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九流闲人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定天古宝(上)

第六百四十二章 定天古宝(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百四十二章  定天古宝(上)

    听完狐族大神师狐老所说的话后,徐长青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按照狐老所言,他能够感应到狐族青丘所在的功劳也要算他一分。因为如果不是当时他将玉虚山周边内外法阵的大半阵力全部吸走,令到玉虚山内本身的灵脉洞天气息无法掩藏,否则狐老也不可能找到狐族青丘。

    “你确定是在玉虚山?”徐长青又加重语气问了一句。

    “这个当然。”狐老斩钉截铁的说道:“老朽不惜舍弃两百年的寿元,施展秘法,方才推演出来的结果,又怎会不确定?”

    “两百寿元吗?”徐长青口中嘀咕了一句,注视这狐老严肃的表情,从他的脸上,徐长青感觉到他们想要回到狐族青丘祖山并不不是落叶归根、回归故里那么简单,其中似乎另有隐情。于是,他便在脑海中寻找与青丘狐族有关的信息,很快他就找了一个非常大的可能,跟着试探性的自言自语,道:“九尾遗骸。”

    听到徐长青的话,狐老脸色骤然一变,神色中多了一份浓厚的诧异和惊慌,但很快他就将这个表情掩藏了起来,只是其眼神之中还是难免残存了一丝慌乱。一直都在注意狐老表情的徐长青自然将其神色变化尽收眼中,也明白自己的猜测对了,于是毫不客气的将这狐族掩藏了万千年的秘密揭露出来,借此打击对方的心境,道:“原来天地第一只九尾天狐的遗骸真的在青丘山之中,并未被洪荒天劫毁掉,看来当年洪荒破碎,狐族能够保留一脉族群也应该与此有关。”

    “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这些都是上古秘闻,就算是收集上古洪荒传说最多的仙宫也不清楚这些事情,你不过是一介散修成道,为何会……?莫非……”狐老脸色骤变,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徐长青,这表情就像是看到了整个天地在他面前轰然倒塌一般,脑子里也变得一片混乱。在这种情况下,他忽然一阵激灵,似乎猜测到了什么,颤声道:“莫非你是上古洪荒某位大能转世?”

    “大神师,你想太多了!本座的来历可没有那么大。”徐长青真假参半的答了一句,随后又把话题转移会来,道:“相传那遗骸早已在洪荒天劫中化为灰烬,没想到竟然还存留了下来,难道你们是想要将其取回,然后用狐族秘法将那遗骸加持到那白静虚身上,以白静虚为炉鼎,解开遗骸中蕴藏的宿慧灵识?”

    在镇元子的记忆中,这天地第一只九尾天狐的遗骸可是一件了不得的灵物。由于九尾天狐有扰乱天道的神通,所以其出世都会引起不小的天劫,而这专门针对九尾天狐的天劫又以杀死第一只九尾天狐的天劫最为奇特。因为第一只九尾天狐乃是天地中唯一一个修为达到大觉金仙之境、能够与先天神祗相提并论的狐族妖仙,其扰乱天道的能力也自然是最强的,在镇元子的记忆中当年那只九尾天狐差点颠覆了整个先天神祗和上古龙族对洪荒的控制。

    虽然第一只九尾天狐最终死在了洪荒天劫下,但其分散到昆仑三界的碎小遗骸中却蕴含了这只九尾天狐的部份神通威能、宿慧灵识和洪荒天劫之力。在洪荒时期,每一块遗骸的出世都会引起不小的骚动,洪荒大能们争夺这些遗骸,将其炼制成灵宝,借此遮蔽天道。只是这些遗骸和遗骸炼制而成的灵宝,都在上次洪荒大劫之前便已经在依次天劫中尽数毁掉,其中就有一件镇元子用那遗骸炼制而成的灵宝也毁在这次天劫之中,所以镇元子对此的记忆非常深刻。

    对于其他人而言,这天地第一只九尾天狐的遗骸不过是一件能够遮蔽天道的灵物,但对于天狐、乃至整个狐族而言,这残骸却是一件能够让狐族崛起的圣物。因为对其他人没有一点用处的九尾天狐宿慧灵识,对狐族、特别是天狐而言却有着逆转乾坤一般的用处,这是让狐妖能够顺利修成九尾的通天之道。虽然从第一只九尾天狐以后,每一代的九尾天狐其修为都只是金仙之境,在洪荒时期只能算是一般,但若是放到现在却已经足以一统三界,难怪狐族会这么紧张玉虚山的归属。

    “你到底是谁?”听到徐长青将自己一族的大秘密完全抖落出来,狐老已经无法再掩饰自己心中的慌乱,甚至不由得生出一丝绝望,同时本能的提聚自己体内那股历代大神师流传下来的力量,厉声质问,其举止神色表明他已经随时做好了与徐长青同归于尽的准备。

