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八卷 第二十五章 意外转折

第五十八卷 第二十五章 意外转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是督宰,一个是廷尉卿,一个是封疆大吏,一个是朝中重臣,两个人等级相同,都是幻影骑士,又互不统属,就算廷尉卿身在中枢,也无法靠官阶地位把程洪烈压下来。

    听到程洪烈的话,正在宗门大殿之中的太夏廷尉卿就脸色一冷,“程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廷尉府办案和追缉要犯,还要别人同意不成?”

    “廷尉府在别的地方办案和追缉要犯我管不着,不过廷尉府在东北督护府内办案,已经影响到整个督护府的稳定,弄得人心惶惶,你们既不经过我,又想要我帮你们擦屁股,那就不行!”程洪烈黑着脸霸道无比的说道,简直没有半点通融的余地,这硬邦邦的一句话,直接说得廷尉卿都变了脸色。

    “这太夏,究竟是《太夏律》大还是你程洪烈大?”廷尉卿厉声怒喝,“难道你程洪烈也想造反不成?”

    “哈哈哈,少来吓我,你以为我程洪烈是被人吓大的吗,你若有本事,尽管让轩辕之丘的衮衮诸公摘去我的乌纱就是!”督宰大人就像滚刀肉一样哈哈大笑,然后又又看向那一群监察御史一眼,指着那些监察御史的鼻子怒骂道,“你们以为你们是好人,一个个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是在伸张正义,替天行道是不是,我看你们这群人读书读得脑袋都傻了,被人当枪使还一个个大义凛然,你们知道若是没有金乌堂,没有铁龙宗太夏如今会是什么局面,太夏到现在究竟要死多少亿人,沦丧多少州郡才能让魔族大军停下脚步,那些铺天盖地全部是由九级战士组成的魔族大军谁能抵挡,是你……是你……还是你……或者是你……”

    那些刚刚还在叫嚣喝骂的监察御史们,这个时候被程洪烈指着鼻子,一个个气势被程洪烈所夺,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程洪烈最后指向了刚刚说话的元华。

    “你元华的奏折在太夏可以弹劾一州刺史,可你的奏章在魔族面前算个屁,你去弹劾一个九级的魔族试试,看看魔族鸟不鸟你,看看究竟是魔族战士的刀硬还是你的奏章硬,你把你的奏章拿给前线亿万将士,看看是你的奏章之中的那些大道理对付魔族管用还是金乌堂铁龙宗的爆炎手雷对付魔族管用,你知不知道金乌堂和铁龙宗这几十年来每年要无偿支援前线将士多少全效药剂,多少爆炎武器,多少粮食,多少战车?”

    面对着此刻暴怒的督宰大人,监察御史元华也说不上来,监察御史的职责就是找茬,他哪里又知道金乌堂和铁龙宗去年到底捐助了太夏前线多少物资,虽然他之前也曾听说过,不过要说到具体的数字,他也就不甚了解了。

    “你不知道我今天告诉你,仅仅去年,金乌堂和铁龙宗无偿支援前线将士的全效药剂就有1亿2000万支,爆炎手雷爆炎炸弹爆炎弩箭一亿8000多万颗,各种粮食3亿7000多万吨,你们算算这些东西折合多少金币,能救多少人命,你们自己把你们的脑袋全部加上去,分量有没有这些东西的万分之一重?你们身为监察御史,正值圣战之时,对金乌堂和铁龙宗这样的太夏肱骨不知维护关照,反而被人怂恿就要跑到幽州来要表现尔等气节忠义,铮铮铁骨,前线将士喝着全效药剂,拿着烛油武器正在与魔族浴血奋战在保护着你们这群穷酸腐儒不被魔族砍了脑袋,你们这群穷酸腐儒却要在后方搅风搅雨想让前线战士断粮断炊,手无利器,还一个个口口声声要为太夏如何如何,还敢在这里讲大义法度,你们知道现在什么是大义法度,老子告诉你们,能干掉魔族就是大义,谁支持前线的战士谁就是法度,老子若是大帝,就把你们这群穷酸腐儒的脑袋全部砍下来去喂狗,省得只会添乱,所谓好人办坏事说的就是你们这些蠢货。”

    “刚才是谁说想要在这里一头撞死肝脑涂地来着,大家让开,把那边大殿之中的那颗柱子让出来,你们这些穷酸腐儒一个个的给老子排着队过去撞,我程黑脸就想看看你们这些穷酸腐儒的身上有几滴热血好流,奶奶个熊的,老子这一辈子从九级战士开始到现在砍了那么多魔族的脑袋也不敢说这句话,当初千机真君在渭水之畔击杀的魔族更是如山似海,千机真君九死一生醒来也没说自己血荐轩辕,你们这些看到魔族就只能闭目等死的废物,居然还敢在千机真君当初建宗立派的地方横上了,你们赶紧去撞,力气不够老子还可以推你们一把,老子今天就在这里看着你们去死,就请廷尉卿大人和在场众人作证,撞死了全部算我的,大不了老子把命赔给你们……”

