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血战天津(二)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血战天津(二)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航空兵暂时只能撤出战场后,没有了威胁的那支在抗联高强度空袭之下,幸存几艘舰艇更加势无忌惮。在新旗舰须磨号炮舰的指挥之下,集中了三分之二舰艇的全部炮火,对金汤桥与紫竹林港区实施火力封锁。并以一部火力配合地面炮兵,对金刚桥和万国桥实施封锁。

    这些日军舰艇给攻击部队带来的威胁,相当的致命。甚至比地面炮兵,带来的威胁还要大。其甚至在某个阵地即将失守之时,采取无差别炮击。将抗联的攻击部队,与残存的日军残部一同覆盖在炮火之下。

    攻击部队每前进一部,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这几艘军舰不间断的火力支援,可以说直接导致了对金汤桥和金刚桥连续攻击的失利。但在航空兵撤出战场后,陶净非对这几艘军舰却是无可奈何。

    几次想要调动配属给自己的一个一五零榴弹炮团,以及一个九二式一零五毫米加农炮营进城参战,彻底的打掉剩余的这十一艘大大小小的日军舰艇。但海河两岸复杂的情况,却让他几次都未能下得了这个决心。

    再加上天津城内多如牛毛的大大小小胡同,冲进去就好像是进了八卦阵,犹如蜘蛛网一样特殊城市结构。以及日军寸土必争的反复冲击,让陶净非的攻势不仅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且进展也异常的缓慢。每天的进度,甚至只能用米来形容。

    面对着眼下整个天津城战场僵持不下的战局,以及越来越大的伤亡数字,陶净非可谓是一筹莫展。抗联投鼠忌器,在攻入城区之后无法使用火炮,只能用部队一点点的硬向城内推进。而日军却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炮火,根本不顾及中国人的死活。

    使用舰炮与地面炮兵配合,在部队的攻击路线上,打出一道道密集的火墙。尤其是只能沿着主要街道行动的坦克,有三分之一战损的坦克,是损失在日军的拦截炮火之下。装甲防护性能再好的坦克,也架不住一发大口径舰炮的直接命中。

    更何况天津战场上日本海军舰艇吨位虽小,但在日本海军一贯不惜削弱舰艇防护力,也要增加火力的疯狂概念之下。这些军舰上的舰炮口径,在一百毫米以上的可是为数不少。就连那几艘几百吨的小炮舰和扫雷舰,都装备有一百二十毫米高平两用炮。甚至那艘须磨号浅水重炮舰,配备了两门一百五十二毫米的舰炮。

    尽管航空兵不惜代价,击沉了日军部署在天津的最大以及火力最强的两艘舰艇。但是日军剩余的舰艇火力,依旧是相当的强大。尽管狭窄的海河河面,限制了日军舰艇的大范围机动,但其上下快速机动的能力,还是一般地面炮兵无法相比的。

    而且日军除了在炮艇上加装九二步兵炮,加强了那些只有几十吨的炮艇火力之外。还利用被困在天津的驳船、机帆船一类的民用船只,加装上九二步兵炮和四一式山炮,二十五毫米高射炮,改装为机动炮艇。

    就连被日本海军调往天津,专门用于冬季舰艇机动的三艘破冰船,也各自加装了一门一百五十毫米重迫击炮,以及三七平射炮各一门。除了不断的为舰艇打通航道之外,在需要的时候也参与到火力支援之中。

    为数不少的七十六毫米以上口径舰炮,在加上数量奇多的小口径机关炮以及山野炮。除了那些小炮艇之外,每一艘军舰都相当于一个机动炮兵连。这些军舰沿着海河上下行动,那里日军吃紧就向那个方向开炮。

    在金汤桥争夺战最激烈的时候,那艘日本海军在香港缴获后,经过改装的那艘英国炮舰须磨号浅水重炮舰,以及装备了一百二十毫米高平两用炮,七十六毫米高炮各一门,实际上是一个超级炮舰的第一零二号扫海艇和一艘小型炮艇。

    甚至就停泊在金汤桥正面,面对东门正大街的河面上,直接开炮拦截沿着东门正大街突进的抗联坦克部队。在前面炮火观察员的引导之下,其一百五十二毫米舰炮与一百二十毫米舰炮打的是即准又狠。

    抗联投入的坦克装甲再厚,也扛不住一发一百毫米以上口径炮弹直接命中。沿着东门正大街突击的抗联两个坦克排,在日军有意炸掉街道两侧楼房制造出的瓦砾堆中,被日军大口径舰炮火力覆盖而全部被击毁。

    作为华北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华北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天津一向是日军对整个华北驻军补给的中心。这里大大小小的日军仓库之中,囤积了大量的弹药和物资,以及后备武器仓库。这些数量充足的弹药和装备,给日军死守天津带来了相当的底气。

    仅仅天津一个海军仓库,就储备了五万多发炮弹。二十五毫米高射机关炮四十多门,十三毫米高射机枪近百挺,外加大量的炮弹和子弹。海军专用的一百二十毫米高平两用炮,以及七十六毫米高炮也有二十多门。

