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第四百一十三章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震看了看同样面无表情的科瓦廖夫道:“科瓦廖夫同志,你们的滨海边疆区面积远大于我们目前的实际控制区。两地隔江而对,气候与地理条件相差无几。但你们滨海边疆区一年的粮食产量有多少,你心里也是很清楚的。”

    “你们要求一个实际面积与你们远东地区主要粮食产地相差悬殊,人口数量几乎相等。地理条件与气候条件相差无几的盟友,提供给你们超过你们远东地区最主要粮食产地,将近一倍的粮食数量,你们也真能要出口來。”

    “就算莫斯科已经同意,但我想这件事情也不是不能有任何改变的。毕竟莫斯科要做出任何的决策,还是要以你们的数据为根本。科瓦廖夫同志,我希望你们能实事求是的与莫斯科沟通一下,将我们的决定和困难与莫斯科汇报一下。”

    杨震的话,让科瓦廖夫却是摇了摇头道:“杨震同志,我说了这件事情就不要在讨论了。如果你们实在有些某些困难的话,我想大可以自己派人去莫斯科沟通一下。这件事情,已经不是远东军区可以做主的事情了。”

    “就算是我们同意了,也是沒有什么用的,而且,我也沒有权利去更改莫斯科的命令,除非你想这个远东军区驻抗联的联络官换人。所以杨震同志,我想我们就不要在无谓的多做口舌了。”

    说罢,科瓦廖夫从自己随身的公文包内抽出一张纸,交给杨震道:“杨震同志,你看看这些东西,就明白我们为什么会得出十五万吨这个数字了。也应该清楚,我们正是对你们的底子了如指掌,才会提出这个数量。杨震同志,在目前紧张的国际形势之下,我们不会做杀鸡取卵的事情來。”

    “所以,杨震同志我劝你一句,不要和我们耍什么心机。之前你们对我们私下搞的那些小小的阴谋、动作,我们也许会容忍。但是莫斯科或是我们的容忍度,都是有限的。很多的事情,不是你们想隐瞒就能隐瞒的住的。”

    “这次的谈话,也是对你们的一个警告。如果下次你们再有类似任何违反我们之间已经打成的协议事情发生,结果就不是这么简单了。杨震同志,我们是朋友。但很多事情,你们做的并不地道。”

    “出于一个老朋友的立场,我希望今后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更不希望你我的友谊被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破坏掉。很多事情,你们应该能想到后果。不要一再挑战我们的底线,这对你们并沒有什么好处。”

    杨震接过科瓦廖夫递过來的纸,虽然上面的俄文他不认识,但上面的阿拉伯数字他还是很清楚的。看到这张纸上的阿拉伯数字,杨震不由的一惊。这些数字代表的意思,正是去年老根据地以及生产建设兵团的各种农业产品极为详细的产量。

    快速的扫了一眼纸面上东西后,心里不由的一惊的杨震抬起头看了看科瓦廖夫。除了明白自己内部出了问題之外,无疑今天科瓦廖夫的谈话,包括这张纸在内,都是江北对自己的一次严重的警告。

    看着态度坚决,不想就此事再谈下去的科瓦廖夫,杨震也失去了与这个家伙任何谈话的兴趣。两个人此次谈话可谓是不欢而散。甚至于科瓦廖夫邀请杨震出席江北驻哈尔滨总领事馆特地为杨震举办的酒会,都被杨震拒绝了。

    科瓦廖夫走后,杨震与科瓦廖夫谈话时候,一直沒有出面的郭邴勋看着杨震有些阴沉似水的脸,尽管已经猜出了结果,但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怎么样,结果还是一样,不可能更改。”

    对于郭邴勋的关切,杨震摇了摇头道:“他们是有备而來,是摸清楚了我们底子才來谈的。我和这个家伙基本上谈不通。你去给总指挥发报,不行的话让他去一趟远东军区,亲自去见见那位远东王。”

    “至于现在,先转交给他们十万吨小麦,其他的农副产品也开始交付。就这十万吨小麦,也不要一次性全部交付,分成几批。在完成首批交付五万吨后,剩余的能拖延多长时间就拖延拖延多长时间。我们现在沒有其他的办法,唯有一个字就是拖。”

    “另外,电告中央,请求中央协助我们与江北方面谈判。这件事情中央出面,一是向江北显示我们与中央的联系紧密,不给他们插手的机会。另外,也比我们单独去面对江北的压力要好的多。”

    说罢,杨震的声音冷的像是从地狱中发出的一样道:“告诉陈泊,让他们给我仔细的查。到底是哪个吃里扒外的王八蛋,将我们去年粮食产量的情况,泄露给江北方面的。否则,沒有我们的人泄露出去,江北不会了解这么仔细的。”

