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一十六章 引诱对手犯错误

第一十六章 引诱对手犯错误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杨震的这番话,陈泊看了看面前这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一号,犹豫了一下后道:“一号,我们现在如果即要审查有腐败嫌疑的地方干部,又要侦破日军间谍网,手头上的人手有些不够。您看是不是先集中精力,去破获日军的这个间谍网。对地方干部的审查,暂时先往后放一放。”

    “而且现在毕竟大战将至,这个时候对地方干部进行严格审查,恐怕会引起根据地内自身的不稳定,对保证战役进行会带來一些不利的影响。我建议对这些地方干部的审查,是不是放在战役结束之后再进行,”

    对于陈泊的犹豫,杨震手一挥道:“等什么,有什么好等的。不要等,对于这些蛀虫,必须在第一时间挖出來。让他们留在我们的队伍里面,才会是真正的不稳定因素。我们不能因为过于求稳,而对这些人败坏党风视而不见。”

    “你的人手不够,我让陈龙从情报部给你抽调一批得力人手。另外,车辆和汽油,你去找参谋长,优先给你们调拨。总之一句话,既要不能耽误破获日军间谍网的工作,也要在第一时间将那些蛀虫给我挖出來。”

    见到杨震坚持,陈泊也不敢在说什么。只是还沒有等他告辞出來,才从哈尔滨赶回來的军区情报部长陈龙却是不请自到。只不过让杨震有些意外的是陈龙并不是专门來找自己汇报的,而是专门到自己这里过來找陈泊的。

    听说陈泊在杨震这里,才下火车的陈龙顾不得洗漱,就急忙的赶了过來。他这次急着找陈泊,就是想与陈泊商议,想要利用社会部破获的那几部日军电台发送一些假情报迷惑日军情报机构。

    这几个破获的日军秘密电台现在都掌握在社会部,陈龙要想利用日军的这几部秘密电台,就只能來找陈泊商议。正好他在杨震这里,陈龙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一并将自己的想法向杨震汇报一下。

    听罢陈龙的建议和想法,杨震对他的想法是相当的赞赏。不仅立即批准了陈龙的计划,还同意陈龙的要求,批准他将马春生从牡丹江调回來,专门配合陈龙唱好这一出假戏。同时,将总部最好的两个作战参谋和一个后勤参谋,都调给了陈龙。

    杨震如此痛快的点头,并答应了让陈龙几乎所有的要求,让陈龙大感意外。看到陈龙有些惊讶的表情,杨震摆了摆手道:“老陈,你有这么一个好的办法,我为什么不支持,不过,这出戏你们一定要给我唱好。不仅要唱好,而且要唱的精彩。”

    “虚虚假假、真真实实,这才是情报战最出彩的地方。我们在情报工作上,不仅要收集敌人的情报。还要采取尽可能多的办法,诱使对手在判断上犯错误。技术佯动,与军事部署上的佯动相结合,为战场上取得胜利,创造有利的条件,才是情报工作之大成。”

    “情报工作做的成功与否,除了收集你对手的一切军事、政治情报之外,唯一的标准就是诱使你的对手不断的犯错误。这些错误,不仅仅是要不断诱使对手对于战事的判断失误,还有其他的方面。”

    “包括情报收集、判断、分析能力在内。情报工作做的好不好,是保障战场能不能取胜的一个最致命的因素。记住,尽可能多的诱使你的对手在判断上犯错误。一旦你们能做到这一点,也就意味着成功了。”

    杨震的话不多,但是很精辟。陈龙与陈泊二人听完杨震的话后,不由得对视一眼都微微的点头。曾经与杨震就情报工作,有过一番长谈的陈龙倒是无所谓。但陈泊却是沒有想到,这个年轻的一号,不仅仗打的好,对国际形势了如指掌。居然对情报工作却也居然如此的精通。

    对于他们的想法,杨震自然是不清楚,更沒有那个心思去操心。今天陈泊的这些汇报,让他感触很深。部队从深山老林之中进入城市,这种天差地别的生存环境肯定会有一些,甚至是相当一部分的干部会被灯红酒绿给迷花了眼。

    各级干部手中的绝对,甚至可以说沒有监督的权力,固然可以集中精力办大事,做事情果断不会拖拖拉拉。但绝对的权力,又让人很难控制住自己。尤其在根据地扩充速度过快,很多的干部,几乎年年都在处于一个提拔的境地。

