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卷 第三十八章 君子之光

第四十卷 第三十八章 君子之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唐德报出的礼单,张铁也稍微有点意外,却没有太意外。

    太乙玄门和其他人或许会为这样的礼单惊愕莫名,但对张铁来说,他却很清楚的知道金权道这次为什么会拿出这么大的手笔,说直白点,这是金权道,或者说是太夏朝廷和张铁和解的表示。

    福海城惨案的幕后真凶居然是金权道的大龙头,而张铁被陷害的时候,他的身份还是金权道的暗金大掌柜,韩正方正是利用了张铁对金权道的信任,获得了张铁在威夷次大陆的一些关键信息,这才在福海城设了局,差点把张铁置于死地,这是什么性质的事件?这绝不是普通的陷害,说得露骨一点,这是张铁遭遇到了金权道的陷害和出卖,是最卑鄙,最无耻,最让人心寒的背叛和冷箭,而韩正方代表太夏朝廷和皇室掌控金权道,没有发现韩正方的隐藏身份是太夏朝廷和轩辕之丘的问题,所以,认真说起来,福海城惨白的背后,连太夏朝廷,皇室,都脱不了干系,张铁当初在幽州大破通天教为太夏立下大功,却被太夏朝廷体系内的力量打击,陷害,通缉,这样的事情要是爆出去,天下之士,谁不寒心。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原因,这次金权道来恭贺张铁转轮大典才会如此“诚意十足”,什么金银财宝,水元水晶,大把土地,甲级大城,飞舟都送来了,如果张铁此刻还是一个白丁的话,紧紧凭借金权道送来的这些东西和资源,张铁就能空手建立起一个强大的骑士豪门。

    而张铁与金权道的关系是秘密。所谓的暗金大掌柜就是一个隐秘身份,除了张阳之外。这个秘密张铁没有告诉过给任何人,连怀远堂的家族长老都不知道。更别说太乙玄门了。

    正是因为如此,那些不知道内情原委的人,听到此刻金权道的礼单,一干人才被镇住了,这个礼单绝对已经超出了金权道与张铁道歉的极限了,不能不让人探究金权道这样做的背后的动机是什么。

    太乙玄门的大地骑士的眼睛在张铁和金权道的代表身上转来转去,似乎想发现两者之间有什么秘密。

    怀远堂的一干长老的眼神也有一些奇怪,在金权道的这份大礼送出之后,怀远堂的长老们只要在心里计算一下张铁在幽州所拥有的土地城池。一个个就不由有些目瞪口呆起来。

    张铁的烛龙领的土地面积就有130多万平方公里,而关家在把整个燕归山脉买下送给张铁之后,整个燕归山脉和烛龙领都是张铁的土地,这片土地的面积全部加起来就有将近290多万平方公里,接近300万平方公里,之前张铁还买下了幽州的藏古高原,藏古高原的土地面积也有300多万平方公里,这个时候金权道再送上2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那整个幽州。仅仅在张铁名下的土地就有将近800多万平方公里,比怀远堂的阳河郡要大八倍左右,而且张铁的烛龙领中还有十座城池,张铁一个人的土地城池的数量。就要比整个怀远堂的还要多。

    怪不得张铁不愿意接任家主之位,有着如此多的土地城池,张铁再造一个怀远堂都绰绰有余了。以张铁的性格,他又何必要来家中与张太玄相争一个家主之位呢?以这样的身家。这样的实力成为怀远堂的太上长老,张铁说的话。在整个怀远堂,还有谁敢不好好听着。而且张铁什么时候又和魔杀谷搭上的关系,而且这关系看样子还不一般,再加上一个站在张铁这边的天机门,太夏的七大宗门之中,有三个宗门和张铁的关系都非常之好,穆神长老这样的人脉,这样的资源,再加上归来的声望,怀远堂中谁能比得了,就算是家主……

    怀远堂的几个张来都以为自己明白了张铁的心思,张太玄也目光闪动了两下,安静的看着张铁。

    张铁家中观礼席位上的一干大伯和亲戚,完全被震得说不出话来,张家以前造船厂的那点基业,在这种时候,和各大宗门送给张铁的贺礼比起来,简直连人家的一个零头都比不上。张家的人,由此也才真正知道张铁在外面有多么大的威名和影响力。

    金权道的礼单报出,整个转轮大典现场一片哗然,而哗然之后,又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着张铁。

    张铁微微沉吟了一下,就开了口,没有感激,也没有拒绝,而是一片平静的看着金权道的管奚逸大掌柜和唐德,举重若轻的说道,“金权道的这份厚礼我就收下了,现在正值圣战,过去的就过去了,作为太夏骑士,这个时候,都应该团结一致,共御外敌!”