    程洪烈指着一干监察御史的鼻子一口气痛快骂完,直接把一干监察御史气得浑身发抖,几乎要吐血。

    但这个时候却真没有人去撞了,刚才若有人去撞,那还真可以搏得一世清名,那血那命是要算在铁龙宗和金乌堂头上的,他们是不畏豪门,铁骨铮铮,为太夏法度而死,但现在去撞,就算死了,那也是和程黑脸这个滚刀肉打赌置气,此刻正值圣战,堂堂督宰,又怎么可能给他们几个人来抵命,所以死了也是白死。

    什么是秀才遇到兵,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了,刚刚还把铁龙宗压得死死的一干监察御史,在程洪烈来了之后,一个个瞬间就如同经霜的茄子一样,士气,心气,瞬间就萎了……

    “刚刚是不是你说要去撞的,那你就第一个去撞,别等了,给他们做个榜样,赶紧去死个干净,老子在东北督护f府一定给你找块风水宝地把你埋了……”程洪烈指着刚才那个叫嚣的监察御史。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简直不可理喻,不可理喻……”那个刚刚还慷慨激昂的监察御史这个时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嘴里嘀咕着,直接一甩袖子,转过头,做出清高状,以鸵鸟之策,避过督宰大人的指责。当然,要他这个时候去死,那是绝不肯的。

    “程大人,够了……”廷尉卿实在看不下去了。

    “够了吗,好,那你们打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吧!”程洪烈大蛇随棍上的说道。

    “我是说程大人今日在这里胡搅蛮缠,就不考虑自己的身家前途么,就算这里是东北督护府,也由不得你一手遮天?”廷尉卿语带威胁的说道。

    “哈哈哈哈,我程洪烈从来都不知道什么自己的身家前途,这一点,和李大人比起来,我是自愧不如,李大人这次来幽州,未来的身家前途,自然是已经考虑好,有了安排了吧,所以才如此奋不顾身,李大人可知道,一个人的身家前途,从来就不是只由某一个人决定的,你今日在这里这么一闹,如果今年金乌堂和铁龙宗对前线的支援断了,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你以为前线太夏那亿万铁血将士男儿之中,就没有几个敢为同袍兄弟报仇清君侧除奸妄的猛士么?”

    廷尉卿李大人已经脸色铁青,咬了咬牙,孤注一掷,“无论如何,我今日一定要搜查玄天峰,廷尉府得到确切消息,云中子就藏身在玄天峰下面,廷尉府职责所在,为了维护太夏纲纪法度,就算得罪什么人,也顾不得了!”

    “铁龙宗是由千机真君所创,千机真君与长缨太子联姻,已经算上皇亲国戚,要搜查皇亲国戚,就算李大人是廷尉卿,也不是你想搜查就查,想搜就搜的,刚刚李大人不是在说什么法度吗,李大人身为廷尉卿,难道想知法犯法!”

    廷尉卿冷笑,以为终于抓住反击程洪烈的机会,不由再次从随身的空间戒指之中拿出獬豸金符,“程大人可知此为何物,此物为轩辕大帝所制,无人敢抗,只要拿出此物,就算大帝皇宫也可搜得,难道我拿着这个东西,在玄天峰也搜查不得!”

    “哈哈哈……”看到廷尉卿手上拿出的那块獬豸金符,程洪烈突然大笑起来,“李大人拿着一块假的獬豸金符也要来幽州耀武扬威吗?”

    “你说什么?”

    “我说你手上的獬豸金符是假的!”程洪烈板着脸说道。

    “胡说八道,我手上的獬豸金符怎么可能是假的?”廷尉卿怒吼。

    “你手上的当然是假的,因为真的獬豸金符,早已经被太子殿下封存!”程洪烈说着,叹了一口气,抬着头,四十五度看着大殿之中的栋梁,一脸感叹,“当初太子殿下遇刺之前,就感觉廷尉府权太重,此刻正值圣战,太夏廷尉府如为宵小奸妄所用,整个太夏恐有不测之祸,太子殿下就想要收权,早已经收回了赐给廷尉府的獬豸金符,当年我觐见太子殿下,曾经亲眼看到太子殿下用《轩辕神变经》在獬豸金符上留下了一个印记,你这獬豸金符,根本没有那个印记,当然是假的无疑……”说完这话,程洪烈直接对着铁龙宗的一干长老和弟子说道,“廷尉卿手上所持獬豸金符是假的,如果他今日胆敢强闯玄天峰,铁龙宗可将其就地击杀,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铁龙宗的少宗主看了大殿之中的那些长老弟子一眼,自己不开口,诸位长老弟子已经轰然应诺,“遵命!”

    “廷尉卿大人,没想到你今日居然敢用假的獬豸金符来铁龙宗耀武扬威,如果不是你的獬豸金符被督宰大人识破,我等差点被你蒙骗,看在同为太夏一脉,我铁龙宗今日不为难你,你们走吧,但你今日若不知好歹,可别怪我铁龙宗出手无情……”张承雷沉声对廷尉卿说道。

    “好……你好……”廷尉卿已经气得全身颤抖起来,他看了看铁龙宗冷着脸的诸位,又看了看程洪烈,用颤抖的手指着程洪烈,“……獬豸金符是真是假只要拿到轩辕之丘一试便知……你程洪烈你今日胆敢在这里为铁龙宗犯下诛九族的大罪,我看你最后会有何下场,有多少脑袋可以砍,你就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