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图穷匕见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图穷匕见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罢杨震的这番话,格里戈连科少将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看了看身边的一个第一阶段战役已经大体定局后,从苏联国内赶过來身穿便装的官员一眼后才道:“杨震同志,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们。但就目前來看,你们的生产能力是极为有限的,根本就无法满足你们偿还贷款的需要。”

    “你们还至今尚未能大规模的履行偿还我们之前签订贷款所需的煤炭,我们很难相信你们能在短时间之内会将生产能力有一个大幅度的提高。至于鹤立地区的石墨矿,好像自从被你们占领后就一直停工,再也沒有生产过。”

    “很抱歉,除非你们能将这些矿山交给我们开发利用,否则我们无法相信你们的偿还能力。杨震同志,我们的这些产品也不是大风刮來的,是苏联人民付出辛勤劳动一点一滴的成产出來的,我们也需要成本。在和你们达成协议之前,我们必须要考虑到你们的偿还能力。”

    “要知道,苏联人民虽然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已经将祖国从一个落后的封建帝国主义国家,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强国。但毕竟还在发展之中,其承受能力还是有限的。在我们自身建设也需要大量的资金的时候,我们无力承担太多的需求。”

    “这和国际主义精神是两码事。杨震同志,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件事情。为了体现苏联党和人民的国际主义精神,我们之前对你们的支援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了。再多,我们根本就无法承担。”

    格里戈连科少将那句除非你们将这些矿山交给我们开发利用的话,让杨震与李延平两个人对视一眼,知道这是对手已经失去耐性,开始亮出底牌了。

    话说到这里,格里戈连科少将虽然沒有直接挑明,但杨震已经明白苏联人对这个石墨矿如此志在必得,但有了这么一个先决条件总归还是不错的。他们果然盯上了鹤立地区的石墨资源。

    石墨这东西的重要性,在座的其他几个人也许不清楚,但杨震可就心知肚明了。如果说石油号称现代化工业的血液,那么石墨就是现代工业的润滑剂和防护墙。在冶金、化学等方面,石墨的作用几乎是不可替代的。沒有耐高温的石墨制造坩埚,冶金工业则会直接陷入瘫痪。

    老大哥虽然号称矿产资源丰富,现代化工业基础的铁、石油、煤、铜等资源一样不缺,但是却恰恰沒有石墨这个看起來不起眼,但却是冶金和化工行业相当关键的一个资源。而这两个行业,正是建设现代化国防最基础的工业。在现在这种资源都掌握在美英手中的情况之下,老大哥想方设法弄到自己短缺的资源,也就不难理解了。

    想到这里,看了一眼格里戈连科少将,以及他身边的一个身穿西装的神秘人物。杨震却是突然想起了一个在二战中发展起來,二战后开始壮大的。也是除了冶金和化工工业之外,最大的石墨消耗产业。心里不禁有些疑问,难道老大哥现在已经开始动手了。

    琢磨了一下,杨震笑道:“格里戈连科少将,您应该清楚。原來控制在我们手中的只有一个鹤立的兴山煤矿,一年的产量不过百余万吨。除了我们自身消耗的,可以用來偿还贷款的数量有限。”

    “而现在,在第一阶段战役胜利结束之后,日本人为了掠夺北满丰富的矿产资源修建的四大煤矿都在我们手中。这四个煤矿,不许改进一年的产量便有近千万吨。如果我们开动马力,全力生产的话。欠苏联同志的那几千万卢布的贷款,即便按照眼下一吨煤四十卢布这种白菜价,我想用不了两年我们连本带利就能全部偿还完毕。”

    “至于鹤立地区的石墨矿,我们这次已经与美国人达成意向协议。我们出矿山的经营权,他们出技术和资金,合资开采。美国人还初步同意,在鹤立地区建立一个石墨提纯厂,同样由我们合资经营。我保证只要这个石墨矿一投产,我们获得的收益,将全部用來偿还苏联方面的资金。”

    杨震这句话,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座的几个人,除了与他搭档这么长时间,对他已经很了解,知道他这么说,不知道又有什么鬼道的李延平之外。不仅对面的格里戈连科少将被吓了一跳,就连身边的总指挥与李延禄也不知真假的被吓了一大跳。

    只是这两位都经历过多年残酷游击战争的考验,这心里素质也过硬的紧。尤其总指挥,对杨震很了解。所以虽然被吓了一跳,但只是递过去一个怀疑的眼神而已,面上却是依旧平静无波。