    张铁一句话,管奚逸大掌柜,唐德,还有金权道观礼席上的一干人,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

    张铁已经表态,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他接受了金权道的歉意,一切以太夏大局为重,不会再去计较过去的那些个人恩怨,金权道的名声,太夏朝廷的面子,也就保住了,在场面上,不会弄得太难看。想必起来,金权道送出的这点贺礼在别人看来虽重,但这点贺礼,相对于金权道这样太夏七大宗门之中最富有的门派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管奚逸大掌柜和唐德对着张铁长鞠之后退下。

    收下别人的厚礼还要让别人心怀感激,觉得你识大体,光明磊落,这种事,张铁在今天也做了一次。

    对张铁来说,连和太乙玄门的谅解都可以,所以他也没有必要抓着金权道不放,更何况韩正方已经被他干掉了,他还大有收获,拿得起放得下,这才是真正大丈夫所为。而且金权道这次送来的厚礼实在是贴心得很,他前些天见到唐德的时候刚刚和唐德说起他要把飞舟还给太乙玄门的事情。金权道这边马上就送来两艘飞舟,金权道既然这么给他面子。他也会给金权道面子,让大家皆大欢喜。

    除了太乙玄门之外,在场的人的确是皆大欢喜。

    金权道退下,第四个给太乙玄门打脸的人上来了。

    上来的是广南王府的两个管事。

    “太夏广南王府恭贺穆神长老武运雄长,道轮永转,为祝穆神长老进阶大地骑士,广南王府特送上水元水晶2000根,金币2000万,玉化象牙。地元犀角2000对,玉石珍宝2000箱,星沙紫金2000斛,极品魂檀香木2000方,南疆各式顶级药材贡茶2000箱,金丝蟒蚕2000匹,还有2000家奴与南疆风景胜地天星湖畔的天星城一座!”

    观礼席上再次轰动,在一个大地骑士的转轮大典之上,太夏七大宗门和王府一级的观礼嘉宾能接二连三的拿出如此大手笔的贺礼。这样的情况,在整个太夏,哪怕是七大宗门的大地骑士举行转轮大典,恐怕也不容易见到这样的景象。

    许多不知底细的人纷纷打听。广南王府为何如此“巴结”穆神长老,而知道底细的人稍稍一提示,所有的人就都知道了。一个个把目光看向了广南王府观礼席位上的美艳无双的白素仙——原来穆神长老还把广南王府的郡主给降服了,要和广南王府联姻。广南王府这才豪气起来,这些东西。就是送给自家姑爷啊。

    这一刻,不知道观礼席上有多少人看看张家家眷席位上的一干娇妻美妾,再看看广南王府席位上的白素仙,心中冒出一个差不多的念头——数风流人物,还看穆神长老!

    太乙玄门席位上的一干人的脸色这个时候已经黑如锅底,自信满满的太乙玄门到了这个时候,就彻底的沦为了配角,在几大宗门和太夏王府面前垫了底,偏偏还发作不得。

    端坐在白银王座上的张铁,在一干观礼嘉宾的眼中,则更加高大和神秘莫测起来,在这些人的眼中,就算张铁什么都没做,但张铁整个人的身上,似乎都在发着光一样,整个人身边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在澎湃着,令人敬畏。

    广南王府的人退下了,但上前恭贺的嘉宾任然络绎不绝,一个个的上来,又一个个的退下。

    后面的,燕州刺史朱家,通州刺史钱家的代表纷纷上台恭贺,幽州境内的一干豪门家族也依次上前,这些家族在这个时候拿出来的贺礼虽然没有几大宗门和广南王府那么奢豪,但同样也是精心准备的厚礼,与各自家族的身份相匹配,绝对不会拿不出手。

    陆仲明和林浣溪两个人的弟子,也代表谷州岷灵剑派给张铁送上了一份重礼。

    因为张铁当初对林浣溪有救命之恩,所以陆仲明夫妻这次送来的重礼绝对是精心准备而且出了大血的,岷灵剑派礼单之中有水元水晶400根,黄金400吨,青铜秘藏级的装备4件,还有400箱谷州的珍贵特产与夫妻两个人偶尔得到的一本珍贵的合击之术的秘籍。

    神拳门南宫盛的弟子也亲自上来恭贺,而且送上了一份重礼。

    兵州的赵家,杨家都各自有礼单送上,至于有弟子进入铁龙宗的那些豪门大族,则自然也更不用说。

    杨家上来拜贺的时候,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因为兵州杨家原本就势力单薄一些,整个杨家只有一个骑士长老杨镇军,在杨镇军于地元界战死之后,这几年杨家境况更是大不如前,当时在拜贺的时候,杨家来到幽州的一干人,几乎都上来了,但是杨家准备的贺礼,和前面同样来自兵州的赵家准备的贺礼一比,却“寒酸”了许多,几乎不到赵家的五分之一,杨家的贺礼只有100万金币,两件刚刚突破黑铁效应瓶颈的符文装备,再加上20箱兵州特产。