    不说别的地方,单单佳木斯的现任地委书记,去年还是富锦县的县委书记。而在抗联打出山林之前,这个人还只是抗联三路军的一个团副官。年纪虽然不小,但知识水平并不高。

    而在抗联过于薄弱的老底子,原來的地方组织又过于残破,甚至在相当多的地方还是一空白的情况之下,也无力在短时间之内调配、培养大批的合格地方干部。开辟新区的繁重任务,又使得这些干部基本上沒有进修,接受理论教育的时间。

    合格的地方干部奇缺,又因为工作繁重,缺乏理论学习。在加上从原來的深山老林走出來,到灯红酒绿、诱惑性极多的大城市,这种巨大的差别。所有的事情交集在一起,引起一些腐败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对于杨震來说,这种情况必须得到遏制。现在出问題的虽然大多是在地方,但长期以往不可能不影响到部队。一旦部队也感染到这种风气,整个部队将会毁于一旦。而且不管是地方干部还是部队的干部,这种风气如果刹不住,眼前的局面将会毁于一旦。

    哪怕是大杀一批人,也在所不惜。杨震绝对不能容忍眼前的百战方创下的基业,就毁在这些蛀虫的手里面。杀人不是解决问題的唯一途径,但是只有杀一批人才能震慑、挽救更多的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个道理杨震还是懂得的。

    主席后世搞的群众运动,杨震也不是沒有想过。但是他也担心一旦过火,同样将会给根据地带來毁灭性的破坏。而且群众运动,只能一时有效,却不是长久之计。要想将这种情况彻底遏制在萌芽之中,除了要健全制度之外,还是需要一个有效而可靠的监督手段。

    想了想,杨震沒有假手任何人,亲自起草了一封给中央以及东北局的电报。在电报上除了要求中央选派一批得力的地方干部,尤其是县委书记以及组织部长的人选之外。就是建议设立独立于地方党委的纪律检查委员会。

    在各个地方党委,设置一名任党委常委的,但只对上级纪委负责的专职副书记。这名书记,专门负责本地的反腐败工作。同时建议在根据地已经成规模,并且已经开始稳定的情况之下,对地方干部手中的权利进行一定的限制。

    刚刚起草完这份字数长达两千余字的电报,还未等杨震放下手中的笔,郭邴勋手中拿着地图和一些报告走了进來。见到郭邴勋手中拿着的东西,杨震才发现自己这段时间有些过于不务正业了。除了在齐齐哈尔与王光宇商议一下作战计划之外,其余的事情几乎全部丢给了郭邴勋。

    即便是从齐齐哈尔回來这段时间,也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作战计划的修改和对各方面情报的综合审议上。而对于必要的战前准备,以及人员和物资调配上,都甩手丢给了李延平、郭邴勋的身上。

    将电报交给袁芷若去拍发后,杨震对着郭邴勋道:“老郭,这段时间所有的担子,还有战役的准备工作都压在了你自己的身上,真的辛苦你了。好在我手头上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完毕了。”

    听到杨震有些愧疚的话,郭邴勋却是面带忧色的摇了摇头道:“一号,工作上的事情倒是无所谓。你做我做,都是一样的。现在我最担忧的我们的外援通道,尤其是外购物资的通道,现在基本上已经全部中断。

    “就在昨天,我接到江北方面的通报,由于苏联现在正处于战争形势之下,他们已经无力承担对我们的油料以及其他的原材料供应。从下个月,也就是八月份开始,他们将会全部中断我们除了食盐之外的其他所需各种原料的供应。”

    “按照我们目前的储备來看,最迟在明年五月之前,我们所有的油料储备将会全部消耗干净。这还是在我们压低自身使用量的前提之下,才能够勉强维持到明年五月份。军工部哪里的情况要好一些,除了我们现在已经能自行量产的枪弹发射药以及炸药之外,枪炮用钢的囤积数量,可以支撑到我们的钢厂部分投产。”

    “但是最严重的是我们手头的棉花储备数量不足,只能够维持今年冬季部队换装所需。如果苏德战争不能再短时间结束,明年的冬装将会基本上沒有着落。而且不仅仅是棉花,其他的物资供应原材料來源也是奇缺。”

    “我咨询了一下被俘的日本农业专家,他们告诉我因为温度和日照的原因,我们根据地目前根本就无法种植棉花。甚至整个东北,也并不适合棉花生长,也就是说,在苏联战胜德国之前,我们也就沒有其他的渠道进口棉花,除非,我们能占领黄淮平原等国内棉花产地,”

    “而且从现在苏德战争的形势发展來看,一溃再溃的苏联人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扭转战局,甚至我们要做好苏联被德国人占领的准备,至于美国人哪里,我很担心那,而且不经过苏联境内,我们也无法直接从美国进口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