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梦时代 > 第二一四二章 关于汽车和拥堵

第二一四二章 关于汽车和拥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华国的雾霾天气,并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形成的。

    事实上从五六十年代大发展开始,在许多工业化城市,就有不小的雾霾天气。

    但那时候整体范围并不多,所以显得情况并不严重。

    这些年随着华国的工业越来越发达,对环境的保护却没有跟上来,,然后在过后几年集中爆发。

    当然了,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

    那就是华国在2008年全球的金融危机之后,启动了一个拉动经济的基础建设工程,,造成了工业,尤其是重工业的产值又一次大幅度增加,从而工业污染再次加重了的缘故。

    萧奇早知道这样的无限制提高产能,却没有抓到最精华的技术更新换代、提高自己的竞争力,是并不正确的。

    所以萧奇早早的就把这种观念灌输给了老爹和牛大叔,让他们去奔走和呼吁,一定不能盲目的扩张,而是应该进一步的削减产能,把落后的产能全部扔掉。

    否则等到欧美恢复元气以后,这些工厂不但不能形成强大的竞争力,反而会因为没有技术上的优势,直接被人家挤压得破产,最后反而是浪费了钱又没有带来多少好处,总的说来有点得不偿失的感觉。

    牛儒正和萧旭都很赞同这种观点,特别是牛儒正,在府院会议上已经多次提到了这个问题,也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前世的那个数万亿的振兴计划,现在都还没有出炉。

    不过牛儒正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够,因此萧奇要找个人来帮他,这个人就是余承生。

    余承生不用专门说什么削减落后产能,,讲解细微颗粒物对人体的侵害,那么燕赵和津卫的钢铁厂就得遭殃——大佬和他们的家人们可都生活在首都,谁敢说余承生说得不对,肯定会惹发众怒。

    而且你总不能说只有你首都最重要,其余的城市都不用管雾霾吧?

    所以钢铁厂、矿山、石山、建筑工地等等,一定会被严厉的清查和关闭。

    一旦重污染的钢铁、矿山等行业被制止了,那么一方面环境质量会不断的变好,落后产能也更加可以被砍掉,从另外一个方面支持牛儒正的提案。

    说起来,这也是一举两得啊。

    余承生能到这一步,当然是已经想通了萧奇的一石二鸟之策。

    不过他一点也不在乎,因为他觉得萧奇说得对,应该这么去做,所以丝毫不在意自己是不是被萧奇给“利用”了。

    更何况,削减落后产能,增加国家的真正核心竞争力,这也是余承生很赞同的啊。

    一个国家刚刚开始发展工业的时候,那么一些必要的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但华国的工业化进程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那么就应该可以进行第二步的升级了,渐渐向更高的产业链地位奋进,逐渐占据更高的地位。

    思绪过处,余承生抛出了另一个问题,“刚才我听你说了汽车,可是你难道不知道,在这世界经济危机已经波及到华国的时候,,最重要的战略之一吗?、钢铁、船舶等重工业计划之后。”

    “我想这个应该是不影响。”萧奇解释道:“就如刚才我所说,汽车尾气的污染排放,,这一点从伦敦、纽约、东京等等城市的汽车保有量就可以看出来。

    一来汽车使用的汽油和柴油,本身就是经过炼制的,而汽车的尾气排放处理,也已经经过长时间的探讨和研究,达到了一个比较低的水准。至少余伯伯你现在再也没有看过,像是90年代以前,汽车一发动立刻尾气管就冒黑烟的情况吧?

    二来汽车现在也成了人们所倚重的交通工具,我们想要制止的话,无疑是直接和历史潮流相违背,这样无论对于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还是整体的人们生活水平,都是有着很严重的后果,因此也阻止不了。”

    “但10也是10啊,车子多了,说不定就会上升到15甚至20呢?”余承生道。

    “您说的不错,所以这里面也有矛盾,就看怎么来解决。”萧奇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想这个事情应该分为两部分来看。首先是北上广深、省会城市、、沿海发达城市等等,因为人口密集,城市空间非常拥堵,这些地方的汽车,就应该有一些限制措施。而比如三四线的小城市,本来就人口少而地方大,那就没有必要再去做什么限制了。”

    “比如说什么限制措施呢?”

    “很简单啊。”萧奇说道:“咱们不说什么限号,事实证明限号并没有多大用处,我敢肯定以后对于缓解交通的用处会更小。咱们也不用说什么油价限制了,那没有必要,反正这儿才买了这么多石油,近两年又会有大量低价石油入库,让老百姓得到一些实惠也是好事儿。但在收费方面,就该实行阶梯收费。”

    余承生指了指萧奇,“你倒是给我说仔细一点,一次说完!”

    萧奇呵呵一笑,说道:“余伯伯您听说过新加坡的城市车辆收费系统没有?”

    “没有。”

    “新加坡的车子是非常贵的,不仅仅是价格贵,而且还因为他们车牌贵。车牌贵也就罢了,买下的每个车牌还只能用10年,10年过后你就得车牌缴纳回去,自己重新去花巨资再买车牌。”

    “哦,这倒是和东方的不一样啊。”余承生颌首道,“东方是30000多一个车牌,买下来就一直拥有了。有钱人不在乎。”

    “是啊,所以这个只是新加坡的解决方法之一,并不是适合华国的,主要是华国的人太多,有钱人数目也一下子多了。”萧奇继续的道,“其实新加坡也不缺有钱人,所以这点对他们的影响很小。真正影响很大的,是他们在早晚车辆高峰阶段,直接按照区域来收费。

    咱们拿首都来举例说吧,比如您早上9点高峰阶段,要从东五环进入东四环的话,那么设立在东四环的电子设备,就会从您汽车里面的感应磁卡划5块钱。如果您再想从东四环进入东三环,那么再划10块钱。同样的,您出城的时候一样会有这样的收费,去越拥挤的地方,您给的钱越多,说不定这一趟下来,三五十块就给出去了!

