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 第九百一十一章 和谈(中)

第九百一十一章 和谈(中)

作者:暴兵对A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多人都知道唐舰长手下有生体兵器,是从那个叫罗伊的少年体内采集到的共生型吞噬体辅以外星生物基因研发而成,所以她理所当然地相信了图拉蒙的话,可是眼前的一幕,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

    j先生……居然是一个怪物!

    图拉蒙脸色微变,说道:“我也没有想到j先生会变成那样。”

    亨利埃塔插言道:“我与上帝武装相勾结?赞歌威尔是这么对你说的吗?如果做出这种事的人是我,还会在与国王陛下的政治斗争中日益势微吗?”

    “骗子……一群骗子!”伊丽莎白失魂落魄的样子很可怜。

    凯莉尼亚皱了皱眉:“这些事,你真的不知道?”

    伊丽莎白摇摇头:“如果我知道,还会来这里自取其辱吗?”

    库德莉亚扫了一眼图拉蒙,又望向伊丽莎白,冷肃的面容露出一缕嘲弄的笑:“你真可怜……”

    “我……去一下洗手间。”她仿佛没有听到库德莉亚的刻薄话,摇摇晃晃站起来,双手紧攥衣袖,轻轻颤抖,看起来凯莉尼亚手里的东西对她打击很大。

    唐方说道:“所以你根本不该来到这里,对你来说,我杀掉赞歌威尔是家恨,对于那些死在赞歌威尔手下的大批贫民,却是大仇得报,可以含笑九泉。”

    “对于那些手上沾满血腥的贵族与官员,灭他们九族……我一点都不觉得愧疚,我还是那句话,不破不立。如果战争无法避免,我亦不会退缩。没有牺牲与抗争,哪里换的来权利与尊重。”

    图拉蒙起身说道:“诡辩……这就是你掀起内战的原因?你只是以帮助平民争取权利与尊严为借口,实则是要把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变成星盟附庸,这不是你们所谓自由、民zhu社会的一贯伎俩吗?听起来冠冕堂皇,事实上令人作呕。”

    “你怎么想都可以,但是我的决定不会更改,哪怕屠尽这个国家依附王族的整个利益集团,也要终结掉这个吃人的王权体zhi。”

    “这个国家绝对会被你搞乱,这个国家的人民绝对会因你之故承受苦难。说别人是刽子手,难道你不是?”

    唐方有些不耐烦地皱皱眉,忽然从椅子上起来,让自己的脸与图拉蒙的脸平齐,毫不示弱地道:“成王败寇,不是你们的哲学吗?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不是你们的处世风格吗?左手政zhi高压,右手放纵**,打断年轻人的脊梁,消磨他们的意志,荼毒他们的精神,给他们游戏,给他们音乐,给他们电影,给他们xing开放……让他们沉溺在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为泛着铜臭味与情se味的‘目标’去奋斗,不再忧国忧民,不再志存高远,不再记得‘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而是去攀比,去装b,去炫耀……不用多久,他们便会忘却上一辈所经历的苦与痛。”

    “20年30年后,当下一代成长起来,真正适应了民主zhi度,再回首王权至上的年代,他们自然知道该感激谁。所以,不要跟我说什么我跟你们一样,我跟你们不一样。只不过是用你们的手段与方式,去达成一个相对进步的目标,虽然方法有点极端,但不可否认会很有用。”

    图拉蒙怒而骂道:“你这个王八蛋。”

    “怎么?恼羞成怒了?”唐方用轻蔑的目光望着他的脸:“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实话实说从来都是最伤人的。

    “这么说来,你是要一意孤行,执意把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拉入战争的漩涡了?”

