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犹豫和代价

第五百五十六章 犹豫和代价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的确冒着日军打过來的密集炮弹,强行通过日军火炮封锁区,即便是对于皮坚肉厚的坦克部队來说,也是一个相当严峻的考验。而且这不仅仅对是技战术,更是对参战官兵的勇气和意志的考验。

    这些部署在通辽县城内的炮群虽说在这个距离上,平射不见得能够穿透装甲经过改进的抗联坦克。但是在如此密集的炮弹之中,也会给坦克造成相当大的威胁。平射不见得穿透坦克装甲,但是垂直落下的部位,却正是坦克防御最薄弱部位之一的炮塔顶部。

    同时密集的炮弹,也会指不定什么时候落到发动机等其他薄弱部位。而近矢弹,对比如说履带、负重轮等一些行走装置也会造成损伤。这些部位损伤虽说并不算致命的和不可修复的,但是也会影响到坦克的行动。

    尤其是此时,正在处于最佳射击距离的日军明治三十八年式一百五十毫米榴弹炮。其虽说射程近,但实际杀伤力并不小炮弹的威力。对于坦克來说如果倒霉的被其直接命中,那么其威力别说这些轻型坦克了。就是西方最现代化的中型坦克,恐怕也承受不了。

    虽说是老古董,但是人家好赖也是一百五十毫米口径的。该有的威力,也并不比日军最新式的九六式一百五十毫米毫米榴弹炮小多少。如果那辆坦克无意之中被其命中,也足以造成致命的损伤。

    虽说这个情况只是偶然,但是在什么事情都能发生的战场上,谁能保证那个坦克手不会如此的倒霉就偏偏遇到一发垂直落下的,大口径炮弹的轰击,尤其是在日军炮火如此密集的情况之下,这种事情发生也不算意外。

    实际上配属给陈翰章的装甲二旅在整个通辽战场上,到目前为止遭遇到的最有威胁的武器,不是日军那些草草制造的反坦克雷,也不是那些只能想尽办法才能寻找到坦克薄弱部位射击的老旧反坦克炮和平射炮。

    而恰恰是川并密中将从关东军通辽后备武器库中拉出來的那些,关东军在九一八事变中缴获的东北军七七毫米野炮。这种一战时期设计的产品,但与眼下各国使用的野炮相比,性能其实也不算落后。

    至少要比日军使用三八式野炮要强的野炮,虽说沒有专用的穿甲弹。但是在使用全装药炮弹,在三百米的射程之内平射的情况之下,其威力也足以将抗联改装过的t二六坦克击毁。

    参战的抗联坦克部队官兵,虽说也并不怕死。但是在上级的教育之中,对身下的坐骑看的比命还重要。哪怕是自己牺牲了,也不愿意自己的坦克被敌军摧毁。而这种思想在这次穿越日军炮火覆盖区的时候,给参战坦克部队的指挥员带來了相当的顾虑。

    尤其是之前在巴彦塔拉战斗之中,日军采取的多种反坦克战术。以及隐藏在良好工事之内的这种,平射威力还是相当不错的七七毫米野炮近距离突然开火,给装甲二旅带來不小的损失。

    巴彦塔拉一战与作为抗联坦克部队首次参加类似的攻坚作战,给装甲二旅带來了不小的影响。相对于林西战场,巴彦塔拉战线在这次抗联坦克攻坚作战之中,其实更算是一个比较经典的战例。

    在抗联目前后续坦克补充难以为继的情况之下,付出代价比较大的巴彦塔拉一战,对整个部队的心态都带來了不小的影响。使得这一战,整个装甲二旅的表现明显不如在巴彦塔拉战场。尽管在战术运用上,做了一些针对性的调整,但是打的始终放不开手脚。

    尤其是在战术运用和决心下达上,该犹豫的时候不犹豫,该果断的时候却是拖拖拉拉。这种心态,不仅影响到了该旅的大部分上中级指挥员,就连营连一级受到的影响最大,在战斗之中束手束脚。

    通辽一战过后装甲二旅在整个战场上的表现,导致了该旅指挥系统的大换血。整个会战结束之后,对该旅战场表现极为不满的陈翰章,将装甲二旅的旅长和政委、参谋长全部撤换。

    用他的话來说,他的部队什么人都用,就是不用小脚老太太。这种将整个建制部队高级指挥员全部撤换,在抗联之中还是首次。可见陈翰章对该旅在后续作战之中的表现,不满意到了什么地步。

    而作为抗联第一批作为骨干和种子组建的两个装甲旅之一,该旅原定为扩编装甲师的计划被撤销。在骨干和部分装备被调出之后,降级分拆为两个独立坦克团。非但原有的扩编计划被取消,就连原有旅的建制也沒有保留下來。

    相对于一旅在战后扩编为两个装甲师,坦克教导团以及其他两个独立坦克团,分别被扩编为坦克旅的发展。该旅因为战场表现被撤销番号,可谓是异常严厉处罚的同时,也是对全军各部队的一个警告。

    总部通过此事告诫全军,当初一号说的打不好,无论是那支部队,不管他的资格多老,该降级降级,该撤销番号撤销番号的警告,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警告而已。总部向來是说到做到。

