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五十一章 关东军的诱饵

第五十一章 关东军的诱饵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春生虽然刚刚被调到中线任代理司令员,但是在调动之前,总部对于全局的战况对他一直有一个通报。所以他对整个战局的了解,还是很明了的。他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在形势极为有利的情况之下,总部将陈翰章所部的主攻方向定为向西,围歼五十一师团。

    要知道,无论是战斗力还是装备來看,五十一师团都无法与第七、二十八师团相比。甚至在兵力上,只有一万多人的五十一师团,也与不算配属兵力,也超过两万人的第七、二十八这两个日军师团相比。

    只要围歼了这两个日军师团,新京以北日军将再无兵力可以防守。只有一个师团防御的新京,也就意味着即将瓜熟蒂落的苹果一样摆在抗联的面前。而拿下新京,无论是对于整个东北抗战,乃至全国抗战都将是一个极大的鼓励。

    而且拿下新京,不仅具备极高的政治意义,在军事上也有很大的意义。拿下新京,关东军在东北中部的铁路线也将会被彻底的切断。整个关东军,也将会被分割成不能相连的东西大两块。一旦形成这种格局,对今后东北战局的发展,将会是一个极大的改善和促进。

    在马春生看來,集中陈翰章、自己、王效明三个纵队九个师加上配属的装甲部队、炮兵部队以及航空兵部队的支援,解决新京以北的日军集群,包括担任新京防御的二十九师团,固然会付出一些代价,但也绝对是沒有太多问題的。

    而在拿下新京,解决了新京周围的日军重兵集群之后。在关东军已经实际上被分割成东西不能相连的两大块之后,在集中兵力向西发起攻击,围歼日军部署在兴安西省、兴安南省以及热河的二十三、五十一两个师团,岂不是更有把握。

    这样一來,不仅可以获取更多的军事上的胜利,在政治上也将是一个极大的胜仗。而且歼灭了日军部署在新京以北的重兵集群,抢占新京之后,抗联随时可以南下威胁日军在整个满洲最重要的工业基地南满。拿下新京,意味着整个南满的大门已经对抗联敞开。

    也难怪马春生的胃口如此大。如果在去年夏季作战开始之前,马春生根本就不可能如此之想。但是去年一个夏季作战,连同随后的秋季攻势里面,抗联在兵力几乎相等的情况之下,一口气吃掉了日军几个师团的战果,让马春生与那些纵队一级的高级将领一样胃口都被撑大了许多。

    尤其是只要打垮当面的这个第七师团和二十八师团之后,新京北面已经基本无日军重兵集群。单靠一个二十九师团,想要守住新京几乎沒有可能。而一举围歼日军两个师团,在马春生看來,并不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抗联在装备上还占据相当优势的情况之下,一口吃掉这两个师团,把握性还是相当的大的。

    面对马春生的疑虑,杨震却是摇了摇头道:“老马,你说的这个道理。早在制定此次会战作战计划的时候,我与老郭就曾考虑过。拿下新京的政治利益和军事利益,对于我们來说的确很大。”

    “一旦我们拿下新京,也就意味着日军在东北统治的彻底失败。这不仅仅对东北民心一个极大的鼓舞,对全国人民抗战决心也是一个相当大的鼓励。而且可以对某些国际人士,显示我们的战斗力。拿下新京的政治利益对于我们來说,甚至还要远超过军事上获取的利益,”

    “但你不要低估了关东军,甚至日军高层对新京的重视程度,这些我们能看到的,日军也一样能看到,要知道日军参谋本部和关东军的那些高级作战参谋,虽说大的战略方面有些二百五,甚至有些顾头不顾腚,但是对于一场战役的分析和判断的着眼点,还是极为准确的,”

    “这些情况,日军也早就预料到了,眼下日军的主要兵力部署在中长铁路两侧,并且以四个师团的兵力,在新京周围形成的这个刺猬形状的防御态势,就是要利用我军夺取新京,以获取更多的政治利益的心思,将我军的主力牵制并一点点的消耗在新京周边的防御上,”

    “你的眼睛不要只盯着新京以北这一块日军身上,眼光要长远一些,我们毕竟是与一个有着完整动员体系的现代化工业国在作战,日军的整个动员体系是我们目前还无法相比的,其后备兵员数量之充足,也远不是我们可以相比的,”