    唐方嘴边的嘲弄依在,微笑说道:“当然,因为我不会接受你们这些手上沾满无辜者鲜血的人的有条件投降……因为我需要赛克把你们送上断头台,用你们的血肉铸就法律的天平,用你们的死亡,抚慰地狱里不甘的亡魂。”

    “我敢保证,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因你而死。”

    “你这是在用平民的生命威胁我吗?怪不得克哈纳鲁会做出那样丧尽天良的事,原来有你这样一位‘好’父亲。能把治下恒星系统当成一座军营管理的人物,啧啧……”

    “……”

    唐方与图拉蒙在这种谈不上对错,充满悲伤的议题针锋相对的时候,伊丽莎白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两个人看似理智,实则充满火药味与仇恨的辩论,在侍女的搀扶下,向着洗手间所在地走去。

    她走的很慢,步伐很零碎,看得出有些心不在焉,或者说把心力都用在另一件事上,像丢了魂一样,背影是那么的悲伤,那么的凄凉。

    然后是两名黑武士,用身体挡住了她落寞的背影。

    她去了很久,大约有十几二十分钟,才重新回到会议室。

    与之前的落寞不同,脸上表情有了些许缓和,多了一抹释然,不再那么难看。就好像她根本不是上洗手间,而是用这个借口找一个地方静心消化凯莉尼亚那些话对她造成的心理冲击。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他竟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如果早知如此,我会试着去劝解他,阻止他。”

    她口中的“他”,自然不是别人,是她的王,她的夫------赞歌威尔?奥利波德。

    凯莉尼亚笑了,不好看,有点冷:“你觉得我们会相信你说的话吗?国王陛下犯下这种罪行,你作为妻子会不知情?不要开玩笑了行不行,或者说,你当我们是傻瓜?”

    这话说的很不留情面,很咄咄逼人,与伊丽莎白的黯然神伤形成鲜明对比。

    只是,她没有反击,也没有羞恼,因为她不配,她理亏。

    这些官员与贵族们口口声声喊着子民,发誓要造福一方,结果呢,现在却被一个外来势力攻陷国家首都,还在谈判桌上将官员与贵族,乃至这个国家的王的罪行揭露出来。

    正义与良知,没有出现在官员身上,没有出现在贵族身上,反而出现在立志杀光他们的一个年轻人身上,她有什么资格去反击,又有什么资格去羞恼。

    她只是轻轻念叨着:“我……真的……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可是又无法证明自己不知道,如何取信唐方,取信国民,是她现在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她是为和谈而来,但是此时此刻,却变成一场对贵族与官员暴行的问责会。

    “我……有一个提议,希望叔父与唐先生可以认真考虑一下。”

    伊丽莎白的话打断唐方与图拉蒙的对峙,他直起腰,扭头看向王后:“请讲。”

    “为了这个国家不用饱受战乱之苦,我们……可以让步。”

    唐方与亨利埃塔挑眉。

    “什么?!”图拉蒙瞪眼惊呼。

    没有人想到伊丽莎白会这么轻易的服软……像谈判这种东西,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外交博弈,哪里能够轻易达成共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图拉蒙说道:“这跟我们来时约定的事情不一样。”

    显然,伊丽莎白的自作主张完全超出了图拉蒙、安卡特里等新派势力成员的底线。

    她回头看着图拉蒙说道:“是,这跟约定不一样,可是我同样不知道你们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把国民当成任意欺凌与剥削的奴隶。如果不是他们……不是你们眼中的心腹大患让我真正了解到自己身边都是一群多么自私、卑鄙与邪恶的人,我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图拉蒙的脸色越发难看,冷声说道:“我看王后殿下也累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明天接着谈。”

    伊丽莎白说道:“不行,今天必须要出结果。”

    图拉蒙皱皱眉,往后面扫了一眼,两名黑武士便要去搀扶伊丽莎白离开。

    便在这时,唐方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唐林忽然翻身越过会议桌,挡在伊丽莎白身后,直面两名黑武士,沉声说道:“让她把话说完。”

    图拉蒙挥手制止两名黑武士,寒着脸望向亨利埃塔。

    “这就是你们表达诚意的方式?”

    老头儿眼皮都没有抬,说道:“这就是你对待主子的方式?”

