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六十一章 瓷器店内打老鼠

第六十一章 瓷器店内打老鼠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到这里,杨震顿了一顿:“特别是现在北平城内,那些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生,那些中佐以上的军官,才是日本陆军真正的精英所在。也是真正需要更长时间的培养,才能够真正的成长起来。”

    “我们一个合格的军事干部培养,都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尤其是合格的作战参谋培养,更是需要一个系统的、科学的培养过程。对于日军这样一支过于讲究精兵的军队来说,他们的高级作战参谋培养,同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些人培养的难度,远远胜过一名少尉小队长。击毙一百个日军少尉小队长,不如击毙一个日军大佐或是中佐更有价值。这并不是说击毙日军高级军官的更有面子,而是对日军这个体系造成的损失更大。”

    “在日本陆军大学培养能力有限的情况之下,这种人是死一个少一个。死一个,便是伤了一分元气。至少在时间上,是很难完全弥补的。一个经过系统培养出来的中高级军官的真正价值,远远超过那些速成培养出来的下级军官。”

    “更别提北平城内的那些中将、少将、大佐等高级军官,这些日本陆军真正的大脑所在。这些人之中任何一个人被击毙,对日本陆军来说其真正的损失,都无异于打垮日军一个步兵大队,甚至有可能更多。”

    “我们干掉一个日本陆军中将或是少将,日军在扩编的时候,也许就会少一个合格的师团长或是旅团长。如果能够击毙一个日本陆军大佐,他们就会少一个合格的参谋长或是联队长。”

    “当一支军队苦心培养出来的高级军官,以及大批合格的作战参谋永久性的损失,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才是最无法弥补的损失,才是给予他们真正的重创。因为失去了这些人,他们将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完全的补充完毕。”

    “如果让这些人都活着回国,即便是这场战争我们真正打胜。但没有消灭掉这些军队的真正大脑和精华所在,日本人只要认为需要发起一场战争,再加上比较健全的工业体系,那么他们就可以重新随时建立一支军队,而且这支军队的恢复速度将会相当快的。”

    “就像现在的纳粹德国一样,恢复的速度将会相当的快。一战后的德国只保留下十万人的军队,但是他们却保住了一个健全的军官团。到了国际形势允许之后,在短时间之内,便重新扩大为一支庞大而有战斗力的军队。”

    “如果要从根子上彻底的摧毁一支军队,那就要摧毁他们的体系。首当其冲的就是摧毁领导这个体系的人,也就是这些高级军官和高级参谋。如果能够打掉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彻底的击毙或是俘获所有的军官。那么整个战略意义,绝对不亚于全歼日军两个师团。”

    “这次作战不管我们的出发点是什么,但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我们如果能够彻底打碎整个日本华北方面军的大脑,对我军下一步的战略企图,将会是相当有利的。对我军能在河北,甚至整个华北站稳脚跟,将会是一个极大的协助。只是现在,的确有些太可惜了。”

    杨震的这番话说完,老总也很沉默。杨震说的这些老总很清楚,彻底的瓦解一支军队,不是你消灭了多少部队,而是决定你能不能彻底的瓦解他的体系,彻底的打掉他们的大脑。这一点对于消灭一支重视传承的军队来说,是尤为重要的。

    可现在摆在面前的是,在两难之间别无选择。此次如果真正达成协议,放整个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以及日军残部撤离北平,返回天津甚至是回到日本。虽说的确如杨震说的那样,的确有些太可惜了。

    但是彻底打掉日军在华北战场的整个大脑,在以后也许还会有机会。可如果北平这座凝聚了中国几千年文明史的古都,在自己手中毁于战火,那么将会是永远无法再生的。两难之间,只能选择保护恐怕永远没有机会弥补的那一个。

    至于其他方面的问题,在还可以接受的情况之下,只能选择暂时放弃了。不过在这场战争,还不知道要持续多少年。即便这次放走日军华北方面军,但只要战争还在进行,彻底的解决他们的机会,以后还是会有的。

    不过老总也没有将话彻底的说死,毕竟日本人会不会同意这个要求那还是两说。现在的北平城的确对日军来说,已经无重大的战略意义。但是日军只要还盘踞在北平,哪怕只是一天,对于自己一方的整个华北战局来说,就如同如鲠在喉。

    平汉铁路与平绥、平承铁路线,就一天无法使用。也就是说北平城现在虽说已经无实际的战略意义,但是日军只要守住北平城一天,就可以在后勤补给上,扼制住抗联的咽喉。使得抗联对冀中战场的补给,只能通过太行山区的简易公路。

    同时也会牵制此次战役之中,抗联与晋察冀军区投入在战场上的相当一部分的兵力,在北平周边而无法转用到其他的战场。这对于缓解冀中战场抗联兵力上的劣势,还是相当有影响的。

