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火炬之光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火炬之光

作者:暴兵对A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罗斯打断他们的谈话:“可以走了吗?”他没有点燃嘴上那根雪茄,只是含着。

    天光渐渐暗下去,夕阳的余晖在西山流连,迟迟不肯离去,湖面荡来的风多了些寒意,拂过脸颊,微凉。

    远方的火炬从金黄变为赤红,仿佛变成一簇真正火焰,不再浮荡波面,而是擎立在青山秀水与万家灯火间。城市的夜景从这里起航,环山道两侧燃起点点辉煌。

    赵佳立看了一眼身后景象,忽然捂着肚子说道:“我饿了……好想吃点东西。”说完抱住阿罗斯的手臂,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再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老兵被他磨得没有办法,只能点点头,答应下来。

    唐方说道:“如今天色渐暗,再休息下去岂不更饿,尽快赶去炬光城才是上策。”

    女孩儿跳到他的跟前,歪头看着他抿嘴一笑,走到前面石凳坐下,又开始掏那个背包,从里面取出两盒薯片,一罐牛肉干,两袋烤鱼片,还有几块巧克力。

    克蕾雅笑着说道:“你这是背包还是百宝囊,怎么什么东西都有。”

    “我呀,这叫职业病。”她说着丢过去一袋烤鱼片,又冲唐方眨眨眼睛。

    “我喜欢去不同的地方,看不同的风景,拍不一样的照片。可是呢,所有的文艺与追求,都要建立在填饱肚子的基础上。如果在这种时候有人对我说‘有情饮水饱’、‘秀色可餐’什么的,我会告诉他赶紧给本姑娘滚蛋。”

    “真是个有趣的女孩儿。”克蕾雅坐在她旁边,说道:“好羡慕你的生活。”

    赵佳立抹去嘴角沾的薯片粉末,含糊说道:“啊,来了……来了……”

    虽然声音有些不清晰,但是她眼睛里的光芒却好像火焰一样旺盛,那是一种兴奋、怀念、惊叹、期待……种种情绪糅合在一起的复杂心理。

    唐方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到了霓虹璀璨的城市,看到了粼粼水华,还有湖心缓缓点亮的火炬。在没有月色的天地间,它就像一朵迷人的昙花优雅绽放,却并不短暂,堪称恒久,照亮了整个湖面,驱散山野的黑暗。

    从他们所处位置望过去,整个环湖城区+火炬灯塔组合在一起,如历灯节。

    他看着女孩儿笑了笑,但没有说什么。或者肚子饿了什么的,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这么做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惊喜。她或许还不是一个出色的摄影师,却是一个很好的向导……起码在这片土地上是。

    她不曾对众人解释什么,选择让他们用自己的眼睛了解“炬光城”这个名字的由来。

    火炬的光辉越来越多,越来越亮,整个盆地被一片幽蓝覆盖,仿佛置身仙境。

    白天有“伊拉莫克”光辉普照,夜晚有湖山通明,这便是伊达共和国将伊拉莫克恒星系统设为首都的原因。

    当然,对于现下人类科技水平而言,要营造这样一座美丽城市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那座代表炬光城的灯塔并非人工打造,人类还没有在太阳系出现时,它就已经耸立在湖心。

    “小时候母亲经常带我来这里,远远看着那座城市。”赵佳立把最后一枚薯片塞进嘴里,拍掉手上粘附的粉末,一脸满足说道:“好了,我饱了。那么……走吧。”

    唐方收拾起石桌上的纸屑,投入旁边的垃圾桶,回头看时,女孩儿已经挽着克蕾雅的胳膊跑到环山道旁,向着远方蜿蜒而下的一束光芒挥舞手臂。

    他摇头微笑,没有阻止女孩儿的拦车行为,任她放手去做。

    ………………

    10分钟后,一辆皮卡性质的磁悬浮车载着几人冲下环山道,往炬光城驶去。

    唐方、阿罗斯、布哈林三人被丢在后面的露天车厢,克蕾雅与赵佳立坐在前面,那个小丫头一路上叽叽喳喳,跟司机大叔聊得火热。

    布哈林说他很后悔,后悔投错了胎,如果是一个女人该多好,就不用活的这么辛苦,也不会被人当成累赘仍在后斗儿。唐方调侃道,如果真是一个女人,岂不是要给男人生孩子,照样很辛苦。