    谁也没有想到,现场局势会急转直下,图拉蒙与伊丽莎白在对待和谈的问题上产生分歧。

    她再一次说道:“趁着我还是这个国家的王后,还能为国民做些事情,这次和谈必须在今天达成共识。”

    她没有直说,很隐晦地表达了内心的想法------如果今天跟着图拉蒙回去,可能明天继续和谈的人员组成便不会是她跟图拉蒙,而是别的什么人。

    唐方坐回椅子上,双肘拄在桌面,十指合拢,很认真的望着伊丽莎白:“我现在已经有点相信你的话……对于赞歌威尔所做勾当,或许你真不知情。”

    伊丽莎白没有多做解释,直接道出提议内容。

    “虽然那些人有很多劣迹,干过许多坏事,可是并非每一个人都该死,我恳求你给他们一条活路,用仁慈作为化解苦难的良药……为了让这个国家免于战火,我可以接受艾琳娜还政于民,还利于民,进行体zhi改革的建议,不过有两个条件。”

    唐方不置可否,很随意地说道:“什么条件。”

    “第一,保留贵族与王室一定权益,就像多兰克斯共和国那样,更改xian法,调整贵族与官员的特权,由王族主导这场改革,挑选不畏强quan的民yun人士与贵族成员共同建立xian政推行委员会,制订适合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zheng革道路,而不是像你的决定那样,利用武力消灭既得利益集团,在毁灭中创造,在废墟中重建。”

    “而且……你必须答应我不再插手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政事,不再倾销星盟那些理念,让我们的国民自己决定未来的道路。”

    唐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不觉得……这样的要求有些过分吗?”

    伊丽莎白说道:“你口口声声说为了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国民,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如果连这样的诚意都没有,岂不证明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谎言?”

    不等唐方回答,已经游离在暴走边缘的图拉蒙锵的一声抽出别在腰间的长剑,寒声说道:“伊丽莎白,记住你的身份……”

    她只是这个国家的王后,虽然地位尊崇,却并不能代表整个贵族阶级,只不过因为卡哈诺斯恒星系统失陷,各地领主犹如一盘散沙,艾伦?奥利波德没有条件登基,才把她推出来当成一面旗帜。

    她的象征意义居多,在族内声望不低,却并不代表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库德莉亚同样抽出了腰间所挎长剑,阴冷的目光钉在图拉蒙脸上,若不是亨利埃塔及时制止她,只怕早已一剑劈下,报杀父之仇。

    为了展现和谈诚意,双方都未配枪,可是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他们都带了剑。

    剑是一种象征身份的装饰,但是也能够拿来杀人。

    便在这时,唐方无视图拉蒙的叫嚣,点头说道:“好,这第一个条件,我答应你。可是你又用什么来表达诚意,或者说zheng改决心呢?”

    伊丽莎白目不斜视,毫不在意图拉蒙手中长剑映射在她脸上的寒冷光芒,“你想怎样?”

    唐方徐徐转头,目光落在图拉蒙脸上,冷然说道:“我想要他的命,这样克哈纳鲁在黄泉路上将不寂寞,父子两人可以结伴同行。”

    这话震惊了对面所有人,伊丽莎白面露愕然,图拉蒙的手在抖,手上长剑也在抖,不是害怕,是因为过于气愤。

    “我可不是故意给你出难题,因为他该死。”

    唐方的话音才落,凯莉尼亚继续滑动掌心pda的触控板,大屏幕上画面再闪,出现吉普赛尔科研基地里的一幕,还有许多克里瓦纳?格林草菅人命,大肆扩建监狱,把犯人变成实验体的罪证。

    克里瓦纳?格林是吉普赛尔的总督,图拉蒙把西伯塞亚恒星系统军营化思想的实际操作者。像这种罪恶,亲王殿下不可能不知道,再联系赞歌威尔的所作所为,可想而知,作为国王陛下的左右手与亲兄弟,图拉蒙在这件事里扮演着什么角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