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九章 意外相遇

第十九章 意外相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天并不会总让你事事如意,六月的第二场雨来得同样非常突兀,就在张铁刚刚离开树堡的第二天一大早,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天空上翻滚的雷声就把张铁从睡袋中给震醒了,还不等张铁完全把睡袋收起来,瓢泼一样的大雨就哗啦哗啦的开始下了起来。

    在野狼山谷内,并不是随时都有山洞和树洞让你栖息的,张铁现在的位置已经离野狼城堡差不多十五公里,为了寻找那两头畜生,周围除了一片草地灌木就是山脚下的一堆乱石,张铁昨晚就睡在乱石堆中。在这堆乱石的两块石头之中,有一个地方地势稍高,勉强可以睡人,张铁用剑割了一堆野草铺在地上,又砍了几根枝叶茂盛的灌木放在两块石头上面的空隙之处,让它遮一点风,最后在周围的地上洒了一小圈防止蛇虫的药粉,然后把睡袋扑在草上,也就睡了。

    虽然躺在地上,可整整一夜,张铁并没有完全睡熟,那点药粉虽然可以防止蛇虫,却防止不了野狼等凶猛的肉食动物,张铁可不想自己在睡着的时候完全成为野兽的食物,所以一直保持着警惕,第一次一个人在野外露营的张铁终于体验到了独行者的滋味,在野外睡到半夜,冷都不说了,可周围环境中那些奇怪的声音经常会让张铁反应过度的抽着剑跳起来,以为有什么猛兽在悄悄的逼近,整个人弄得神经兮兮的,对精神和体力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在唐德杂货店帮工的时候,张铁从一些拓荒者嘴里知道有一种变异的行军蚁的粪便可以震慑到绝大多数的猛兽,那种粪便一般要在行军蚁废弃的老巢中才能弄得到,所以,有时候。就算知道也没用,老天也不可能在你需要什么的时候就恰巧让什么东西出现在你眼前,而有可能相反,在你睡在露天之中的情况下,突然开始来一场大雨。

    在昨晚那种情形下,把黑铁之堡视为自己最大秘密的张铁当然不会在旷野之中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出黑铁之堡,所以黑铁之堡里面那颗小树上的第二颗铁胎果仍然好端端的挂着。

    “我靠!”睡袋还没有完全收进背囊,已经有雨点落在了张铁的脸上,张铁只能抓紧速度的赶紧动了起来,刚刚把睡袋收进去。大雨就下下来了,等张铁批上雨披,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淋湿了一小半,批上雨披的张铁连忙向远处的一道山崖边下跑了过去,跑了几步。又想起自己的剑还在睡觉的那个地方,自己昨晚一直把剑放在趁手的位置。现在天还有点黑。刚刚差点忘记了,张铁又跑回来把剑捡起,最后像被雨滴追赶的脱毛老鼠一样,一个人连忙朝着能避雨的那个地方冲了过去。

    那边那个能避雨的山崖离张铁差不多有一公里这么远,山谷里的路又不怎么好走,张铁一直在大雨中跑了差多不五分钟才跑到那个地方。在张铁跑到那边的那个山崖下的时候,张铁的一半裤子和一半衣服,也差不多湿透了。

    一边在山崖下面无奈的看着灰暗的天色避着雨,张铁一边从身上掏出一点肉干来补充着体力。这次出来,张铁只带了五公斤左右的肉干,其他的食物,张铁都送给潘多拉和爱丽丝她们了。张铁也想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完成独行者试炼。

    悬崖下可以避雨,但空中的雨粉还是会随着风吹到人的脸上,痒痒的,就像贝芙丽俏皮的在用自己的眼睫毛在自己脸上刷来刷去一样,想到了贝芙丽,张铁又想到了爱丽丝,还有潘多拉,想到了自己失去初吻的那天晚上,想到了三个女生钻到自己嘴里的小金鱼和潘多拉那出人意料的那一吻,那天晚上,带给张铁最多感动的,其实是潘多拉。

    不知不觉,张铁下面不听话的那个家伙已经硬得像铁一样。

    不知道她们今天怎么过呢?在黑漆漆的雨幕和天色中,张铁遥望着野狼城堡的方向,张铁也不知道自己对她们的思念究竟是欲还是爱,或者这两者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同,所谓的爱也好,欲也好,只是那些无聊的文人和千金大小姐们自己编造出来的东西,自己希望她们过得好,希望她们高兴,不想看到她们受到任何的伤害,自己想对她们好,同时自己也有一种对她们做些“又可怕又恶心”事情的冲动和渴望,这就是自己对她们的真情实感,管它叫什么呢。

    这场雨下得很大,从天亮之前,一直下了四五个小时雨才渐渐小了一些,山谷里汇聚的雨水随着小溪和沟壑冲到了山谷的河中在几个小时的大雨之后,山谷里的河水都暴涨了一截,然后浑浊的河水夹杂着一些枯枝败叶朝下游冲去,山谷里的道路到处变得泥泞不堪,有的地方还很滑,到处都是小水坑。

    雨才稍微小了一点,看到天色已经亮了起来,在悬崖下跺着脚站了两个小时,蹲了两个小时的张铁立刻就披着雨披跑了出来,天上黑压压的云层还很厚,一点没有散去的意思,这场雨还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在更大的雨来临之前,张铁迫切的想要给自己找到一个今晚落脚的干爽的地方,最好是山洞,像树屋基地那样的树洞,可太稀少了。

