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决心

第三百五十六章 决心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明峰认为眼下十家子南沟至大麦沟一线的日军,军心已经被打散了,实力也已经所剩无几,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让挺进军好好的锻炼一下,检验一下战前数个月训练的成果。这不是比直接拉上战场,去面对完整的日军一个大队要好的多?

    战机难得,该放手的时候就要放手,别婆婆妈妈的管的太多。人家也不是吃干饭的,所有的旅长和团长,也都是一仗一仗打上来的。而且这种山地伏击战,人家也是拿手的强项,你又何必干涉那么多?

    再说人家都解决了整个突围日军一多半的兵力,你曹亚范这个时候去接手战场合适吗,不是明摆着上人家碗里去抢肉吃?这是总部都不会操心的事情,你一个师长操什么闲心?有那些闲工夫还不如抓紧时间,解决罗福沟以西战场上至今还未能解决的残敌。

    你是建平战场上的总指挥,不是一个团长或是师参谋长。这些问题,不该是你考虑的。李明峰明确告诉曹亚范,在军事指挥上他负责的是全局。至于与挺进军参战部队的联络,交给他的政委负责。

    而且战场的具体指挥,也不让他再插手。让他做好自己的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去做一个团长该做的事情。他是整个建平战场的总指挥,不是那个局部战场的指挥员,精力不应该被一个局部战场牵扯住。

    李明峰的这封电报,说的很是不客气。措辞之中,表现了他对曹亚范干涉挺进军指挥,却没有做好自己的本职的不满。认为曹亚范该管的事情没有管好,不该管的事情,有些瞎操心。脱离自己作为一名指挥员,应该做的本职工作。

    在电报上李明峰告诉曹亚范,立即指挥已经完成所有作战任何的部队,以最快的速度重新集结起来。在保证不让从建平城突围的日军,不逃跑、不影响十家子南沟战场进展的基础上。酌情以一部兵力南下,迅速进入北票和朝阳战场,配合那里的挺进军部队作战。

    在电报的末尾,李明峰给了曹亚范六个小时的时间。六个小时之内,他要做两件事情。一是完成已经无作战任务的部队集结、调整编制,二是六个小时之内,必须要解决罗福沟以西战场日军残敌。

    放下手中的电报,曹亚范摇了摇头,未在对大麦沟一线的战事做任何的表态。自己该说的已经说了,该做、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这一战怎么打,还是让挺进军的那个旅长自己头疼去吧。既然自己的顶头上司都已经如此说了,自己也该放手了。

    他按照李明峰的要求,迅速的给各个参战部队下达命令,所有已经完成作战任务的部队,立即向吴杖子一线集结。命令指挥罗福沟以西战场的副师长,务必在今天黄昏之前,彻底的解决当面日军。然后指挥罗福沟以西战场的部队,立即南下进入朝阳境内。

    在仔细考虑一下挺进军这个旅,在大麦沟一线的火力配置之后。曹亚范将自己带来的炮兵,移交给挺进军一个山炮营和两个重迫击炮连。同时还给挺进军这个旅,留下了两个高射机枪连。

    并将现行赶到的一个营,部署在大麦沟与贾家营子一线之间的江营子与柳条沟一线,保证大麦沟一线侧翼的安全之后。带着自己的师部,向吴杖子一线转进。那里是他部队的集结点,他必须要先到位。

    曹亚范走后,挺进军那个旅长在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打定主意就是自己在十家子南沟战场上的这两个营,还有正在向贾家营子一线疾进的那个营,就算是全部都打光了,他也不会动用曹亚范留下的那个营。

    不过曹亚范留下的炮兵和高射机枪,他却丝毫没有犹豫的笑纳了。他这个人固执归固执,但是脑袋还是很灵活的。死打硬拼,那可不是他的作风。他知道自己的炮兵,与抗联的炮兵相比,在技战术水平上还有一定的差距。

    如果这种山地炮火支援,抗联的炮兵还是可以起到很关键的作用。而且自己在大麦沟一线的炮兵和高射机枪配置的数量,也没有抗联多。所以就算是为了减少伤亡,这个力他就算再不愿意也必须要借。

    更何况,他比曹亚范心疼自己的部队。自己的拳头部队,整整一个营在十家子战场上打光了,他要说不心疼,那就真的是活见鬼了。那可是他的老部队,也是他手中的一把钢刀。一战全部报销,他的心情比曹亚范更糟糕。

    在十家子南沟战场上,他不想十家子一战的经历重新上演。更不想自己的部队,一战之内就打残了。为了减少自己部队的伤亡,他不仅接受了曹亚范留下的炮兵,还将所有的炮兵都调到了一线,将高射机枪运到了制高点上。

    不过接受炮兵归接受,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老老实实的按照李明峰的要求,按照曹亚范留下的计划去作战。曹亚范前脚刚走,待火力调整到位之后,他就不顾自己政委的劝说,提前发起了总攻击。不过在攻击方案上,做了一些调整。