    陆军仓库之中,储备的后备武器,足够武装一个师团外加几个联队。其中陆军仓库之中不算山野炮,仅仅九二步兵炮和三一式山炮就有五十多门。也正是利用这些储备装备,日军对天津海军舰艇都进行了突击的改装。

    每一艘舰艇,都增加了至少一倍的火力。反正这些舰艇暂时也不用出海作战,只停留在海河的河面上对地面作战提供火力支援,用不到考虑风浪的问题。至于舰艇的结构能不能承受住这么多火炮开火带来的损伤,暂时还是别考虑了。

    如果不能守住天津,这些舰艇一艘都跑不掉。与其被敌军一艘艘的打靶一样击毁,还不如拼死一战。守住天津陆海军皆大欢喜,守不住大家都玉碎。所以此战之中,一向矛盾重重的日本陆海军可谓是空前的团结。日本海军在天津的最高指挥官,也默认了陆军不顾舰艇承受能力,而疯狂增加舰艇火力的举动。

    守备天津的日军,根本就不用考虑弹药的消耗。事无忌惮的大量使用炮火,根本就没有一点坐困孤城的意思。甚至有些风吹草动,就用炮火来解决。抗联参战部队不仅要作战,还要从日军炮火下面救人和疏散群众,打的可谓是异常的艰难。

    天津战场迟迟解决不了问题,对于杨震来说很是担心。在全军主力南下冀中之后,天津在眼下整个河北战场的战略地位至关重要。尤其是眼下的天津,承担着连接华北与东北两大战场联系纽带的作用。

    侧后方不稳,杨震就无法将精力都用到正面。几经考虑杨震决定将冀中战场暂时交给陈翰章负责,自己则亲自赶到天津。眼下冀中战场正处于爆发前的宁静期间,自己短时间离开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不过当杨震抵达海光寺陶净非指挥所,见到陶净非的时候,却被陶净非的满脸憔悴给吓了一跳。一向很注重军容整洁,向来都将胡子刮的干干净净,皮鞋打的都能见到人影的陶净非。现在是满脸胡子茬,双眼红的和兔子一样,身上的军装也沾满了灰尘。

    看着面前异常憔悴的陶净非,听完他的战况汇报,以及主动承担仗没有打好责任的话后,杨震却是摇了摇头:“我这次来不是来追究谁责任的,更不是听你这些承担责任的话,而是来解决问题的。”

    “你的整个部署,来的路上我仔细考虑了一下。从整体来看,我认为你的部署没有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也很符合天津战场的特点。但既然你的整体部署上没有什么问题,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在我看来还是你们在战术的运用上,出现了一些问题。”

    “不过坦克在巷战中的运用,本身就是一个很难解的难题。不仅仅是我们,对于任何军队来说,在巷战之中该如何减少损失,都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尤其是我们还要处在投鼠忌器的情况之下,损失这么大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现在就问你一句,对于战术上的调整,你有什么考虑没有?与你们拿出一个能够行之有效的战术,这才是我这次来天津的目的。现在的这种打法必须要改变,要是在这么打下去,你的这六个师就算打光了,也拿不下天津城。”

    “而且天津城内的老百姓,还要承受着同样巨大的伤亡。我在你的外围看到了被从城内疏散出来的部分百姓,其中的伤员很多。在这么打下去,即便我们拿下天津,这座华北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也成了一座废墟。如果真的那样,这并不符合我们发起天津战役的初衷和意义了。”

    杨震的话音落下,陶净非犹豫了一下后道:“一号,我已经下定决心,改变目前这种以营连为建制的攻击办法。将部队打散开来以连为建制,甚至是以排为建制,利用天津城内胡同多的特殊结构,采取多路渗透式的攻击。”

    “咱们部队的通讯联络手段强,每一个步兵连都有一部步谈机。同时单兵武器都是自动火器,一个班的火力可以抗衡日军一个小队,甚至是更多的兵力,而且我们也曾经进行过以连为建制的独立作战训练。”

    “天津的城市结构比较特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密如蜘蛛网的胡同。我们采取水银泻地、多路渗透的战术,可以让日军的炮兵顾此失彼,莫不清楚我们的主攻方向。只要在各个方向多打开几个缺口,我就不信砸不开这个硬皮核桃。”

    “不过一号,您看是不是在一些必要的地段,可以使用火炮?我的意思是,哪怕是只对付日军炮兵阵地也好。只要能压制住日军的炮兵,我保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拿下整个天津城。”

    “还有在战术运用上,我准备改变目前只能顺着街道和胡同走向对日军纵深发展的战术。虽然在此战之中有天津地下党的人员为我们带路,但是这样只能按着日军的指挥棒转。我决定将各部的工兵营拆开,给每一个连都至少配备一个工兵排。”

    “穿墙打洞,避开几条主要街道。将攻击路线多重化,避开日军炮火封锁区。不过您得批准,在一些地方需要动用炸药。尤其在英租界的范围之内,建筑物的太过于坚固。单靠工兵镐打开一个可供部队穿行的洞,耗费的时间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