    杨震的话,让郭邴勋不由的微微一愣道:“一号,难道是我们的内部出现问題了。这不可能。他们对我们的粮食总产量,最多也就是一个大致的估算。详细的数字,就连我都不是很清楚,他们又如何能掌握。”

    “一号,我们的生产建设兵团与他们隔江相对,甚至可以用鸡犬相闻來形容。再加上生产建设兵团所处的气候,与江北相近。他们要推算出我们的大致粮食产量,还是很容易的。我们还是不要内部猜忌了。”

    面对郭邴勋的不敢置信,杨震将手中一直死死攥住的纸交给郭邴勋道:“老郭,其中究竟有沒有什么,你看这张纸就知道了。还有,他们已经知道我们手中有美制雷达的事情了。如果其中沒有人出卖我们的情报,他们怎么会这么了解。”

    “要知道雷达的事情,我们一直在严格的保密。除了相关人员之外,其余的人就算是师一级干部都不清楚。而且运输的时候,也是走的关内路线。除了外蒙有一次落地加油之外,整个运输过程并无一点消息泄露出去。而却恰恰到了根据地后,消息却被走漏出去,原因还是出在我们内部,”

    “说实在的粮食产量外泄的事情,的确这算不上什么大事,如果要是这个样子维持下去,我们今后在他们面前基本上是无密可保,江北知道了,谁能保证日本人不知道。决胜,很多的时候都在战场之外,”

    “我们一年的粮食产量泄露出去,看似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事情,但却和军火产量一样,很容易被人判断出我们战争潜力和持续作战能力,战争打的是什么,除了部队的战斗力和武器装备之外,不就是粮食和弹药吗。”

    “这点秘密都保不住,我们还能有什么秘密可保。很多的事情,就是毁在这些小秘密上,老祖宗的千里长堤,毁于蚁穴的教训,我们一定要记住,外部的敌人并不是最可怕的,内部的隐患才是我们面对的最可怕的敌人,”

    “查,一定要仔细查,不管涉及到谁,都一律要彻底的追查到底,所有能接触到这些资料还有雷达部署情况的人,都要彻底的清查到底,粮食产量的这件事情,应该不是从军区泄露出去的,生产建设兵团虽然归军区和东北局双重领导,但对于这种事情一向都是以东北局为主,”

    “这件事情上,你去和东北局通一个气,不仅生产建设兵团要查,东北局内部也要追查,不过,还要多注意保密,事情只限于总指挥与李主任所知道就可以了,知道的人太多,反倒是容易走漏消息,”

    “粮食产量的事情,不一定是从军区泄露出去的,但是雷达的事情,应该脱离不了军区范围,相对于粮食的问題,雷达的事情更严重,这涉及到我们军区高层内部,有江北间谍的可能,”

    “粮食产量泄露出去只要不是从军区泄露出去的,我还可以容忍,但雷达的事情,无论如何就是花再大的代价,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查清楚,这其中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不查清楚,我们就像光着屁股站在人家面前一样,”

    郭邴勋看着手上的那张标着去年秋季生产建设兵团所有农产品产量的纸张,心里也不仅的一阵阵的冒凉风,消息泄露出去,并不可怕,有些消息,并不是你想瞒就能瞒的住的,但在这个谈判的节骨眼上,对方知道的如此详细,自己还有什么底线可以谈。

    自己一直以为江北要的这些粮食和农副产品,只是根据自己推算的大概数字开的口,毕竟江北与生产兵团只是一江之隔,气候、地理特征相差无几。只要有大概的开垦土地数量,不难推算出生产建设兵团一年的粮食产量。

    却沒有想到,人家是有备无患,掌握的是最全面的资料。这薄薄的一张纸,却是抗联这一方所有的底牌全部都暴露在人家的眼皮子下面。在后续的谈判之中,也已经陷入全面的被动。沒有了底牌,这个谈判还怎么谈。

    相对于粮食产量被泄露出去的事情,雷达泄露的事情要比粮食产量泄露出去更严重,也同样让郭邴勋更加震惊。这两部美制雷达这目前在军区的保密级别始终是绝密。除了航空兵的几个首长以及军工部部分相关人员之外,只有军区的几个高层知道。

    这件事情泄露出去,极有可能是军区高层内部出现了问題。这远比地方行政机构内部出现问題,危害更大。战争期间,军队的稳定是第一。战争期间,军队中出现了这种问題,对于任何一支军队來说,无疑都是极为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