    “在眼下整个根据地的后备兵员潜力基本上已经挖掘余烬的情况之下,我们的后续作战能力还是相当有限的,而日军却可以依靠完整的国防动员体系和现代化的工业体系,源源不断的提供援军和补充的兵员,以及补充装备,”

    “去年会战,我们给日军带來如此巨大的损失,但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其损失的各个师团便已经完成大致整补,这要是换了我们,几乎沒有可能做到,那么巨大的损失,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无法完成补充,”

    “北满地广人稀,人口基数不仅与关内无法相比,就是与南满相比也可谓相当的有限,一旦我们在此战伤亡过大、伤筋动骨,在日军源源不断的增援部队面前,你就是拿下新京也很难守得住,”

    “日军目前摆出这个乌龟型的防御态势,就是要依靠其在目前各个防御阵地上修建的各个工事支撑,一点点的放光我们的血,削弱我们的持续作战能力,我们沒有关内国民政府军队那样的底气,一场战役伤亡个几十万虽说也有些伤筋动骨,但还不至于伤了根本,”

    “而且所谓的这种伤筋动骨,并不是说部队彻底被打断了筋骨,而是单指的是老兵的损失,依靠关内雄厚的人口基数,这个伤亡数字在短时间之内就能补充上,虽说质量下降,但是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如果换了我们根本承受不了这种伤亡数字,一场战役恐怕整个部队就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力,甚至可以说是要了老命了,而且以目前根据地内的后备兵员数量看,我们也无力去补充如此巨大的伤亡,”

    “到时候别说新京,就是哈尔滨,甚至我们原來的老根据地都守不住,你沒有了兵员,拿什么去守这么广大的根据地。无论你的武器装备再先进,也要有人去操作、去使用,沒有了人,就什么都沒有了,”

    “我们今年的态势还不如去年,去年我们从日军各个要塞群解救了大量的劳工,可以作为后备兵员,但是今年,小鬼子早就预防到了我们这一手,将前沿各个县的青壮男人,全部强行迁往新京以南,”“

    而且,其在满苏边境修建的要塞群几乎已经被我军尽数攻占,我们再想通过解救劳工补充兵员,已经几乎沒有一点的可能性,我们花这么大的代价,从关内空运部队不就是为了解决我们兵员奇缺的问題吗。,”

    “去年夏季会战结束之后,按照当时的态势,我们直下新京并不是沒有机会,但是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停止所有的战事全面休整,除了部队连续作战过于疲劳之外,最根本的原因不是日军无力再战,是我们无法再打下去了,”

    “如果不是去年日军还沒有完成全面的动员,更被去年战役巨大的伤亡给打蒙了,利用其掌握的现代化交通工具,迅速的从关内以及朝鲜,甚至国内调集新的部队反扑,以当时我们仅剩的十余万兵力,不被赶回深山老林就不错了,”

    “三个多月的会战下來,部队伤亡、失踪、逃亡近一半,而补充兵员却是迟迟无法到位,部队已经是打不动了,甚至就连防御新解放区的兵力都相当的紧张,这种情况之下,就是我们打下新京,到哪儿去找部队防守,一旦日军反应过來,调集重兵反击我们将面临的形势会极为恶劣,”

    “关东军渗透东北已经几十年,全面统治东北也足足有了几年,对于北满的人口与资源,他们也是相当了解的,我再说一遍,日军的作战参谋不是白痴,他们很清楚我们的弱点在哪里,”

    “他们将几个师团的重兵猬集在中长铁路两侧,采取所有的兵力集中防御,整个防御阵地环环相扣的战术,即不给我们各个击破的机会,也使得我军除了西线之外,很难找到分割其相互联系的机会,”

    “眼下关东军将几个精锐的师团猬集到一起,他们的战略意图,就是想让我们为了拿下新京与他们面对面的死打硬拼,利用其事先修建的大纵深,多层次的阻击阵地,一点点的耗干我们的有生力量,”

    “如果我们沒有预料错,这个新京,还有关东军部署在新京周边的这几个师团,是他们给我们设下的一个诱饵,而只要我们想拿下新京,这个诱饵明知道有鬼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吞下去,”

    “一旦我们像去年那样有生力量耗尽,攻击速度下降,就是他们反击的时候,日军目前还掌握着南满的铁路线,他们随时可以从朝鲜军以及关内,甚至是本土调集大部队快速的增援,”

    “到时候,我们处于守无兵可守,战,有生力量已经基本耗尽的情况,也无法与日军新抵达的有生力量对决,到时候,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付出重大代价夺取的城市,又一次的丢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