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一章 凋零的玫瑰

第十一章 凋零的玫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炎城城外北面三十公里之外的一片山岗上,有一片墓地,在知道安琪儿她们就是埋葬在这里之后,1月7日,天微亮,寒风呼啸,张铁就一个人徒步走出黑炎城的北门,一个人来到了这里。

    知道安琪儿和莎娃她们在学校里是很要好的姐妹,她们的家人也就把几个女生葬在了一处,免得她们寂寞。

    城外的积雪很厚,每一脚下去,那积雪都盖过了膝盖,穿着一身风衣的张铁用了两个小时,就从黑炎城一步步的走到了这里。

    那五座并排在一起的新坟很显眼,张铁并没有费多少工夫就来到了那五座坟前,一层皑皑的白雪压在了那几座墓碑上,张铁脱下手套,用手把那墓碑上的雪扫开,几个女生的照片就显现了出来。

    照片是黑白的。

    在那黑白色的照片之中,安琪儿那一头灿烂的金发,莎娃那美丽的面孔,妮雅那漂亮的眼睛,希尔蒂娜对自己的痴缠,还有米娅脸上笑起来的那一对可爱的酒窝,似乎又重新浮现在了张铁的眼前。

    和这些可爱的女生在一起的日子,就像是昨天一样,而现在,她们却已经躺在了冰冷的地下。

    所谓的生离死别,也就是如此。

    有滚烫的液体从张铁的眼中流出,顺着他的脸庞,滴落到了冰冷的墓碑上。

    当再也没有眼泪流出来的时候,张铁俯下身。在每个女生的墓碑上温柔的亲吻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走。

    离开了这里,张铁就重新一步步的返回了黑炎城。在看到黑炎城城门的时候,张铁没有进城,而是绕过了黑炎城的北门,向着黑炎城的南面走去。

    ……

    在黑炎城南面的那个动物交易市场在这样的冷天同样萧条了起来,几乎没有几个人,而阿比安大师在城外那座城堡庄园却比一年多前张铁看到的样子更加的宏伟和漂亮了,因为以前的那座城堡已经匹配不上阿比安大师现在的身份了。

    在去年的时候。阿比安大师再次进阶,从红袍丹药师一跃成为橙袍丹药师,一下子就站在了丹药师世界第六层的辉煌阶梯之上。成为了整个黑炎城最有名望的人物。

    此刻的阿比安大师,已经加入了诺曼帝国,成为诺曼帝国布伦斯威克行省丹药师工会的副会长之一,他的名声。甚至已经传到了诺曼帝国的北疆首府诺丁堡。这几天,阿比安大师就受到恶劣诺丁堡丹药师工会的邀请,正在诺丁堡做客,听说过几天才会回来。

    在诺曼帝国这样一个等级森严的国家中,一个加入帝国的橙袍丹药师,已经足以让阿比安大师成为整个黑炎城等级最高的高级士族,在许多方面都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在某些方面,阿比安大师的影响力还要超过莱布尼茨上校。至少对莱布尼茨上校来说。诺丁堡那种地方也不是他想去就能去得了的,一个橙袍丹药师比起一个上校。在诺丁堡那种地方无疑更受某些大人物们的喜爱。

    所以,就在阿比安大师这样强大的影响力之下,安琪儿等几个人的死最后就波澜不起的被平息了下来,一切都被归咎于意外事故——作为一个橙袍丹药师助手的几个年轻姑娘,在拥有各种毒物和猛兽的丹药师的库房里不慎接触到一些致命的东西,然后死了,简直是再平常不过的“小事”了,在赔偿了几个姑娘家里一点金币之后,这件事也就这么算了。

    在阿比安大师这种人物的眼里,几个黑炎城的平民少女,死了就死了,算什么样的事情呢。

    安琪儿几个人当然不是死于什么意外,而是标准的谋杀。

    因为就在苏珊和菲奥娜见到安琪儿几个人的遗体的时候,几个人的身上都有一些奇怪的伤痕,那伤痕不像是来源于野兽的攻击,而更像是人为的,而且几个女生身体内的血液似乎已经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安琪儿的右手依旧紧紧的握着,在苏珊和菲奥娜两个人流着泪花费了一番功夫将安琪儿的手指掰开之后,才把她掌心中的东西拿出来,安琪儿手中紧握的,就是张铁送给她的那个戒指。

