也不好交代。总要有所体恤,方可安抚人心啊。”

    “封兄明鉴”那修者不失时机地拍了个马屁。

    封不智到是没在意,只是道:“从唐劫先前的方向看,唐劫冲关失败后,如今已是逆飞,去向未知。要想抓到此人,非得精通追踪之人不可,传讯符请犬王出手吧。”

    “犬王”身旁的修者吓了一跳。

    :。:

    天神宫八王九将,犬王何长安正是赫赫有名的犬王。

    他名犬王不是他擅养狗,而是他本身就有一个赫赫有名的狗鼻子,凡是被他记住的气味,就注定跑不了,据说也是一种道。

    犬王是天心巅峰,地位与洗月派十九天魁等同。

    封不智说要请他老人家出手,这事当真有些难度。

    为了对付唐劫,天神宫的确出动了许多好手,却终不可能连何长安这类人都派出来,唐劫再厉害,也就是一脱凡巅峰,难的是找到他而不是对付他。

    因此这刻封不智这么一说,旁边已有人道:“我看还是算了吧,鹰堂十二神鹰同样精擅追踪,以他们的能耐当可找到唐劫。”

    封不智哼了一声:“你以为我提议请犬王是因为我不信任十二鹰的追踪能力吗不,我只是不想鹰堂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追踪好手死在唐劫手里罢了。也只有犬王大人出手追踪到他,才不用担心唐劫的阴谋诡计”

    那修者听得倒吸一口气:“封兄,十二鹰虽然境界不高,却也普遍是脱凡巅峰与灵环修为,更有联手合击的手段,难道说以他们十二人之力,还会对付不了一个三枯期的唐劫”

    “三枯”封不智用怪异的眼神瞥了同伴一眼:“在经历了边关逃杀和眼下的这场屠杀之后,你还敢认为他是三枯期”

    那修者呆了呆:“难道说可这怎么可能他才修炼不过二十六年。”

    “这有什么天下英才众多,总有些人让你想都不敢想。七绝门的王绝灭,天涯海阁的葬风女,兽炼门的钱英晨,千情宗的红情女,还有我天神宫的扶英杰,哪一个不是三十年内成就巅峰,他唐劫甚至不是最快的那个。天下英杰,无不早露峥嵘,一路扶摇。仙路漫长,由不得你后来居上,当要一路领先,直到终点。那开头站不到前头的,以后也很难称雄”

    旁边的修者听得汗颜,连连点头:“封兄说的是,不过就算如此,只怕宫内还是不会同意让犬王大人出手的,实在是”

    “实在是太过折了犬王大人的颜面,对吗”封不智淡淡道。

    那修者未回答,只是苦笑。

    封不智道:“其实我也知道他们不会同意。”

    “那你还”那修者诧异。

    “正因为他们不同意,我们才更要提啊。”封不智悠悠道:“等唐劫把十二鹰都杀光后再提,岂不是显不出我等之睿智与远见”

    “”

    封不智已拍拍他肩膀笑道:“莫急,莫急,有些事早晚会来。死几只小鹰而已,也当不得什么大事。”

    那修者听得额头涔涔,却是不敢接话。

    封不智却抬头看着天空道:“唐劫啊唐劫,我到要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此刻之凶狠,无非是步入绝境之疯狂。可惜就算你能杀再多的人,也终逃不过一死”

    说着一挥衣袖,已自去了。

    ps:尸体没装芥子袋不是因为遗漏而是因为空间有限,这一点不是我忘记了,而是我写的时候就考虑到了。但我认为即使装了芥子袋,天神宫依然会发现真相,总有一些法术可以回溯过去。当人少时,可能没人会这个。当人多时,就各种手段都有了。尸体的体积不算小,还有血,袋子里装满豆子,你能想象一大袋豆子泡在血水里吗

    这就是为什么不收的理由,我没写是因为这念头当时一闪而过,觉得不合适就没写,没想到读者还是精明的,你遗漏了,那边就指出了,在此就回答一下。

    当然,也有一些问题属于遗漏和bug。

    长卿是心魔期真人担任,我写的许汉凌却是灵环期,心魔期是不可能被鬼卫加伊伊随便虐的,除非是最垃圾的那类,这个是我疏漏了。我们就当他是个特例,因积功而升迁吧。

    最后:10月28日下周二我会在微信平台挑选十位读者关于仙路争锋的留言进行统一回复并在微信公布,大家有关于作品的疑问欢迎留言我的微信账号:zu激ayuanfen0或者搜索微信公众账号缘分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