    以排为建制单位,以班为战术组合。用曹亚范留下的重迫击炮替换下来的八二迫击炮,跟随突击部队前进。并将团步兵炮连也全部提前,采取大炮上刺刀的战术,直接跟随一线作战部队推进。遇到火力拦截,直接用炮火说话。

    同时将从这两个营之中,挑出配备大量冲锋枪的加强排。并将大麦沟一线的六挺mg三四机枪,给这两个加强排各配备一挺。作为尖刀从十家子南沟以南两个高地,分别向南北穿插攻击。将日军整体战斗队形分割开。

    为了保证一战解决问题,他还亲自要通各个制高点上的火力点的电话,一个一个的交待他们,要死死的压制住日军所占据几个山包上的火力,为攻击部队尽快的解决战斗创造条件。他就不信他两个营的部队,在占据这么有利的地形,在火力上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之下,还解决不了山下剩下的这点日军?

    对于这个很是要面子的旅长来说,曹亚范的那些想法给了他不小的刺激。加重了原本就被自己另外一个兄弟部队,在建平西战场上取得胜利带来的心理不平衡。他内心暗暗的法师,一定要在这一战打出一个名堂来。

    给抗联的兄弟部队,看看他的部队到底能不能打硬仗,能不能打这种歼灭战。同时让自己那个被称之为疯子的战友,看看谁的部队才是纵队的主力旅。让全军也都看看,谁的旅才是挺进军的王牌和尖刀部队。

    他的这些话,可不单单是心里面说说而已。他的这些话也随着电话,传达到了下面的各个部队。他的部队,被他几句话撩拨的嗷嗷叫唤。尤其是两个尖刀排,士气更是被他鼓动的极其高昂。

    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要打好这一仗堵住兄弟部队的嘴。让挺进军的各部队也都看看,谁才是挺进军的尖刀旅。看着被他鼓动的嗷嗷叫的部队,他的政委也只能摇头苦笑,却没有制止。

    他也知道自己的旅长,被曹亚范坚持要用抗联的部队换下来自己部队的举措,给着实气的不轻。自己的旅长虽说没有明白曹亚范的想法,但是在十家子一线看到当时惨烈战场的他,却是很清楚。

    不过虽说明白曹亚范的想法,但并不意味着他真的支持曹亚范的做法。作为与旅长一损皆损,一荣皆荣的旅政委,他也根本就无法接受自己部队,在这个关键时候被人家替换下来的做法。要说旅长自尊心强,他这个旅政委也并不差到哪里去。

    只是出于身份上的考虑,在旅长与曹亚范争吵的时候,他并没有表态。因为他是政委,要考虑两军关系上的问题。万一上级也坚持曹亚范的做法,自己当时不说话还有一个缓和的余地,也不至于闹的太僵。

    虽说他很清楚这一战之后,不管结局是什么,但是自己的旅肯定要伤筋动骨。但这位旅政委却认为,无论伤亡多少,这一仗自己必须要支持旅长。这是关系到自己部队尊严的问题,他这个做政委的必须要无条件的配合。

    所以在旅长给下面部队挨个打电话的时候,他非但没有制止,在旅长谈完之后,他也再三交待下面的两个营长,这一战旅里面不要他们的伤亡数字,但是这一仗必须要打好。打好了,旅里面给他们请功。打不好,营长和教导员一起撤职。

    这位到任之后,一直很注意部队伤亡的政委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让下面的干部在吃了一惊的同时,也感觉到了旅长和政委的决心。有了旅长和政委的这番话,下面的部队还不打疯了?

    在总攻命令下达之后,两个营长在团长和政委亲自在一线督战的情况之下,集中各自的部队,拼命的向当面日军发起攻击。甚至如果不是旅政委亲自压阵,压制住几个控制制高点的部队狂躁。恐怕这几个制高点上的机枪手,会扛着九二式重机枪去打冲锋。

    而伴随着该部的总攻击打响,刚一交手就感觉到不对劲的冈岛重敏却有些慌神了。原本按照他的计划,是准备拖到夜幕落下之后,利用日军夜战战术,全体兵力上刺刀,从大麦沟以西突围。但敌军突然发起的总攻,却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他没有想到,敌军会一下子投入这么多的兵力,从四面八方同时攻击过来。甚至连敌军的主攻点在那里,他都莫不清楚。要是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自己恐怕别说坚持到突围的适当时机,就是能不能坚持到天黑都两码回事。

    同时他发现自己之前也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在寻找固守点,等待天黑的时候,居然没有拿下任何一个制高点。最关键的就是,在之前的战斗中,在大麦沟一线消耗了太多的兵力。

    发起攻击的正面,也过于集中在大麦沟一线,而放弃了对其他制高点的攻击。结果现在自己手中控制的几个高地,被周边制高点打来的密集火力压的抬不起头来。尤其是敌军的迫击炮火和大口径机枪,几乎让几个高地的守军成了活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