    在玫瑰社女生那些很私密的,只在玫瑰社女生中流行的“规矩”中,一个女生把男生送她的首饰从身上摘下,如果是立刻就丢了,那就是要两个人永远一刀两断永不相见,而如果还拿着,没有丢弃,那就是要把那个东西重新交回给那个男人。

    如果安琪儿遭遇的是意外,那么,在那意外突然发生的时候,她首先想到的是自救和活命,而不是在危急时候还想着要把自己送给她的戒指还给自己,因为自己那个时候根本不在场,也没有这个必要,所以,安琪儿摘下戒指握在手里的用意,就是想让见到她的玫瑰社的其他女生帮她把戒指还给自己,安琪儿就是通过这么一个动作来告诉自己,在她摘下戒指的时候,她还是活着的,清醒的,但她却已经知道不可能再活着见到自己了。因为她已经预知到了自己的命运。

    这就是安琪儿要告诉自己的话,如果是遭遇了意外,安琪儿不会这样做,她这样做,那就是想告诉自己她是怎么死的。

    安琪儿是一个聪明而且骄傲的女生,当其他几个女生想不到,或者已经没有能力这么做的时候,她做了,把自己手上的戒指紧紧的握在了自己的手心,给自己留下了一个最关键的信息。

    让几个女生悲惨死去的谁?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除了阿比安大师,已经不会有第二个人。

    如果阿比安大师是一个白痴,或者他已经失去对他的那座城堡的控制,那么,或许城堡里真有人敢对他身边的女助手下手,而且还一次弄死了五个姑娘,问题是,阿比安大师不是白痴,一个年富力强晋升到诺曼帝国布伦斯威克行省丹药师工会的副会长之一的丹药师,更不可能在黑炎城这种地方失去对他自己老巢的控制,在黑炎城,阿比安大师严厉的名声张铁很早之前就听说过了,所以凶手除了他之外不会有别人。如果是别人,阿比安大师更不会用自己的影响力把这件事轻描淡写的解决。

    张铁站在山坡上,看着阿比安大师所居住的那个更加宏伟的城堡庄园,眼睛里,已经是一片冰冷的死气。

    在把那个城堡庄园的每一个细节印在自己脑子里之后,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半分钟后,张铁睁开了眼睛,伸手从地上捞了一把雪团,在自己的脸上揉搓了一下之后,就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

    二十分钟后,在黑炎城的一条街道上,张铁重新坐上了黑金大饭店为他配置的专车,张铁坐回车里,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让自己的思绪重新冷静下来,梳理了一下那些要做的事情。

    去格里高利大街!”在确定了今天要做的事情之后,张铁就让司机把车开动了起来。

    ……

    格里高利大街,是以曾经统治黑炎城的煤钢联合会中格里高利家族的名字命名的一条大街,在黑炎城的传说中,这条大街之所以叫格里高利大街,是因为这条大街上有超过一半的房子和商店是格里高利家族的。

    张铁来这里,当然不是要做什么和格里高利有关的事,而是一件对张铁来说更重要的事情。

    汽车在格里高利大街上的一家邮局门口停了下来,张铁在车窗里看了看大街对面挂出来的那个叫做“碧昂诊所”的招牌,然后就下了车,直接横穿过马路,朝着那个诊所走去。

    诊所的大门就在那块招牌的下面,因为天冷,又刚刚过完年没几天,这一大早的,诊所里没有几个人,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年轻护士就在进入诊所后的服务台后面,一直到张铁走到诊所的服务台前,那个护士才发现有人进来,连忙从服务台下抬起头来,然后把自己手上的一包零食赶紧收起。

    “啊,先生,你需要看病吗?”微胖的圆脸护士看着张铁。

    “我不看病,我找碧昂医生!”

    “你和碧昂医生有预约吗?”

    “我不需要预约!”张铁笑了笑,把自己的那张铁角军团监察部的特别通行证拿出来让护士看了一眼。

    铁角军团监察部的特别通行证也就是监察部军官在执行任务时候的身份证明,在黑炎城这种刚刚被诺曼帝国用武力征服的地区,来自军方强力部门的证件对普通人来说有着巨大的威慑力,那个护士一看张铁手上的证件,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啊……我这就带你去……”护士连忙从服务台后面走出来,带着张铁往诊所里面的房间走去。

    这个诊所不大,也就是两百多平米的样子,穿过服务台和一间药房一间诊室,那个护士就把张铁领到了一个房间前,敲了敲门。

    “请进……”门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