    而此时日军在帮统窝堡一线实施的火力覆盖,虽说火力密集。但是只要不被其中的,数量并不占据绝对的一百五十毫米榴弹直接命中。七七毫米口径野炮和一百二十毫米榴弹炮,即便是炮弹的落点炸中坦克,也不会带來太大的重创。

    七七毫米野炮以及一百二十毫米榴弹炮,这种覆盖式射击方式,除了近矢弹之外根本对他的坦克不会带來什么危害。即便是炮塔顶部被垂直命中,但是坦克被摧毁的可能也是微乎其微。

    而如果日军一百五十毫米榴弹在这种覆盖式射击方式的火力压制之下,每一枚都能准确的命中,那日军的所有炮手都可以去买彩票去了。如果眼下日本有这种变相合法的赌博形势的话,这个炮兵组绝对可以包揽所有的头等奖。

    更何况这种覆盖式射击,根本要求的不是精确射击。以t二六坦克的最大速度,在短时间之内冲出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问題。当然前提是履带或是负重轮,被那枚不开眼的炮弹给击伤。相对于直接被炮弹摧毁,这个才应该是战场指挥员最应该担心的。

    日军突然打來的无差别覆盖炮火,将坦克的前进道路给封锁住。面对着日军落下來的密集炮弹,这个坦克连的连长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在保住坦克第一的思想之下,他非但沒有加速利用t二六轻型坦克的机动能力,快速的通过炮火封锁区。反倒是不进则退,加大速度开始倒车想要撤到日军炮火射程之外。

    看着步兵在既定战术的掩护之下虽说出现一些伤亡,但是已经基本上冲过日军的炮火覆盖区。但是最不应该出现问題的坦克部队,却是正在忙着倒车。在步谈机无法联系上的情况之下,怒火冲天的海敬清,一把推开身边警卫员的拼命阻拦,直接跳上该连长的指挥坦克。

    敲击坦克将这个连长喊出來后,也沒有丝毫的客气和犹豫,直接掏出手枪逼着他带领部队立即全速前进,绝对不允许再后退半步。如果在发现不进则退的情况,他将直接执行战场纪律。

    他是主攻团长,又是中校军衔。按照抗联在授衔之后最新的战场条令,在这个坦克连长直属上级不在场的情况之下,虽不是一个兵种,对于一个中尉连长并有两个以上证人在场,执行战场纪律可以不必有任何的顾虑。

    在海敬清的执行战场纪律的威逼之下,看着面前密集的炮火覆盖区,又看着眼前这位中校通红的双眼和手中已经顶上了子弹的手枪。知道自己如果再犹豫下去,这位团长手中的手枪真的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死在战场上,对于这位坦克连长來说沒有什么好怕的。他选择倒车,不是因为怕死,是怕自己的坦克连遭受不必要的损失。但是无论出发点是什么,死在战场纪律之上,自己人的枪口之下,那就是他远远无法接受的。

    这个坦克连长咬咬牙,迅速的改变了原有的命令。命令自己的部下加大油门,以最大的速度不要做任何停留的全速冲过日军炮火覆盖区。并按照原有作战计划,向潘家窑一线全速突击。

    在手枪威逼之下改变了原有决定的这个坦克连长,此时压根就沒有想到他这一犹豫虽说时间不长,也沒有给自己的坦克部队造成严重的后果。当然在炮弹雨之中,被冲击波和弹片造成的一些损伤是必然的。

    如坦克大灯被弹片击坏,外置的高射机枪和电台天线被炸坏,附加装甲被炸飞等一些轻伤。但是这些轻伤都非并不影响战斗,也不影响行动的致命伤不说,这些小的战损在短时间之内就可以修复。

    该连下属的坦克连二十多辆坦克,在穿越炮火覆盖区的时候唯一算得上战损的坦克。只有一辆坦克倒霉的在通过日军炮火封锁区时,被一发七七毫米野炮打出的一枚近矢弹炸断履带而无法前进。

    接着被一枚在距离两米之内爆炸的一枚一百五十毫米榴弹巨大的冲击波,给掀到边上的一个弹坑之中。除了这辆在战后也完全可以修复的倒霉家伙之外,其余的坦克只能算是皮肉伤而已。

    只是让曾经用手枪逼着他前进的这位中校步兵团长,付出了生命与鲜血的代价。当看到坦克连长开始执行命令之后,便跳下了这辆坦克。在日军炮火已经开始延伸的情况之下,位置这么明显那等于自己找死。这一点,海敬清还是很清楚的。

    但是还沒有等之前将主要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催促坦克部队加快行进速度,却忽视了自己防炮的海敬清站稳,却沒有提防到就在他侧后方五米处突然落下了一发一百二十毫米榴弹。

    如果沒有坦克部队停止前进这回事,以海敬清丰富的战场经验,他完全可以躲过这发炮弹。但是他不顾危险,跳上坦克催促坦克部队加速前进,却无意之中忽视了自己的安全,这发突然落到他身边的炮弹,根本就沒有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