    杨家的家主亲自报出了礼单,这礼单一报出,观礼席上同样就响起了一片议论声,和刚才几大宗门和广南王府带来的轰动比起来,杨家的贺礼带来的“轰动效果”则是走向了另外一个反面,这点东西。恭贺一个普通的黑铁骑士的转轮大典都有些不够看,在今天这种场合。这点贺礼则更寒碜了,杨家的家主和一干杨家子弟一个个都羞愧得面目发红。低头看着地面,有些抬不起头来。

    就在众人的一片奇异的眼光之中,一直安坐在白银王座上的张铁却第一次从白银王座上走了下来,对着杨家的家主和一干杨家子弟深深一拜,张铁这番动作,不仅让观礼席位上的众人目瞪口呆,更是让杨家的族长和子弟完全不知所措。

    “张铁这一鞠,拜的是杨家的英烈,当初张铁和镇军老哥在地元界认识。一起出生入死,算是生死战友,没想到张铁被困绝境之中几年,再出来之后,却听到了镇军老哥在地元界第一深渊铁围山与魔族战死的消息,镇军老哥为人族和太夏,在数万骑士对抗的大阵之中,悍不畏死,与魔族血战而没。为人族捐躯,片骨无存,只留下一个衣冠冢,我知道之后也曾扼腕叹息。镇军老哥满腔碧血,一身浩气长存不坠,为人族而生。为人族而死,当为我辈骑士楷模。杨家有此英烈先祖,当受张铁一拜!”

    张铁一句话。说得兵州杨家之人个个热泪盈眶,自族长以下,一个个杨家子孙都跪在地上,对着张铁磕头还礼,而观礼席位上看着杨家的那些“奇异”目光,到了这个时候,也全部转变了过来,变得敬重起来,英烈之家,在这种场合,又岂能因为一点贺礼而被人看轻。

    待到杨家一干人泪流满面的重新挺直身子站起来的时候,张铁对杨家的族长说,“今日虽已过了铁龙宗开山大典的收徒之日,不过我今天却还想再收两个徒弟,杨家子弟可有愿入我铁龙宗门墙者?”

    听到张铁这话,杨家家主的眼泪更加汹涌的流了出来,杨家从兵州来到幽州,原本的打算,就是希望能借着家族长老与张铁在地元界认识的交情,让杨家的子弟拜入张铁的门墙,可以在张铁这里找到让杨家崛起的希望,没想到,杨家还没开口,张铁就什么都知道了,而且主动提了出来,刚刚站起的杨家家主二话不说,就要再次对着张铁大礼跪拜,但却被张铁抓住手臂,没有跪成功。

    “铁城,铁枪,还不拜见师傅!”杨家家主老泪纵横,紧紧抓着张铁的手臂,转头对着杨家的一干子弟大喝了一声。

    杨家子弟之中的两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也随着这声大喝再次跪在张铁面前,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前额砸在了地面上,等抬起头,两个人的额头早已经通红一片。

    张铁亲自把这两个人扶起来,指了指铁龙宗的观礼席那边,“你们今天就是我的弟子,和家里人说完话,就到那边去坐着吧!”

    经过杨家这么一个小插曲,张铁在转轮大典上当众收徒,也没耽搁多长时间,杨家的人退下之后,转轮大典依旧继续。只是经历了这么一场之后,观礼席上许多人看着张铁的目光,更多了几分奇异的色彩还有敬重之色。

    君子之光,春风化雨悲天悯人,堂堂皇皇匡扶道义,正人正心莫过于此。

    若说这是收买人心,那但愿天下能伪君子遍地,人人的人心都能卖上这么一个价钱,不少人心中都暗暗感叹。

    这么一番恭贺下来,就整整用了两个小时,让张铁收礼都收到了手软。

    到了恭贺的环节结束,来宾之中的许多人已经感觉到,这一次怀远堂穆神长老转轮大典的盛况,还有大典之中的这诸多佳话,绝对会轰传天下。张铁张穆神这个名字,在太夏,会更上一层楼。

    “听说穆神长老觉醒了一种神脉,能够犹如影魔一样,随意变幻人形,还有穆神长老刚才转化两种秘法的手段,都是我等闻所未闻之秘法,不知道能不能在今天让我等见识一下!”最后一个恭贺的人退下,张铁还没来得及说话,被憋了半天的太乙玄门的观礼席上,就传来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