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调整部署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调整部署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到这里,杨震摆了摆手,打断了陶净非想要解释的举动:“这一点上,你可比你的那个老搭档差多了。杜开山虽说屡屡捅出篓子来,可到了关键时刻他真的不含糊。你和他搭档的时候,总在一起闯祸的那股子劲头哪去了?怎么现在畏手畏脚起来了?”

    “严格服从命令,这没有什么错误,所以我不能批评你。但是在严格服从并执行命令的大前提之下,针对战场实际情况,在部署上做一些适合的调整,机动、灵活的执行命令,这也是一个高级指挥员必须具备的条件。”

    “如果只是刻板的,一点也不知道变通的一丝不苟执行命令,要你这个司令员做什么?一个作战参谋就可以做的事情,我们又何必提拔这么多的高级指挥员?命令是要执行,这是大前提。但在这个前提之下,适当的做一些变通也并不是完全不可以。”

    “战役打到这个程度,难道你不清楚时间越拖下去,老百姓的伤亡可能就会越高,天津城的损失就越大吗?你一直在犹豫,不想违反命令,我不能说你不对。但眼睛不能只盯着命令,一点都不知道变通。实在不好下决心的,为什么不及早请示和报告?”

    “你不是之前一直在犹豫吗?现在你不用在犹豫了,我现在就批准你,对付海河上的日军舰艇可以使用火炮,而且可以使用大口径的火炮。如果沿河两岸的日军防空火力阵地,确系但你要记住,我要的是命中率。”

    “你怎么使用火炮我不管,但我在这里提醒你一句,如果有一发炮弹打偏了落入居民区,造成平民的无谓伤亡,我就处分你。现在我就在你的指挥部等着,什么时候你将那几艘日本军舰敲掉了我在离开。”

    对于陶净非的批评,杨震没有像是批评杜开山那样重。与其说是批评,还不如说是在点醒他。倒不是杨震对待两个人,有什么厚此薄彼的心思。而是两个人所犯的错误,虽说都是执行上出了问题,但在具体的区别还是相当大的。

    杜开山是心理上的问题,如果不下猛药,将来搞不好要影响他一辈子的。而陶净非是对于执行命令过于死板,在一些事情处理上缺乏必要变通的问题。两个人的问题,有本质上的区别,这绝对不能一概而论。

    作为政工干部出身的陶净非,在执行命令上坚决,从来不打折扣,这也是一个优点。不过往往在关键时刻缺乏相应的变通,也是他的一个弱点。不仅是他自己,政工干部出身的指挥员,绝大部分都有这个毛病。

    大局观极强、心思细腻,考虑问题更全面一些,执行命令也异常的坚决,但是在关键的时候变通能力略差一些,这是政工出身的干部普遍身上带着的问题。与单纯的军事干部相比,政工出身的干部,往往少了一种从骨子里发出的凶悍作风。所以在一定的时候,需要给他们加把火、升升温。

    对于这样的干部,有时候就需要点一点。但是从根子上,还是要保护他们的这种干部。毕竟那个指挥员,都喜欢执行命令坚决,一点折扣都不打的下级。这是一个优点,但在独立作战的时候,在一线指挥上又经常会出现这样或是那样的毛病。

    所以在对陶净非使用上,杨震一直没有将他放在主要的战场。一般都是部署在配合正面突击的侧翼穿插或是浅纵深迂回,或是放在阻援、掩护的位置上。也就是说,将他放在主战场上的次要方向。

    在这种位置上作战,往往就需要陶净非这样执行命令,一点折扣都不打,却又具备一定韧性的干部。对于杨震来说,陶净非与王效明是优秀的将才,但绝对不是一个帅才,至少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

    在正面的突破或是大纵深迂回穿插的时候,杨震还是喜欢用陈翰章与杜开山,虽然杜开山这个家伙,因为总是搞出一些状况让他头疼。但无疑杜开山的能力还是相当强的,也是杨震需要的。

    而王光宇在杨震的眼中,已经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否则杨震也不会将整个东北战场,交给郭炳勋与王光宇负责。而郭炳勋与王光宇两个人之中,郭炳勋是负责全局以及战略上的问题。真正的一线实际作战指挥,郭炳勋并非是强项。

    东北战场一线具体指挥,主要依靠的还是现在担任东北野战军副司令员,也是唯一一个副司令员的王光宇。如果说王光宇还一些弱点的话,那就是在战略策划上还欠缺了一点火候。但在稳重性上,却是全军包括自己在内无出其右者。

    杨震知道随着军事理论的发展,战争模式的不断在改变,以及新式武器不断的出现,现代战争复杂性只能越来越高。在军事指挥上,不可能出现什么都精通的全局类人物。术有专攻,即便是具备合成指挥能力的将领,也不可能成为精通陆海空三栖的全通人才。