    这可是每一天,如果每天都这样的话,您算算,一个月就得一两千,甚至两三千都得花!这有钱人也得心里犯嘀咕啊,更别说买车子的人,90都是买30万以下的车子的,他们能不心疼这笔钱?能不减少去这些拥挤的市中心?这样一来,拥堵的可能不就大大减少了吗?”

    余承生听得连连点头,“这法子好,不过电子技术能准确的检测和扣钱吗?技术上面会不会有缺陷?”

    “当然不会,这套etc系统,新加坡和英国都用了很多年了,就是靠着这一点,他们两个城市那么多的车辆,才没有被直接给堵得瘫痪。”萧奇道:“当然了,具体该怎么扣钱,扣多少合适,该先充值还是后付费等等,就要靠相关的部门来研究了。在此之前,先去英国和新加坡考察一下,取取经是很有必要的。只要看到别人是怎么成功的,怎么为成功付出各种的努力的,这么全套的学回来,才能更好的运用。”

    “好,我记下了。”余承生顺手写了一个纪要,“你继续。”

    “然后第二点,那就是大幅度提高市中心路面停车和停车场的收费。”萧奇道,“只要是敢在早上9点到晚上8点之间,在中心城区停车的,直接把费用上升到让他们心疼为止。只要一天停车费用都达到了100块以上,那么我想那些到处占道停车,繁华商业广场、医院、学校门口引发大拥堵的情况,自然就会减少许多。

    目前我能想到的,基本上就是这两点,而且是能在我们华国的繁华城市大力推行的。至于其它有效的限制方式,那就要靠我们多多集思广益的思考了,我想专家们集中在一起,肯定能比我一个人想得多。”

    “呵呵,我看你这样啊,纯粹就是不想让人买车了!”余承生连连的摇头,“我要是大城市的普通人啊,我也得多考虑考虑,要不要买车了……买车的成本比起天天打车都要贵了!那样来买车的话,基本上使用率不高,实在是很浪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又不想拥堵,又不想污染空气,只能是多限制一些了。”萧奇道,“但我这并不是单纯的减少人们使用车的时间。比如区域电子收费系统,只要你错过了早晚上下班高峰期,一样的可以进入中心城区嘛。还有你出去到郊外旅游,去自驾游什么的,不也是挺好的吗?车子一样能用得上。

    况且大城市的买卖车子虽然多,但小城市加起来也不少啊。这个对于汽车的销量是没有太大的影响的!咱们这几年随着经济生活水平的提高,买车的人肯定越来越多,至少大城市才不会被这样的收费给吓着,因此我们成为第一产销大国,也就是三五年的事儿。”

    这么左限制、右限制的,自然是很不方便,但也不是没有补充解决的办法。

    少年其实还隐瞒了一点没有说。

    那就是直接开放出租车系统,比如可以在各个站台顺道载人等等,如此便可以进一步减少人们的用车次数,减少公共交通的压力,而且绝对比你多开几条公交线路要有效果得多。

    但这就会触动太多人的蛋糕,萧奇可不愿意去捅马蜂窝。

    毕竟前面的几项,不但有萧奇说的那么多好处,更重要的是可以增加一个城市的财政收入。

    你可别小看这一点,真要是按萧奇说的执行下来,比如首都一年市财政增加200亿以上都不成问题!

    对于不再靠土地财政致富的各地方财政来说,这笔收入可真的是不小,足以让他们心动,从而大大的去推动这些项目。

    “如果只是大城市的话,应该这样做挺好的。”思索之余,余承生慢慢的点着头,“你的方案我记下了,过几天我会找他们研究研究的……萧奇啊,你果然没说错。无论是雾霾治理,还是汽车的限制措施,这都是大难题啊!”

    “这不能者多劳吗?有余伯伯您出马,肯定搞定!”萧奇拍着马屁道,“不过还要提防一点,那就是地方政府不能把这些收费拿来挪为他用,而是应该放在道路交通、环境改善等方面。这样专款专用,才能让老百姓对于缴费不那么多的埋怨啊。”

    “哦,你这点提醒倒是很有必要。”余承生又在本子上写了一笔,“不过地方财政并不富裕,这笔钱恐怕也不能做到100的专款专用,但在最大限度上面,让他们能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却也是很有必要的。”

    萧奇对此也不发表意见,因为本来就不是他能做主的。

    在面对牛儒正和余承生的时候,无论是什么事情,他只是有建议权,如果想着自己能决定什么事情,那未免就对自己自视太高,很容易惹来麻烦。

    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萧奇道,“余伯伯,刚才李秘书说,你中午准备请我吃饭,那咱们去哪儿吃??”

    “去去去,我待会儿还有事情,去食堂吃饭还得和人谈事情,没事儿就先走吧……对了,有空你今晚上来我家,我叫你婶子做点好吃的,咱们爷俩儿再好好谈谈这个!”余承生笑着挥手道。

    “好的,晚上我一定到!”

    萧奇松了一口气的走了出去。

    总算把这个计划给抛出来了。

    余伯伯,还真是要辛苦你了啊!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