    尽管日军不同意,也基本上守不住北平。即便是现在就选择攻城,以城内的日军兵力来说,最多也就是两天的时间,便可以彻底的解决战斗。但形势即便已经恶化到了极点,可对于一向固执、认死理的日军将领来说,能不能低头结果还是两说。

    相对于其他的问题,如果日军不放弃北平,那么下一步的作战怎么打,才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既要消灭掉城内的日军,还要保住那些古迹不受到大规模的破坏,尽可能的避免城内的百姓出现较大的伤亡,这才是一场最艰难的战斗。

    尤其是谁也不能保证,日军会不会在最后时刻狗急跳墙,来一个玉石俱焚。现在城内的日军,守住北平城的兵力是没有。但是如果拽着北平城内部分百姓,与部分古建筑陪葬的能力,他们还是有的。

    想了想,老总抬起头对杨震道:“我们也不要在这里太过于想当然了。日军最终能不能同意我们的这个要求,现在还很难说。不管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最终的立足点,还是要放在打上。”

    “中央此次是下了死命令的,我们作为前线指挥员,不管怎么说都还是要执行的。你这个一线指挥员,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怎么样在即达到中央的要求,又能彻底的肃清城内日军。将北平这座千年古都,尽可能完好无损的移交给人民。”

    “这就好比在一个瓷器店里面打老鼠,既要将老鼠打死,又不能将店内的坛坛罐罐一股脑的也全砸了,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应该仔细的琢磨一下,这场瓷器店里面捉老鼠的战斗,究竟该怎么去打。尤其对于日军这样的军队来说,你这场战斗该怎么打。”

    “尤其是在眼下日军在城内的大部分人,已经撤进了皇城的情况之下,对于我们来说更是一个最艰难的考验。我还是那句话,一旦真正需要攻城作战。那么这场战斗不仅要打好,还要不能造成任何无法弥补的损失。”

    老总的话,杨震微微点了点头道:“老总,这一点您到是不必太过于担心。针对一旦日军不同意,逼迫我们只能攻城这一点,我已经有了一定的计划。我在内城与外城的争夺之中,将部队打乱以坦克排和步兵连为基干,采取多路渗透,以点对点的战术。”

    “调进城的步兵,在战斗之中一律不使用,除了无后坐力炮与火箭筒之外的火炮和炸药包。但是为了加强攻坚火力配置,一个连我准备加强一挺高射机枪,一门五七无后坐力炮。高射机枪穿透力强,但是没有杀伤爆破弹。”

    “五七无后坐力炮对付不了重型工事,但是可以对付一般的野战工事。无论是十二毫米机枪,还是五七无后坐力炮,杀伤范围都不是很大。即便不小心命中了某些古迹,也不会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同时调进城参战的坦克,我准备以昨天才从东北调来的,装备英制步兵坦克为主的独立十三坦克团为主。该团装备的玛蒂尔达二型步兵坦克,主炮口径为四十毫米。对付一般的工事足够,但却不会对周边的附属建筑造成太大伤害。”

    “而且英制步兵坦克,装甲厚度足够。对付日军可能采取的肉弹战术,结果相对来说会好一些。即便在近距离之内,日军的反坦克炮命中,对其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投入坦克参战,有利于减少我们的伤亡。”

    “至于整个北平城最精华的皇城争夺战,我的军区直属侦察旅的主力,现在就在汤山一线待命。一旦需要强行攻城,我准备在外城和内城争夺战进入尾声之际,采取地面渗透与空降结合的办法,直接强攻皇城。争取在宫城之外,将城内的日军主力解决。”

    “在去年新京战役结束之后,我们就考虑过对大城市的攻坚作战。为了让新京战役的景象,不在其他城市重新上演。我们专门在四二年下半年,抽调了一批部队,演练城市攻坚战,特别是巷战。对于这种瓷器店里面打老鼠的作战,我们并不陌生,也总结了一些专门的战术。”

    “不过老总,我不可能保证不对古迹有任何的破坏,也不可能保证对成为战场的一些古迹,不造成摧毁性的破坏。老总这是战争,不是军事演习,更不是过家家。战场上的事情,我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

    “但眼下战役打到这个地步,我也绝对不可能松手。先不说这个时候放手,我们之前的所有付出将会前功尽弃,甚至要影响到整个战役的进程。即便不强攻改为围困,可老总北平城内那几十万中国百姓怎么办?”

    “北平城内不产粮食,即便有存粮,日本人在还要保证军粮供应,以及维持几万日本侨民的情况之下,也不会供给中国人使用。长期围困北平城的兵力,按照城内日军的数量来看,我们现在不是拿不出来。可长期围困下去,城内的几十万中国人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