    黑BANG头子瞄了阿罗斯一眼说“我乐意”,然后实实在在吃了老兵一记爆栗……还有一个字,“滚!”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郊区一条相对繁华的街道入口,唐方三人跳下车厢,跟司机道谢完毕,然后透过艾玛的帮助往韩景云所在的总理府发了一则简讯。

    也就5分钟时间,他接到一位自称是韩景云助理的人的来电,告诉他包括韩景云、普利登?阿拉木图,以及其他国家政要在内,目前正在针对天空之城拉普拉多出现的疫病灾害召开紧急会议,短时间内无法脱身,商量能否迟些会面。

    唐方想了想,告诉那人不必派专员接应他们,既然韩景云正在开会,眼下天色已晚,不如等明日找时间会面不迟。说完便断开了连线。

    有艾玛帮助,身份问题并不是问题。接下来他们随便找到一家酒店,开了四个房间。克蕾雅自然要与赵佳立同住一间,布哈林原本是要同阿罗斯住一间,哪里想到老兵死活不肯,唐方只好多要了一个房间。

    吃过晚餐,阿罗斯径自回了房间。布哈林告诉几人出去走走,然后便没了踪影。

    唐方回到房间,借助艾玛的力量联系上凯莉尼亚,了解一番典礼进行情况,知道正如他所料那般,宾客们非但没有抱怨,反而对他报以赞赏与感激,一些媒体还把他帮助伊达共和国解除疫病危机,正在追踪上帝武装的足迹一事当做重要新闻加以播报。

    自从赞歌威尔被唐方一剑刺死,获得国家权力的XIAN政推行委员会便逐步解密有关新派势力与上帝武装合作,进行克隆人实验的内幕,使得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上帝武装这个新兴黑恶势力的存在。

    毫无疑问,在亵渎人世伦理,搞禁忌实验这件事上,他们做的比最高安理会还要过分。

    直至今日,又忽然爆出伊达共和国的塔利达恒星系统遭到上帝武装袭击,天空之城内部80%以上人员死于疫病灾害的消息,人们对于上帝武装的恐惧与仇恨更上一层楼。

    对上帝武装愈痛恨,对唐方就越爱戴,就连那些曾经反对他的人,在这件事上也选择站在他一边。

    就在他静心思考明天见到韩景云后怎么讨要世界之石系统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不急促,很温和。他知道是谁来了,挥去脑海里杂乱的想法,从床上跳下,打开房门。

    克蕾雅换了一套白色长裙站在门外,微笑地看着他。

    她很少穿裙子,也很少穿高跟鞋,大多时候穿一件洗的微微发白的军装,又或者普通的T恤、卫衣、运动裤什么的。可是今天不一样,他想应该是在自己与凯莉尼亚通话的时候出去买的。

    “好看么?”她凝望着他的眼睛,毫不避讳审视的目光:“刚才与佳立出去了一趟。”

    果然被他猜中了,一如当初带着艾琳娜与凯莉尼亚去格林尼治时发生的事情。

    他点点头:“嗯,很漂亮……说实话,你穿军装的时候太多了,作为一个女孩子,理当打扮的青春靓丽些,就像赵佳立那样。”

    “既然你喜欢,那……我以后多尝试一下稍微时尚些的服饰?”

    唐方说道:“这算是曲线表白吗?”

    “果然,才三句话又不正经了。”克蕾雅说道:“佳立回来后便睡着了,连衣服都没有脱,看来是真的累了。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打算出去走走,你愿意陪我吗?”