    “别紧张!本座不是你的敌人。”虽然大神师体内的力量非常强大,但还不致于威胁到徐长青的安危,所以他脸上丝毫没有紧张的神色,微微一笑,直接点明,说道:“你体内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却并非属于你的,就算你将其全部施展出来,也不可能发挥全部的威力,而且即便你发挥出了全部的威力,也不可能对我构成任何威胁。如果我想要与你狐族为敌的话,你们是不可能有任何胜算的,还是把你的心思收起来,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徐长青在说话的同时,也逐渐放开被掩饰的自身法力,一股强横的威压立刻充满了整个房间,将狐老体内的那股力量死死的压制在其体内,并且令到狐老也不由得产生一种无法抵抗的感觉。虽然这还并未让狐老放下心中的敌意,但却并未如刚才那般剑拔弩张了,只见他死死的注视着徐长青脸上的表情,沉声问道:“不知周殿主是如何知道我狐族的复兴之计?又是如何知道我青丘祖山之中蕴藏了圣狐遗骸的?”

    “什么复兴大计?你们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不过是一根狐尾遗骸而已,就算被你们得到了,想要依靠此物修成九尾之境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更何况三界天道又岂会任由你们胡来。”徐长青颇显不屑的冷笑道:“再说那根遗骸放在你们青丘山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可从洪荒至今,你狐族却始终没有半点气色,可见你狐族衰落乃是天数,非人力可为。”

    “这个不劳周殿主挂心,我等自然知道其中深浅。”狐老的表情始终紧绷着,听到徐长青如此嘲讽他们狐族的复兴大计,眼中也不由得生出一丝恼意,但他并没有失去理智,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和慌乱,沉声问道:“既然周殿主已经知道我狐族想要玉虚山的目的了,那么我们之前的约定……”

    “之前的约定自然算数,本座既然答应你们得到玉虚山,就不会反悔。”徐长青说了一句让狐老放心的话,可随后紧接着的话语却又让狐老刚刚放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中,“不过你们狐族付出的代价略有变化。”

    “什么?”狐老脸色骤变,瞪着徐长青,说道:“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周殿主助我进驻玉虚山,我等便将进驻玉虚山的秘密如实相告,并且让整个狐族归附玉虚山,为周殿主将来进入玄元天铺路,现在周殿主莫非是要反悔?还是说周殿主想要坐地起价?”

    “本座做出的承诺可从来都不反悔,既然答应帮助百族镇天军进驻玉虚山,就一定会去做。”徐长青一脸淡然的看着狐老,话音一转,说道:“只不过大神师似乎弄错了一件事,本座答应帮助百族镇天军进驻的是玉虚山,并非是狐族青丘山。此外本座答应的是百族镇天军,可没有答应让狐族进驻。如果狐族想要从玉虚山分一杯羹,那就需要另外付出一点代价。”

    听到徐长青所言,狐老先是一愣,随后心中一口憋气差点堵住了气门,顺了几口气后,又暗责自己竟然让徐长青找了这么一个大漏洞,现在他很清楚狐族已经骑虎难下,若是取消和徐长青之前的约定,那么最终遭殃的一定是狐族。于是他几乎是咬着牙,朝徐长青说道:“人人常说我等狡猾如狐,现在看来这个称呼用在周殿主身上却是最合适不过了!周殿主请说吧!要什么条件你才能帮我狐族得到圣狐遗骸?”

    “很简单!本座只要你青丘山中的一样宝物。”徐长青说着话,见狐老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知道其误会了,于是又详细说道:“放心,本座说过对你那圣狐遗骸不感兴趣,本座要的是上古洪荒时期外道之祖六盘圣王和万雷灵神雷泽大仙两人合力为贵族圣狐炼制的至宝定天盘!”

    “你到底是谁?为何连这等隐秘之事也能知道?”狐老再度被徐长青的话给惊呆了,倒吸了一口凉气,双腿只感到一阵酥麻,一时间感到一阵头晕目眩,非常狼狈的坐在了地上,可眼睛还是始终瞪着徐长青,那眼神就像是在看某种前所未见的怪物似的。

    见到狐老这样的表情,徐长青知道自己猜对了,在镇元子记忆中那件逆天至宝真的就在狐族的青丘山之中。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难以掩藏的欣喜笑容,走到了狐老面前,蹲下身子,与之对视,故意误导对方思维道:“不错!或许你们狐族传承了上古洪荒至今不少隐秘之事,只可惜得到上古传承的人不单单只是你们狐族,别忘了,本座的妖身也是上古荒兽朱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