    因为此次谈判,中央指定由军区执行,他们并未太多的参与。这次來,他们是昨天应杨震的要求,准备前來接替他参与谈判的,对于杨震之前的谈判他们并不是很清楚。所以对于杨震的这句话,倒是感觉到相当的意外,也真给吓了一大跳。

    不过吓一跳归吓一跳,但两个人知道,涉及这种事情杨震就算在胆大包天,也不会不与自己商议。毕竟鹤岗的煤矿和其他矿产资源已经全部划拨给了东北局统一开发,以杨震的性格,只要不是军事上的问題,他的手不会伸这么长。

    只是虽然不认为杨震会擅自做主,但凭借对杨震的了解,两个人也认为他不会无的放矢,他这么说应该是事出有因。所以两个人也耐着性子沒有问出來。而相对于总指挥两个人的冷静,那位格里戈连科少将就显得沉不住气的多了。

    被杨震这句话弄的动了真火的格里戈连科少将当场失去冷静,直接站起來怒道:“杨震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将鹤立的石墨矿开采权交给美国人。你们事先为什么不与我们商议。你们中国党的中央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会向中国党的中央提出严正的抗议。”

    看着盛怒中的格里戈连科少将,杨震却是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水后才道:“格里戈连科同志,请不要着急。在这件事情上,我想必须请苏联党理解,你们也得为我们考虑一下。毕竟我们欠着苏联人民一大笔贷款,在现在无力偿还的情况之下,我们只能抓紧时间开发自身的资源,以换取我们急需的资金。”

    “现在我们手中储量最大的就是鹤立的石墨矿和几大煤矿。正如你说的,由于自身的能力限制,我们沒有能力开发。又不好总麻烦苏联同志,你也知道的我们现在想争取部分贷款很费力,我们又急需坦克的生产技术和装备。所以我们只能用这些石墨矿來交换美国人的坦克技术,”

    “不过格里戈连科少将,我们现在只是达成了一个意向,尽管美国人很是看好鹤立的石墨矿、钾矿石和菱镁矿,但出于矿石运输上的忧虑,一时还有一些犹豫,不过请格里戈连科少将放心,只要我们能与美国人达成协议,恢复石墨矿的生产,我们一定优先提供苏联同志以偿还贷款,”

    “格里戈连科同志,我们也想拿现汇购买这批装备和生产技术,毕竟身上背了那么大的一笔债,换了谁都不好受,但现在我只能说抱歉,少将同志,我们实在拿不出苏联同志需要的这么一大笔现汇,”

    格里戈连科少将闻言一愣后,又坐下和身边的人进行一阵子眼神交流后,也顾不得之前的遮遮掩掩,直接开门见山的道:“这样,杨震同志,我们可以按照你们要求的数字和型号,在三个月之内提供你们所要的坦克数量,并转让全套技术以及援助你们两条生产线,”

    “如果中国同志在经济上的确有困难,我们还是愿意提供帮助的,我们可以与莫斯科商议,你们不用现汇支付所需的费用,但我们要求我们要取得在鹤立地区的石墨矿一定年限的开采权,所有矿山的建设,将由我们全部自己承担,不过这个开采权限至少要十五年以上,”

    听到格里戈连科少将提取以鹤立地区的石墨矿十五年的开采权,换取他们的坦克的生产技术和装备,杨震心中一动:“看來苏联人是真的急了,开始图穷匕见了,不过,这个条件再加上一会九成以上会提出的七台河煤矿,就应该就是他们的全部条件了,”

    想到这里,杨震却沒有直接的回答他们,而是显得有些犹豫的道:“格里戈连科同志,我们已经和美国人达成了意向协议,现在违约不好吧,还有,这件事情您也容我们商议一下,这样,我们先休息一个小时,等一个小时过后,我们再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格里戈连科少将与那个神秘人物对望一眼后,又道:“可以,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们希望也和你们谈一谈,苏联对七台河地区的优质工业用煤也很有兴趣,需求量也很大,如果中国同志不介意的话,我们也希望采取同样的方式取得七台河地区煤矿的部分经营权,除了偿还贷款之外,我们还可以向你提供部分你们需要的装备,”

    听到格里戈连科少将的话,杨震微微皱了皱眉头,尽管心中早就有了准备,但多少还有些不舒服的感觉,现在是鹤立的石墨矿和七台河的优质煤矿,今后还会有什么。杨震强忍着心中的不舒服,勉强的点点头道:“我们研究一下,一个小时之后给你们答复,”