    唐方点点头:“走吧,我正要去一个地方看看。”

    从衣帽架拿了一件外套,二人离开酒店,在街尾搭上去往市中心的轨道车。

    来自灯塔的幽蓝光华像泉水一般流泻,为这座城市披上一层轻纱,比月光还要动人。或许是因为时间太晚的缘故,车上已经没有多少人。几个年轻人在车厢尾部窃窃私语,好像在讨论塔利达恒星系统发生的疫情。靠近车门的地方有一位提着公文包的老人,斜靠在扶手上打瞌睡,偶尔发出不明亮的呼噜声。

    克蕾雅说道:“好辛苦啊……”她不是说自己,是说对面那位老人,这么大年纪还在努力工作,真的让人有种心酸的感觉。

    唐方说道:“虽然我们见惯了流血,对死亡已经麻木,可是很多时候见到那些在垃圾桶前与清理机器人争抢一口食物,然后被电倒地的穷人时,才会真正理解什么叫活着。”

    克蕾雅没有说话,扭头看向窗外的万家灯火与高屋广厦,似乎是想透过眼前的繁华,看到幽暗地带那些令人心酸的景象。

    她同乔伊、丘吉尔那些人一样,总是在想唐方什么时候才会反攻蒙亚帝国,推翻斯图尔特家族的残暴统治,砍了柯尔克拉夫一世的脑袋,祭奠那些含冤而死的魂灵。

    这种仇恨蒙蔽了他们的眼睛与心灵,甚至有些性情急躁的士兵埋怨唐方在星盟磨洋工,为什么不直捣黄龙,对凯尔特恒星系统发起总攻,像当初对待赞歌威尔一样,彻底埋葬那些贪婪无度的权贵集团。

    她在他身边越久,了解他越深,渐渐明白唐方为什么不去快意恩仇,以杀止武。马里恩为什么顶着其他11位首领的指责,坚持力挺唐方上位。

    经过这么多年镇压与反镇压,起义与反起义,加西亚反抗军绝大多数人都被仇恨支配,单纯地认为只要推翻斯图尔特家族,便会为蒙亚带来新生。

    真的会这样吗?之前星盟上演的舆论撕裂,给她上了一堂印象深刻的民生课。

    人是智慧的,也是盲目的。在星盟这种倡导思想自由的国度,社会舆论的撕裂,政府的停摆都会对民生带来沉重的伤害,在蒙亚帝国那种民众长久接受洗脑教育与宣传的国家,单纯干掉柯尔克拉夫一世,真的会迎来光明的未来吗?

    就像凯莉尼亚说的,唐方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他无法像柯尔克拉夫一世制造索斯亚大屠杀那样,用无情杀戮的方式镇压有可能出现的反对力量,正如对待流浪行星残存的蒙亚帝国海军士兵。

    那些年轻人都是在帝国洗脑教育下成长起来,没人告诉他们以斯图尔特家族为首的权贵集团有多么可恨,他们从小到大所看到的、听说的有多少谎言。知道的人敢怒不敢言,不知道的人为权贵摇旗呐喊。

    他们在父母羽翼庇护下长大,没有经历过苦难,不谙世事,思想单纯,很容易变成屠夫手里的刀,刺向他们的同胞,制造更多的罪恶,更多的伤害。

    面对这样的年轻人,唐方该怎么做?杀了么?那跟柯尔克拉夫一世有何不同?

    杀了他们,帝国权贵会笑的更得意,因为可以把这种事拿出来煽动更多的可怜虫加入军队来打击晨星铸造,制造更多的人间惨剧……

    车窗外一座居民楼的天台上,年轻的男孩儿点燃一根冲天炮,咻的一声飞上天空,绽放成谈不上有多美丽的烟火,然而旁边的小女孩儿还是一脸兴奋地拍手喝彩,眼睛里有一种叫做幸福的情绪顾盼流转。

    ………………

    轨道车在市中心停下,二人离开站台,向着湖畔的白滩走去。

    深夜的街道上少有人行,只在一些酒吧与夜市街模糊看见林林背影。

    5米多高的空中有巡警机器人来回游荡,警惕地注视着一些喝的醉醺醺的夜归人。有人在霓虹闪烁的地方对克蕾雅吹口哨,还有人举起空的易拉罐丢那些浮空机器,骂它们是一群冷血的钢铁畜生。

    两个人慢慢走着,时而发出一阵轻笑,就像所有闲步公园的情侣一样,说些身边人的小毛病,小缺点,互相打趣什么的。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像唐方、克蕾雅这样的人才能真的放松一下,逃避责任与地位所带来的压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