    又在雨中走了一个多小时,在小雨变成细雨,细雨又慢慢变成大雨的时候,张铁终于在离他避雨的那个地方三公里以外的一处山脚边上,找到了一个洞,一个被废弃的矿洞,当初好像有人在这个洞这里试着开了一下矿,但当初挖矿的人试着挖进去不到十多米,只开了一个豁口,发现这里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于是就停止了,这个山洞很浅,只要站在山洞外面就能把整个山洞一目了然,谈不上隐蔽,但对在雨中寻找着落脚地的张铁来说,这个山洞却不啻于突然出现的天堂。

    当张铁来到这个山洞的时候。还发现洞里好像有人住过,洞里还有一些不多的,零散的干柴和干草,地上有烧过火的一堆漆黑的炭灰的痕迹,看着那些干柴,张铁立时大喜,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看到一点柴草都能这么欢喜。

    脱下雨披放在洞里的一块石头上晾着,再把包袱和行李找了个干爽的地方放下,最后再把矛囊放在靠近洞口的顺手的地方,张铁从身上掏出一个火石打火机。找了一堆干草和干柴,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在洞里升起了一堆温暖的柴火。在火光中,张铁原本已经潮湿的衣服和裤子上,就开始冒出水蒸气。

    看着山洞外面再次瓢泼而下的大雨。张铁的心里充满了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有时候。幸福来得就是这么简单——在外面下着大雨的时候。你不被淋着,还有一堆火好烤,这就是幸福。

    张铁又从自己的食物中找出一块奶干,放在火上烤着,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山洞里就开始冒出奶干的香味。

    要是这个时候潘多拉她们三个有一个在自己身边就好了。张铁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有些“禽兽”的念头,这样的天气,在这种无人的野外的山洞之中,除了烤烤火。看看雨,大家还可以有大把的时间剩下来做点别的有意义的事情嘛,嘿嘿嘿嘿……

    就在张铁脑子里翻滚着各种奇怪念头的时候,一个穿着黄绿色雨披的人,夹着一股风雨,一下子也从外面冲到山洞中来,当这个人从外面冲进来的时候,他和张铁似乎都没想到在这个山洞里会遇到别人,然后互相看着的两个人都微微愣了一下。在野外突然遇到陌生人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第一个反应,张铁和那个人都出奇的相似,张铁一把就抓过了自己的长剑,那个人则雨披一甩,一枝箭已经搭在了身上长弓的弓弦上,张铁的剑没有出鞘,那个人的长弓也没有拉开,箭头指在地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看到那个人的长弓还有那个人的年龄,张铁突然想到了一个名字,“你是……布鲁斯?”

    那个人微微愣了一下,脸上微微有点紧张的表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不过手上的弓箭却没有收起来,“你也是试炼生!”

    “当然,要不我怎么会听说过你的名字呢,神箭手布鲁斯,在野狼城堡可是鼎鼎大名啊!”张铁哈哈笑着,把自己手上的长剑放到了脚边。布鲁斯也送了一口气,那手上的长弓收了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同时问了对方一个相同的问题,然后互相看了看,发现对方都在像自己一样有些不好意思的抓脑袋,然后两个家伙一起笑了起来,山洞里的气氛一下子彻底放松了下来。

    “我嘛,我出来追杀两头狼,顺带试试自己能不能挑战一下独行者试炼!”看到布鲁斯这个家伙好像有点内向,张铁就先开了口,毫不在意的就把真话说了出来,这本身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张铁估计着现在在野狼城堡自己的事情也传得到处都是了,“你呢!”

    “这个山洞里的这些干草和柴火原本就是我为自己准备的……

    “好吧,那这次算我沾你的光了,诺,这个给你,算我的租金……”张铁把自己手上烤好的那块奶干递给了布鲁斯……

    看着张铁自然而然伸过来的手,布鲁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过了那块已经烤成了金黄色的香喷喷的奶干,“谢谢,只是我吃了你还有吗……”

    “放心,我还有……”说着张铁又从自己的行囊之中翻出了一块奶干,继续用一根小木棍夹住在火上烘烤起来,一直看到张铁真的重新拿出了一块奶干,布鲁斯才小口的吃起自己手上的奶干来……

    这个家伙,稍微内向了一点,不过人好像不错!注意到这么一个细节的张铁对自己说了一句。

    “你能说说你要追杀的那两头狼的事情吗,也许我能帮到你!”一直默默吃着张铁奶干的布鲁斯在吃完奶干后很认真的说了一句。

    于是张铁也毫不隐瞒的把自己和那几头狼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自己第一次遇到那几头狼差点没命,前两天那几头狼又差一点伤到潘多拉等三女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你说的那两头狼其中的一头是不是脖子上有一圈棕红色的毛,一只耳朵好像还稍微有点残缺?”布鲁斯想了想,然后问了一句。

    “你见过那两只畜生?”

    “就在昨天,见过一次,当时那两只狼就在离我不到几十米的地方走过,我当时在一颗树上,想要狩猎巨狼,因为怕打草惊蛇,就让那两只狼从我面前溜走了,我在树上一直看着,刚好看到那两只狼钻到了远处的一个山坡后面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估计那两只狼的老窝可能就在那个山坡那边……”

    张铁大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