    在现代战争模式之下,每一个庞大的战争机器,都是由无数密切合作的零件构成的。任何一个方向级指挥员,就像是这个机器某一个部位的操纵员。操纵员选不好,机器运转的自然就不会流畅。在每一个位置上放上适合的人选,才是作为一军之首最应该做的。

    作为一军统帅的杨震,在用人上的心思,陶净非自然不会清楚。但杨震既然说了就在这里等着,知道他性格一向是说到做到的陶净非也就不敢深劝。而且也许长期在杨震指挥下作战,对于杨震这个比自己年轻好几岁的上级,已经养成一种盲目的信任。

    自从杨震抵达天津前线后,陶净非莫名就感觉到底气足了许多。一号在自己指挥部中坐镇,让陶净非一下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立即召集作战参谋,针对杨震的要求准备拿出一套新的方案。同时根据眼下战局的发展,具体调整战术上的安排。

    其实不用怎么研究,战术上调整的方案,陶净非已经有了一定的思路和想法。只不过之所以一直没落实,是因为他自己还在犹豫之中。现在这个决心一号已经帮他下了,那么他也就没有什么在顾及的了。

    方案很快便拿了出来,战术调整也已经部署下去。不过唯一的困难,就是海河两岸的日军高炮阵地具体情况,天津地下党的同志也无法提供。因为早在抗联围城之初,整个天津城区,距离海河两岸距离河岸五百米的范围之内,就已经被日军严密封锁,严禁任何中国人靠近和出入。

    而且担任警戒的全部是清一色的日军,没有任何的伪军警。里面现在究竟有没有中国人,天津地下党的同志也无法确定。在天津战役打响之后,按照陶净非的要求,天津地下党也曾经派人试图摸到河边仔细观察。但不是无法靠近,就是人摸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不过有一点天津地下党的同志可以确定,那就是从沿河两岸五百米范围之内,被日军封锁前后,那里的居民从来没有被迁移出来过。海河两岸虽说以仓库和码头,以及洋行为主,但是其中的民居数量并不少。

    日军在封锁了海河两岸五百米之内,并未强行迁移过任何居民,也就是说海河两岸肯定还有为数不少的老百姓。至于究竟有多少,这些老百姓是不是还居住在自己的住房处,地下工委的同志也不清楚。

    而抗联自身的部队之中,经日本桥从河**入河西的那个营,也是眼下唯一靠近金汤桥以下河段最近的部队,现在却是已经失去联系。河东的部队,现在只能听到对岸密集的枪炮声,知道对岸的部队还在激战。但是却无法与对岸的那个营,取得任何的无线电联络。

    但是根据日本桥对岸的部队提供的情况来看,他们的突击范围之内,的确有为数不少的民居。不过日本人的高炮阵地周边的中国人,早就已经被驱赶出沿河岸二百米的区域。其他方向虽说暂时还不清楚,不过在他们看来也应该差不多。

    不过该部队突击的方向,主要是位于原来的意大利租界区。在其正面主要是几个工厂,包括寿丰面粉公司、天津油厂,并不是居民区。而在其河面的对岸,是原来的日租界,主要是日本各个洋行所在,实际情况与在其北面的原奥租界以及其南面的华界并不相同。

    当初陶净非为该部选择攻击路线的时候,就是看中了这条路线所在的位置,正好处在意租界与日租界。只要突破铁路线进入意租界,整个作战范围,除了那些失意军阀和政客,以及各大豪门巨富的豪宅之外,基本上便无华界那种居住密度很大的居民区。

    这样作战地域相对开阔一些,可以有效的减少平民的损伤,并加快与河西攻击部队的配合力度。这一路也的确有如陶净非当初预料的那样,进展是各支攻击部队最快的一个。如果不是日本桥被日本海军舰炮给摧毁,该部队已经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全军渡过海河。与河西正面攻击部队配合,对河东日守军主力实施前后夹击。

    该部所处的位置特殊,在整个天津战局之中并具备代表性。海河两岸真正的人口聚居区,是在该部攻击路线上游和下游的原奥租界和华界。所以对于该部上报的情况,陶净非还是选择了没有完全的接受。

    面对两份截然不同的情报,陶净非还真的无法这个决心。犹豫了一下,他命令日本桥东岸的部队,不惜一切代价要与河西的那个营联系上。同时改变主攻方向,集中一部兵力沿河而上,全力向金汤桥方向发起突击。

    与正在向金汤桥一线发起攻击的部队配合,争取在短时间之内夺取金汤桥,并肃清其上下游海河东岸的主要高射火力点。陶净非命令该师所属属炮兵,立即调进城一个加农炮营和一个一零五榴弹炮连。

    在向上游推进的时候,可以对已经确定无中国人的日军据点,采取精确射击的战术,摧毁日军各个高炮阵地,并摧毁日军部署在河东中学内的炮兵阵地。同时在原地留下加农炮与一零五榴弹炮各一个连,支援已经突入河西的部队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